魏知月姜阑歌小说-影帝大人独宠我免费阅读

时间:2021-01-16 09:25:29    作者:不知数    来源:zzy

小说简介:主角是魏知月姜阑歌的小说名叫《影帝大人独宠我》,是作者不知数写的一部婚恋生活小说,第3章 老板是不是认识她?王叔诧异,先不说这小姑娘细胳膊细腿的,就刚才她在车上那一副胆小得连气都不敢喘的胆小模样,他可不相信这小姑娘...

魏知月姜阑歌小说-影帝大人独宠我免费阅读

 

第10章 祖安之力憋不住了

郝安然知道她在翻那些恶评,怕她不开心,伸手捂住她的手机。

“老大,你要是看着生气咱就别看了……”

魏知月把她的手拂开,“我生什么气,有人黑说明姐红了,过去三年里连个黑我的都没有,那才是最扎心的好吧?”

郝安然:“……可是老大,你突然切换小号干嘛?”

魏知月俏丽小脸突然狰狞,“祖安之力憋不住了!”

郝安然叹了一声,果然还是生气的吧?

切换小号,张牙舞爪地把热评上那些不好的言论一一回怼了过后,终于舒坦了些。

想了想,还是不够解气,重新编辑了微博签名——祖安多年,父母双全,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重新切回大号一看,好家伙,就这一会儿的功夫,纪褚平又在搞事了!

她才发那条官宣微博不久,纪褚平就立马跟了来底下评论了一句——期待同我家知月的再度合作!/微笑

魏知月:?!什么时候成他家的了?

而她的微博底下终于又开始沸腾起来。

没完没了了是吧?

真想私信他家工作室,能不能别让他再玩微博了,这特么谁经得起这折腾?

又一条热搜上去,是她魏知月的大名,无数营销号开始带节奏,说她傍金主抢资源勾搭小鲜肉,热度居高不下,很快挤掉#《恐惧深渊》官宣#的话题,跃居第二,热度仅次于#阑神下凡#。

全网群嘲她勾搭男明星,甚至把姜阑歌也拉上了场,说她肯定会盯着这块大肥肉,巴巴地往上贴,不过这位爷可不是好惹的,毕竟前有107杀的战绩,全网等着她被108杀。

面对全网的冷嘲热讽,魏知月终于忍不住了,甚至没有跟公司那边报备,直接编辑了一条微博——

突然好想我的金主爸爸,也不知道他在外面过得好不好,是胖了还是瘦了,有没有按时吃饭,今年多大了,叫什么名字!

配图是一张奸笑的表情包。

微博刚一发,转赞评过万,从未有过的巨星排面!

魏知月都做好作壁上观这群网友瞎蹦哒了,也就拿个保温杯嘬了一口热开水的间隙,转眼微博再度404。

以纪褚平那点斤两,自然没有让微博再度瘫痪的资格,魏知月猜测肯定又是隔壁姜阑歌那里的动静儿。

而就在此刻,身旁那只发晴的野猫直接惊呼得跳了起来,吓得魏知月一口热水呛了出去。

“!!!……我阑神他居然关注你了,他居然关注你了!”

魏知月顿时吓得脸色泛白,忙擦了擦嘴拿过手机不停刷新。

被姜阑歌关注是什么概念?

姜阑歌自入圈至现在一路火红,微博粉丝早已破亿,然而他的关注里始终空空荡荡,微博里只有一些没有感情的广告宣发,无情得一批。

然而就在刚才,他不仅关注了魏知月,还给她刚才发的那条微博点了个赞。

微博如今乱作一团,当然更倾向于他手滑的可能。

短短时间内,微博就瘫痪了两次,还都是因为同一个人!

默默为后台加紧修复的程序猿点一炷香。

森迪闻讯,又给魏知月打了一通电话,难掩激动的质问语气,“你在这关头乱发微博的事我暂且不追究,你老实说,你是不是认识姜阑歌?”

魏知月瞧了一眼旁边这个比她还要激动的某脑残粉,面露苦笑。

如果得罪他算认识的话,那勉强是认识的吧。

想了想还是措了另一番辞,“我要是真认识这尊大神,不至于现在沦落到全网黑的地步!”

不过森迪这话倒是让魏知月想起了那段她这段时间拼命想忘记的记忆,紧咬嘴角,恨不得自己出个意外立马失忆!

手机那头的森迪还在滔滔不绝着应对方案,魏知月随口应着,只不过全程灵魂出窍,直至挂了电话,才元神归位,

一旁终于冷静了些许的郝安然一直用羡慕嫉妒恨的眼神盯着她,而姜阑歌心烦得不行,倒身便将整张脸埋在抱枕里,哀嚎不已。

*

挂了电话的另一边,森迪黑沉着一张脸,一通电话给安雅琴打去。

电话那边有些嘈杂,“森迪,我这边拍广告呢,马上要开拍了,有什么事吗?”

森迪直明来意,语气不善,“热搜上的通稿你买的吧?”

电话那头停顿了一瞬,语气中听不出异样来,“你怎么会这样想?我跟知月同公司这么久,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我怎么可能在这关头买通稿黑她?”

“你是我手底下的艺人,你觉得你的一举一动能瞒得过我?”森迪语气中多有不耐,语气也重了些,“公司栽培了你这么久,有能力把你推到现在这个高度,也绝对有那个能力把你从那个高度拽下来。今天这电话打过来只是想警告你,这回我就装作没发生过,再有下次,别怪我不留情面!”

听他这么说,电话那头也不再装了,语气多有不满,“圈内这些手段你可比我清楚多了,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道理,就算我不添这把火她也注定要被顶上风口浪尖,况且她才刚有起色就胆敢跟我抢资源了,你觉得我能容得下她吗?”

森迪眉峰一凛,手指重重扣在桌上,“我不管你在打什么主意,别怪我没提醒你,如今的魏知月早已今非昔比,你要是一意孤行开罪了她,不用我做什么,这个圈子都很难容下你了!”

电话那头的安雅琴不以为然,“森迪好像很怕她?可她一个籍籍无名的十八线,有什么值得怕的?”

“你以为她是怎么拿到《恐惧深渊》的合同的?”

“不是森迪你……”

“我这里哪里能拿到这么好的资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