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清歌顾知安小说by苏桃叶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沐清歌顾知安小说by苏桃叶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契约娇妻:我家影后很嚣张

时间:契约娇妻:我家影后很嚣张作者:苏桃叶

契约娇妻:我家影后很嚣张沐清歌顾知安小说

契约娇妻:我家影后很嚣张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一场爆炸案,令影坛备受瞩目的新星沐清歌一夜之前失去了所有,并成为人人喊打的“恶毒骗子”。 兵荒马乱中,顾氏财团的继承人顾知安向处于深渊之中的沐清歌伸出了手。 他承诺拯救沐清歌出水火,但代价是,换一张顾知安想要的脸!...

第四章迫不及待

顾家给了顾知安一年的时间寻找可以结婚的对象,明天,是最后的期限。

商务车已经在机场等候。顾知安和牧铎一前一后地上车。沐清歌发现,车子开去的方向并非是位于郊区的顾老爷子的别墅,而是市中心的帝皇酒店。

车子直接在VIP电梯前停靠。顾知安气定神闲地走入电梯,跟在他身后的沐清歌再也无法淡定,轻声问道:“顾先生,我们难道不回顾家?”

“不必。”顾知安简短地回答。他略一侧头,发现沐清歌站在自己身后,脸上写满了因情况不明而产生的不安,于是往左站了一些:“过来。”

沐清歌看到他伸出的手,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上前一步的同时,将自己的手心也交给了顾知安。

顾知安不松不紧地握着。那双手干燥,仅手心中心有一点温度,其余的地方都是冰的。亦如顾知安这个人一样,外表看上去温文尔雅,实则内里却十分的冷漠。

电梯门打开的瞬间,一片白花花的光带着“咔嚓”的声音,对着沐清歌和顾知安两个人铺天盖地而来。

曾经每天都站在闪光灯下的沐清歌一瞬间竟然有些不适应。她的双目被刺眼的白光晃得生疼,不得不闭眼缓解。脑海中瞬间回想起一年前她在医院时的狼狈,下意识地想要往顾知安的背后躲,但就在同时,顾知安已经牵着自己的手往装饰华丽的舞台上走去。

双眼白花花的一片盲,噪杂的人声像是海中喧嚣的浪。沐清歌觉得这一刻的自己仿佛是溺水的人,头晕目眩,胸口闷闷难忍。

忽然,双眼间一道阴影落了下来。

沐清歌猛地睁开眼睛。

顾知安将自己的手轻轻地覆在了沐清歌的眼睛上。那双宽大的手替沐清歌遮住了那些犹如利刃一般锋利的光线。她得以透过顾知安手指的缝隙,看到眼前的景象。周遭的一片噪声在这一刻也逐渐清晰。

沐清歌不安的心竟在这个瞬间安稳了下来,同时,也将深陷在过去记忆中的沐清歌整个拽了出来。心里有一个清晰无比的声音在提醒着她:“沐清歌,你和顾知安这长达三年的戏,已经开始了。”

沐清歌不动声色地深吸了一口气,抓着顾知安的那只手更紧了一些,苍白的脸上,绽放出了浅而妩媚的笑。

顾知安似乎感知到,他身形微微一顿,有恢复如常地向前走去。耳边,嘈杂的声音愈演愈烈。

“顾先生,您突然召开记者发布会的原因是什么?”

“外界盛传你与当红影星洛安关系暧昧,请问这是真的吗?”

“顾先生……”

顾知安牵着沐清歌的手站在台上,并接过话筒的那个瞬间,整个宴会厅里忽然寂静无声。

“今天开这个发布会,是想要宣布一件事情。”

顾知安说着,紧握住了握着沐清歌的手。沐清歌亦是配合着顾知安,她微笑着侧头,对上顾知安深不见底的双眼。

沐清歌看到顾知安眼眸中倒映的自己——一张完美却陌生的脸,此刻正笑得天真无邪。而顾知安唇角带笑,双眼却一如往常冰冷:“我和牧铎小姐的订婚宴,将在本月17号,于帝皇酒店举行。”

“我已经迫不及待让牧铎小姐,成为我顾知安的妻子了。”

第五章顾家之怒

整场发布会,顾知安仅仅只说了三句话,便一跃成为当天的头条。而直接经媒体爆出的这个消息,不仅对于整个顾氏集团,是一记炸弹,对于顾家来说,更是平地而起的惊雷。

发布会后仅一个小时,顾老爷子就亲自打来电话,喝令顾知安带着他那所谓的未婚妻滚回顾家。

沐清歌何曾想到,她与顾家老爷子第一次见面,是她与顾知安双双跪在地上等待迎接顾老爷子的雷霆之怒。

沐清歌侧头看,顾知安脊背挺直,目视前方,一脸平静。

可能是跪惯了。沐清歌在暗自腹诽。

将目光收回来的时候,她在反光的大理石上看到自己伏在地上的样子,那一瞬间沐清歌仿佛梦回清朝。顾家大宅散出的某种令人心中恐惧的压抑气息,大概和那时的朝堂不相上下。

“哒、哒。”拐杖声自顾家客厅深处而来。不多时,一双皮质柔软的拖鞋出现在沐清歌的面前。沐清歌未敢抬头看,一声“逆子!”的喝斥声便响彻了顾家大宅。

“我是心急你的婚事,但却万万没想到,你竟然敢绕过顾家,跑到媒体处去宣布!我顾氏集团的脸都被你丢光了!你!你!”

老爷子举起拐杖就要打,临落到顾知安身上的瞬间,终究是顿住。老爷子的拐杖在地上重重一杵,紧接着,一声沉重的哀叹。

顾老爷子纵横商海多年,身上带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刚刚那一声,更是犹如狮吼。也曾见过不少大世面的沐清歌此刻已经完全倒了老爷子的威严与盛怒之下,连大气都不敢出。

“老爷子消消气。”一个温柔的中年女声响起。沐清歌抬起头看,搀扶着老爷子在沙发上坐下的女人,一身质地极好的丝绒旗袍,整个人的气质倒是十分的温婉亲人,眉眼和顾知安有几分相像。那张没有一丝皱纹的脸此刻愁云弥漫,从头到尾,看都没看沐清歌一眼。

“抬起头来。”

沐清歌一顿,马上反应过来这句话是对自己所说。

“暴风雨总是躲不过的。”沐清歌在心中对自己暗暗打气后,她深吸了一口气,和身边的顾知安一样,挺直了腰板。

看清楚沐清歌样貌的一瞬间,顾老爷子和顾夫人几乎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顾老爷子眼眸震动,苍老的,满是皱纹的脸上已有微微的颤抖,而顾夫人,则是直接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若不是她的手扶着沙发,恐怕此刻人已经跌倒在地了。

顾老爷子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指着沐清歌的手指抖着:“你……是谁?”

沐清歌一时语塞,她转过头看了看身侧的顾知安,他始终保持一个姿势不动,并没有为自己解围的意思。事已至此,沐清歌只好硬着头皮说道:“我、我是顾知安的未婚妻,牧铎。”

“不!我不是说这件事!”顾老爷子的拐杖砸在地上发出“砰砰”的响声,听得沐清歌的心头一阵发紧:“你的这张脸,是谁给你的!你到底是谁!”

“我……”沐清歌难以解释。她感觉事态已经超过了自己的认知,她几乎瞬间回想起顾知安在飞机上看到自己的第一眼的神色。当时沐清歌并未多想,现在看,自己的这张脸背后藏着的事情,似乎并不是那么简单。

“这只是一个巧合。”一旁一直默默的顾知安突然说道。他站起身,同时拉起了沐清歌的手,面对顾老爷子和顾夫人,不卑不亢:“她们两人只是长得相像,仅此而已。”

第六章谎言成真?

沐清歌在一旁沉默不语,心中已掀起惊涛骇浪。

顾知安的话几乎是盖章了沐清歌此前的心中猜测。

顾知安的话音落下后许久,顾老爷子都没有再说一句话。他苍老的身躯朝着沙发的椅背倒过去,重叹道:“真是作孽啊。”

顾夫人见老人情绪激动,赶紧叫家中佣人将顾老爷子扶到房间去休息。确定老爷子已经躺下了以后,顾夫人这才松了一口气。朝着顾知安、沐清歌二人走近。

就在沐清歌以为要遭遇的是新一轮的质问时,顾夫人却温柔道:“吓坏了吧?”

沐清歌猛地抬头,慌张地摆着手:“不、没有。”

“那就好。”顾夫人点头。随即伸出手在顾知安的肩膀上捶了一下:“你这小子!这么大的事情提前知会我一声也好,这是干什么?嫌你爷爷的病还不够严重?”

顾知安也明显松了一口气,他朝着沙发的椅背一倒,揉着眉心:“就是要先斩后奏才可以。先领到顾家来,老爷子不会同意的。”

顾夫人看着顾知安,明显还有话要问。但顾知安却已经闭上了眼睛,这是一个明显的抗拒行为。顾夫人只得无奈地朝着沐清歌说道:“老爷子冲你发了那么大的一通火,你一定吓坏了吧?不如今天晚上先住在这里,等老爷子消气了,你和知安好好哄哄他。你说呢?牧小姐?”

顾夫人字字句句都说的极为诚恳,沐清歌一时之间根本不知道要怎么拒绝。正为难时,顾知安出声道:“不方便。”

“没什么不方便的吧?”顾夫人紧接着说道:“需要什么东西叫人出去买回来就好了。”

“她认床。”说话间,顾知安已经拿起扔在沙发上的西装外套穿上,像拎小鸡一般将沐清歌从沙发上拎了起来,边走边说:“明天我们要配合公司的公关。突然换了地方,她睡不着。”

“等一下!”顾夫人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沐清歌趁机回头看。顾夫人一脸难以形容的震惊,礼貌上扬的嘴角中全是无法掩饰的尴尬:“知安,你刚刚的意思是说,你们两个人已经住在一起了?”

顾知安的神色稍显不耐烦,仅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嗯”字,便拉着沐清歌离开了顾家大宅。

坐进车里的那一刻,沐清歌感觉憋在嗓子里的那一口闷气终于得以释放。她呼出了好大一口气,整个人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倒在后座上。

“你表现的很好,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顾知安从另一侧上车,一只手一直捏着太阳穴,神色疲倦。

“有件事我不明白。”沐清歌想了想说道:“你好像很抗拒在顾家留宿?”

“你今晚一旦留在那里,恐怕再出来时,我身边早就已经换成他们安排好的结婚对象了。”

这一层关系是沐清歌没有想到的。所以顾知安道破时,沐清歌下意识地倒吸了一口凉气,遂问道:“明天我需要几点和顾先生汇合?”

顾知安的动作一滞,略微侧头地看向沐清歌:“你在说什么?”

“明天的公关,我需要几点和顾先生汇合?还有。”沐清歌顿了顿:“在Z市我的住处,你也已经安排好了吧?”

顾知安道:“住在我那里。”

沐清歌瞬间睁大了眼睛——原来刚刚的那番话并不完全是为了脱身?

第七章倒扣的相框

沐清歌充满震惊的双眼死盯着顾知安,使顾知安不得不耐着性子解释道:“合约书上写明了在此期间,我们需要共处一室。我想沐小姐不会矫情这一两天吧?”

说实话,那份合约沐清歌从始至终都没有看过。陈泽拿过来时,她便直接翻到了最后一页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悔不当初的情绪愈演愈烈,沐清歌却不愿意露怯,梗着脖子:“那是当然。但还有一点需要和顾先生确认。”

顾知安疲倦地闭上了眼睛:“说。”

“我们这并不是事实合约吧?”

顾知安睁开了眼睛。那双一向以冷漠看向自己的眸子里,沐清歌竟读出了“你脑子有病吗?”这层含义。

沐清歌被看的有些发毛。

顾知安道:“三年后,完璧归赵。”

沐清歌放下心来。

顾知安个人的住所并没有沐清歌想象中奢侈。房子虽然位于Z市闹区外的一处别墅区,对比其他,这一栋算是小户型。一进院子,沐清歌便看到葡萄架下面扎着的秋千。

沐清歌暗暗惊奇:这东西和顾知安实在是不相配。

屋子里面也并不大。一楼是餐厅、厨房和保姆室。二楼,主卧在走廊的尽头,另外两间房间则是正对。陈泽将两人的行李安置好后就离开。至此,沐清歌才发现,整栋别墅内,竟然只有自己和顾知安两个人。

“明早十点,车会在楼下接我们。请提前收拾好。”顾知安说完,拉开了沐清歌房间正对着的门。

“顾先生。”沐清歌开口,顾知安的动作随之一顿。

沐清歌看了看走廊深处的房间,疑惑道:“顾先生不睡主卧吗?”

闻言,顾知安深深地看了沐清歌一眼,接着扔下一句:“这和你没有关系”后,“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还以为是个绅士,没想到签了合约就暴露了资本家的嘴脸。”沐清歌嘟囔了一句后,也退回到屋里。

顾知安早就为沐清歌准备了一切。包括各种顶级的护肤品,不同风格的私人订制的服装,甚至睡衣都准备了七套以上。沐清歌匆匆一眼扫过,便大张着双臂倒在了床上。

终于回到了Z市。

沐清歌心里这样想着,但实际上,这个房子苍白的天花板,同她在国外病房里看到的天花板一模一样。她只能一遍一遍地提醒着自己,她已经回来的这个事实,自己才不会恍惚。

这一路上,沐婉星的脸活跃在各种牌子和移动广告上。她红得发紫,正如那时巅峰时的自己。在国外的一年,沐清歌的心里排演了无数次如何像沐婉星报仇的戏码。现在她要做的,就是完成了顾知安的婚礼,然后凭借着顾知安妻子的这个身份,出现在沐婉星的面前,不留情面地,摧毁她。

沐清歌为自己心中的恨意而感到惊诧,她竟在不知不觉间心肠坚硬的犹如石头。她摇了摇头,想要将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去,眼尾的余光,却不小心瞥到了半开着的床头柜。

沐清歌起身,想要关上它时,却发现在柜子里面,静静地躺着一个倒扣的相框。

第八章冤家路窄

是什么?

沐清歌怀揣着巨大的疑问将相框拿在手心里的那一刻,整个人也随之僵住了。

照片上,顾知安一脸笑意地站在楼下的秋千上,双眼中掩饰不住的温柔笑意,看向坐在秋千上的女人。而那个女人……

竟然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冷汗淋漓而下,沐清歌握着相框的手已经开始抖了起来,就在这时,敲门声连同顾知安的声音一同想起:“睡了吗?”

沐清歌整个人犹如惊弓之鸟一般蹦了起来,在顾知安敲第二次之前冲到门口,对着一脸冷漠的顾知安挤出笑容:“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明天公关用的礼服忘记给你了。”

沐清歌这才看见顾知安的手里拎着一个真皮的袋子。她赶紧接过:“谢谢,那没什么事情我就先休息了。”

房门即将合上的一瞬,顾知安的手忽然从缝隙中穿过,吓得沐清歌赶紧松开关门的手。

“你的脸色不太好?”

顾知安说着,双眼却绕过沐清歌,定格在床上。沐清歌心跳犹如鼓鸣,她错开一步,踮起脚,努力挡住顾知安的视线:“水土不服,有点……不舒服。”

顾知安目光扫过沐清歌满是破绽的脸,点头:“好,那我们明天见。”

送走了顾知安后,沐清歌抬手整理额前的碎发,才发现额头上全是冷汗。她往身后的化妆镜看,整张脸苍白的像鬼。目光再一侧,她发现自己当时太匆忙,相框竟然相片朝上,就那样摆在了床上!

回想刚刚顾知安的种种细节,沐清歌只能祈祷他不要发现自己已经发现了这张脸的秘密。尽管沐清歌并不知道这张脸原来的主人到底和顾知安有什么关系,现在人又在哪里,但她天生的第六感在告诉自己,这件事,自己最好不要轻易触碰。

否则,她很有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沐清歌一夜辗转难眠,幸好她疲惫不明显,上妆后基本看不出。

下楼时,顾知安已经吃好了早餐。留给沐清歌的那一份摆在餐桌上。

沐清歌拿起温热的杯装咖啡,和冰冷的三明治,暗自腹诽:想不到顾知安的生活竟会如此敷衍。

她早上一向不能吃过于凉的东西,胃会疼的厉害。所以沐清歌仅仅是喝下半杯咖啡后,便上了顾知安的车,同他一起前往顾氏。

“在几大刊的邀请中,公关部选择了R杂志,上午十点在现场拍摄极简大片,作为R杂志开刊十周年的封面。并在下午一点四十分对两位进行采访。下午四点,有一份合约需要顾先生过目并……”

顾知安聚精会神地听着陈泽有关于今天一天工作的安排,带着沐清歌快步向前,直接去到R杂志的总部。

总编和一众工作人员在已经在大楼前等候。顾知安一到,总编立刻迎了上来:“昨天的新闻真让人惊讶,恭喜顾先生!”

顾知安略一点头。

“这位就是牧铎小姐吧?”

才下车的沐清歌循声看去,总编正笑吟吟地看向自己。

R杂志是时尚界内五大刊之首,能登上R杂志的封面,就意味着时尚界已经对你张开了怀抱。在爆炸案前,沐清歌收到了R杂志封面拍摄的邀请,就在双方洽谈具体事宜的时候,噩梦发生了。

眼前这位被娱乐圈无数明星跪舔的总编客气地朝着自己伸出手,沐清歌一时之间有些回不过来神。

顾知安发觉了沐清歌的木然,伸出手为她挡住。总编自然了然,做出请的姿势,带着两个人去往拍摄地。

顾知安挽着沐清歌,与总编轻声交谈。沐清歌的双眼则始终盯着R杂志的每一处。她本以为自己会十分的激动,但实际上,她心里只觉得一种无法言喻的遗憾。

她终于能够登上R杂志了,但却是身为顾知安的未婚妻,而不是沐清歌。

沐清歌垂下双眸,眼尾的余光看见一抹明艳的红从拐角走出,朝着自己所在的方向而来。

沐清歌的脚步猛地停住。

顾知安感觉到一股力在扯着自己,他停止交谈,侧头看向沐清歌。

她脸上流淌出一股恐惧和恨交织在一起的情绪,甚至肩膀都在微微的抖。

那抹红走到两人面前停下。

沐清歌听到自己的牙齿在颤抖,那个名字在沐清歌的脑中炸开,发出轰鸣。

沐婉星!

《沐清歌顾知安小说by苏桃叶全文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