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芯唐赫南小说by何以情深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姜芯唐赫南小说by何以情深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落跑娇妻:总裁大人独家宠

时间:落跑娇妻:总裁大人独家宠作者:何以情深

落跑娇妻:总裁大人独家宠姜芯唐赫南小说

落跑娇妻:总裁大人独家宠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同一张脸,却有着不同的命运。 所有的遇见不过源于一场交易。 交易结束,她想要抽身离开,却被他一把拽回:“这辈子,你都别想逃!”...

第四章:暴露真容

他的眸光如深夜幽潭,似要将人瞬间跌入、万劫不复。

而她的口罩,已在刚才的动作中脱落……

从他眸内倏尔划过的惊愕、迷惑中猛然意识到什么,姜芯伸手朝脸上摸去。

摸到露出的脸容,心头骇然一惊。

她暴露了!

“茹茹?”

男人磁性的嗓音带着讶异,从喉内低低压出。

幽邃的瞳仁内透出几分迷惑、幽沉……

茹茹?

他把自己当成姜茹茹?

姜芯心头一跳,忙稳了稳心神,挤出一抹妩媚的笑,“好巧啊,赫南,没想到会在这儿看见你。”

想想也是,她和姜茹茹是双胞胎,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她父亲估计都认不出,别说是唐赫南。

这么想着,她一颗心稍稍落下。

唐赫南俊美的眉头微微一蹙,姜芯一颗心跟着收紧。

难不成她露出了什么破绽?

不会的,她这么安慰自己,故意伸手勾住他脖子,凑他近了点。

唐赫南眸光一闪,忽然低头朝她凑近,性感的唇几乎压上她的。

没料到他会有这么一出,姜芯一惊,身子后退着想要闪躲。

唐赫南却伸手勾住她脖子,将她拉的离自己更近了些。

“躲什么躲?你不是、很喜欢我吻你吗?”

男人低笑的声音透着几分迫人的邪肆,说话时性感温热的呼吸打在她脸上,足以撩的任何女人头昏目眩。

然而,姜芯心中有的只有恐慌。

她小脸绯红,虽竭力维持镇定,但唐赫南仍能从她颤抖的双睫,迷离的眸底捕捉到她心底的慌乱。

“嗯?”他轻喃一声,唇角微微一勾,作势要去吻她——

姜芯再也抑制不住恐慌,蓦地偏开头,伸手抵住他胸膛。

菲薄的唇擦过她唇瓣,她心脏砰砰直跳,一颗心几乎飞出胸口,在男人的吻再度试图压下时骤然闭上眼低喝一声,“够了!”

话落,她睁开眼看到男人蹙眉看着她,心头咯噔一声,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了。

她现在的身份可是姜茹茹!

不能让他发现不对!

察觉他松开自己,她脸色一白,慌忙拐住他将头靠在他手臂上,仰头扯出一抹虚弱的笑:“那个,赫南,我今天不大舒服想去看看。过两天我再好好陪你。”

“我陪你一起?”男人勾唇,笑容邪魅动人。

“不用了。”姜芯慌忙说着,脸上挤出一抹尴尬之色,“我看的是女士之友的问题。女人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你去了不大方便。”

“嗯。”

唐赫南轻嗯一声,蓦地伸手刮刮她鼻子,“那好,那你去看,看完再来找我。”

姜芯喉内一阵干燥。

天呐,别再撩了。再撩她心脏要受不了了。

她赶紧点头,逃也似的转身跑下楼梯。

再和这男人在一起,她早晚要心脏暴毙。

姜芯走后,唐赫南望着她离开的方向,幽眸眯起,眸底闪过一丝莫测冷意。

“唐总,姜小姐也来了?”

助理从后面走来,看见姜芯的身影忍不住问。

“姜小姐?”唐赫南低沉的念着这个名字,唇角微勾,眼神却透着十足冷冽,“你也以为她是姜茹茹?”

啊?听着他语气,看着他莫测的神情,助理一脸懵逼,却没敢问出来。

他刚才看见她侧脸了,明明和姜小姐一模一样……

这女人不是姜小姐又是谁啊?

“给我查一下这女人资料。”

不等他再想,唐赫南沉冷一句拉回他的思绪。

“是。”他忙恭敬回复一句,朝姜芯离去的方向跟去。

姜芯再不敢走楼梯,匆匆上了电梯。

只是她没注意,她前脚刚踏入电梯,刚走到电梯外的姜茹茹就眯眼看着刚闭合的电梯,眼中露出一抹奸诈之色。

哼哼,找了这么一会儿,终于找到她了。

看来,她要看的人就在这住院部的楼上。

她拿起手机,得意的播出个电话,“喂,王院长,能不能帮我查一个病人……”

被刚才楼梯偶遇唐赫南的事搅的心头大乱,姜芯回到病房才想起,刚买的水果都掉在楼梯上了。

对上李萍略带迷惑的目光,她只能略带愧疚的垂眸说谎,“我看了看今天的水果都不大好,我明天再去买。”

李萍温柔的扯了她的手,拉她在床边坐下,柔声道。

“那就别买了,芯芯。”

她目光落在姜芯身上,含着几分心疼。

“咱们现在本身钱就紧张,你就不要天天给妈买水果了,留着点钱记得给自己买几件好衣服知道了吗?”

“妈,这怎么能行?你马上要手术了,得养好身体。”

李萍做出一副生气的样子,板起脸,“听妈的,看你身上穿的、一看就是廉价衣服。像你这么年轻的,哪有像你穿这么寒碜的。”

这句话提醒了姜芯,她低头看着身上便宜的牛仔裙,心底暗叫不好。

唐赫南会不会因为这个,认出她不是姜茹茹了!

毕竟姜茹茹素来爱穿名牌。

脑中一阵混乱,她强迫自己不要多想。

反正,过两天妈妈就要手术了。手术过后,她们马上就离开盐城、远离这些复杂的人和事。

正想着,病房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

姜茹茹一身高级紫色套裙,踩着近10公分的高跟鞋,趾高气昂的站在门口。

“原来你们真的在这里。”

目光在李萍和姜芯身上扫了眼,她勾唇满眼嘲讽道。

“茹茹……”

看见她那刻,李萍眸光一亮,颤声道。

姜芯美艳的眸光顿时恶毒的朝她射去,“不要叫我茹茹!”

她挑唇,嘲讽的笑,“茹茹是我爸和我妈叫的,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个愚蠢可怜的乡下女人而已!”

李萍眸光一颤,眼圈立马红了。

见状,姜芯心疼的拉住李萍的手,转头朝姜茹茹怒斥一声,“姜茹茹,你怎么说话的?这也是你妈,你到底有没有一点良心。”

姜茹茹不屑的轻嗤一声,嘲讽道,“哟,生气了?好一个母女情深,可惜这是你妈,不是我妈。我妈那么高贵漂亮,哪是这个愚蠢可怜的村妇能比的。”

“姜芯,我告诉你们最好别再乱攀亲戚,赶紧滚出盐城。否则,我就把你带这个村妇来的事告诉爸,看他怎么收拾你们!”

她恶狠狠道,一想到别人知道她有个又丑又有病的农村妈,就觉得丢人的受不了。

不行,她决不能让那种事情发生。

“我走,我现在就走,茹茹,求你别告诉你爸。”

李萍慌的伸手推开姜芯的手,转身就要收拾东西。

“妈!”

姜芯恨铁不成钢的拉住她,心疼道,“你马上要做手术了,要走,也要在手术后。”

说罢,转头冷冷看向姜茹茹,“姜茹茹,你要不怕那件事暴露的话,现在就去告诉姜宏业!只是别怪我提醒你,那件事暴露后,你这婚不知还能不能结成。”

“你!”

姜茹茹气的双眼发红,下意识扬手就要打她。

可对上姜芯眼底的冷意,硬生生收回颤抖的手,瞪她一眼。

“好,姜芯,你等着!”

临走前,还狠狠瞪李萍一眼,“还有你,以后别再让我看见你!”

说罢噔噔噔踩着高跟鞋,趾高气昂的离去。

第五章:不要这么说茹茹

姜茹茹走后,李萍跌坐在病床上,浑身颤抖,泪水濡湿眼眶。

“茹茹,她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姜芯心疼的在她身边坐下,搂住她肩膀,“妈,你别太伤心了。她是在姜家被宠坏了……”

好容易将李萍安慰好,她匆匆买了晚饭,和李萍一起吃过晚饭两人便都早早睡下。

这边,早早熄灯一片安静。

而姜氏别墅那边,却是一派灯火通明。

姜茹茹一脸不耐烦的在客厅里走来走去,“爸怎么还没回来呢?我可是要告诉她那乡下女人也来盐城的事呢!”

一旁聂宁慧稳声道,“别急,姜氏现在发展越来越好,你又快成唐家少奶奶了。你爸最近应酬多。你先睡吧,等他回来知道情况,还怕那乡巴佬跑了不成?”

姜芯心觉也有道理,又想到自己很快嫁给唐赫南了心里不由充满甜蜜,骄傲的说了句“也是”便转身回屋了。

只是她没想到近凌晨时她正做着唐家少奶奶的美梦,便被人一把从被子里揪了出来,脸上啪的一声挨了狠狠一巴掌。

“看看你做的好事!”

她被打的眼冒金星,脑袋嗡嗡直响,好容易回过神来,见姜宏业劈手将一份报纸砸在地上。

报纸落在地上,姜茹茹还想诉委屈,可看到头版头条上她在夜店包厢和肌肉猛男大玩舌吻、以及其它不堪入目成人游戏的画面,脸色刷的白了。

“爸,这不是真的……”

“我已经让人鉴定过了,绝非合成!”姜宏业怒吼一声,姜茹茹再也撑不下去,哇的哭了出来。

“爸,这男人不断问我要钱,我烦了和他闹撑了。这肯定是他在报复我……”

她马上要和唐总订婚了,这消息若传出婚事可怎么办?

姜宏业气的扬手就要再去打她。

聂宁慧及时拦住他,“别打了,现在重要的是及早解决问题,以免茹茹被退婚。”

“是啊,是啊。”姜茹茹也吓的忙躲在聂宁慧身后。

“你说,现在杂志、报纸都印出来了,还有什么办法?”姜宏业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聂宁慧唇角一勾,凑到他耳边说出一个名字。

闻言姜宏业也逐渐冷静下来,眸光渐渐眯起。

清晨,姜芯刚起床下楼要去买早饭,就被人拦住了。

“姜小姐,姜总让你务必去一趟。”

两保镖不由分说将她扯上车,带到姜氏别墅。

“不,绝不可能。”

听姜宏业说要让她主动承认是艳照门女主,替姜茹茹遮丑,姜芯坚决反对。

可姜宏业狡猾的眯起眸,“不去?我听说那女人来了,据说今天她就要做手术了吧……如果你不同意,这个手术恐怕也做不下去。”

姜芯闻言心头一惊,纵使万般不愿还是咬唇狠心道,“好,我去!不过你要答应我,保证我妈这个手术能顺利完成。”

“好。”

听着姜宏业信誓旦旦的保证,姜芯闭上眼,狠狠攥紧了拳头。

这是她最后一次,替姜芯背锅。

等妈妈手术后,她一定带妈妈离开,再不会再来这个伤心地!

上午9点,万众瞩目的发布会在五星级酒店举行。

姜茹茹一身纯白连衣裙,垂着头。

记者问什么她都不答,只是委屈抹泪。

一旁姜宏业,则是有问必答,替她挡下一切。

“请问姜总,这杂志、报纸照片上的,是您的女儿吗?”

“是。”姜宏业笑着回答,毫不犹豫。

一旁的记者媒体们反倒愣住了。这回答的也太干脆了吧?

不等他们继续逼问,姜宏业又道,“不过,这不是茹茹,是我走失后一直没找到的大女儿——姜芯!”

他话音刚落,姜芯穿着破洞牛仔裤,朋克上衣,画着浓妆,缓缓走到大厅中央。

姜总还有另外一个女儿?那照片上的不是姜茹茹,而是另一个走失多年的女儿?!

这太戏剧性了。

所有媒体都轰动了,见姜芯走出,纷纷举起相机,镁光灯咔嚓咔嚓闪烁着,照向她的脸。

“姜小姐,请问照片上的女人是你吗?”

“姜小姐,你爸说是你冒充你妹,经常出入酒吧夜店,和各种男人厮混是吗?”

无数尖锐的话题潮水般朝她涌去。

姜芯攥紧了双手缓缓抬眸,澄澈的水眸在一派喧嚣中,显得冷静而漠然。

“是的。”

她没有丝毫犹豫,回答的干脆、清晰。

“那请问,你为什么要留下你妹的名字呢?”记者继续逼问。

姜芯扬起如花的唇角,缓缓笑了,说出那个姜宏业早已为她准备好的答案,“因为我嫉妒她啊。嫉妒她活的比我光鲜亮丽。既能和不同帅哥暧昧,又能摸黑我妹,我何乐而不为?”

她笑的灿烂而讽刺。

无数镁光灯记录下这个灿烂的笑容。

无数“不要脸、真恶毒”的鄙夷议论密密麻麻的朝她砸去。

可姜芯仿佛毫不在意。

心,早被撕碎。

只要能救下母亲,她的颜面又算得了什么?

电视前,唐赫南优雅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手中关于电视中女人的资料,俊美渐渐蹙紧。

从小不安分,六岁因贪玩走失,被一家好心人收养,十二岁辍学成了小太妹,吸烟喝酒、整日和流氓厮混,十六岁更是偷光养父母的钱跑到盐城,看见长得一模一样的姜茹茹,假借姜茹茹之名混迹酒吧夜场到处骗钱、勾搭男人……

这样劣迹斑斑、面对恶事被揭发尚能露出如此笑容的女人,还真是……令人作呕。

不知怎的,他有些不悦,烦躁的将资料丢向一边,起身开始吸烟。

第六章:良心不会痛吗

记者发布会结束,姜宏业甩给姜芯一张支票,脸上还带着一丝嫌恶。

“拿着钱滚吧!”

姜芯接过支票看都没看上面的数字,直接在姜宏业的面前撕掉了。

“你!你这是干什么?”

姜宏业的脸上此刻满是震惊之色。

他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姜芯,她的脸的确跟姜茹茹不分你我,只是她的眉宇之间带着一丝倔强。

“为什么要给我支票?难道你觉得愧疚吗?觉得亏欠想要补偿我吗?还是觉得今天这件事做得太过分了?”

姜芯一脸凌厉之色,话语间夹杂着浓浓的讽刺。

姜宏业没想到姜芯会这么不卑不亢,

给她钱竟然不收。

他也了解姜芯她们母女的情况,这个时候这丫头竟然把自己三百万的支票给撕了。

真是穷的有骨气啊!

“我只不过是想让你们母女好过一点,你妈妈现在不是在医院做手术吗?到处都需要钱,你难道就没有为你自己的未来打算一点?”

姜宏业虽然震惊,但反而更让他觉得厌恶,就好像是姜芯不识好歹一样。

“爸爸,你跟她费什么话!既然她不要钱,就让她走就是了!她怕是认为这支票是假的吧!”

姜茹茹不知道从哪过来了,抱着双臂在胸前,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奚落着姜芯。

“一个乡巴佬,一辈子也不可能会见到这么多钱。大概是不敢相信!”

仿佛刚才记者发布会上的那些事情真的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一样。

“姜茹茹,你不觉得自己很恶心吗?”

姜芯看着姜宏业父女的脸,一阵阵的觉得恶心,没想到这世界上竟然有这样厚颜无耻的人,而且这两个人还跟自己有关系。

“死丫头,你在胡说什么!”

姜茹茹咬牙。

“姜茹茹,你自己做的那些龌龊事,到头来让我来背黑锅,你倒仿佛一副清纯玉女的样子。你自己真的那么干净吗?”

姜芯本来不想跟他们废话,她心里一心牵挂着在医院做手术的妈妈。

但是,他们实在是欺人太甚,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给我闭嘴!”

姜茹茹从小就被娇生惯养坏了,哪受得了这样的言词侮辱,抬手就要打姜芯。

“被我说中了,你恼羞成怒吧!最没有资格打我的人,就是你!”

姜芯一伸手死死的抓住姜茹茹的手腕,目光狠厉,一脸的戾气,让姜茹茹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后背有点发寒。

姜芯的眼神,实在让她觉得有点害怕。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今天,本来她就受了莫大的委屈,若是再挨姜茹茹一巴掌,那岂不是要窝火死了!

事到如今,她顾不得那么多了。

明摆着姜茹茹狗仗人势,欺人太甚!

“你给我松手!姜芯,你给我放手!你竟敢……”

姜茹茹叫嚷,姜芯抓得就越紧。

她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姜茹茹觉得自己的手腕好像是要被捏断了一样。

“姜芯,你干什么?还不放开茹茹,这里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在一旁的姜宏业发话了,眼看着姜茹茹吃亏,他不能再视若无睹了。

“我也是你的女儿。”

姜芯朝着他冷笑了一下,狠狠地甩开了姜茹茹的手。

力道大得让人无法置信,姜茹茹没有准备,再加上力气实在太大,一下子没站稳坐在了地上。

“姜芯,你这个小贱人!你竟然敢这样对我!”

姜茹茹坐在地上对着姜芯张嘴就骂。

“好,骂得好!你继续骂啊!把记者都找来,让她们看一看,你姜茹茹的真面目!”

姜芯一句话,马上就让姜茹茹闭了嘴。

姜宏业狠狠的瞪了姜茹茹一眼,姜茹茹赶紧从地上爬起来,站在姜宏业的身后。

“既然你不要钱,事情也结束了。那你就走吧。你妈妈做完手术,你们马上离开盐城,不要再回来了!”

姜宏业沉重的叹了一口气对姜芯说道。

“我妈妈做完手术不能马上离开,还需要观察一阵子。”

姜芯没好气的冲着姜宏业回了一句,转身准备离开。

她今天所经历的一切让她头晕目眩,浑身不舒服,包括身上这一身衣服。

她现在需要好好的找个安静的地方,静下来,或者是痛哭一场。

她想要马上逃离姜宏业眼前,因为这对父女让她觉得恶心至极!

“三天时间,我就给你们三天时间!三天过后,你们马上给我离开盐城。否则,你们可别怪我不讲情面!”

姜宏业的语气很坚决,带着一种不容反驳的命令口吻。

“事情刚结束,你这就翻脸?有的记者还没走。你就不怕我叫她们过来,说出事情,让你们前功尽弃,颜面无存吗?”

“你敢!你如果还想让你妈妈平安做完手术,你就给我老实一点!”

姜宏业真的生气了,对着姜芯怒目而视,那目光如刀子一般寒光闪闪,仿佛要在姜芯的身上剜几个洞。

“你这样逼我们母女,良心不会痛吗?你心里,就那么恨我们,讨厌我们吗?我告诉你,我一看到你这副嘴脸,就觉得恶心。盐城这个地方我一刻都不想多呆,等我妈妈身体稳定了,我马上就会带着她离开,再也不会回来。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

姜芯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她一路跌跌撞撞的走着,街道上车水马龙,人群熙攘,仿佛这都市的繁华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姜芯抱着双臂,只觉得浑身发冷,好像要找一个温暖的地方坐一会儿。

街道对面有一个小百货铺,靠墙边有一个长椅,阳光刚好照在那里,看起来温暖又舒适。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姜芯拖着沉重的身子走过去,坐在长椅上,抱着双膝把脸埋在膝盖里。

这些天的疲惫,还有所受的委屈一股脑的全都朝她袭来。

眼泪终于抑制不住的迸发出来,她耸动着双肩无声的哭着,仿佛泪水能都冲刷掉疲惫和所受到的屈辱。

此时,她并不知道不远处的一辆豪车中,一双鹰一般锐利的眼睛正在盯着她。

唐赫南微蹙着眉头看着一身奇装异服的姜芯。

这个女人身上仿佛藏着很多秘密。

他怎么也无法把这个倔强隐忍的女孩子,跟新闻报道上那个混迹夜店,私生活混乱的不良少女联系在一起。

第七章:都是我的错

“唐总,需要过去看看?”

“不需要。”唐赫南收回冰冷的目光,仿佛他的目光从未在姜芯身上停留过。

姜芯无精打采的回到医院,发现周围护士看她的目光有些异样,她们的眼神似乎带着那么一抹不屑和讥讽。

但是,姜芯并没有放在心上。

现在,这个世界上能让她紧张挂怀的就只有病房里的妈妈。

“妈,我回来了。”

姜芯在回医院的路上,自己买了一身普通的运动装换上了,脸上的浓妆也都洗掉了,站在李萍面前的仍旧是那个乖巧朴实的姜芯。

“芯芯,你怎么了?哭过了吗?”

李萍心疼的把姜芯拉到自己身边,目不转睛的盯着看。

知女莫若母,姜芯从小长在李萍的身边,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李萍都能看出端倪。

刚才姜芯刚一进来,叫她妈的时候,李萍就感觉姜芯情绪不对了。

仔细一看,眼睛有点红肿,肯定是哭过了。

“没有啊!可能是这几天在医院没睡好,眼睛有点发炎了吧。”

姜芯用手遮了一下眼睛,明显的躲避李萍的注视。

“不对!你这孩子,怎么瞒着妈妈呢!是不是谁欺负你了?”

李萍有点着急了。

“我没事!我去见医生,你一会儿就要手术了。我得去找医生好好沟通一下,你躺床上休息一会儿,我很快就回来。”

姜芯说完,赶紧逃离了病房。

她怕妈妈知道了真相会心疼,会自责。

那样的侮辱和痛哭她一个人受就够了,她不想让妈妈再承受任何不好的打击。

幸好,李萍住的是普通病房,没有电视,所以看不到今天的记者招待会。

而且,李萍在乡下的时候,连手机都不怎么用,更不会上网,所以也不用担心她会看到网络上的那些流言蜚语和对姜芯的诋毁。

李萍看着女儿的背影,沉重的叹了一口气。

“李萍是吧?你定的今天下午两点手术,术前的注意事项都知道吧。还有手术之后,护理病人的必须品都买好了吗?”

正在李萍叹气的时候,几名寻房的护士走了进来。说话的护士是这一科室的护士长,身后跟着的都是实习的小护士。

这几个小护士早就在网上看到了关于姜芯的新闻了,此时正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李萍。

“术后的用品我们还没准备好,一会儿让我女儿去买来。”

“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没准备好?你女儿呢?哪去了?”

护士长有点着急,声音也高了几个分贝。

“就是她女儿吧?那个整天在夜店里跟男人鬼混的女孩,就是她女儿吧?”

“哎呀,你小声一点,我还听说……”

护士长身后的几个小护士,开始在那里窃窃私语,虽然声音不大,但是病房也不大,所以李萍把她们刚才说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靠门口站着的那个小护士说得最过分,什么酒吧坐台,13岁就交男朋友,发生关系等等。

李萍气得浑身发抖,颤抖着手指着那几个小护士。

“你们……你们说什么呢?我女儿从小就乖巧听话,懂事成绩又好。怎么会向你们说的那样!你们从哪听来的?”

李萍的声音都在颤抖,说话间胸口剧烈的起伏,呼吸十分困难。

虽然,她只是个乡下女人,一辈子没见过什么世面,但也不允许别人这样侮辱自己的女儿。

她指着这几个小护士,让她们为自己刚才说的话道歉。

“你们几个,胡说八道什么?这里是病房,你们在病人面前不能收敛一点吗?整天就知道八卦!赶紧给这位阿姨道歉!”

护士长严厉的斥责了那几个小护士。

“好吧,我们道歉。可是,网上明明都有,还开了记者招待会呢!”

几个小护士不情愿的给李萍道了歉,最里面还在嘀咕着网上流传的新闻。

李萍联想到刚才姜芯的表情,心里有所怀疑。

“你们在哪看到的这些乱七八糟的新闻?你们认识我女儿吗?她叫姜芯,我们是从乡下来的!她过去的十几年都没有来过城里,怎么可能去混夜店?”

李萍顿足捶胸,情绪异常的激动,身体也开始出现不适。

“网上现在到处都是,你难道不看手机吗?”

其中一个小护士,实在忍不住了说道。

姜芯从医生的办公室回来,还没到病房的门口,就隐约听见妈妈说的话,顿时心往下一沉。

“妈,你怎么了?”

姜芯见李萍一手捂着胸口,脸色发青,呼吸急促,赶紧上前去抱住她。

李萍抓住姜芯得到胳膊,嘴唇颤抖着。

“都是妈妈对不起你,拖累了你。都是我的错……”

李萍说完这几句话,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整个人都朝后仰去。

“医生,护士!快救救我妈妈!”

姜芯一边把李萍平放在床上,一边叫喊着。

刚才八卦的那几个小护士见状,赶紧飞奔出去找主治医生,护士长赶紧把床头的氧气罩给李萍戴上。

但是,李萍的情况似乎很严重,胸口剧烈起伏,急促的呼吸一直没有缓解。

“怎么回事?这个病人不是约好了下午手术的吗?怎么会这样?”

主治医生赶过来,见到这种情况十分不解。

“刚才受了一点刺激,医生请你一定要救救我妈妈!”姜芯死死的抓着主治医生的手腕,哭着哀求道。

主治医生扒开李萍的瞳孔照了照,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摇摇头。姜芯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难道妈妈没救了?

“医生,我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妈妈!她才不到六十岁,她……”

“好了,赶紧送去急救室,紧急抢救!家属做好心理准备,你去跟我签一份病危通知书!”

医生的话就像死神的判决一样,一下子把姜芯打入了绝望的深渊。她们好不容易熬到了手术这一天,自己好不容易筹到了手术费。

不可以!妈妈不可以有事!我要坚强!

姜芯死死的咬着嘴唇,不让自己的眼泪再流出来。

“妈,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她眼睁睁的看着妈妈被送进了急救室,大门慢慢的合上了,仿佛把妈妈留在了另一个世界。姜芯觉得自己的心快要揪在一起了,痛得无法呼吸。

无情的门把她和妈妈隔成两个世界的人,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害怕。

第八章:欲擒故纵的伎俩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等在急救室外面的姜芯就像一座雕塑一样,整个人站在那里都麻木了。

她的眼睛一直死死的盯着急救室的大门,有点希望那扇门打开,又有些害怕那扇门打开。

终于,急救室的门打开了,姜芯赶紧一个箭步冲上去,医生把口罩摘了下来。

“医生,我妈妈怎么样?”

“暂时脱离危险了。需要在重症病房住一段时间,费用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而且这段时间她的身体很虚弱,不能动手术,需要观察一段时间。你一会儿去把钱交一下,刚才的急救,估计住院费早就透支了!”

姜芯跟医生道了谢,赶紧去医院前台续医药费。

姜芯看着窗口打出来的单子,上面的数字让姜芯眩晕。

这才是急救的费用,要住重症病房,每天的医药费,床费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这让她如何能够承受得了?

手术的费用只有那三十万,是她失去了自己宝贵的贞操得到的。

回到重症监护室,看着病床上依旧昏迷的妈妈,姜芯的心稍稍平静了一些。想要度过这个难关,就只有靠自己了。

“妈妈,你就算是为了我,也一定要挺住!”姜芯对着昏睡中的李萍说道。

“什么?你要卖血?你是什么血型呢?”

采血室的小护士有点不敢置信的看着姜芯。

实在是没有办法把眼前这个乖巧美丽的女孩子,跟网上流传的那个小太妹,十几岁就混迹风月场所的女孩联系在一起。

但是,记者招待会都开了,姜芯自己也大方承认了,怎么还会有假呢?

“这样的姿色何必来这里卖血呢?夜总会一晚,不知道要抵多少次卖血呢?”

姜芯身边的小护士嘀嘀咕咕的又开始议论起来,总之没有一句是好听的。

姜芯只能低头忍着,现在她无依无靠,不能再节外生枝。在这个险恶的世界,想要生存下去,第一个就要学会低头。

“我是B型血。麻烦你给登记一下,我想要卖血。”姜芯语气坚决的说道。

“好,要卖多少CC?在这里写下来,然后签上你的名字。”小护士拿着一张卡片,让姜芯签字。

姜芯接过卡片,在CC那一栏填上了500,小护士惊讶的瞪着大眼睛看着她。虽然觉得这种女孩子不值得可怜,但出于职业素养,还是提醒了一句。

“一次抽这么多血,身体可能会出问题。你要是签了字,出现任何问题跟医院无关,你要自己承担。”

“我知道了,抽吧。”

姜芯平静的伸出右胳膊。

看着殷红的鲜血从自己的身体里流出去,心里反倒踏实了许多,只是抽血量有点大。抽完血,姜芯觉得头晕晕的,站起来都困难。

“喂,你们快看啊,那不是唐总吗?好帅呀!”

姜芯刚站起身,就听见刚才给她抽血的小护士小声的跟身边的同事说,姜芯转脸刚好撞上唐赫南的目光。

刚抽了血的姜芯脸色白得有些吓人,有一种病容的憔悴之美。

总之,这张脸怎么看都好看,只是唐赫南一想到网上那些关于姜芯的新闻,就觉得恶心。

两人的目光短暂的对视之后,姜芯先底下了头。

她强撑着站稳身体,刚才的小护士从里面拿出一袋牛奶和一个鸡蛋。

这是在医院卖血的特殊待遇,因为怕抽血者身体支撑不住,所以特意准备的。

“你把奶喝了吧。再强撑下去,会晕倒的!”小护士语气冰冷淡漠的说道。

“谢谢。”

姜芯道了谢,拿起牛奶和鸡蛋,准备离开。

可是,刚迈出第一步,身体就摇摇欲坠。

姜芯不想在唐赫南面前晕倒,咬着牙继续往前走。身体摇摇晃晃,走一步都晃两晃。

唐赫南皱着眉头,面色冷淡的看着姜芯。

“现在这是想在我面前卖惨,博同情吗?还真是会演戏,居然能想到在这里卖血!”唐赫南默默的在心里说着。

“这是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本来,他今天来医院是见贺老的,也没必要管姜芯这档子闲事,况且这种女人也不值得同情。说不定她得知自己要来医院,特意跑过来抽血,想要博自己的同情。

现在又摆出一副高傲的样子,这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吗?

这种小伎俩也能那的出手?

唐赫南冷哼了一声,径直朝着贺老的办公室走去。

姜芯依旧一步三摇的坚持往前走,默默的咬着牙支撑着。

可是,虚弱的身体越来越不停使唤,脚下好像是灌了铅一样,每走一步都很艰难。

额头已经渗出了汗珠,姜芯低着头,突然身体猛的往前一栽,整个人撞上了一个坚实的胸膛。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姜芯低着头道歉,她感觉到头顶有一道冰冷的目光正注视着自己,一抬头才发现撞上的正好是唐赫南。

“在这儿装什么虚弱?这里又不是夜店!”唐赫南不屑的说道。

“我……”

姜芯想要辩解,但是身体却已经达到了极限。

眼前一黑,整个人栽倒在地上。

“你怎么了?”本来唐赫南并不想管闲事,尤其是姜芯的闲事。

但是,姜芯此刻就晕倒在他的脚边。她的脸色真的惨白得吓人,而且额头冒着虚汗,看起来真的虚弱到了极致,这不是能装出来的。

“喂,姜芯……”

唐赫南无奈的蹲下身子,轻轻的推了姜芯两下,想要把她唤醒。

“妈……我不会让你死的。”可是,姜芯躺在地上,双眼紧闭,仿佛是死人一般。

而且,唐赫南无意识的碰了她的手一下,她的手心冰冷,一点温度都没有。

“姜芯,你醒醒!”

唐赫南马上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一弯腰把地上的姜芯抱起来,朝着急救室奔去。姜芯的身体很轻很轻,唐赫南高大威武,抱着姜芯就好像是抱着一个孩子一般。

“妈……”她鬓边的头发都被汗水濡湿了,嘴唇也没有一点血色,只能感觉到她微弱的呼吸。

也只要这么一点微弱的呼吸能证明,她现在还活着,唐赫南看着怀里憔悴的人儿,心头好像是被什么猛的撞击了一下,说不出什么滋味儿来。

“都让开,有人晕倒了。快去叫医生过来!”

《姜芯唐赫南小说by何以情深全文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