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白洛依婉小说by墨瞳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君白洛依婉小说by墨瞳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多福麦香:农家娇娘会种田

时间:多福麦香:农家娇娘会种田作者:墨瞳

多福麦香:农家娇娘会种田君白洛依婉小说

多福麦香:农家娇娘会种田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带着满腔的委屈和愤恨,她穿越到了一个未知的朝代,一睁眼就看到两只泪眼婆娑的小包子。“姐说什么都是对的。”“一切都听姐的。”她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气势瞬时弱了下来,只想着把这两只小包子好好带大。但奈何家里一穷二白,父亡母跑,村上还全有虎视眈眈的仇家,自己也是毁了容嫁不出去。“穿越小说里好像都是那么写的……”从此,她走上了种田致富养包子的道路。只不过,那个男人...

第4章 被诬陷成小偷

“牛大娘,东西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说。我们洛家现在没大人了,你别就这么欺负人啊!”

洛伊婉领着弟弟妹妹往外走,不少来看热闹的村民挤在门口,这么远远看过去洛伊婉心里感叹——吃瓜群众到哪里都不少,这不……半个村子的人都来了!

“洛家闺女还活着?”

“不是死了吗?”

“怎么变成这样了?”

“这真是洛家闺女吗?怎么还偷上东西了?”

人群里议论纷纷,全都是疑问句。

洛伊婉不由偷笑——看来自己,还引起村里人的兴趣了呢!有意思有意思……

“我没有偷东西,是牛大妮把东西主动送给我的。”洛伊婉扬起小脸认真的说道。

“你放屁!我闺女凭什么把东西送给你!你个有娘生没娘养的破烂东西,带着你两个弟妹去我家里偷盗,干这些下三滥的勾当!”

原本被洛伊婉的样子震惊到的牛大娘终于是回过了神,往前一跺脚,指着洛伊婉的鼻子就开始骂。

“牛大娘,你们看到我偷东西了吗?”

洛伊婉倒是像是没有听到牛大娘骂人的话,只是认认真真的问着,脸上的那表情写着“问心无愧”四个大字。

相比之下,牛大娘这些年因为家里一夜暴富整日里在村子炫耀遭妒得罪的人就多了。洛伊婉这么一问,很快就有几个吃着瓜子看热闹的大姑娘小XF开口问:“是啊,你看到洛家大闺女偷东西了吗?可别无凭无据的血口喷人!”

牛大娘被问的脸色涨红,怒目瞪着洛伊婉,憋了半天也没憋出来一个字,最后终于是想到自家那个闺女。

“你不是说你看见了吗?快点说啊!”

牛大娘把牛大妮往前一推,气呼呼的说道。

牛大妮平日里在村子里就装作一副人比花娇的样子,此刻被自家亲娘推到人群面前更是显得楚楚可怜异常娇柔。

“她……她闯进我家里,偷东西,还……还咬我……”

说着,牛大妮红着脸薇薇侧了侧头把脖颈上那一排压印展露了出来,但也只是惊鸿一现立马就又把领子拉了上去整个人缩在了后面。

但就是这犹抱琵琶半遮面遮遮掩掩的样子,让“有幸”看到牛大妮那一截皓颈的几个小伙子面红脖子粗的开始帮着牛大妮帮腔:“哎呦,真的哎!你看那白嫩的皮肤上一排压印,可真让人心疼!”

“真是狠心啊,偷东西就是大罪了,可以扭送官府衙门的!这还咬人不得浸猪笼啊?”

有这些人帮腔,牛大妮明显的眼睛亮了亮,但头低的更厉害,身子也缩的更紧了一些,一副娇柔作态我见犹怜的模样。

洛伊婉看着这样的牛大妮,一口银牙在嘴里都快咬碎了——哎呦喂,这小丫头骗子挺会装啊!在这么个封建的年代,这小妮子竟然连肉都敢露!啧啧,狠人狠人!

不过……不就是比惨吗?上一世综艺节目上那么多“高人”手段齐出,她洛伊婉怕你?

洛伊婉拉着两个小萝卜丁往前走了走,故意的把身上的那些疮向外露了露,又把弟弟妹妹的衣服袖子也都撩了起来露出他们瘦骨嶙峋的小胳膊。

“哎,我本来不想辩解什么的……我这嗓子每说一句话都扎心的痛……”洛伊婉抬起头,泪汪汪的看着父老乡亲们,嘴唇颤抖着,声音沙哑难听。

只是这一句话,原本乱哄哄的人群都静了下来。不是因为别的,都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洛伊婉此刻的样子就是她最好的武器!比惨吗?牛大妮你脖子上的那几个压印比得过她洛伊婉身上那么多化脓的疮吗?你牛大妮再惺惺作态的音调,比得过她洛伊婉砂纸一样粗糙的嗓音吗?

牛大妮,你选错了策略!

本来还有人嘟囔了几句什么,可很快就被旁边的人拉住了,无数的目光聚集在洛伊婉的身上。

所有人都知道,洛伊婉就是他们杏园村上的百灵鸟啊,那歌声一响连神仙都得驻足。村里人原本就知道她毁了嗓子毁了容貌,但却没想到她每说一句话都会被痛苦折磨着!

再看这姐弟三人可怜兮兮的样子,村民们大多数都沉默下来不直该说些什么。

“如果这是我,我还不如死了。”人群里一个穿着花布衣裳的白净小丫头带着叹息说道。

最让人信服的策略不是说的天花乱坠而是让人感同身受。这些大姑娘小XF的哪个不爱美?一想到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那恻隐之心就泛滥了……

“牛家啊,这件事情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怎么说也得拿出来点证据啊!不能但凭着一张嘴说话。”

“就是啊就是啊,人家洛家本来就没有大人了,洛伊婉这幅样子又说不多话,不能你们怎么说怎么是吧?”

牛大妮也是个聪明人,看着村民的反应就知道自己被反将了一军,整在想着应该怎么扳回一城。

牛大娘却是个直性子:“什么叫没有证据?搜一搜他们家里不就知道了?我们家少了东西,他们家如果多了东西,不是他们偷的又是什么?”

“哎呦,东西上写着你们名字了吗?凭什么说是你们家的?”

平常和牛大娘有过节的陈家XF立马帮腔,语调也是阴阳怪气的,就差指着牛大娘的鼻子说她胡说八道了——怎么着,看你们牛家吃瘪我就愿意,我才不管什么真相假相呢,我就要气死你!

“我们可以作证!”

突然,一道脆生生的童音从人群的后面传出来。

洛伊婉的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皱。

人群分开,三个小孩缓缓向前走着,不是别人,正是洛家三姐弟在牛家门口碰到的那三个小娃娃。

那个被洛伊婉摸了一脸蒲公英汁的小跟班哭的眼睛都肿成了核桃,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洛伊婉眼睛里写满了气愤。

应该是……回到家后被家里人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毒液只是普通的蒲公英汁了吧?

“今天我们三个在牛家附近玩耍,正好看到这三姐妹提着东西从牛家出来!又有肉又有馒头的,绝对不是洛家这种穷苦人家能吃得起的!”

为首的大娃娃指着洛伊婉斩金截铁的说道,眸子里还透着几分的得意,像是在说——不给我们吃还骗我们,现在你们要遭报应了吧?

“我们三个人作证,就是他们偷了牛家的东西!”

第5章 去牛家看看便知分晓

“我只是说我拿了,但我没说我偷了。牛大娘,你不要乱说话。”

一道沙哑却异常冷静的声音划破人群,将那些呜呜泱泱的议论声全部压了下去。洛伊婉的声音太冷了,冷得让人有些不寒而栗,让那些议论不绝的村民们都止住了声。无数双的眼睛齐刷刷的看向洛伊婉,有疑惑的有不信任的,还有带着猜测的。

“牛大娘,我想问你。”

洛伊婉轻轻往前走了两步,第一次走到了牛家人的跟前。她十分的瘦小,在五大三粗的牛大娘面前就像是以卵击石。可她挺直的腰背和坚定的目光却让她像是一根头上尖锐的银针,谁要是敢对她下手都要被狠狠地刺一下。

牛大娘被她的眼神刺了一下,不由身体往后退了一步,心脏就像是被人狠狠地抓了一把一样——这个比自己闺女还小上一些的小丫头,怎么会有这么锐利的眼神?

“问吧问吧,我还怕你问什么不成?小偷就是小偷!我们牛家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好拿的!”牛大娘把头扭到一边不去直视洛伊婉的眼睛,这才提高了声音说道。

“你回到家里的时候,可看到家中的东西有所损坏?”洛伊婉轻声问道,嘴角还带着笑。

牛大娘眼珠子转了一圈刚想答话,却被洛伊婉带着威胁的声音打断了:“牛大娘您想好了再回答,既然是判案就要讲究证据的,我们一会说不准要去您家里看呢!”

牛大娘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只能咬着牙说道:“不曾。”

“牛大娘,那您家里的东西可曾有翻动的迹象呢?”洛伊婉嘴角依然扬着笑,歪着小脑袋问道,脸上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引入犯罪。

牛大娘这次没有被打断,眼珠子提溜的一转立马回答道:“有啊!偷了东西怎么会没有翻动的迹象?我们家的东西被翻的可乱呢!”

洛伊婉的笑更深了几分,两只眼睛都笑的弯成了两轮好看的月牙儿:“那我没别的问题了。”

“洛家大姑娘,按你的说法是拿了牛家的东西但是没有偷,那又为何要拿牛家的东西?”

村长问的是洛伊婉,但是眼睛却向牛大妮的方向瞟了一下。牛大妮心里一颤,不好的感觉更重了。

“因为我变成这幅样子就是牛大妮一手下毒陷害的,她为了补偿我故意给了我那些东西。”

“你胡说!”

洛伊婉就知道那个牛大娘会打断她,所以故意加快了语速,几乎是一顿都没顿趁着牛大娘没回过神就把这句话一口气说了出来。

这一次,村民的议论声更大了起来。刚刚受了气的陈家XF此刻用调笑的语气大声的喊着:“哎呦喂,你家牛大妮还挺厉害啊!这有娘没娘的又有什么用,有娘生有娘养的不也教成了个害人精吗?大家说是吗?还不知道是和谁学的呢!哈哈哈!”

“你给我住嘴!谁说我们家大妮害人了?”牛大娘说着就要撸起袖子去找陈家XF去算账。

“够了!这是祠堂不是菜市场!”

从村长的声音里,已经能听出来一股子雷霆之怒的味道。

村民们议论的声音瞬时小了下去,但是陈家XF和牛大娘却还在相互骂架,各种污言秽语从两个人嘴里蹦出来,可以说是积怨已久终于是爆发了出来,此刻就算是天皇老子来了恐怕这俩人都不管不顾了。

洛伊婉拉着两个弟妹往远处退了退,生怕殃及池鱼。

此刻的她,都想拿个小板凳再拿一盘子瓜子在一边看戏了!哎呦妈呀她的小乖乖,她万万没想到这个陈家XF竟然乱入的这么合她的心意,以后还真得好好地接触接触——对脾气对脾气,绝对有缘绝对有缘!

一场闹剧最后在村长找了几个村妇将两人拉开才算完,而村民们的胃口也被吊起来高高的了,所有的目光都在祠堂中间的几个人身上转,特别是那个牛大妮。

洛伊婉的“怪病”来的太突然,不少的村民早就觉得有蹊跷,再加上牛大妮和镇子上的那个段二少爷不清不楚的事情也是有不少人知道的……

“洛伊婉,你自己得了怪病偷我们家东西,现在还想坏了我们家大妮的名声?呸!”牛大娘冲着洛伊婉就是一口口水。

洛伊婉也不闪躲,任由牛大娘的口水吐在了她的袖口上。洛家的两个小萝卜丁立刻就不愿意了,特别是洛大毛,几乎要冲出去和牛大娘干仗!

但洛伊婉却十分的淡定,抓着两个小萝卜丁的手不松开,脸上的神情变都没变一下。

村长看着洛伊婉袖口上的口水,脸更是黑了:“牛家XF,你赔洛家大妮一套新衣服!”

牛大娘立刻就嚷嚷了起来:“凭什么?”

“凭洛伊婉的袖口上还挂着你的口水!凭你在祠堂里不尊重祖师爷随意的吐人口水!凭你这一举动,我可以赶你出杏园村!”

村长一口气说了三个“凭”,把牛大娘也给说急眼了。

“赶我出村?你忘了这个祠堂是谁家花钱翻新的了?我看你就是偏袒洛家!哎呦喂,真是不能活了啊!这村长判案都不公平了,在祖师爷面前都敢偏袒别人了啊!我要报官,连着你这个村长一起报官!”

牛大娘的话越说越不靠谱,说到最后村长的脸都黑成锅底了。

“孰是孰非一张嘴是辩不出来的,我觉得我们要不去牛家看一看?”

洛伊婉抬起头,看向一旁的村长。

村长已经被牛大娘气的七窍生烟,但奈何他即便是村长也是个男人,拿这种撒泼耍赖的村妇最没办法。

要说起来,村长的心里确实是有一点偏向洛家,不因为别的,就因为洛家现在除了这几个孩子已经没什么大人了……看着这几个瘦骨嶙峋的小娃娃,任何一个有恻隐之心的人都会忍不住的想要爱护他们。但即便是偏向,也是有度的。村长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恶人!

“走走走,都去牛家看看!不是说偷东西吗?不是说下毒吗?那无论是洛家大妮还是牛家XF,都给我拿出证据来!”

村长一挥手,带着众人向祠堂外走去。

但刚走了两步,他又停下了脚步看向还在祠堂中央站着的洛家三人和牛家两人,眼神锐利如刀,声音郑重轰鸣:“这两件事情,对我们杏园村来说都不是小事情!任何一个说了谎做错事的一方,都将被轰出杏园村扭送官府!”

第6章 牛家当家人

浩浩荡荡的大队伍从村子西北角的祠堂向村子南面的牛家出发,在这过程中又有无数闻声看热闹的人加入到了队伍中,以至于到了牛家门口的时候人都排到了牛家隔壁的隔壁的隔壁。

洛伊婉看着这些千姿百态但眼睛里都写着“八卦”二字的村民们,不由摇了摇头——看来啊,今天不说别的,就说这群众们的热情,事情也得越闹越大!

还真是……让人兴奋!

洛伊婉抢先一步挡在了牛家的门口,把正要进门的牛大娘挡在了外面。牛大娘脚下一顿,眼睛瞪的比牛都大:“你要干什么?”

洛伊婉理都没有理她,小小的身子岿然不动,微微扬起下巴,深沉的声音将乱糟糟的声音全都压了下去:“今天早上,牛大娘带着牛大妮去我洛家之前,有谁看到牛大娘了?”

牛大娘心里一凛:“洛伊婉,你要搞什么鬼?”

“我看见了,我看见了!”

“我,我,我!我和牛大娘一起走了一路呢!”

洛伊婉一条眉毛,赶忙冲着那个一身短打装扮的大汉往前招呼了下:“李哥,你说你和牛大娘走了一路?”

李哥一听点到了自己,赶忙往前凑了凑,抹了把脸上的鼻涕憨憨的说道:“可不是!我今天早上下了地和牛家大娘一起往回走,正好看到牛家那大妮在门口哭的那个梨花带雨啊啧啧。”

李哥说着,往牛大妮的方向看了一眼,那眼神里赤果果的全都是回味无穷。牛大妮赶忙往后退了一步,但还有些怯怯的看了李哥一眼,把还未娶XF的李哥的魂都给勾走了!

洛伊婉看着牛大妮的这一系列举动,心里不由冷笑——哎呦喂,还真会勾人,可惜自古白莲花没好结果,等死吧!

“然后呢?”洛伊婉抬头看向李哥笑着问道。

李哥是个直性子,被洛伊婉在这么多人前一问立马回答道:“然后牛大娘就听牛大妮哭了半天,拉着牛大妮就往你家跑了呗!”

“这么说……牛大娘根本就没有进家吧?那她怎么知道家里到底乱不乱,有没有损坏东西呢?”洛伊婉转向牛大娘,已经毁了的脸笑起来恍如恶鬼,“你说是吧牛大娘?”

牛大娘这才意识到自己被面前的这个小妮子给绕进去了,赶忙扯开了嗓子冲着李哥骂:“我说你个李三狗,你是不是和洛家这小妮子串通一气故意害我的?我今天早上什么时候和你一起往回走了?别胡说八道!我看你是讨不上XF连洛伊婉这个丑八怪都不挑不拣了吧!”

“我……我没……”李哥本来就是个不善言谈的,否则早就说上XF了。此刻被牛大娘脏水这么一泼,人整个给慌了,引起旁边不少村民的嘲笑。

“那,有谁看到牛大娘和李三狗走在一起的呢?”村长缓缓开口问道,他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看向牛家两口人的眼神都带着冷气。

牛大娘想要辩解什么,但这时候人群中传来了一阵阵的“我”“我”“我”将她的声音完全压了下去。

已经没有人想要听她说什么了……牛大娘在心里默默地想着。

众口铄金,这么多眼睛看着呢,牛大娘想要狡辩都难。

陈家XF立马就找到了机会,从人群里一个健步窜了出来,指着牛大娘就冷嘲热讽:“哎呦喂,原来说了那么多你个黑了心肝的根本就是瞎扯一通啊!这个能扯一个谎的肯定能扯千万个谎,你这个黑心肝的嘴里本来就没一句实话,呸呸呸!”

牛家大娘看着旁边讥笑的村民们心里的或蹭蹭蹭的向上涨,整张脸涨红的就像个大番茄,胸口也在剧烈的起伏,眼看着一口气憋在胸口里就要爆发出来。

“哎?你看那怎么有一条狗啊,嘴里那是叼着个兔子吗!”

突然,眼尖的村民大喊了一句,引得数人观望。

果然,就见一条大狗从牛家大院里优哉游哉的往外走,看到人也不害怕,反而飞快的摇着尾巴像是讨好一样。而引人注意的是,它的嘴里叼着一个带血的东西,元元看过去还有些渗人。

“三毛,来!”大毛冲着那条大狗招了招手,稚嫩的童音穿破了议论纷纷的人群。

大狗看到大毛后跑得更欢了,叼着东西就冲了过来,血腥味很快在四周蔓延。几个害怕的大姑娘小XF赶忙往后退,有个怀孕了的直接跑到一边吐了起来。

而牛大妮看着那条大狗就像是见了什么瘟神一般整个人愣在了原地,被旁边的牛大娘拉了一把才傻愣愣的往旁边让了让。

“这不是罗老二家的那只傻狗吗?怎么在牛家?”

“它嘴里叼的,好像是……牛家前几天抱的那只小奶狗啊!”

这时候,叫“三毛”的大狗越走越近,人群里议论纷纷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三毛好像就是个傻狗,也不怕人也不会看人眼色的,叼着嘴里的东西一头就扎了进来。

“哎呀,你们说这牛家的小奶狗咋就惨死了呢?而且这中毒的反应,身上的脓包,咋就和我身上的一模一样啊……”

洛伊婉像是叹息一样的说道。这恍若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的话一出,人群就炸翻了天。

这村子里一年到头没有点新鲜事的,好不容易有个能够嚼舌根的,一双双眼睛都亮了起来,猜测也是层次不穷。

“哎?好像是有几天没看到那只小奶狗了呢,算起日子来和洛家大丫头中毒的日子差不多呢!”

“呦呦呦,看着狗崽子死了的样子,还真得有几天了……”

牛大娘听着这些话,直感觉整个头都大了起来,只感觉所有人都在诬陷他们牛家,所有人的面孔都面目可憎的很。这么想着,牛大娘那股子的泼劲一下子就上来了,坐在地上开始撒起泼来:“哎呦我的天啊!我看你们是合起伙来欺负我们牛家啊!也不知道那个洛家的闺女给了你们什么好处啊!没法过了啊,这是要逼死人啊!”

村长的脸也是越来越铁青,一旁看热闹的人们神色各异,还有不少的目光落在洛伊婉的脸上。

洛伊婉眸子清澈,一双大大的眼睛内毫无畏惧,就这样回看向村内的每一个人:“我想……只要去县里找个仵作验一下那小奶狗的死因,再看看我身上的毒是不是和那小奶狗一样,事情不就明了了一半吗?”

村长严肃的点点头,看向洛伊婉的神色里带上了几分复杂——今天的这一切,都是洛伊婉自己设计的吗?包括三毛那只大狗把小奶狗的尸体刨出来带到众人面前……

想到这个,村长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一直以来都小看找个小丫头了。

“我不同意!”

一道浑厚声音划破天际。

远远地,一个穿着布衣的魁梧中年男人大步向牛家方向走来,他的旁边还跟着一个蹦蹦跶跶的小娃娃,那小娃娃不是别人,正是刚刚牛大妮打发去叫人的那个。

这个中年男人,正是牛家的当家的——牛父,牛大壮。

第7章 吃大户

他杀气腾腾,全身上下都带着一股子的煞气。

他的长相原本很是俊朗,否则也不会有牛大妮这个人比花娇的闺女。但可惜也不知道他早年发生过什么,整张脸都被三道巨大的抓痕给毁了,身子也是壮硕的像是一头牛似的,远远的看过去就好像是一个玉面罗刹直冲过来。

原本乱糟糟的人群立马静了声,还有不少人冲着牛大壮讨好的笑着,和刚刚完全是不一样的嘴脸。

“哎呦大壮呀,我们牛家就要被欺负死了啊!”牛大娘看到牛大壮的那一刻,眼睛都亮了。

如果不是此情此景,洛伊婉都想说——这就是爱情。

牛大壮把地上的牛大娘扶起来,冷冷的眸子看向村长,以及被二毛唤到身边的三毛以及三毛嘴里的小奶狗。

最后,那双冰冷的眸子转到自家闺女身上。

牛大妮被自家父亲看的全身一抖,往后退了退,脸上的惊恐比刚刚看到小奶狗时还要盛出几分,更没有之前那副娇滴滴的模样了。

“我们牛家和洛家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乡亲们都回去吧。”

浑厚有力的声音掷地有声。一时间大家都没有出声。只有村长微微皱了皱眉,看向一旁的洛伊婉。

洛伊婉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盯着也正看向自己的牛大壮。四目相对,洛伊婉知道——这个人不好对付。

“牛叔,你这是摆明了维护你家闺女喽?”洛伊婉嘴角带着笑,可说出来的话却把牛大壮堵到了死胡同上。

他无论回答是或者不是,牛大妮无论做没做这件事,流言蜚语都出去了,恐怕牛大妮以后的名声也就坏了。

牛大壮的眼睛薇薇眯着,冷冷的看向洛伊婉,像是想要从她刨出来一个坑一般。

一步两步,牛大壮走到洛伊婉面前,用极低的声音在洛伊婉耳边说道:“赔偿的事,我们可以好好谈,如果要鱼死网破的话你个小丫头还是斗不过我的。”冰冷的眸子紧紧的盯着洛伊婉,洛伊婉甚至能从那双眸子的温度里感到有冰渣在凝结。

洛伊婉一愣,明显没有想到这个牛大壮竟然和牛大娘还有牛大妮不一样,竟是个“讲理”的。

“要试试吗?”

洛伊婉抬起头,毫无畏惧的看着面前比她大出来三四倍的男人,嘴角甚至还带着一点笑。

“既然大壮都说了,大家就都散了吧。”

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正是村长。

洛伊婉抬起头,看向村长的方向,没想到村长一改刚刚强硬的态度,对着洛伊婉轻轻地摇了摇头,示意她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洛伊婉感觉那口在胸口里的恶气并没有出来。按理说她应该没有这么大的怨气的,应该是洛伊婉这具身体以前的主人对牛大妮的怨气吧!

“不……”洛伊婉刚想要开口,没想到一旁的村长却像是看出了洛伊婉的心思,赶忙高抬声音招呼着众人,压住了洛伊婉的话头。

三步两步的,村长走到洛伊婉的身边,轻轻地抓起了洛伊婉的胳膊:“孩子,听我的话,这件事先这么算了。一会我陪着你一起去牛家,不会让你吃亏的!”

洛伊婉紧紧咬着牙,再看旁边冷着脸站在牛大妮面前一副保护样子的牛大壮,心里知道这个男人一来,今天牛大妮就算是有了保护神,恐怕这笔账今天是算不了了。

“好……”洛伊婉恨恨的说道,狠狠的瞪了牛大妮一眼,心里想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今天就先这样吧。

几人到了牛家里面,只是看着四周就能看出来根本就没有任何偷盗和打斗的痕迹,更是证实了牛大娘刚刚的一通胡扯。

村长的脸愈加黑了。

“牛大壮,事情到底是怎么个因果缘由,我想牛大妮是你闺女,你比我明白的多吧!”村长转过头对牛大壮说道。

牛大壮冷着脸点了点头,面容上没有愧疚但也没有想要抵赖。

“我再出二十斤面粉,十斤大米,两斤猪肉,一两银子给洛家大闺女看病!”

牛大壮的声音刚落下,牛大娘也不在地上撒泼了,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了起来,也不知道她那老胳膊老腿的怎么起来的,一双眼睛几乎是要冒出火来:“你疯了吗牛大壮!不行,绝对不行!”

接下来,就是牛大壮一掷千金和牛大娘疯狗咬人的一通乱斗。

最后,牛大娘没有拗过牛大壮,跑到一边哭去了,跑走之前还狠狠地看了一眼自家闺女,照着她脸上就是一巴掌:“你这个赔钱货!”

牛大妮也是个狠人,只是咬了咬牙低着头,一声都没哭出来。

只是看着洛伊婉的那双眼睛,就好像是要把洛伊婉生吞活剥了一般。

洛伊婉看着这一家三口,只感觉有些好笑。这一家三口,还真都是各怀心思啊!

“不够。”

洛伊婉轻轻吐出两个字,牛大壮立马甩过来一个眼刀:“小姑娘,别太贪心了!”

洛伊婉却把头摇成了拨浪鼓,一改刚刚的强硬态度,而是一副小女生作态,低着头,搅着衣角:“原本,我是要嫁给谁你们也知道……就算只是个填房丫头,我如果生个一儿半女的,我弟妹这辈子都不愁吃穿了!但是现在呢……”

后面的话洛伊婉没有说,但是意思非常的明显。

她洛伊婉原本一辈子不愁吃穿,还能带着她那两个拖油瓶弟妹也吃香的喝辣的。但是现在呢……那个牛大妮毁的可不是洛伊婉的一张脸那么简单,可是毁了她和她弟妹这一大家子的生计啊!

“至少……让洛伊婉有钱去镇子上看病吧,然后他们这一家人就剩下这几个小的了,这酷夏怎么过?地也种不了,洛伊婉的嗓子也毁了,他们靠什么吃喝?”

老村长的声音带着几缕叹息,也算是替洛伊婉说话了。

“所有东西,再加一倍。”

几乎是咬着牙,牛大壮说出来的这几个字。

洛伊婉眉毛一挑——听着还可以,但是就这么便宜了牛家的话,下一次在想要“吃大户”就难喽!

第8章 好可爱

当洛伊婉从牛家牵出来一头圆头圆脑头顶上一撮白毛的小毛驴儿的时候,大毛和二毛的眼睛都直了。

“我……我要摸摸!”

大毛瞬间冲了上去,踮起脚尖摸着小毛驴儿毛茸茸的耳朵心都要从胸口里跳出来了:“这……这个是咱们的吗?”

二毛看着自己这傻乎乎的哥哥,甩给他个大白眼:“大姐牵出来的,还能是别人家的吗?”

虽然话说着小大人一般,但二毛对着这个小毛驴也是眼睛发光,恨不得扑上去好好的抱抱。

“咱回家再好好摸,先离开这里。”

洛伊婉拉着小毛驴和两个弟妹往家的方向走。她可看到牛大妮那双眼睛此刻都冒了火了,正爬在窗户棱子上往外看呢。

能把这个小东西从牛家要出来也是洛伊婉之前就想好了的。

吃的喝的早晚会吃完,他们几个小孩子的劳动力又没有多少,家里没有个顶大梁的以后确实是不好生活。这头小毛驴虽然现在还很小,但是这就是希望啊!就是未来的顶梁柱啊!

一头驴子在整个村子里都是稀罕物,更别提洛伊婉所在的这个小山村。整个村子也就牛家有一头母驴。这头母驴,前阵子刚下了崽。这个小驴子身体从生下来就不算好,这也是为什么洛伊婉能把驴牵出来的原因。这驴,牛家感觉是活不了的。

否则……可是能卖几十两银子的啊!

“它叫什么名字啊?”大毛拿着洛伊婉从牛家顺带坑来的饲料搅成了糊糊状喂着小毛驴,看着小毛驴一点点吃东西的样子就好像比吃到自己嘴里还高兴。

“你和二毛一起给它取个名字吧。”洛伊婉的嘴角也带着笑,从旁边摸着小毛驴的屁股。

小毛驴不知道是不是从小身子弱和人接触的多,性子也是极好的。大毛和二毛怎么摸都没有脾气,摸舒服了还会用大脑袋蹭两个人,逗的两个小娃娃咯咯咯的笑。

“姐姐你取!”

“大姐取!”

两个小娃倒是意见一致,两双亮晶晶的眼睛,带着小毛驴乌黑锃亮的眼睛一起看向洛伊婉。

洛伊婉对于萌物的天生就没有什么抵抗力,此刻看着三个萌物在自己面前,就感觉心里有一根弦“嘭”的一下就断了……

“啊,好可爱啊!”洛伊婉扑上去,对着三个小家伙开始了一顿狂摸……

然后,那只刚加入到洛家这个家庭中的小毛驴,成功被赐名“好可爱”。

“我觉得,咱可以把家里的地卖掉一些。”

等忙玩了一天,安置好了好可爱,姐弟三人坐在卧室里,洛伊婉开口说出了自己思考了许久的决定。

“不行!地绝对不能卖!”

没想到洛伊婉刚一开口,洛大毛就站了起来,把头摇成了个拨浪鼓:“不能卖,绝对不能卖!爹说了,地是我们吃饭的饭碗,地没了我们就没有希望了啊!”

这小娃年纪不大,传统的思想却是根深蒂固的很,一开口就一副小大人的样子,颇有未来当家男人的风范。

“那你说……咱们这些小胳膊小腿的,怎么下地干活啊?现在地里那些麦子半死不活的,恐怕今年的收成也不会有多少了……”

洛伊婉想到那些半死不活的麦子,心里不由大呼“可惜”,心里想着如果之前稍稍多照料一点,现在地里的收成也够他们几个吃一阵子的了吧。

“不行不行,这绝对不行!地不能卖,这是爹死的时候说的!我们有手有脚,我们能种地的!”

洛大毛情绪十分的激动,已经听不进去任何的话。小脸涨得通红,一副谁要是敢动那几亩地就要从他的尸体上踏过去一样。

“怎么和大姐说话的?”

二毛气呼呼的踩了大毛一脚。

大毛明显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低着头,红着脸喘气,泪水一滴一滴的向下流着:“反正……呜呜呜……就是不能卖地……”

洛伊婉看着洛大毛在那哭的小肩膀一抽一抽的,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以前受苦受多了,即便是哭都不敢哭的大声。

“那就不卖了,明天我们先找个村里的老农,指导指导我们怎么让那几亩麦子起死回生!”

洛伊婉摸了摸大毛的脑袋,笑呵呵的说着。

二毛在旁边皱着眉头不说话,但整张小脸都是心事重重的。明显,她也知道卖掉地是最好的选择。

洛伊婉看着这两个小娃,心里不由叹息——一个太蠢,一个太聪明,这俩娃不好带啊!

这一晚,洛伊婉找了一块干净的白布剪成布条,之后将蒲公英碾碎了敷在脸上,再用白布条缠住,这样能有效地避免那些汁液留下来,也可以自由的翻身了。

蒲公英汁水流到脸上的那一刹那,洛伊婉感觉到了钻心的疼,但是疼痛让她反而愈加的清醒。越是痛,越让她感受到这个世界的真实。

第二天鸡鸣的时候,洛伊婉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因为家里穷没有油灯和蜡烛,所以昨天晚上睡下的时候虽然月亮已经升的高高的了,但时间应该还很早。此刻就算是睡到自然醒,外面的天也还是有些薇薇暗的。

饭菜的香味扑鼻,洛伊婉的胃发出一阵抽搐的痛,赶忙从床上起来,扑向食堂。

“二毛,你怎么起那么早?怎么不叫我起来?”

看着还没有灶台高的洛二毛,洛伊婉的心里一阵心疼——这么小的孩子在现代的话恐怕都还被抱着逛公园呢!

“大姐,你起了啊!脸好点了吗?”

洛二毛脆生生的声音从厨房传来,转过头的那一刹那还能看到她白皙的小脸上带着一小块锅灰。

“姐!我今天跟二毛学做了一个菜汤呢!”

大毛从侧面飞扑过来,一把抱住洛伊婉的腿。

大毛的脸上比二毛还脏,一脸的锅灰,但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小孩子特有的活力,和前一天看到的那死气沉沉的样子截然不同。

紧跟着大毛的,是驴子好可爱,嘴里还叼着一嘴的青草,两只乌黑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锅里的东西,像是它也能吃似的。

新的一天开始,由于有了好可爱的加入,三个人明显多了几分的活力,大毛即便是吃着饭也要好可爱进门,一只手摸着驴一只手拿着碗,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好可爱,就好像是少看一眼好可爱都会消失一样。

“我记得林大爷是种地的好手,我们吃完饭去林大爷家请他去地里看看吧!”洛伊婉将碗里的菜汤喝完,虽然有点咸了,但也是大毛那个小家伙第一次下厨,不能不给面子。

“嗯!我要带着好可爱一起去!”大毛说着往好可爱身上一躺,一副没有好可爱哪也不去的样子。

洛伊婉在大毛的额头上用力一弹:“不行!好可爱不能跟着去!”

大毛眨巴着两个大眼睛有些不解:“为啥啊?”

“现在村里多少人都因为咱们家有了驴眼红呢?”洛伊婉这边还没回答,洛二毛就先给了自家傻弟弟一个“你是傻子吗”的眼神。

洛大毛就算平常有点傻,听自家妹妹这么说,小脑袋瓜子也算是转过来一点了。

“嗯,好可爱在家里更安全!”

就这样,姐弟几人放下了碗又放下了驴子锁好了门一起去了村上的林家。

只不过这刚一出门,就看到之前被洛伊婉几个人耍了一通最后又在全村人面前丢了面子的那几个小娃娃,明显的,这几个小破孩在门口已经蹲守了许久了。

“你们要做什么?”洛大毛从旁边抄起一根棍子,十分男子汉的挡在了洛伊婉和洛二毛的前面。

“哼!”中间的孩子王像是根本就看不上洛大毛那个小身板,冷哼着一挥手。

一个全身穿着破烂的小男孩被旁边的两个小跟班给扔了出来,摔了一脸泥。

洛大毛的脸瞬时就白了:“王福!”

洛伊婉的眉毛也皱了起来。

这个王狗子,是洛大毛的好伙伴,也是洛伊婉安排着在祠堂外面敲锣,造成牛家人一撒谎外面就会“天打雷劈”假象的那个小娃……

“嘿嘿,你们昨天弄虚作假,如果这件事情让村里人知道,你们说他们会不会觉得你们说的所有的话都是假的呢……反正,那个小狗崽子也已经被牛家处理掉了,你们现在可是没有证据了!”

为首的孩子王,脸上满是威胁的笑。

《君白洛依婉小说by墨瞳全文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