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映萱祁泽小说by石榴小姐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温映萱祁泽小说by石榴小姐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亿万老公晚上见

时间:亿万老公晚上见作者:石榴小姐

亿万老公晚上见温映萱祁泽小说

亿万老公晚上见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离婚前夕,她把BOSS,吃了,啃了,骂了! 离婚当日,BOSS大人把她晾在民政局门口等了一天! “你是在报复那天我把你那个了,所以不肯离婚么?”她质问。 “没错,且技术差,待培养。”高冷BOSS鄙夷的口吻道。 “那培养好了,可否把婚离一离?” “考虑考虑。” 怎么好像吃亏了?古人云说吃亏是福,这亏唰着吃,蘸...

第4章 咱们去把婚离一下

不过那副姿态分明就是个妻管严,只差没有跪下来了。

难以想象雷厉风行的祈大总裁,竟然从口中说出“对不起”三个字。

外界不是传闻,祈泽的字典里没有“错”这个字吗?就算真的犯错了,也会用他的手段将错的变成对的。

“老婆,我们回家吧。”祈泽搂着身体僵硬的温映萱离开会所。

“祈泽,你不能……”米苏正准备开口拦住祈泽,却被徐婧伸手一把拦住了。

“还嫌我不够丢人吗?”徐婧双眸怒不可遏的蹬着米苏。

“可是,他刚才喝的酒……”米苏话还没说完,便被徐婧伸手捂住了嘴巴,眼神充满警告的看着她,米苏终于安静下来,静静的看着祈泽离开。

回到别墅,祈泽恢复了冷若冰霜的脸,手指用力的扯开领带,从冰箱里拿了一瓶冰水后走去阳台。

温映萱站在窗边偷偷的瞄着,看祈泽似乎心情不太好的样子。

“难道,他心里其实还是喜欢着徐婧的吗?那我岂不是干坏事了?”她懊恼至极的咬着手指头,看着祈泽咕噜咕噜的喝下一整瓶冰水,难道是在降火?

等会,他该不会是要大开杀戒吧?

“那也不能怪我吧,谁叫你一开始没跟我讲清楚呢……”温映萱低着头,手指来回的揉着窗帘,心中也在犹豫着要不要去问他关于那块地的事情。

高大的身影忽地来到她面前,顺着笔直的裤管往上看,那人微醺的脸微红,眼神多了一丝迷幻。

一股淡淡的香水味从男人身上散发出来,他的眼神有一丝丝迷离,脚步渐渐走向她。

温映萱错愕的看着他,忍不住还是开口问道,“祈少,我今晚上的表现,你可满意?那块地是不是……唔……”

他忽然贴近她身边,宽大的手掌捂住她的双唇,将她没说完的话也堵在喉咙里了。

皱着眉头,似乎十分难受的样子。

“祈泽,你干嘛……不可以……”

……

翌日。

白云慵懒的飘荡在空中,暖暖的阳光透过云层洒向地面,温映萱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大中午了,余光看到了放在床头柜上的一份文件,她伸手拿过来看了看。

“土地转让合同”几个字映入眼帘,而此刻她却没法高兴起来。

温映萱将合同放下,拖着酸痛的身体来到浴室,镜子里,除了那张脸之外,身上到处都是男人留下的印记。

她皱着眉头迅速洗完澡后回到房间里穿好衣服,拿出一条丝巾缠绕在脖子上,挡住那紫红色的吻痕,随后拿着合同前往温家。

温父拿着合同顿时喜笑颜开,对温映萱也客气了几分,一口一个好女儿的叫着。

“爸爸,那个户口本可以给我了吗?”温映萱开口道,既然合同到手,而今天也是之前约定好的离婚日期,她现在想要快点结束这段“交易婚姻”。

“是祈泽叫你来拿的吗?”温父问道,似乎还不想要女儿这么快结束这段婚姻。

昨晚上祈泽犹如狂野的猛兽,没有给她一丝喘气的余地,而今天他什么时候离开的她也不知道,两人之间根本毫无交流,无论如何她都要尽快结束掉这段关系,温映萱害怕父亲会逼着她再去祈泽那要什么,那自己这辈子就耗在那了。

她点点头撒谎,“对,他现在就在民政局等着我了,所以得快点,要是惹他不高兴了,我怕这合同……”

“那我现在就去拿。”温父一听,立即便起身朝着房间里面走去。

温映萱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拿到户口本后,便打车前往民政局,路上给祈泽发了个信息。

“民政局见。”

她拿着户口本,怀揣着马上就要解放了的喜悦,在民政局门口等了整整一个下午,祈泽的影子都见着,打他电话则一直都是忙碌状态,一直到民政局下班,她的心情一落千丈,愤然回到祈泽的别墅中。

偌大的房子里,四处残留着两人纠缠过的痕迹,沙发、地毯、浴室、卧室……

温映萱的阴沉着脸坐在沙发上,等待着男人回来,既然现在合同也到手了,她更加没有必要演下去了,每天面对这样一个冷情狂妄的祈少,迟早会折磨出神经病来,这个婚她一定要离!

一直等到下半夜,温映萱的愤怒渐渐被时间消磨,疲倦的眼皮已经快睁不开了。

门外,听到停车的声音,紧接着大门被打开,男人迈开修长的腿走进来,来到沙发边,低头看着像一只猫咪蜷缩在沙发里的女人。

“祈泽,今天你为什么不去民政局?”温映萱打着哈欠问道,努力想要撑开眼睛,浓浓的困意却根本抵挡不住,让她一次次的闭上。

“忙。”惜字如金的男人冷淡的回应了她一个字。

“哦,那明天有空吗?咱们去把婚离一下吧。”温映萱揉了揉眼睛,抬头看着眼前的大冰山。

男人没吭声,而是蹲下将她横抱起朝着房间里走去,将她轻轻放在床上,软绵绵的被子包围着她,瞬间眼睛就再也睁不开了,迅速进入梦乡。

注意到放在床边的户口本,他的眉头顿时皱了皱,直接将户口本锁在了他的保险箱里。

第二天温映萱醒来,翻遍了整个别墅,也没有找到户口本,而祈泽一大早便去公司了,温映萱急得快要疯掉了。

“不对,我好好想想,昨晚上到底放哪里了?”温映萱脸色苍白的坐在沙发上,户口本没有了,她的婚怎么离啊?

而且要是让温父知道她丢失户口本的事情,大发雷霆的避免不了的。

忽然间,她注意到了房间角落里的监控器,之前发现每个房间都有监控器的时候,温映萱还嘲笑祈泽有被害妄想症,不过现在她顿时心中燃起希望了。

她打开祈泽的私人电脑,想要查看昨晚上的监控器,却发现电脑上了密码,她连桌面都进入不了。

无奈之下打电话给祈泽。

“祈泽,你电脑密码是多少啊?”

“做什么?”

“我户口本找不着了,我想要看看监控器看我昨晚放哪里去了。”

“密码我不记得了。”

“什么?不记得了!你自己的电脑密码怎么不记得了?你是在耍我吗?还是说户口本是被你藏起来了?!”正着急的温映萱,气不打一处来,张口便质问他。

“是又怎样?”电话那头,男人声音依旧平静淡漠。

温映萱身体顿时僵住在那,“什么?你藏我户口本干什么啊,你还想不想离婚了啊?”

她实在搞不懂,这个男人藏她户口本干嘛!

“不想。”

第5章 她还想找男朋友?

“啊?”温映萱以为自己听错了,整个人怔住在那。

他,不想离婚了?

“你,你不能反悔的啊,咱们之前说好了的,而且,而且……”温映萱结结巴巴的,着急又不知所措中。

听到她着急的语气,男人唇角上扬,“我要对你负责。”

温映萱对着空气连忙挥手,仿佛他就站在面前一般,“不用不用,真的不用!”

“不行。”祈泽说着,从电脑里点开家里的实时监控,将客厅的画面放大,看到了女人正在啃咬着手指头,似乎很着急的样子。

“实际上,我就是一个很随便的女人,而且我相信你也不是一个特别古板的人吧?这都什么年代了,男欢女爱只有你情我愿,不用负责的,祈先生咱们还是去把离婚手续办一下吧,不耽误你也不耽误我。”

耽误?

男人的浓眉之间泛起一阵涟漪,深邃的瞳孔里隐隐藏着一丝怒气,“我还真是古板的人,祈太太,晚餐准备好,等会我会回来吃饭。”

嘟嘟嘟——

电话被挂掉,温映萱望着手机一脸懵逼。

“祈泽,你特么到底什么意思啊?说好的离婚呢?”温映萱生气的拿起一旁沙发上的抱枕朝着墙壁上狠狠的摔着。

“不行,我要冷静一点,我得好好想想,这混蛋到底想要干嘛啊?难道是觉得那块地给我得太容易了,所以变着法子的折磨我?”温映萱嘀咕着,在客厅里走来走去。

祈泽那个冷面恶魔,根本就猜不透他的想法,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讨好他,让他乖乖的去离婚。

于是温映萱立即动身去厨房,荤素搭配一共五个菜,一个汤。

厨房对于温映萱来说并不陌生,她四岁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而父亲不久后便迎娶了后妈易欣,温映萱五岁的时候易欣生下了龙凤胎,而温映萱便像个佣人一样被使唤,十五岁后便开始在厨房里帮忙,到最后演变成饭菜都有她来做。

现在好不容易大学毕业了,她本来想着毕业后找个远一点城市的工作,离开家中,却没想到父亲把她嫁给了祈泽,就好比从一个泥潭掉入另外一个泥潭里。

将汤端上火的时候,祈泽准时的回到家中,似乎特地掐准了时间一样,饭桌上温映萱没什么胃口,筷子动了几下后便停下来,眼神时不时的瞄着祈泽。

“那个,我的户口本能不能还给我啊?”温映萱开口道,筷子几乎快要将碗给戳穿了一样。

“食不言,饭不语。”男人淡淡道。

温映萱憋着气点点头,这才认真的吃饭。

男人认真的品尝着每一道菜,汤也喝了两碗,不想要浪费她的心血。

“以后,我们两人吃饭可以简单点,不用做这么多。”祈泽开口道。

以后?

难道他还真不打算离婚了吗?竟然还说以后。

“祈泽,你到底什么意思啊?我以后还要找男朋友的,你不能不离婚啊……”温映萱着急得快要哭出声来了。

“找男朋友?”她竟然还想着要找男朋友,看样子是自己对她太好了,才让她如此放纵。

祈泽用力甩开她的手。

温映萱轻微的晃了下,他却担心的立即反握住她的手,待她安然无恙后又放开。

男人眼神里充满警告,“你现在是已婚妇女了,若你胆敢给我戴绿帽子,我会将你撕碎!”

她身体为之一颤,很快恢复理智她挺直了直身板,“怕我给你戴绿帽子,那就早点跟我离婚啊,而且我们之间的关系本来就是假的!”

“那你说,哪里假?”男人咄咄逼人的靠近她,俊脸与她只差着几厘米的距离。

两人的结婚证可是真实的,法律上他们就是夫妻,而且准确的说两人和平常夫妻也没什么区别,因为该有的亲密,也全部都有了……

“你,你为什么要反悔离婚啊,咱们之间又没有爱情,你也不喜欢我。”她不敢直视他的眼眸,那双瞳孔如墨般深幽,让她猜不透看不穿。

“我乐意。”

祈泽说完转身便朝着卧室走去。

而他留下的这句话,也足够将温映萱给噎死。

“是啊,你是有权有势的祁大BOSS,你想怎样就怎样!”温映萱生气的捏着拳头,对着祈泽的背影左勾拳右勾拳。

现在两人之间也互不相欠了,她也没必要继续做那个听话的小猫咪了,不过是一纸证书而已,她不要还不行嘛?

于是温映萱直接拎包走人。

回到家中,进门便看到了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温思瑞正坐在沙发上抽烟,浓妆艳抹的她抬头看到温映萱,不屑一顾的哼了声,“呦,这么快就被祈泽踢回来啦?”

温映萱没有理会,直接迈开步子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刚打开门的一瞬间她便愣住了,她的床上堆满了各种快递纸盒,一片狼藉。

“钟点工明天才来收拾,我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回来了,要不你今晚上睡沙发吧?”温思瑞说着将烟灰朝着地上抖了抖,悠然自得的吐了口烟圈。

“凭什么?这是我的房间,你要是不把这些快递盒子清理好了,下次你不在家的时候就别怪我了。”温映萱尽量保持着心平气和的态度与她讲。

温思瑞直接将手中燃着烟蒂朝着温映萱一丢,她伸手一档,滚烫的烟蒂打到她的手背上,随之落到地上,而她的手背也迅速的红了起来,一阵刺痛。

“呵!温映萱,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这个家里的一丝灰尘都不属于你,竟然敢说这个房间是你的?你是不是忘记了,这个房间是我施舍给你的,既然你现在嫁人了,那你还回来干嘛?滚出去!”温思瑞说着直接拿起一旁的扫把便朝着温映萱的身上的打,犹如把她当成丧家犬一般的撵出去。

之前她一忍再忍,所有的咒骂她都隐忍下来了,可是这一次她忍不了了,肌肤传来的疼痛感让她怒发冲冠,伸手一把扯住扫把,将扫把从温思瑞的手中抢夺过来。

温思瑞双手掌被扫把拉伤,她瞪大眼睛不敢相信一直隐忍的姐姐竟然还手了,正当她准备如何还击的时候,看到了门口父亲和母亲正走进来,温思瑞立即跌坐在地上痛哭。

“呜呜,不要打我,姐姐我知道错了,不要打我……”

第6章 不要碰我

温映萱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忽然间后背被人猛的一推,她整个人跌到地上,转过身才发现是父亲和易欣回来了。

“温映萱,你为什么要打妹妹?”温父怒斥道。

“不是的,我没有打她,我没有……”温映萱正准备解释的时候,温父已经扬起巴掌朝着她脸上打下,紧接着易欣抢走她手中的扫把,对着她的身体又是一阵棒打。

而一旁惺惺作态的温思瑞,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更是趁着旁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对着温映萱比了下中指。

她带着身上大大小小的淤青和伤痕离开温家,连她来时带的包也被没收了,身上一个子都没有,落魄的走在街头。

这次回来的目的她是想要与父亲借些钱,然后离开家去找工作,却没想到演变成这样,她知道父亲将对生母的恨都发泄到自己身上,尤其是在温思瑞和温琦出生之后,她的地位更是卑微,可之前再怎么谩骂动手也不会打得如此狠。

带着满身伤痕,她无处可去,辗转走到了祈泽的别墅门口,凉风吹着她手背上的伤口一阵隐隐作痛。

房间内,男人从监控画面里看到了她,徘徊许久却不按门铃。

他手指托着下巴,将画面放大,仔细的看着女人的表情捉摸着她的心思,当看到她拧着的眉头,他心脏骤然一缩。

狭长的眸子微微眯了眯,手指触碰着屏幕,看到了她通红的手背,顿然起身拿着遥控器按下开门键。

站在门口的温映萱,看到大门忽然打开,她忽然心虚的退后两步,想要离开但是已经来不及了,看到了身着着一套舒适家居服的男人走出来。

祈泽大步走到她面前,低下头将她的手抬起来,当他眸子看到那被烟烫伤的圆形伤口,眼眸中的怒火星子都快要彪了出来。

“谁弄的?”他低沉的嗓音问道。

温映萱慌张的将手抽离,胆怯的藏在身后,抿着嘴唇不吭声。

祁轩眉头一皱,蹲下将她横抱起来朝着房子里走去。

将她放在沙发上后,随之便去拿来医药箱,蹲在她面前,仔细的为她消毒伤口包扎,整个过程中都紧皱着眉头,仿佛受伤的人是他一样。

“你回家了?”他将纱布包好最后一圈的时候,冷冷的声音问道。

女人低着头,泪水哗啦啦的往下掉,委屈,无奈,愤怒的情绪充斥着整个心脏,她很想要狠狠的还击一次,可她根本没有还击的余地,也没人为她撑腰。

眼前的男人细心的检查着伤口,而此时温映萱也似乎看到了一丝光芒,猛的抓住祈泽的双手,无比期待的眼神看着他,“那块地的合同能收回来吗?”

祈泽先是微微一愣,紧接着点点头。

“太好了。”终于有了一些资本来抵抗那对母女,以及那没人性的父亲了。

祈泽起身走去房间拿起手机,打电话给秘书。

“查下郊外那块地,进度怎么样了。”

“下午刚收到文件,土地证过户正在办理当中。”

“拦下。”

“您说什么?”

“找张局长,说是我的意思。”

“好的,我马上去办。”

放下手机,回到客厅的时候,看到温映萱裸着半边肩膀,正自己拿着药水擦拭着肩膀上的伤口。

他的心一阵绞痛,上前解开她的扣子。

“你干嘛?”温映萱将他推开,胆怯的看着他,“我现在身上很痛,不适合那个……”

“你想什么呢?”真是哭笑不得,他不过是想要看看她身上到底有多少伤口而已。

见她不配合,他直接伸手将她的衣服撕碎。

她慌张的将碎步挡住身体,闪躲着蜷缩着身体。

她的手臂上,肩膀上,斑驳的淤青触目惊心,看得出来是被条状的东西暴打过,这一瞬间,祈泽心中既愤怒又心疼。

“不要碰我!”温映萱恼怒的将他一次次的推开,伤口被她拉扯而疼得皱眉。

第7章 温柔的触碰

此时的温映萱如同一只刺猬一般,尖锐而敏感,明明受了很大的伤害,却不让祈泽接近半分。

然而,祈泽竟不生气,深邃的眸子中,流露出的是满满的心疼。

好似,整颗心都要碎在温映萱满身的伤痕里。

片刻的迟疑后,祈泽起身去温映萱的房间里,给她拿了一套睡衣出来。

疼痛,让温映萱丝毫都没有注意到祈泽的举动。

祈泽拢紧了双眉,小心翼翼的将睡衣套在了温映萱的身上。

温映萱立时犹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拉紧了睡衣,紧紧的抱着自己。

祈泽在温映萱跟前蹲下身来,道,“乖,让我给你检查一下,好不好?”

温润而充满磁性的声音,像是倾注了毕生的柔情,暖心无比。

温映萱的心不禁微微一颤,连同整个身子都禁不住一个颤栗。

祈泽见状,心知温映萱对自己还有一些抵触,便舒展了英眉,眸光也变得温和起来,唇角下意识的勾起了一丝弧度。

“别怕,你还有我!”

万般柔情如此,温映萱终于卸下了心理防备,缓缓的抬起了小脑袋。

祈泽这才见到,平日里姣好的面颊,已被泪湿遍。

祈泽忍着心疼与愤怒,将唇角的弧度勾的更大了一些。

泪目中的笑容,于温映萱而言,是与祈泽结婚这么长时间以来,最好看的样子。

“让我看看你身上还有多少伤,我保证什么都不做,只是给你检查伤口,好不好?”

一连两个好不好,带了些商讨的语气。

温映萱顿了顿,终是点了点头,紧紧护着自己的双臂,也一点一点的放开。

祈泽小心的凑步上前,小心的掀开温映萱身上的睡衣,小心的拿掉了被自己撕懒的碎步。

一切动作都是极其小心的,祈泽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弄疼了这个受伤的人儿。

温映萱身上的伤,丝毫不亚于手臂上的。

祈泽早就猜到了会是这样,却还是忍不住咬牙啐了一口,“该死的!”

温映萱木木的,呆呆的看着祈泽,对于祈泽的愤怒没有一点反应,就那么面无表情的看着祈泽给自己上药,许是会弄疼了自己,还会小心翼翼的吹吹伤口。

那般细心,那般……温柔……

静,偌大的客厅里,一片沉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祈泽重新给温映萱套上了睡衣。

刹那间,一股暖流袭遍全身。

有那么一瞬间,温映萱竟觉得,在温家所受到的屈辱与伤害,尽在祈泽这里得到了满足。

“我抱你回房间。”

祈泽的温柔如初。

温映萱正正的对着祈泽的眸子,有所犹豫,但是片刻之后还是点了点头。

得到温映萱的同意,祈泽这才屈膝横抱起温映萱回了卧室。

祈泽的怀抱很暖。

温映萱无力的将头倚在祈泽的胸口。

祈泽低头看了温映萱几眼,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将安映萱轻轻的放在床上,又盖上了被子,待做完这一切之后,祈泽才淡笑着道,“睡吧!”

温映萱稍稍点头,接着合上了双眼。

或许是因为太累了,或许是祈泽给自己用的药很有效,身上没有那么疼了,又或许是因为他那声“睡吧”让自己觉得很安心。

不出片刻,温映萱就睡了过去。

而祈泽始终都没有离开。

见着温映萱的呼吸渐趋平稳,祈泽的眸子却渐渐的暗了下来,好看的脸颊上,被蒙上了一抹森寒。

是夜,温映萱出奇的睡得很安稳,一夜无梦。

再睁眼之时,房间里已经不见了祈泽的身影。

一丝阳光透过落地窗帘的缝隙照射进来,温映萱看了看手臂,烟头烫过的痕迹,淡了许多,伤口好像也不那么疼了。

脑海里浮现出前一夜所发生的事情,温映萱只觉得很不真实。

起身走到了窗子边,拉开了窗帘。

阳光有些晃眼。

“嗡嗡嗡!”

电话忽然震动起来。

温映萱拿起了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字眼,顿时皱起了眉。

爸爸。

若是以前,温映萱对生养自己的这个男人尚且有所敬畏,可是经历了前一晚的事情之后,温映萱对他算是彻底死心了。

手机持续震动着。

温映萱接了电话,却听着那头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

“你个不孝的东西,你究竟做了什么!”

第8章 我不要脸也是你生的

温映萱既然决心让祈泽收回了那块地,就自然已经料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

呵呵。

这就是自己的父亲!

温映萱忽然觉得父亲这个词语,对自己而言竟是格外的讽刺。

“你说话,你告诉我,你到底做了什么?是不是你跟祈泽说了什么?你个不要脸的东西,我不就是骂了你几句吗?你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警告你,你如果不跟祈泽把那块地给我要回来,你就再也别想回到温家来。”

即便是隔着电话,温映萱也能够从温父那语气中听出他的愤怒来。

温映萱想,要是自己现在在他跟前的话,他一定会掐死自己的。

“你听见没有?”

温映萱迟迟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发出半点声音来。

温父以为温映萱不在了,便拔高了些音量,几乎是用吼的,“你个不要脸的东西,你听到没有?”

温映萱倒吸了一口凉气,对着话筒冷冷的回道,“你说谁不要脸?”

“你……”温父蓦地一怔,到了嘴边的话却是生生的被卡在了喉咙里,他万万没有想到,温映萱竟然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间,竟是气结。

温映萱冷然一笑,语气亦是淡漠如冰。

“我什么?我不要脸?可是我再不要脸,不也是你生的吗?”

温父闻言,顿时炸了,“我只恨当初你出生的时候没有掐死你。”

恶狠狠的,那语气好似温映萱是他一生的耻辱一般。

温映萱觉得自己的心已经死了,过往听到温父说特别难听特别刺耳的话,尚且会觉得难受,会觉得不公平会觉得同样都是他自己的骨肉,为什么,他对待自己和对待温思瑞是全然不同的两种态度。

或许是,麻木了!

温映萱仍是冷笑,“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你这么不喜欢我,当初还要让我妈生下我呢?”

质问的语气中透着丝丝的嘲讽。

温父不知道温映萱何以会突然变成这样,至少,在这之前,她是从来不敢如此跟自己说话的。

莫不是……有了祈泽,她就以为自己有靠山了?

哼,就算是靠山,这靠山也是我给的!

温父越想越生气,也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了,直接冲着电话就是一顿怒吼,“你最好是尽快让祈泽把那块地过户给我,要不然的话……”

“不让我回温家是吗?或者是要和我断绝关系?”

温映萱打断了温父的话,这么一打断,温父竟自有些手足无措,还没反应过来,便听温映萱又说道,“恩,您随意,开心就好!”

说罢,温映萱就挂了电话,没有给温父留下可以反驳的机会。

电话这头的温父,听着电话里仓促的忙音,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

她是翅膀硬了?现在都敢这么跟我说话了,那以后还得了?这以后还不爬上自己的头顶,要上天?

越想越生气,温父握着电话的手,不自觉的加重了些力道,仿佛电话就是温映萱,再用力一点,就可以将温映萱捏的粉碎。

温思瑞正从外回来,见着温父如此一张怒不可遏的脸,便小心的询问,“爸,您这是怎么了?”

“都是温映萱那个不孝的东西!”

温映萱?她怎么了?

温思瑞虽不明事情的前因后果,但是想想,能让爸爸气成这个样子,肯定是不小的事。

心思及此,温思瑞的唇角不自觉的现出一抹笑来,只是片刻,笑容淡去,剩下的尽是担忧与愤懑。

“姐姐怎么能够这样呢,再怎么说,您也是她的爸爸啊!”

温思瑞本就看热闹不嫌事大,只希望将温映萱永远的赶出温家才好。

殊不知,温父在听见温思瑞如此的“安慰”之后,更加愤怒了,瞪大的双眼里似是要闪出火来。

“爸爸,谁是她的爸爸了,她刚刚还跟我说要和我断绝父女关系,再也不踏进温家的大门了。”

温思瑞又是一喜,不动声色的。

“爸,您先别生气啊,是不是这中间有什么误会啊?”顿了顿,温思瑞接着说道,“不会是因为昨天晚上您打她的事情吧,可是,真的是姐姐先动手打我的!”

委屈、无辜,活生生的一朵白莲花。

温父横了温思瑞一眼,淡淡的回道,“这件事情跟你没关系。”

温思瑞早知道温父不会迁怒于自己,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想要更加败坏一些温映萱在父亲印象中的形象罢了。

《温映萱祁泽小说by石榴小姐全文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