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景琰程苏苏小说by小吉利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萧景琰程苏苏小说by小吉利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总裁的天价小娇妻

时间:总裁的天价小娇妻作者:小吉利

总裁的天价小娇妻萧景琰程苏苏小说

总裁的天价小娇妻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结婚三年,都未曾见过自己传闻中又丑又残的老公,她毅然决定要与萧景琰离婚追求自己的人生!谁知第二天一早程苏苏得知,昨晚与自己翻云覆雨的男人竟然是自家老公的弟弟!...

第四章 想在这里过夜?

一听田欣荟提起昏迷在医院的爸爸,程苏苏的脸色立刻变得冰冷。

“田欣荟,你最好给我搞清楚,这个家到底姓什么,而你又姓什么,爸爸的公司房产到底留给了谁你很清楚,爸爸早就立好了遗嘱,你不要逼我请律师去告你。”

“到底是谁滚出去,不如到时候我们看看?”

说完程苏苏就转身上了楼梯,没有再去看楼下这三个被她气得脸色红红绿绿的人。

回到房间,她终于是卸下一切坚强的伪装,疲惫地躺倒在自己的床上,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

这个家,在爸爸出车祸成植物人后,就已经变得不像个家了,田欣荟的野心简直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美名其曰先帮爸爸管理公司,等他醒来就把公司还给他,就这样将爸爸早就立好的遗嘱打入冷宫存封起来。

说什么等爸爸醒来就把公司还回去,暂代管理,可植物人有几个是能真正醒过来的?就算真的有那么一天,以田欣荟现在这个到处结识老总的状态,还不知道那个时候公司变成什么样子!

更何况…一想起自己偷拿的那瓶洋酒,想起那个助理祈明说的话,程苏苏就忍不住冷笑了一声。

怪不得一来老总就要去书房说谈事情跟人家喝酒呢!田欣荟,你还真是如狼如虎?爸爸还没死就这么急着找下家么??

“哔哔….”手机突然发出一阵振动,将她从思绪里抽离出来,拿出手机一看是陶颜打来的。

“喂?你昨天怎么样了呀!我担心死了,一直没见你下来我又不好上去,后来我爸爸把我叫去做事了,给你发消息也没见你回?”

程苏苏一早上在酒店鸡飞狗跳,回到程家又是一阵唇武器舌弹,哪儿有时间看手机。

她叹了口气,“这个事情实在是有点复杂,我真的没办法在手里跟你说,明天上课我去学校跟你说吧。”

陶颜最喜欢听的就是八卦,现在程苏苏这里这么大个瓜却不给自己吃,真是要把她急死了。

“哎呀为什么要明天呀!你这把我的胃口勾起来又不告诉我我真的忍不住!你在哪里呢?赶紧给我出来我请你吃饭你讲八卦给我听!”

程苏苏转念一想,觉得也有道理,反正自己在这个家里对着那三个恶心的要死的人也吃不下去饭,还不如跟陶颜去找家好吃的店聊聊心事呢。

于是两人便约了个地方碰头,一坐到饭馆里,两人刚准备聊起来,一个满身纹身的光头大汉就朝两人走过来。

“哟,两个这么好看的小妹妹在这里吃饭呢?要不要哥哥陪啊?”

一张油腻得反光的嘴差点让程苏苏吐出来,她嫌弃地扭过头,不想去理他,陶颜也皱着眉转过头。

谁知那个光头大汉不仅没有走,反而挥手招来了两个瘦皮猴儿一般的马仔,“来来来,快来坐下,作为男人咱们怎么能够让两个小妹妹孤苦伶仃的吃饭呢?”

那两个瘦皮猴一坐下,就对程苏苏和陶颜咧嘴一笑,一口被烟熏得黄到发黑的牙让人恶心到恨不得立刻吐出来。

“麻烦你们走开好吗?再这样我们叫老板了。”

程苏苏冷着脸看着那个光头佬,陶颜也是忍无可忍,她本来就是陶家的千金小姐,虽然平时很接地气,那也不代表对这种地痞流氓能够有什么容忍度。

光头佬脸色阴狠下来,一拍桌子,恶狠狠道,“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王哥陪你们吃饭是给你们面子!说出去这条街谁不知道我王哥的名声?”

“你的名声关我们什么事?我们在这儿好好吃着饭你突然蹦出来哔哔一大堆。”

陶颜脾气不好,小姐脾气一上来就不管不顾了,凶巴巴地瞪着眼前的地痞,那几人却笑了起来。

“哦哟哦哟,小妹妹生气咯,王哥你看你多不温柔,对待这些白嫩嫩的小女孩就应该温柔一点点!”

其中一个瘦皮猴说着,就伸手要来摸程苏苏白皙的脸。

程苏苏已经憋了太多的烦心事,一见到这只黑漆漆的手往自己脸上来,一下子所有火气都爆发出来,躲开那只手以后飞起一脚就踹到了这个小痞子的裤裆中间。

“啊!!!!”

只听一声惨叫,那个小混混应声而倒,捂住自己的下体蜷缩在地上,浑身不住颤抖,双眼睁得巨大,血丝都瞪出来了。

一旁的那个王哥和剩下的马仔一看,立刻怒吼一声就冲上前来朝着程苏苏挥起了巴掌。

程苏苏立刻矮身躲过,然后陶颜从后面给了王哥那巨大的屁股一脚,踹的他又是一踉跄。

一阵鸡飞狗跳,你追我赶,你踢我踹,饭店老板都吓得跑出去拿着手机报警了。

没过多久,一辆巡逻车就呜喂唔喂的开了过来,二话不说将五个人全部铐上了车。

萧景琰收到消息赶到警察局的时候,一眼就看到被拷在铁架椅上一脸苦大仇深的程苏苏。

这里已经只剩下程苏苏没有人认领了,三个地痞流氓已经因为惯犯被拘留去了,陶颜则是被家人过来强行带走了。

而程苏苏死活不肯联系家人过来,口口声声说自己的家人都死了,自己是个孤儿,警察在她身上又没找到身份证,只能将她拷在这里等人认领。

没想到,这一来就来了个一跺脚能让S市抖三抖的男人。

局长一听萧家二爷萧梓廷竟然亲自来局里接人,立刻过来将程苏苏的手铐解开,带着亲热的笑容将事情的过程给他说了一遍,然后亲自将萧梓廷带去了关着程苏苏的隔间。

“程苏苏。”

低沉性感带着磁性的声音在狭小的隔间响起,程苏苏将埋在膝盖间的头抬起来,眼睛猛地瞪大。

“萧…二爷,你怎么在这里?”

眼前的男人穿着一身纯白色的西装,微长的发丝用发胶整齐的梳在脑后,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一双深邃的湛蓝色眸子此刻正半眯着看着自己,看不清其中的情绪。

萧景琰在看到女人嘴角一抹淤青的时候,脸色就已经十分不愉,他冷哼一声,看着局长亲自上前给程苏苏解开了手铐,语气冰冷说对她道。

“程苏苏,不喝酒就打架?你的生活倒是多姿多彩啊。”

程苏苏皱着一张小脸,委委屈屈地摇了摇头,“我,我不是故意的啊,是他们先来招惹我的…”

局长也立刻替她解释,“程小姐是正当防卫正当防卫,二爷别生气,现在您就可以把她带回去了,保证一点案底记录都没有。”

萧梓廷嘴角挂上一丝没什么感情的浅笑,对局长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转过头冷声朝程苏苏道,“还不走,想在这里过夜?”

程苏苏站起来,两条细腿却因为蹲坐太久麻了,一不小心就往前一个踉跄,整个人扑到了萧景琰的怀里。

第五章 不要叫我二爷

她惊叫一声,立刻往后退了几步,欲哭无泪地小声说了句抱歉,心里将冒冒失失的自己狠狠骂一顿。

萧景琰却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对局长打了个招呼后转身走出了警局,程苏苏立刻拔腿跟上。

祈明在门口的黑色林肯车前等着,见两人出来笑着对程苏苏点头致意,然后坐进了驾驶座萧景琰也迈着大长腿坐进去后座,程苏苏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跑去车窗前,有些扭扭捏捏地对他道了声谢。

“那,那个…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家了。”

萧景琰一双眼睛没有任何感情看着她,又往她身上瞟了一眼。

小女人今天穿着一条吊带白色长裙,细长的脖子下面是形状优美的锁骨,上面还隐隐能看到自己昨晚留下的斑斑痕迹,在她白皙光滑的皮肤上对比感十足,引人遐想。

萧景琰微微眯了眯眼睛,冷声道,“你还想去哪?”

程苏苏刚转身,一听这话转过身,一脸问号看向车里这个俊美得不像话的男人,“啊?”

萧景琰淡淡的扫了她一眼,酷酷的说了句“上车”后,直接将车窗摇上去了,甚至完全不给程苏苏一个回答的时间。

程苏苏苦着脸犹豫了一会儿,决定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还是照着萧梓廷说的话去做比较好,于是乖乖地走到另一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里气氛十分低迷,萧景琰明显心情十分不好,薄唇抿着,眉头也微微皱着,明显就是生气的状态。

程苏苏干笑一声,转过头想解释一下,“二爷…我,我真的是正当防卫…我跟朋友在吃饭他们就过来了…然后…我们就吵起来了…然后,警察就来了,然后…然后我就被抓起来了…”

几个然后下来程苏苏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蠢,恨不得把头埋到座位底下去就好,她都不敢抬头,怕看到萧梓廷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自己。

“不要叫我二爷。”

冷冷的男声将她的话语打断,程苏苏慢慢抬起头,“那,那我叫什么…”

总不可能真的叫这个男人弟弟吧?虽然自己是他的SZ,可谁敢让萧家当权人萧梓廷叫自己SZ啊!就算他敢叫,自己都不敢应啊。

萧景琰沉默了一会儿,戏谑地轻笑一声,“最亲密的事情…我们都做过了,不如,你叫我一声老公来听听?”

程苏苏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看着像几乎要发脾气的小脸突然一下又垮了下来,变成委屈巴巴的样子。

她有些紧张地看了一眼前面开车的祈明,转头用委屈又祈求的眼神看向萧景琰,小声哀求道,“你别这样,被人知道了真的会有大麻烦的!萧景琰他那么可怕,要是知道我们两个的事,我会被填到水泥墩子里去的!”

“…”

萧景琰的脸色黑得更厉害了,直接闭上眼睛开始闭目养神,不管程苏苏问什么都懒得再搭理,他怕自己会被这个家伙气得在车上就揍她一顿。

程苏苏见他那副要发怒的样子,其实心里是有些害怕的,但是一想到自己好歹也还有个“嫂嫂”的身份摆在这里,而且今天他也特意来保释自己了,想来萧梓廷也不会对自己如何吧?

这个天真的想法在黑色林肯停在一幢巨大的古代四进大宅面前时消散一空。

程苏苏呆楞楞地下车,抬头看着眼前豪华复古的华美庄园,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这就是萧家的百年老宅了吗…据说这个庄园以前是某个皇帝的避暑行宫,后来赏给了萧家祖上做官员的祖宗,然后一代代传下来,在某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差点被毁之一炬,后来又被修复…

她隐隐约约记得陶颜说过,这整栋宅子就是活生生的文物,不说里面有多少当年皇帝用过的东西,就只说这个房子就已经值几亿美金了。

不过,没有人敢来向萧家讨这幢宅子,萧家嫡系那一支始终是住在萧家大宅里的。

“站在这里,是还想让我请人把你抬进去?”

冷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把程苏苏吓了一跳,她赶忙回过头谄媚的笑了笑,对萧景琰做了个请的手势。

“二…二哥请!”

萧景琰一听到这个称呼,眉尾一挑,在程苏苏忐忑不安之时轻微点了点头,伸出那双让人嫉妒的长腿姿态优雅往前走去。

程苏苏瞬间长呼一口气,看来这个可怕的男人是接受了“二哥”这个称呼了!解决了一个大问题的程苏苏带着小忐忑的心情跟在萧景琰身后走进了这个庄重又肃穆的复古庄园。

从朱红色镶金边的铜扣大门进去,跨过高高的门槛,宅子里面的景色瞬间涌入了她眼中。

茂盛高耸的槐树,刻满了岁月斑驳痕迹的青石板路,各色花朵争奇斗艳修剪得十分美丽的花丛,还有那雕花走廊红木廊檐…

一切的一切,简直就像是…穿越回了古代一般。

一进到这个地方,程苏苏就下意识的将双手安安分分交叉,连迈的步子都变得慎重而缓慢起来,看得萧景琰莫名一阵好笑。

“二爷,您回来了。”

一个苍老嘶哑的声音响起,从堂屋正厅侧门慢慢走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他穿着一身深蓝色的唐装,黑色的长裤,一双黑色的布鞋,虽然年纪看着已是耄耋之年,可精神却十分好,双眼也十分清明。

萧景琰点点头,将看似规规矩矩跟在后面,一双小鹿般的眼睛却到处乱瞟的程苏苏往前面一推,语气冷淡介绍道。

“这是大哥的妻子程苏苏,今天我带她回来,忠叔帮我教教规矩,别到时候大哥回来了,不长眼的做了什么事顶撞了他,到时候我都救不了你。”

说完他便自顾自走到了堂内的的紫藤木雕花太师椅上,动作潇洒地坐下了。

一身白色西装的他坐在古香古色的厅堂里,却毫无违和感,就像一个民国留学归来的世家贵公子一般。

程苏苏一听这句话,小脸刷一下就白了下来,一双晶莹的美目又惊又怒地瞪着萧景琰,又害怕地转头看着肃穆的忠叔。

忠叔微微抬起眼睛,一双不似老人的鹰眼将程苏苏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随后脸色严肃的点点头,“好,那就请大少奶奶随我来吧。”

程苏苏从未这么害怕过,连吐槽“大少奶奶”这个称呼都没了兴致,下意识地靠近了自己比较熟的萧景琰,站在他的椅子旁,忍不住颤抖着声音问道,“这个爷爷,你你你要带我去哪哪哪…”

忠叔瞟了她一眼,语气平淡回答道,“当不起大少奶奶这声‘爷爷’,您就随二少叫我一声忠叔吧,跟我来便是。”

萧景琰有些不耐烦地扬了扬下巴,一双深邃如星尘般的眼睛微微眯起,端起左手边红漆八仙桌上摆着的明末官窑青花瓷茶盏,揭盖轻啜一口。

第六章 是你的荣幸

“快去,别废话,忠叔教导你是你的荣幸。”

程苏苏一听到“教导”两个字,脑袋里就已经浮现出某瑶的经典古装电视剧《还猪格格》里恶毒嬷嬷手拿长针嘴里“扎扎扎”的场景了。

顿时,她觉得自己还能抢救一下。

“二,二哥,我好歹也是你哥的妻子,好歹也是你的嫂…嫂嫂,”她吞了吞口水,硬着头皮直视着坐在太师椅上如帝王般的男人,“教导我这种事情…不如就等你哥回来之后…我好好跟他学学…”

萧景琰嗤笑一声,放下手中的茶盏,眉毛一挑。

“萧家这辈的子弟都是忠叔看着长大的,包括大哥在内,你觉得忠叔没有这个资格教导你?快去!少废话!”

一声令下,程苏苏已经下意识挺直了脊背站得笔直,一双长裙下的细长双腿像有自己的意识一般跟着忠叔往侧门走了,在进去侧门之前,她还是十分不甘的回头看了一眼优雅喝着茶的高大男人。

实在是太过分了!

看来外面传言说萧家说话分量最重的是二爷萧梓廷果然没错,作为身体健康手段雷厉风行的当家人,连大少爷的妻子都敢欺负!!

在心里默默吐槽一番后,她还是忐忑地跟在前面缓步行走的老人身后,沿着漂亮的走廊走到了一间屋子面前,透过开着的窗户能看见里面似乎是一个书房。

踏进房间,一个漂亮的松鹤屏风挡在门口,越过屏风后是一件古香古色的书房,漂亮的红木书架上摆了许多现代书籍,仔细一看还有各种商业管理财经杂志。

而里面那张红木大书桌上面也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还是现在最火最新款的那种,电脑旁边一套漂亮的文房四宝摆得整齐。

一种奇怪的时空错乱感让程苏苏感到十分奇异,随后她便被带到了大书桌旁的一张小矮几上,忠叔让她坐下,随后十分慎重地从一旁的书架上拿起一个黑木盒子,从里面拿出一本装订十分老旧的书。

“这是萧家百年家训家规,大少奶奶既然已经被接到宅子里了,那就得学学萧家的规矩,家规一共三卷,每卷五十章,每章十节,今日咱们便先来记熟第一卷。”

程苏苏看着他将那本有七八厘米厚的书摆在自己面前,嘴已经合不上了。

这是要自己背书??来萧家大宅子里背书?这到底是结婚还是尚学堂啊?

“我还有事,就先下去了,大少奶奶有事情叫一声便是,门口有人会听到。”

忠叔微微躬身,慢慢走出了书房,留下一脸懵逼的程苏苏对着桌上厚厚的古籍相顾无言。

愣了有一分钟,她终于认命,接受了自己要背书的事实,反正又跑不出去,与其回去和田欣荟程莉莉那倆奇葩女人勾心斗角,还不如在这里背背书提升下自己好了,而且,这本书一看就是能摆进博物馆的文物级别,一般人还摸不到看不到呢!

自我安慰一番后,她心情好了不少,伸出青葱玉指将面前封面泛黄写着“萧氏家训”的古籍翻了开来,两秒后,又迅速合上了。

“什么啊!!!这谁看得懂啊!!!”她捂住头趴在桌子上痛苦地干嚎起来。

入眼的行体繁体字密密麻麻,甚至连标点符号都没有,甚至全部都是竖着的,习惯了横着看书的现代女人程苏苏表示它们不认识自己自己也不认识它们。

于是半个小时后,来视察大少奶奶学习的萧景琰与忠叔一进门便看到了趴在家训上睡得正香的女人。

她乖巧地趴在桌子上,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还十分聪明的将家训垫在脸下,嘴角一抹疑似口水的晶莹液体正万分惊险的挂在半空,还差半厘米就要掉在家训上面。

忠叔的脸色迅速变青,一个箭步上前掏出一条手绢塞到程苏苏的脸与家训之间,成功拯救了这本价值上百万的百年文物。

萧景琰此刻的脸色已经多云转雷暴雨,在暴怒边缘的他努力压制住自己的怒气,上前屈起手指在小矮几上敲了敲。

程苏苏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眼前是一片白色,视线慢慢往上,是一张黑得像泼了墨水的英俊脸庞。

这是…这不是那个可恶的二弟萧梓廷么…他怎么会在自己房间啊…一大早的…

“睡得舒服么。”

极力隐忍着怒火的低沉男声在头顶响起,程苏苏晕晕乎乎的抬起头,环顾四周,最后眼神落在一旁的忠叔脸上时,背家训的场景瞬间如潮水般涌入她的小脑袋里。

“完了”两个大字迅速占据她的思维。

自己竟然在背萧家家训的时候睡着了!!!还睡得那么香!!她用手背擦了擦嘴角,发现手背一片晶莹后,更加崩溃了,自己竟然还流口水了!!!

“哈哈…”她干笑一声,看到萧景琰越来越黑的脸色后,觉得自己还是先保持沉默比较好。

唉,都怪这个宅子!又安静又舒服,没有任何喧闹声,就连窗外的鸟叫声都十分悦耳动听,再加上这本什么“萧氏家训”就像是咒语一般,一打开就被施加了沉睡魔法…

于是她就这样睡过去了。

萧景琰走到红木大书桌后坐下,双手交叉撑在桌面上,脸色冷峻看向脸上还有被书压出来的痕迹的程苏苏。

“程苏苏,你是不是…不把我说的话放在眼里?”

一股可怕的气势从男人身上散发出来,让程苏苏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小声地说了句不是。

“既然不是,那你为什么背家训能睡过去?还是你觉得,做我萧家的大少奶奶就这么容易?”

一听这句话,刚睡醒脑子还有点转不动的程苏苏立刻委屈地瘪起了嘴,小声嘟囔道,“既然做个少奶奶这么多破规矩那我不做还不行么…看谁愿意你们去叫谁呗…”

“你说什么?”

萧景琰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看向程苏苏的眼神似乎是要把她吃掉一般。

被吓到的程苏苏立刻摆手,“没事没事,我什么都没说。”

“过来!”萧景琰厉声将程苏苏叫到书桌前,“你是不是忘了在酒店那天你说过的话?”

程苏苏当然没有忘,为了能赶紧离开自己可是做了一堆做不到的保证,什么乖乖听话不惹事,什么等萧景琰回来就好好服侍他之类的…

可那天面前这个男人才夺走自己的第一次,竟然就那般威胁羞辱自己,现在竟然对自己也如此凶狠,完全没有一点尊重一点特殊对待的意思…

就算现在是一个开放的现代社会,大家对初夜这种东西不是很看重了,可夺走了自己第一次的男人对自己态度这般过分,程苏苏还是忍不住委屈了起来。

“我,我根本就不想当这个大少奶奶!”

萧景琰的眼睛眯起来,“哦?你倒是说说,嫁到我萧家是哪里不好?还是…”

“你觉得我大哥容貌尽毁身有残疾,所以心有嫌恶,所以不愿嫁给他?”

第七章 答应你一件事

程苏苏很想大声告诉他自己不是这样想的,不是这样的人。

可心底被人戳穿心思的羞耻感却怎么也挥之不去,一个声音在她脑海里说,“没错,你不想嫁给萧景琰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毁容还有残疾。”

“我…我…”她结巴了几下,最后表情黯淡下来,整个人都仿佛变灰暗了。

“我想跟萧景琰离婚,可能也有你说的原因吧,但是我只是想过我自己的生活…”说到这里,她突然情绪激动起来,眼里含着泪水看向面无表情坐在上方的萧景琰。

“我爸爸昏迷以后,他的公司已经快被田欣荟吞完了!我要帮我爸抢回他的公司!还有,虽然我跟你睡了,但是我不觉得这是我一个人的错!你不要再拿这个威胁我,我不会妥协的,大不了我们就鱼死网破!”

萧景琰听完这一番跌宕起伏的宣告,心里毫无感觉甚至有点想笑。

“鱼死网破?你以为萧家拿两个亿出来把你娶进门就是为了跟你鱼死网破?你觉得你这条小鱼仔还能破了萧家的网?”

程苏苏已经委屈得不行,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也不敢去看萧梓廷的眼睛。

萧景琰见她这个样子,也还是心软了,“忠叔,你先出去一下,我跟大少奶奶说点事情。”

忠叔立刻恭敬地点点头,低头退了出去。

“离婚的事情,你是想都不用想了,没有哪个进了萧家的女人还能脱身。”

冰冷的话语一出口,程苏苏的眼泪就已经掉了下来,小巧的鼻翼也开始一抽一抽的,一张小脸从眼睛到鼻子都是红红的,看上去别提有多委屈。

萧景琰心里暗笑一声,脸上却故作严肃冷漠。

“要不是我心软,现在的你早就是五十多岁的煤炭老板的情妇了,你们程家的公司也不可能撑到现在,这几年萧家也没有逼迫过你什么,我不知道你为何突然如此抗拒?”

程苏苏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满心只有委屈与难受。

“不过,我可以答应你一件事。”萧景琰垂下眼眸,从一旁的笔架上抽出一支雪白的墨竹狼毫,在手中把玩着。

程苏苏抬眼看向他,又有一颗豆大的泪珠从眼眶里划出来,从她白皙透亮的脸颊滑下跌在地板上。

“什,什么事…”

如果真的不能选择自由,那就看能为自己争取到什么吧,她如是想到。

“只要你乖乖的做我萧家的大少奶奶,你想做的事情,我会帮你完成。”

程苏苏睁大眼睛看着他,脸上还有残留的泪痕隐隐约约,“你,你说的是真的吗…”

萧景琰从鼻子里轻哼一声,“我萧梓廷说的话,从不后悔。”

程苏苏低下头,将利害关系全部整理了一遍。

自己现在还没有那个能力与田欣荟争夺公司,遗嘱在她手里,而且据自己知道的,爸爸立遗嘱时公正的律师似乎已经被田欣荟用钱收买了…

如果逼急了她,更改遗嘱是小事,她要是对爸爸出手….

比起这些东西,萧家变态一点又算什么呢?反正自己还要回学校上课的,也不会在萧家宅子里呆着,到时候就算萧景琰回国了,自己跟他见面的时间也不会很多…

能够得到萧家的助力…夺回爸爸的公司一定是简单得多。

“我同意。”

她抬起粉嫩嫩的手臂,擦干脸上残留的泪水,鼻子红红的,眼神却十分坚定。

“我答应你说的,我会安分的做萧家的大少奶奶,但是,我也有我的条件。”

萧景琰心里微笑看着眼前纤细的女人,果然,这个家伙总是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看上去也是瘦瘦小小,实际上却比谁都要坚强,大概就是这种奇异的感觉让自己三年前突然起了兴趣,才会选择伸手相助吧。

“萧家已经花了两亿娶你过来,你还要提条件?程苏苏,你是不是有点过于贪心?”

他故意出言嘲讽,程苏苏却毫不畏惧地直视着他的双眼。

“你可以听完我的条件再考虑答不答应。”

萧景琰挑挑眉,小丫头还学的挺快,这么快就会用自己对她的一套还击了?奇怪的是自己并不感到生气,反而觉得很有意思。

“你说。”他看着桌后如洋娃娃般的女人,心情愉悦问道。

程苏苏挺直脊背,伸出一只白皙的小手,竖起食指。

“我只有三个条件,第一,结婚后我还要继续读书,你们不可以不让我读书。”

萧景琰对这点没有什么异议,萧家对学识也是非常看重的,他点点头,“继续说。”

见他似乎是答应了,程苏苏松了一口气,脸色认真伸出第二根手指,“第二个条件,萧景琰回来后,我会照顾他,可是我也有权利保证我自己的生命安全,如果他…发脾气的时候,你必须要保护我。”

萧景琰嗤笑一声,这个女人把自己当成什么洪水猛兽了?看来是之前散布出去的传言太过了,让她以为自己真是个虐待女人的变态吗。

“如果不是你自己犯错招惹到他生气,我可以帮你说好话,但如果是你不听话…我就帮不了你了,甚至可能会跟萧景琰一起惩罚你。”

程苏苏有些被吓到了,但还是勇敢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但是我也有权利解释,为自己辩护。”

不错,还算聪明。

萧景琰在心里默默赞赏了一句,脸上却是面无表情,“说吧,还有一点是什么。”

程苏苏低头想了想,最后十分自然地摇了摇头,“第三点我还没想到,到时候我再补充。”

萧景琰点点头,“说完了?”

程苏苏也点点头,就见萧景琰手中那把一直在把玩的墨竹狼毫挽了个漂亮的花儿,变成十分标准的握笔姿势拿在手中。

他从一旁的架子上取来一张雪白的纸,垂眼抚了抚毛笔的笔尖,“会磨墨么?”

程苏苏呆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是在跟自己说话,“会,会啊。”

以前爸爸也很喜欢练毛笔字,从公司回来没事的时候就会在书房里挥笔创作,那个时候的自己一放学就喜欢去书房帮他磨墨。

“过来,给我磨墨。”

程苏苏点点头,上前站在坐在太师椅上的萧景琰旁边,将脸侧的发丝别在耳后,拿起一旁的小木勺,从桌边的小木桶里舀出一勺清水倒入砚池里,然后微微弯下腰拿起一旁的墨锭,顺时针方向沿着圆砚的边壁开始画圆圈。

第八章 家训

萧景琰微微抬眼,看着左侧正一脸认真拿着墨锭研磨的程苏苏。

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侧脸可以看到她又长又翘的睫毛微微扑闪着,鼻梁很挺,嘴唇粉嘟嘟的,嘴角自然的上扬着,似乎始终带着微笑一般。

程苏苏的动作很认真,不急不躁,白色长裙将她衬得十分温婉可人,也不失为一副赏心悦目的美好画面。

萧景琰转过头,将笔在砚池里沾了沾,在池边撇去多余的墨汁,然后提笔在纸上开始写了起来。

为了表示尊重,程苏苏没有去看他些什么,专心的磨着墨,三四分钟过后,萧景琰将镇纸拿开,将笔搁在一旁的笔架上。

“过来看看。”

程苏苏还以为他要自己品鉴他的书法作品,一番拍马屁的措辞刚准备脱口而出,在凑过去看到纸上的内容后硬生生地逼了回去。

“这,这什么啊??”她微微张开嘴,皱着眉仔细将纸上的内容看了一遍。

字是一手好字,行云流水的行体,与《萧氏家训》上面的字体雷同,但写的是简体,格式也是按照现代写文格式横着写的,一条一条十分清晰。

“第一,遵守家训;第二,一切事物必让萧二爷知晓并同意后方可执行;第三,作为萧家大少奶奶必须尽到大少奶奶的责任与义务,照顾好大少爷萧景琰;第四,若二爷之后想到任何条款均可补充添加。”

程苏苏放下手中的纸,抬眼看了好整以暇坐在太师椅上的萧二爷一眼,突然笑了起来。

“对不起,打扰了。”

一句话扔出来,程苏苏迅速转身想走出书房,她脸上挂着笑,心里已经是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

什么霸王条款??简直就是当年逼迫清政府签订不平等条约的外国恶霸好吗??不行不行,果然臣妾还是做不到啊!

“站住。”

萧景琰冷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程苏苏,你记住,你只有两个选择。”

程苏苏慢慢转过身,有些屈辱地看着他。

萧景琰也注视着她的双眼,冷漠着说,“你只能选择,做萧家的大少奶奶,还有做有我护着的萧家大少奶奶,你自己选吧。”

萧景琰的态度已经摆的很明显,自己签不签这个协议,都只能做萧家的大少奶奶,如果不签协议…萧景琰不会出手帮助自己拿回公司和家产。

程苏苏苦笑一声,叹了口气,认命的走回去红木书桌前,拿起搁置在一旁的狼毫笔,在纸张的右下方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字不错。”

萧景琰见她这么乖巧,满意地点点头,毫不吝啬的扔了句夸赞出来,“对了,还有一个我要补充的。”

这霸王协议都签了,程苏苏觉得自己应该是无所畏惧了,十分妥协的点点头,“你说吧说吧。”

“我们萧家嫡系这一辈就我跟我哥两人,所以希望你能快点生下我们萧家的继承人。”

以为自己已经无所畏惧的程苏苏在一起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她整个人都斯巴达了,呆愣又震惊地看向一脸严肃认真的萧景琰。

“你…你你说什么?”

要自己给萧景琰生孩子?他不是…身有残疾吗??这怎么生孩子?试管??

她的想法全部都表现在了脸上,萧景琰冷笑一声。

“怎么,不愿意?是不愿意生萧家的孩子,还是不愿意跟我哥生孩子?”

程苏苏疯狂摇起头,“生生生。”

自己有什么好怕的?萧景琰自己都要坐轮椅,还怎么让自己生孩子?这个问题应该很好解决,就算萧家想得出什么办法,自己应该也不用跟那个人做那样的事情吧?

天真的她再一次将心里所想的东西摆在了脸上,萧景琰嗤笑一声,伸手一把捏住她的脸,语气阴沉道。

“你不用想那些有的没的,萧家有的是办法让你怀孕,你什么都不用管,按协议上说的,乖乖听我的话就好,只要你听话,有糖给你吃,不听话的话….”

他冷笑一声,逼近程苏苏的脸,注视着她的双眼,轻声道。

“折磨人的办法,我不比我哥少呢。”

程苏苏只觉得自己后背出了一身冷汗,一股寒意从脚底伸到头顶,让她全身汗毛倒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听清楚了?”

如恶魔呢喃般低沉带着电流的声音透过耳膜直达大脑,程苏苏迅速退后几步,险些装上后面的明代官窑双耳花瓶。

“知,知道了…”

这个人一定是恶魔,嗯,一定是!

萧景琰看她满脸惊慌,忍不住又扯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怎么,这么害怕我?”

“昨晚你抱着我要我用力再快一点的时候可没见你怕我?”

程苏苏迅速捂住耳朵,“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萧景琰长腿一跨,直接将她抵在了墙上挂着的一副唐朝大家张萱真迹《仕女图》上,一只手钳住她的下巴,另一只手将她两只细瘦的手腕禁锢在头顶。

“这么不情愿的样子,难道我昨晚没有满足你?”

程苏苏都快哭出来了,面前这个男人身上的熟悉又陌生的气息将她紧紧包围,都快呼吸不过来了,扣住自己手腕的那只大手怎么会力道如此大?自己用力挣扎都不动分毫…

“满足了满足了满足了,对不起我会生的…你放开我…”

此刻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程苏苏立刻决定服软先,不能跟这位大爷硬着刚,后果一定是极为眼中的。

萧景琰知道她是口是心非,看着这么乖巧这么听话,还不知道心里怎么骂自己呢。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低下头在这只调皮小猫的脸上咬了一口,然后便松开了她。

“可以了,协约就放在我这里了,如果你违背的话…我会有惩罚等着你。”说完他又补充道,“还有,从今天开始你就搬来宅子里住,你老公要回来了,好好准备一下。”

虽然一想到能够远离田欣荟和程莉莉那两个奇葩确实很开心,可是程苏苏不知道离开程家住在萧家究竟是从地狱到天堂,还是踏入另一个火坑?

无论如何,自己现在也没有选择的余地,她只能在心里叹了口气,乖巧地点点头,“好,我知道了。”

《萧景琰程苏苏小说by小吉利全文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