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绍严曦小说by江伊人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凌绍严曦小说by江伊人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画爱为牢:凌太太,复婚吧

时间:画爱为牢:凌太太,复婚吧作者:江伊人

画爱为牢:凌太太,复婚吧凌绍严曦小说

画爱为牢:凌太太,复婚吧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怀胎六月,她一人产检。 命悬一线,她的丈夫不仅见死不救,更是百般凌辱,险些一尸三命。 她将所有爱恋相付,却只是换来他一句冰冷的话:“打掉孩子!离婚!” 最后,她消失在他的世界里,只留下一滩血迹和一份死亡通知书。 他才知道,痛入骨髓的滋味。 多年后,她携娃再次回归,却被某人堵在角落。 “凌先生,我们已经没有任...

第4章你肚子里的种,没了最好!

严曦感觉呼吸有些困难,她断断续续的解释,“我没有,孩……孩子有早产迹象,我只是在医院保……保胎……”

“保胎?”凌绍冷笑,清冷的声音传进严曦耳中,“别以为用苦肉计,就能换来我的怜悯。”

呼吸愈加困难,严曦伸出手试图去拉开凌绍的手,可偏偏他越发用力……

凌绍双目如炬的盯着她,“痴心妄想!你肚子里的种,没了最好!”

他字字如针,直击严曦最薄弱的内心,她面色越发苍白起来……

“凌……”她费力的吐出一个不完整的字音,抓着凌绍的手渐渐无力。

凌绍心头一颤,眼底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迟疑,快速松了手。

“呼!”如同被放生的鱼儿,严曦喘着粗气。

凌绍脸上罩着一层寒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忽然冷笑出声,“严曦,你可真是卖惨装可怜的好手!若不是我见过你对待岚岚时的真面目,只怕早就被你骗了!”

严曦心底发寒,她捏紧拳头,抬头看向凌绍,失望至极的开口,“我何曾骗过你!明明是你轻信周岚岚,是非不分,黑白不辨!”

是非不分,黑白不辨!这八个大字如同尖刺,扎进了凌绍的神经,激的他额角青筋突突跳动,“严曦!你还真是恬不知耻!到这个时候还想推卸责任!”

他伸手,一把拽住严曦的手腕,不分力道的将她从床上扯下来,“跟我回去!”

严曦鞋都没来得及穿上,整个人就人他拽着往外拖,她护着肚子,“不可以,我还要安胎!”

“安胎?”凌绍冷笑,“我早就说过!你肚子里的贱种生不生都一样!”

他说着,一把推开门,拖着严曦往外走。

病房门口围满了病人和家属,想必都是被刚才的吵闹声引来的。

察觉到那些人鄙夷的目光,严曦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人当众扇了一巴掌一样,羞辱又难堪,“凌绍,你放开我,我自己会走!”

偏偏凌绍不愿给她留半分情面,不仅没松手,反而加快了步伐,严曦挺着大肚子,压根就跟不上他的步伐,原本没有穿好的鞋,直接从她脚上甩了出去,一时间,人群中传出了低笑声。

严曦垂着头,不用说,她也知道,她一直是临城的笑柄。

到了地下车库,凌绍松开她,伸手把车门打开,“上车。”

严曦咬了咬牙,抬眼看向他,沉声询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眼中闪过不悦,凌绍伸手不由分说地将她推到副驾驶座,“岚岚最近身体不好,需要人照顾,你去。”

别墅里都是佣人,为什么要让她照顾?难道在他眼里,自己就是一个佣人?

严曦暗中捏紧了拳头,“别墅里的佣人还不够多吗?为什么让我去?”

凌绍面无表情的上车,发动车子,听到她这么说,动作一滞,转头看向她,“因为你们严家亏欠她,现在你父亲不在了,只有你去赎罪!”

赎罪?

她和父亲在他眼里,居然这么十恶不赦,罪大恶极!

周岚岚凭着一面之辞,就将所有人都玩弄于股掌之间,而她和父亲,却连为自己辩解的机会都没有!

见严曦沉默不语,凌绍冷声警告,“严曦,这件事由不得你!”

说着,他踩了一脚油门,车子“嗖”的一声窜了出去。

严曦没坐稳,上半身猛地向前栽去,她匆忙摸到安全带扣好,才松了一口气。

缓了半天,她回过神来,微微转头,看向凌绍,一改刚才抗拒的神色,轻声开口,“我愿意回去,照顾她。”

第5章 把照片扔掉!

与其白费力气向凌绍解释,还不如回别墅找证据,只要能找到周岚岚撒谎的证明,为父亲洗脱罪名,做什么她都愿意。

正在开车的凌绍听到严曦答应下来,眼底闪过一丝讶异。

他知道她一向倔强,尤其是关于周岚岚的事,这次怎么会答应的这么容易?

他抬眸,便见后视镜中女人脸上挂着疏离淡漠,一股莫名的烦躁涌上心头。

“这样最好。”冷冷丢下这句话,凌绍扶着方向盘的手不自觉的握紧。

二十分钟后,车子到达别墅,严曦刚推开车门下车,就听到院子里传来阵阵嘈杂声。

她闻声望去,周岚岚一身白裙,站在院子中央,正指挥着佣人们往院子里丢东西,那做派,仿佛她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拧着眉,严曦往别墅内走去,当她走近才发现,那些被佣人丢在院子里的东西,都是她的东西!

她正欲开口,只见周岚岚如同一只花蝴蝶,轻盈的扑入随后进来的凌绍怀中,娇滴滴的说着,“阿绍,你终于回来了!”

凌绍看着怀中的女人,一向清冷的面容,竟柔和了些许,“怎么不在房间里好好休息?”

周岚岚笑笑,“屋子里好多我不喜欢的东西,我想丢掉,阿绍不会怪我吧?”

凌绍唇角微微勾起,没有半分责怪的意味,“你开心就好。”

周岚岚在凌绍怀中,得意的勾起唇角,她抬眼看向不远处的严曦,眼底带着挑衅。

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严曦贝齿咬着下唇,别开目光。

就算知道会是这样的情况,但当这一幕出现在眼前,她还是觉得心痛。

严曦准备回房避开他们,却看到一个佣人抱着纸箱往那堆“不喜欢”的东西走去,箱子最上面放着一个相框,是她和父亲母亲一家三口的合影!

那个相框,是她平日里最珍贵的东西,父亲母亲接连去世,这是留下来的唯一的合照,也是她最后的念想!

最敏感的那根弦突然被触动,严曦疾步上前,一把拦住佣人,“你要干什么!为什么要拿我的照片!”

佣人被她过激的反应吓了一跳,箱子直接从手中滑落,摔在地上,最上面的相框摔碎在地,“砰”的一声,玻璃碎片四处飞溅。

严曦一只手扶着腰,慢慢弯下身子,她肚子那么大,弯腰下蹲都很困难,费了半天的力气,才捡起相框。

她将完好的照片从相框中取出来,抱进怀里,回过头怒视着周岚岚。

若没有周岚岚的指示,家里的佣人谁敢乱动她的东西!

注意到她的目光,周岚岚害怕似的往凌绍身后缩,她紧紧拉着凌绍的衣角,声音有些颤抖,“阿绍,我一看到严泽群的照片就害怕,所以才会让佣人丢掉,对不起。”

凌绍闻言,眉头微拧,将周岚岚搂入怀中,“别怕,有我在。”

周岚岚点头,伏在男人怀中低声抽泣。

看着面前的这一幕,严曦只觉得浑身发冷。

她一直以为凌绍性情冰冷,可如今看到他对周岚岚的态度,她才明白过来,他不是不温柔,而是不会对她温柔。

眼见怀中的女人哭的越来越厉害,凌绍抬头,沉声命令一旁不知所措的佣人,“把那张照片拿去扔掉!”

佣人犹豫了一瞬,迈步朝严曦走去。

严曦脸色苍白,她将照片护在胸前,不住的后退,“不可以!”

这是她对父亲母亲最后的念想,她绝对不能给!

佣人走到她面前,面露难色,“夫人,把照片给我吧……”

严曦死死地护着照片,含泪决绝的开口,“不行!我不给!死也不给!”

看着倔强的女人,凌绍脸沉了下来,他指了指另一个佣人,“你也去,把照片给我拿来!”

第6章 夺走你的一切!

佣人连忙上前,钳制住严曦的双手,严曦奋力挣扎,可力量悬殊,她终究不是他们的对手。

严曦死死攥着照片,她带着哭腔开口,“求求你们,不要抢走我的照片!我求求你们!”

她这幅模样,让佣人们有些不知所措,纷纷停下了抢照片的行为。

见状,凌绍轻轻将周岚岚推开,走到严曦面前。

他伸手,掰开她紧握照片的手指,拿走照片。

紧接着,从口袋中摸出打火机,当着严曦的面,按下了开关。

“咔啪——”火焰窜出来,照片的一角被点燃。

看着火焰燃烧蔓延的那一刻,严曦面如死灰,声音嘶哑,“不要……”

凌绍浑身散发着冷意,随手将点燃的照片丢在地上,他环视一帮佣人,“从今以后,严曦在凌家,就是一个佣人!你们谁也不准再叫她夫人!”

撂下这句话,他走向周岚岚,语气和缓了许多,“岚岚,我带你回房间休息。”

“好。”周岚岚柔声应下,抬眼看向严曦的瞬间,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厉。

严曦满脸泪痕,看着凌绍走开,趁机挣开佣人,不管不顾的将地上烧了一半的照片捡起来,飞快地藏进了口袋里。

她起身,突然腿一软,身子一歪,眼见着要摔倒,周岚岚竟然上前,扶住了她。

“曦曦,你怎么样?”周岚岚一副担心的模样,却趁着众人不注意的时候,凑到严曦的耳边,冷笑着轻语,“严曦,我这次回来,就是要夺走你的一切!”

严曦猛地抬眸,对上周岚岚凶狠的目光,她沉怒的咬牙,“你走开!”

说着,她想甩开周岚岚扶她的手,可周岚岚竟然尖叫一声向后倒去。

凌绍几个大步上前,一手揽住周岚岚的腰肢,另一只手一挥,直接将严曦从周岚岚身边推开。

严曦像是一片树叶,跌跌撞撞的倒向一边,眼看着肚子会着地,她直接弯下膝盖,“咚”的一声,她膝盖着地,头撞向旁边的台阶。

一股温热的液体从额角流了下来,严曦一抬手,摸到了一片鲜血,痛意在额头处扩散,她浑身哆嗦,面色苍白。

若她不是跪摔地上,只怕她腹中的孩子,又要保不住了……

凌绍正安抚怀中的周岚岚,一抬头,看到跪在地上,满头鲜血的严曦,顿时眉头深锁。

他喉结滚了滚,正要询问严曦情况,突然感觉手臂一紧。

周岚岚伸手顺势搂住了他的腰,“阿绍,我的头好晕……”

刚滋生出的一丝愧意瞬间消失不见,凌绍垂眸看向周岚岚,“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好。”周岚岚扶着额头,一脸痛苦状。

凌绍搂着她迈步朝车子的方向走去,在上车前,他步子一顿,眸光冰冷的扫了一眼仍跪在地上的严曦,命令站在一旁的佣人们,“你们谁都不许帮她!”

说罢,他上车,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严曦跪在原地,缓了良久,才慢慢回过神来。

没有人敢帮她,她只能咬着牙,扶着旁边的墙柱,慢慢起身,然后拖着笨重的身子,狼狈至极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推开卧室的门,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狼藉,她所有的东西,都被翻了一遍,凌乱地堆在地上。

严曦从口袋里拿出那张烧了一半的照片,照片中,父亲的半边身子被烧掉,另外半边被火熏黑,看不清楚人脸。

那一刻,严曦心底最后的一堵墙轰然崩塌,失望,委屈和愤怒交汇至一起,她靠着墙壁慢慢跌坐在地毯上,捂着脸失声痛哭……

第7章 道歉!

天色逐渐昏暗,严曦如同一座雕塑,整整一下午,一动未动。

“砰砰!”

突然传来敲门声,紧接着,门被慢慢推开,严曦木然的抬眼,就见陈姐进了房间。

“少夫人,你怎么在地上坐着?快起来,地上凉,对孩子不好!”

她立刻上前,将严曦扶到床边坐下。

陈姐是凌家的老佣人,之前在老宅,后来凌绍的父亲凌诚业不放心,就让陈姐到别墅,照顾他们的起居,整个凌家,除了凌诚业,就数陈姐对严曦最好了。

严曦抬眼看向她,声音沙哑,“陈姐,是不是有什么事?”

陈姐叹了口气,“少爷让你下楼做晚饭。”

凌绍回来了,还让她去做完饭。

严曦深深吸了口气,自嘲的扯了扯唇角。

果然,他说道做到,将她当佣人使唤。

“少夫人。”陈姐突然凑近,压低声音开口,“我给你带来了药膏,你涂涂伤口,快点下去,不然少爷又要发火了。”

说着,她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药瓶,塞到了严曦的手里。

严曦心头一暖,感激的看向陈姐,“多谢,陈姐。”

陈姐摇摇头,“不用谢,少夫人,就算是为了孩子,也要坚持下去,我先出去了。”

看着陈姐离开,严曦心头触动,她伸手,抚了抚肚子。

对,就算是为了肚子里的双胞胎,她也要咬牙坚持下去!

……

挺着六个月的大肚子,严曦在厨房来回忙碌了好久,终于做好了一桌菜,她端着最后一道汤,慢慢走出厨房。

“想吃什么?”凌绍耐心的询问身侧的女人。

周岚岚摇摇头,“阿绍,我没有胃口……”

闻言,凌绍微微皱眉,“多少要吃一点。”

周岚岚不经意抬眼,看到严曦端着汤朝这边走来,她眸光一沉,立刻提高了声音,“阿绍,今天医生不是说了嘛!怀孕了要吃清淡一点,这些菜都好油腻,我吃不下!”

怀孕?周岚岚怀孕了!

严曦心脏骤然收紧,她手一抖,汤汁洒了一些,有几滴正好溅落在周岚岚的脚上。

“好烫!”周岚岚惊呼,猛地将脚往后面一缩,惊慌的看向严曦,“曦曦,你干什么!”

凌绍闻声起身,要走到周岚岚那边,路过楞在原地的严曦,他大手一挥,“让开!”

这一挥,汤碗顺势落下,滚烫的汤汁洒到严曦的小腿上,原本洁白的小腿,瞬间红肿一片。

“嘶……”

严曦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看到严曦红肿的小腿,凌绍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她是傻子吗?为什么不躲开!

“阿绍……”

耳边低柔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凌绍就感觉到衣角被人攥住了,他一回头,看到周岚岚眼底闪着泪光,“好疼……”

“我带你去冰敷。”凌绍回过神来,扶着周岚岚走向厨房。

看着烫红的小腿,严曦咬了咬唇,强忍着灼痛,将地上碎片扫到一边,然后朝洗手间走去,准备用凉水降下温。

可还没迈出几步,凌绍就扶着周岚岚从厨房里出来了。

“站住。”凌绍道。

严曦停下步子,强忍痛意看向他们,“怎么了?”

凌绍面色清冷,盯着她的眼睛,沉声命令,“道歉。”

严曦不知不觉的握紧拳头。

她又不是故意的,为什么要道歉?

深吸气,严曦倔强的开口,“我不是故意的。”

看着她的神情,凌绍眸光一沉,他正要开口,手就被人拉住了。

周岚岚轻声劝说,“阿绍,别说了,我没事,我饿了,我们出去吃饭吧……”

凌绍冷冷扫了眼严曦,随后别开目光,“好。”

说完,他拉着周岚岚,朝门口走去。

看着他们离开,严曦脚下一软,扶住了旁边的桌子才站稳,泪水更是扑簌簌的落下。

陈姐立刻上前,看到严曦被烫伤的小腿,连忙劝说,“夫人,先处理一下伤口吧!”

第8章 把他轰出去!

陈姐将严曦扶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一边给她涂烫伤药膏,一边轻声叹气。

“少爷这次实在有些过分了,若是让老爷知道了,准会生气的……”

一想到凌诚业,严曦就心生暖意,GG一直待她不错,这次她腹中的孩子能保住,也多亏了他劝说凌绍,只是他身体不好,受不得任何刺激。

想到这儿,严曦连忙拉住了陈姐的手,“陈姐,这件事不要告诉GG,他不宜动怒,我怕刺激到他……”

陈姐叹了口气,点头答应下来。

为严曦涂好药膏,陈姐轻声开口,“少夫人,你休息一会儿,我去打扫一下。”

“陈姐。”严曦叫住她,“我自己去就行,如果凌绍看到,会迁怒于你的。”

她太清楚凌绍的脾气,若是看到别人帮她,只怕会发更大的火。

拿了拖把,严曦忍着小腿上的疼痛,慢慢打扫着地上的污渍。

没过多久,院子里突然响起一阵嘈杂声,像是有人在争吵,很快,传来脚步声,严曦一抬头,看到袁野出现在门口。

“曦曦!”袁野一脸诧异的看着她,愣了半秒,快步朝她走来,“你在做什么!”

严曦握着拖把的手紧了紧,硬生生的扯出一丝笑容,“袁野,你怎么来了?”

“我去医院看你,听人说你被凌绍带走了,我担心你,就过来看看。”

袁野说着,看到她额角用头发挡着已经结痂的伤口,突然愣住了,“你的额头怎么回事?”

严曦苦笑了一下,随口搪塞,“不小心碰了一下,没事。”

“曦曦……”袁野闻到药膏味,一低头,这才发现她的小腿上也带着伤,他瞬间反应过来,咬牙切齿的问道,“凌绍他对你做了什么!”

严曦退后半步,抬手压了压遮住伤口的头发,故作镇定的开口,“袁野,我没事,你快走吧……”

如果凌绍回来,看到她和袁野在一起,只怕她浑身长满嘴也说不清了。

“不行!我要带你走!”袁野伸出手,拉着她就往外走。

“袁野,我真的没事!”严曦婉言拒绝,可袁野铁了心,就是不肯松手,硬是拽着她往外走。

严曦被他拉到门口,袁野伸出手,将她手中的拖把拿开,“我先带你去医院,把伤口处理一下。”

严曦无奈,刚想拒绝,突然听到汽车熄火声。

她抬头一看,熟悉的迈巴赫已经停在大门口,车门打开,凌绍迈开长腿,从车上下来。

正巧他朝这边看来,一时之间,她同他四目相对,气氛变得异常压抑。

凌绍的目光在她身上稍作停留,掠过袁野,随后视线下移,落在两个人紧紧握着的手上。

他眸光一沉,目光阴鸷起来。

他才离开一顿饭的时间,她竟然就在他的家里和别的男人拉拉扯扯。

严曦面色发白,快速将手从袁野手中抽出来,硬着头皮解释,“他来看看我,这就走了。”

说着,她推了推袁野,压低声音轻劝,“袁野,你快走!”

袁野怒视凌绍,垂在身侧的双手握紧成拳,他快步上前,在离凌绍几米远处停下,“凌绍,你究竟对曦曦做了什么!”

“与你无关!”凌绍不愿多说半个字,目光始终落在严曦身上。

从头到尾,凌绍都没多看袁野一眼,相比战败,对于袁野来说,被人彻底忽视对他的杀伤力更大。

他心生恼意,捏紧拳头上前,却直接被站在凌绍身侧的保镖攥住了手臂。

谁输谁赢,高下立判,在凌绍面前,他压根就没有出拳的机会。

周岚岚见状,连忙上前,在凌绍耳边轻劝,“阿绍,别这样,袁野是曦曦的好朋友,你这样对他,曦曦会伤心的……”

她话中暧昧的意味尤其明显,凌绍闻声,神色微变,片刻后,男人凉薄的嗓音响起,“把他轰出去!”

《凌绍严曦小说by江伊人全文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