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婉陆修晏小说by墨云归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时间:2020-05-22 23:24:28    作者:墨云归    来源:WXB

小说简介:先孕后爱,陆总的千金娇妻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跟陆修晏结婚三年,苏婉受尽了各路小三的挑衅,却又迫于压力,不得不想尽办法生下他的孩子,保住陆太太的地位。 等终于怀上孩子,苏婉才猛然发现他早已心有所属,她才是那个最碍眼...

苏婉陆修晏小说by墨云归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第4章出席宴会

跟她想象中的一样,直到明天中午,陆修晏都没有回来,反倒是网上不时能看见跟他有关的绯闻。

那个当红小花旦李莉儿几乎每一回都跟在他身边,堂而皇之的出席各种宴会。

对此,外界议论纷纷。

再过了几天,那些记者也不知道是怎么找到苏婉的电话,每隔几个小时就有一个记者给她打电话,不停的追问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苏婉烦不胜烦,到了后面也懒得管什么礼貌不礼貌的,直接就挂了记者的电话,连回都不回。

“太太,这张邀请函要怎么办?”女佣在旁担忧的问道。

苏婉低头看着摆在桌面上的宴会邀请函,脸色比方才又难看了几分。

这是陆家一个合作伙伴举办的宴会,上面明晃晃的写着她跟陆修晏的名字,还特意派了秘书送过来邀请他们,非常郑重。

她也不可能无视。

烦躁的揉了揉太阳穴,苏婉重新拿起手机,拨通了那个许久没有联系的电话。

对方很快接听,话筒里传来男人淡漠低沉的嗓音,“哪位?”

“是我。”

苏婉攥着手,手机上都是有备注,她就不相信陆修晏会不知道这个号码是她的。

他不过是找尽了机会羞辱她罢了!

果然,陆修晏意味深长的“哦”了声,“陆太太忽然找我,莫非你们苏家又出了什么事?”

“没有。”

苏婉忍着脾气,没有理会他的嘲讽,交代道,“这周李总要举行一个宴会,邀请函已经送过来了,我跟你要一起出席。”

“是吗?”陆修晏加重笑意,“可我没有时间。”

“……”苏婉轻咬唇,尽管早就猜到陆修晏不会跟她出席任何宴会,可听见他这么冷漠的态度,心中还是忍不住抽痛。

像是能从她的沉默中察觉到她的难堪,陆修晏语气嘲讽,“我还有事情要忙,没空在这儿跟你浪费时间。”

刚把话说完,话筒里传来了“嘟”的一声。

陆修晏直接挂了电话,连听她多说一句都不屑。

苏婉无力的靠在沙发上,用温热的掌心捂着酸涩的眼睛。

片刻后,她把手拿下来,目光恰好能看见挂在墙壁上的婚纱照。

照片里的她穿着纯白色的婚纱,笑意嫣然,满怀对婚后美满生活的憧憬。

陆修晏一身西装革履,却是薄唇轻抿。

这段婚事虽然是父母定下的,但她以为陆修晏总有一天会接受自己的。

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他的厌恶,以及无休止的羞辱!

三年了,她不知道还能不能坚持下去……

苏婉压下心中的疼痛,起身离开了安静得压抑沉闷的大厅。

很快到了周末那天。

苏婉按照邀请函上的时间,准时来到位于指定的酒店。

从车里下来,兴许是时间还早,大堂里的人还不多。

她踩着高跟鞋去打招呼,蔚蓝色的裙摆在脚踝处摇曳着,隐隐露出雪白的长腿。原本过肩的黑色长发被盘成了发髻,几丝碎发垂在修长的脖子上,很是撩人。

刚来到宴会大厅,好些男士就主动过来打招呼,都被苏婉一一拒绝。

第5章当面羞辱她

“陆太太,您来了。”正在招待着宾客的李氏集团副总一眼就就看见她,笑着过来打招呼,“陆太太来得真早,咦?怎么不见陆总?”

“他今早有些事就不过来了,让我跟李总说一声。”苏婉笑得落落大方,心中早就想好了说辞。

反正陆修晏今天没有时间,她只要编一个合适的借口就可以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没关系,能理解的。李总他——”

副总呵呵笑着,猛地,他神色一变,惊讶的看着苏婉身后。

不知道是意识到了什么,副总满脸尴尬的干笑两声,“这……也许陆总,他临时又有空了。”

“什么?”

苏婉没有听懂对方的暗示,狐疑的顺着他视线转身望去,随即看见了宴会厅门口的动静。

这一看,她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

穿着纯黑色高档西装的男人闲庭信步的走来,他旁边还紧挨着一个妆容妖娆的女人。

女人亲密的挽着他的手,神情娇羞的仰首跟陆修晏说着话,亲密得就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苏婉用力攥着手中的包包,冷眼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

几乎是瞬间笃定,他就是故意这样做的!

苏婉攥着包包的力气越发加重,眼前的一幕对她来说简直是羞辱!

方才对副总说的借口还在耳边徘徊着,身旁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瞧见她的脸色不太好,尴尬得根本不敢说话。

周围的气氛一下子就凝固起来!

李莉儿看见了她,红唇间勾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又把身子往陆修晏身上挨去,故意问道,“哎呀,陆太太,你今天也过来了?”

苏婉没有搭理这个多余的女人,愠怒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陆修晏,咬牙质问,“你不是说今天没空吗?”

“我有这样说过吗?”

陆修晏挑眉,眼里噙着戏谑的笑。正想再说几句,就看见了苏婉逐渐惨白的脸色。

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突地一阵疼痛,原本要说出口的冷嘲被卡了一下。

只是很快,他脸上的笑容依旧,眼里却多了些兴致。

今天这个宴会他确实没打算出席,只是李莉儿像是从剧组那边听说了消息,吵着想要过来出席,顺便结识名流。

他自然能知道这个女人心里在想些什么,但一想到苏婉也会出席今晚的宴会,他莫名也就答应了。

如今看见苏婉这副恼羞成怒的模样,他笑意加重,真想知道这个苏家大小姐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不能保持她一贯的优雅。

“可能是你听错了,我从没说过我没空。”陆修晏说着,伸手搂着李莉儿的腰,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她。

宴会差不多要正式要开始了,大厅里的人越来越多。

他们都或多或少的听见了陆修晏的话,正指指点点的看着她。

苏婉脸色难看,完全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中忽然走来一个眼熟的身影。不等苏婉看清楚,那人就笑着往这边走来,温煦的眼神顿时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第6章三个月期限

“大哥,SZ,你们这么早就过来了?”

来人穿着一件深蓝色的西装,俊逸的脸上带着朝气的笑容,伸手就拉着她的手腕,“我还以为你们没有过来呢。”

“既然来了,那我们就赶紧进去吧!我刚才看了,李总今晚请来的主厨正是SZ你之前称赞过的,你还说这位主厨的甜品做得好。”

他跟陆修晏虽然是亲兄弟,模样有七八分相似,但性格却截然不同。

陆祈风一边彬彬有礼地邀请苏婉,一边将手搭在陆修晏的后背,一路边说边笑,不着痕迹地甩开了李莉儿。

李莉儿被忽略,脸色惨白的看着周围对她指指点点的人,惊慌的想要追上来,“晏少,你等等我啊!”

李氏集团的副总看见这一幕,自然也不敢怠慢,赶紧上前招呼,还给他们准备了一处安静的地方,让服务员端来了酒水和蛋糕。

苏婉坐在沙发上,身旁是陆修晏,陆祈风坐在她另一侧。

而李莉儿却找准了机会,硬生生的坐在了陆修晏身边,还得意的看了她一眼,像是在示威。

这样的组合无论怎么看都很怪异。

苏婉没有理会那个女人的眼神,低声跟陆祈风说道,“祈风,你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陆祈风过来的时间刚刚好,正好帮她解决了这个尴尬的局面。

“我刚来没多久。”

陆祈风看了眼苏婉身旁,正好瞧见李莉儿故作姿态的凑到陆修晏身边,也不知道在说着些什么,还把手伸到陆修晏面前。

因为这个动作,李莉儿侧过了身子,看着就像是要钻进陆修晏怀里,暧昧得很。

陆祈风皱着眉,低声问道,“SZ,你没事吧?大哥身边这个女人——”

兴许是不想被陆修晏听见,陆祈风低头凑过来,声音压得很低。

苏婉也只能凑过去才能听清楚他的话,两人的脑袋几乎挨在一起。

“算了。”陆祈风看了眼陆修晏的脸色,叹了口气,索性不再说那个女人了,“SZ,这次我过来其实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什么事?”

“就是……”陆祈风目光闪烁了片刻,犹豫道,“今天听我爸提起,要是你在这几个月之内还怀不上大哥的孩子,他就要从苏氏撤资。”

“什么?!”苏婉心头一震,没想到会突然听见这个消息。

陆修晏的爸爸是什么性格,她也清楚,对方说是这几个月之内,但肯定不会太久,最多就三个月内。

三个月内让她怀上陆修晏的孩子?

可是结婚三年了,陆修晏都没有碰过她,她怎么可能在三个月内怀上孩子?

但仔细一想,陆父的耐心也确实耗得差不多了,而这些年来,有了陆家的帮助,苏家的公司才得以正常维持运营。

她必须谨慎处理这个问题。

“我明白了。”

苏婉深呼吸的稳住情绪,脸上看不出任何不妥。

宴会厅里还有这么多人,她不能在这儿暴露自己的情绪,不然周围的人说不定会以为她被李莉儿这个小三给气着了。

估计用不着一个晚上,京城的上流圈子都会知道这件事。

传回苏家,也只会让她父母丢人。

第7章她必须尽快行动

“祈风,我先出去一下。”她极力保持冷静。

尽管在站在来的时候,附近的宾客都好奇的望了过来,但苏婉脸上仍是保持着该有的从容,还跟几个熟人笑着打招呼。

信步去到外头的阳台里,确定周围没有人后,苏婉拿出手机给她爸爸打了个电话。

“爸,你最近怎么样?”

“我都还好,怎么忽然这么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苏父意外问道,语气里带着浓浓的疲倦。

“没事,我就是想你了,最近也有好些日子没有回去了。”

苏婉故意找了个借口,没敢直接问起公司的事。

陆父现在也只是让陆祈风过来提醒她,还没有真正动手撤资,在这之前,她不想让父亲担心。

三年前,苏家好不容易才从那场风波中稳定过来,渐渐也有些起色。

如今就算没有陆家的支持,说不定还能继续运营下去……

但她真没有十足的把握。

“没事就好。”苏父在电话里头松了口气,“公司最近也还好,我前不久还跟修晏的父亲谈了份合同,现在还在商议着,你不用担心。”

“你跟修晏也要多注意休息……修晏在外面很忙,你就把家里的事都打理好,也就不用他操心了。”

父亲的话听着像是家常,可每一句都离不开陆家和陆修晏。

苏婉是个聪明人,听到这里,她顿时就知道如今的苏家还是没有办法离开陆家。

要是跟陆家闹翻了,她爸肯定撑不起。

看来这个孩子,她必须得马上怀上了!

苏婉脸色难看,言辞闪烁的应了几句就把电话给挂上。

她心身疲倦的靠在墙壁上,看着逐渐暗下去的手机屏幕,忍不住揉了揉眉心。

看来没有时间再拖了,她必须尽快行动。

索性就今天吧……毕竟好不容易才见着陆修晏。

苏婉去了一趟洗手间,用凉水洗了把脸,缓了缓神才回到宴会大厅里。

宴会早就已经开始了,她回来就看见李莉儿正靠在陆修晏耳边亲热的说着悄悄话,根本不理会旁人的目光。

陆修宴漫不经心地轻瞥了眼苏婉,继续和李莉儿打情骂俏:“你之前是不是看中了几个包?”

“对啊!”李莉儿眼睛一亮,赶紧拿出之前保存在手机上的照片给他看,“晏少,你看看这几个包包是不是好好看?都是新款,很难买的!”

“我让助理给你安排。”

“真的吗?晏少,你对人家真好!”李莉儿欢喜的挨在陆修晏身上。

苏婉的心在抽搐,除了“陆太太”这个身份外,他们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

但她面上仍努力装成没看见的样子,心烦意乱地盘算着怀孕的事。

一旁的陆祈风担忧的望着走过来的苏婉,欲言又止的似乎想要安慰她,见她一动不动地注视着拍卖台,也没好再说什么。

李莉儿还想给陆修宴看时装周最新款的鞋,见陆修晏菲薄的唇抿紧,目光逐渐冷漠下来,不再搭理她,只得讪讪地收回了手机。

宴会到了最后是几件收藏品的拍卖。

苏婉早就从邀请函上知道这个环节,自然也清楚这才是今天宴会的重头戏。

第8章最后一件拍卖品

“……感谢各位来宾的捧场,下面将请出我们今晚最后一件拍卖品!”拍卖师在台上说道。

一个穿着旗袍的女郎捧着一个托盘走到司仪身旁。

借着现场的大屏幕,苏婉能清楚的看见托盘上摆放着一枚精致玉佩,形似龙凤,栩栩如生。

碧绿通透的玉石一看就是价值连城,更别说这鬼斧神工般的雕功。

玉佩刚出现,众人就一阵哗然,不等司仪把话说完,马上就开始叫价。

拍卖单上早就已经简单的介绍过这枚玉佩,它是皇帝珍贵的收藏品,要不是借着这次拍卖会,许多人恐怕没有机会见着这玉佩。

苏婉对这件玉佩心仪已久,这次势必要拿下,于是目光坚决的举起手中的号牌。

“陆夫人出价八百万,有没有比这个价更高的?八百万第一次,八百万第二次,八——八百五十万……陆,陆先生出价八百五十万!”

此言一出,众人随即惊讶的扭头望来,疑惑的看着陆修晏似笑非笑的表情,没想到他会跟苏婉同场竞价!

这不是明摆着要跟苏婉抢吗?

“你——”苏婉愠怒的看着身旁的男人,本想质问他是什么意思,可一见他脸上的笑容,刚到唇边的话就被堵住,索性也懒得追问。

反正这个男人就是故意的!

她黑着脸,再次举起手中的号牌。

“九,九百万!陆夫人出价九百万!”司仪迅速回过神来,喊道,“九百万第一——陆,陆先生出价九百五十——陆夫人一千万!”

众人惊呆了,瞪眼看着陆修晏不停的跟苏婉抢。

只要她叫价了,陆修晏肯定立刻就抢。

几分钟下来,龙凤玉佩已经被拍卖到一千三百万的高价。

苏婉忍着怒意,默默盘算过手头上可以动用的资金,继续举牌!

“一千三百五十万!陆夫人出价一千三百五十万!”

拍卖师下意识的望向陆修晏,等着他抢价。

几次下来,众人都熟悉了他的操作。

只是这回,陆修晏却皱眉看着身旁的女人,兴许是灯光的缘故,苏婉的脸色比起方才要惨白了些,抿紧唇,死死的盯着台上的玉佩,似乎非要拿下不可。

他加重皱眉的力度,望着她认真的侧脸,沉默了片刻,把手中的号牌扔在旁边,没有再叫价。

“晏少,你不叫价了吗?”李莉儿正享受着坐在大老板身旁听着花钱如扔纸的快感,谁知道陆修晏就把号牌给放下了!

她顿时一阵失落,还没有享受够呢!

“不叫了,钱不够。”陆修晏面不改色道。

“……”李莉儿被呛了一下,随后又干笑两声,才不相信这些话。

陆修晏没钱了?谁信啊!

“没有人叫价了吗?”

等了将近十多秒,拍卖师见陆修晏没有要开口的意思,不确定的又问了一遍,这才开始敲响手中的小锤子,“一千三百五十万一次,一千三百五十万两次,一千三百五十万三——一千四百万!”

猛地,司仪一脸激动的望向另一边的角落。

众人狠吸凉气,没想到这块玉佩能叫出这个高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