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千汐厉澜尘小说by落筱筱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时间:2020-05-22 23:19:29    作者:落筱筱    来源:WXB

小说简介:过妻不候:厉少宠妻请节制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慕千汐迫于工作压力,去偷拍厉澜尘的绯闻! 那厉澜尘是什么人?帝都厉氏集团的执行长,俊美伦比,是帝都万千女性的梦中情人,为人狠厉,不近人情! 而更重要的是厉澜尘可是她名义上...

慕千汐厉澜尘小说by落筱筱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第四章 这个女人,他要定了

见男人黑沉着脸,深邃狭长的眸子似泛着冷光盯着自己,慕千汐这才轻咳了一声。

走过去将男人从轮椅上扶起,扶起这一瞬间,慕千汐这才感觉到厉澜尘真的很高,之前因为坐在轮椅上的缘故,没有发现。

整整高出一个头多,她脑袋只能抵在男人坚硬精壮的胸前,双手紧紧扶住男人的胳膊,吃力地往浴室移动。

而被慕千汐扶着的厉澜尘,看着女人小心翼翼的动作,眼底的笑意不由加深。

“呼。”

终于把男人扶到浴室里,慕千汐放好热水,准备离开时,男人再次把她叫住。

“还没做完,你就要走?”

身后传来男人低沉性感的声音。

还没做完?

慕千汐心里一咯噔,脸上一热,顿时舌头都有些打结。

“做……什么?”

她目光不由往男人的衣服上一瞥,难不成让她帮忙脱衣服?!

“我腿脚不方便,不脱衣服怎么洗澡?”

见男人神色冷清,一点也没有她想的那种龌龊事,只觉羞愧。

对啊,她作为人妻,就算是有名无实,但帮助行动不便的丈夫脱衣洗澡,是尽一个做妻子义务吧。

这样一想,慕千汐再也不感觉不好意思,反而心里很是愧疚,走上前伸出手帮男人解扣子。

上衣褪尽,露出男人健康的小麦色肌肤,肌理分明,线条流畅,性感而富有力量,一点也不像一个长年坐轮椅上的人该有的肌肉。

脱完上衣,慕千汐对着男人腰间的皮带,怔了怔。

“你自己可以脱裤子吗……”

“你觉得呢?”

因为离得近,慕千汐弯着腰,鼻尖都能闻到男人身上清列的气息,时而还混合着温热的呼气,让她心猛然怦怦直跳。

看着男人眯着眸子,像看一个傻子似的的目光,慕千汐既羞愧又气愤。

“那你把眼睛闭上!”

慕千汐咬了咬唇,羞愤道。

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帮男人脱裤子!

看着女人生气鼓动着小腮帮子,又因为害羞红了脸颊的样子,厉澜尘只觉心里有一道火,灼烧着。

虽然想逗弄一下慕千汐,但怕小女人会因为羞赧而生气,第一次配合的闭上眼睛。

见男人闭上眼睛,慕千汐才深吸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发烫的脸,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只是个行动不便,需要帮助的人而已,不用想那么多。

心里虽然不停给自己打气,但当看到男人精壮的腰身下,黑色内裤包裹的硕大一团,触及那炙热的温度,瞬间让慕千汐惊呼着松了手。

“你,你流氓!”

天呐,她刚摸到了什么!

太可恶了,她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替他脱裤子,可这个男人居然这么调戏她?

不对,他不是半身不遂吗?下身已经失去知觉了吗?怎么还会有变化!

看着小女人红着脸,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兔子般跳开,瞪着水灵的大眼看着自己,厉澜尘眸中的暗色更深。

“流氓?”

厉澜尘饶有兴趣的挑眉,看着慕千汐道。

男人理直气壮,丝毫没有半点羞愧的样子,瞬间让慕千汐炸毛。

“你自己洗吧,我不伺候了!”

说完,头也不回地跑出浴室。

看着女人逃似的的身影,厉澜尘性感的唇角微勾,看着只脱了一半的裤子,蓦然从轮椅上站起。

两年前,那场车祸中,他确实受了重伤,也昏迷了大半年,因为被查出车子保险丝被人做了手脚,他才伪装成一个坐在轮椅上双腿不能动的残疾人。

当得知,厉家要选替他选择一个冲喜新娘,厉澜尘也就将计就计娶了,新婚夜就签了隐婚协议。

本想着查出幕后主使者,就放她离开,不过现在看来,没这个必要了。

这个女人,他要定了!

……

第五章 她是你SZ

阳台上。

慕千汐涨红着脸,一口气跑到阳台上,被冷风吹过,一颗悸动的心这才平复下来。

为什么这个男人和外界传的不一样?

不是传言他冷漠无情,不喜女人靠近吗?怎么还让她近身,而且还戏弄她?

一想到刚才在浴室里的画面,慕千汐的脸莫名发烫,看厉澜尘还没出来,赶忙钻进被子里,将自己裹成一团。

她只祈求今晚快点过去,等应付过厉老爷子,她就出去住。

脑袋思绪万千,不一会儿慕千汐就被困意所袭,睡了过去。

厉澜尘从浴室出来后,看着小女人已经睡着,娇小的身体和偌大柔软的床形成鲜明对比。

心仿佛被一抹暖意敲击,眸子含笑,从轮椅上起身,掀开被角将慕千汐捞入怀里,闭目养神。

第二天,等到慕千汐醒来时,身边已经没有男人的身影了。

慕千汐快速洗漱,然后换了一件米色长裙,又化了了个淡妆,出了卧室。

“我不在这段时间里,澜尘辛苦了。”

客厅里,厉老爷子厉国峰一身白色休闲装,年已七十的脸上仍精神依旧,眉峰似刀,老花镜下那双眼睛泛着精光。

坐在欧式沙发上,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厉澜尘,眼里满是赞叹和欣慰。

听到爷爷的夸赞,厉澜尘只是淡然一笑,“都是我该做的,爷爷谬赞了。”

“欸?千汐那丫头呢?怎么不见她人?”

老爷子环视一周,没见慕千汐,不由皱眉道。

刚走下楼梯,就听到老爷子叫她,慕千汐忙调整好状态,脸上扬起一抹笑意走上前。

“爷爷好。”

慕千汐上前,乖巧的轻叫了一声。

看到老爷子身旁站着的男孩儿,敛眉淡然道,“一年不见,子轩倒是越发成熟帅气了。”

眼前的厉子轩早已不是一年前那个在学校总是温润照顾她的人,现在的他,总给她一种淡漠,眼神里的温柔不见,有的只是冷厉。

“一年不见,SZ还是这么伶牙俐齿,能说会道。”厉子轩说着,嘴角勾起一抹嘲讽。

“不过也是,能嫁进厉家,光凭脸还是不够的,嘴巴还要会说才行,要不然怎么会入我大哥的眼呢。”

说着,看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的厉澜尘,含笑道。

虽然没有骂人的字眼,但厉子轩字字珠玑,字里行间都透露着对她的嘲讽。

不择手段,爱慕虚荣,或许这就是他对她的看法,慕千汐心里像被针扎一般,脸上面不改色,但心却疼得滴血。

“子轩!千汐是你哥的妻子,更是你的SZ,你这是一个晚辈对长辈的该有的态度吗?”

一旁厉老爷子听了,猛然冷哼了一声,斥责着。

而作为当事人,慕千汐脸上闪过尴尬,正要开口说什么时,一旁本沉默不语的男人却开了口。

“入不入我的眼,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慕千汐是我的女人,更是这厉家大少奶奶。”

说着,厉澜尘微侧身子,眸子里夹杂着警告意味看着厉子轩。

“记住,她是你SZ,再有下次,绝不轻饶!”

说完,男人转动着轮椅,不看厉子轩早已怒气冲冲的脸,握着慕千汐因为紧张而卷缩不安的手。

“我还有事,就先不陪爷爷了。”

出了这么一个插曲,厉老爷子深知自己孙子的脾性,冷漠严厉,能给厉子轩一个警告已经是忍让了。

所以,他们年轻人该怎么弄就怎么做,只要不做出败坏家族利益和手足相杀就行。

“去忙吧,不过,公事在忙,也要注意身体。”

厉澜尘淡漠的看了一眼厉子轩,眼神示意慕千汐推轮椅离开。

书房里。

“谢谢你刚才替我说话。”

刚才被厉子轩数落,她本一笑而过,但没想到厉澜尘的竟替她说话,还指责了自己的弟弟。

霸气护短。

一时间,慕千汐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并不像传闻里那样,冷漠无情。

“谢什么?我只是不允许我的女人被别人指手画脚罢了。”

第六章 绯闻私密

男人的头从文件里抬起,俊美绝伦的五官在朝阳暖汐下,仿佛被镀了一层金光,迷人又帅气。

慕千汐只觉耳根一热,舌头都有些打结,“流氓,谁是你的女人,我们只是假结婚,不要搞错了!”

一口一个我的女人,也不害臊。

闻言,厉澜尘微沉着脸,深邃的眸子里似有寒光闪过,他沉着声音冷道。

“你不是我的女人,那你还想做谁的女人?厉子轩的么?”

男人话锋突然凌厉起来,转折的变化太快,一时让慕千汐没有反应过来。

“你什么意思?什么厉子轩?”

他在胡说八道什么,关厉子轩什么事?

看着女人迷茫不知所措的样子,厉澜尘嘴角冷笑,“你嫁进厉家之前,我就知道你和子轩是同学,而且你还喜欢子轩,对么?”

“你胡说什么!是,我和厉子轩是同学,但我们的关系也止于朋友之间,因为某些原因,子轩学长在学校特别帮助我,但仅此而已,而且在我还没嫁进厉家前,我不知道他就是你的弟弟!”

“所以,请你不要乱猜,我们之间很清白!”

本来以为这个男人不一样,看来还是和传闻一样,她就不该对厉澜尘有抱想。

虽然她在乎厉子轩对她的看法,但不代表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见小女人被气得怒目圆瞪,一副就要炸毛的样子,厉澜尘心里竟升起一抹疼惜。

或许,他不该胡乱猜测。

这么一想,厉澜尘冷硬的轮廓渐渐柔软起来,他抬头看着慕千汐。

“好,我相信你们之间是清白的,所以作为歉意,这个给你。”

说着,男人从电脑上拔下U盘,放在桌前。

看着面前的U盘,慕千汐一脸懵逼,“这是什么?”

“你不是拍独家么,这个是方梦雪的全部绯闻私密。”

“什么?方梦雪绯闻私密,给我?真的吗?你不是在骗我吧?!”

慕千汐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厉澜尘竟然会把方梦雪的绯闻私密给她?

啊啊啊,她要是拿到,工作不仅转正而且还会加薪升职!

天啊,这简直是不可置信啊!

看着慕千汐一张一脸表情丰富变化,一会儿惊讶,一会儿又疑惑犹豫,厉澜尘嘴角含笑。

“不要?”

一边说着,一边就要把U盘往垃圾篓里扔。

“要,要!”

看到男人的举动,慕千汐吓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忙不迭地跑上前,从男人手中抢过来。

视若珍宝。

这可是能拯救她的救命良药啊!

慕千汐拿着U盘暗自窃喜,没想到这个男人还是好心的,虽然有时特别惹人讨厌,但关键时候还是帮了她。

诶?他怎么知道需要方梦雪的绯闻?

“你怎么知道我现在需要拍独家?”

她记得,她没有跟厉澜尘说过。

这个男人是预言家吗,可以看透未来?

闻言,厉澜尘只是微皱眉头,疑问道,“你觉得你有什么事可以瞒过我?”

男人眸子里透着探究性,凉薄又让人捉摸不透。

慕千汐的心猛然一缩,手里的U盘攥得更紧了。

以他厉澜尘的实力,想查明她的事情,简直太容易了,那他是不是也知道她是替嫁的?

思及,慕千汐大脑里瞬间闪过一百种的可能,厉澜尘要是知道了,会该怎么惩罚她?

就在慕千汐慌乱得不知如何时,厉澜尘眸子闪过一丝暗光,“过来,给我倒杯咖啡。”

男人的话如鸣击醒胡思乱想的慕千汐。

“你想喝什么样……啊!”

慕千汐上前,正要开口问咖啡加不加糖,突然腰身被男人一搂,重心不稳,被男人带入怀里。

臀部跨坐在男人大腿上,羞涩难言的部位让慕千汐瞬间爆炸。

“你,你干什么,你快放开我!”

这男人不是双腿无力吗,她这样坐着,不会影响吗?

想着,慕千汐就要挣扎下去,可男人的臂膀如铁钳般牢牢锁住她的细腰,动弹不得。

“不要乱动!”

厉澜尘脸色暗沉的低吼一声,这个女人难道不知道安分一些?

意识到臀部下有东西顶她,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那灼热滚烫,雄赳赳气昂昂的。

慕千汐瞬间不敢动,脸色涨红,羞愤得都要找个地洞钻进去。

第七章 说好当假夫妻

这个男人怎么这样!

没有一点廉耻吗?

慕千汐拿男人没辙,只能心里小声嘀咕着。

见女人红着脸,视线躲闪羞愧的样子,厉澜尘眸底闪过戏谑,对准女人那诱人的红唇吻下。

甘甜柔软,仿佛有魔力般吸引着厉澜尘。

而慕千汐则是被男人的举动,弄得不知所措,只觉得呼吸快要结束了,脑袋里一片空白。

连思考的空间都没有。

就在慕千汐快要缺氧而窒息时,男人放开了她。

“你做什么亲我?混蛋,不是说好当假夫妻吗?那你现在做的这些算什么!”

得了空隙,慕千汐趁机跳下男人的双腿,斥责道。

面对慕千汐的质问,厉澜尘则是很淡然,然后在慕千汐的惊愕下从轮椅上站起。

“你是我老婆,我亲你难道有什么不对,嗯?”

厉澜尘迈着大长腿,将一脸目瞪口呆的女人逼到沙发上,饶有兴趣。

“惊讶吗?”

男人低着头,温热的气息扑洒在慕千汐的耳垂上,敏感又颤栗,引得慕千汐浑身僵硬。

“你……你不是出车祸……”

这个男人不是因为出车祸双腿残疾,今生只能坐在轮椅上吗?

那他现在好端端的走过来,又把她压在沙发上撩拨算什么?

还有那天晚上,哄骗自己帮他脱衣服的画面……

啊啊啊,慕千汐得知男人像个玩弄傻子似的欺骗她,瞬间怒了。

“滚开,你个骗子!”

欺骗她的信任,既然没有残疾,为什么欺骗亲人还有她,难道因为好玩吗?

如果这样,她慕千汐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和他离婚,就算暴露身份,也不惜!

“骗子?”

厉澜尘嘴角冷笑,眼神冷得骇人。

“我确实出了车祸,因为被人做了手脚,我不得不对外佯装,你知道昏迷两个月才捡回来一条命的滋味吗?”

看着女人呆愣的样子,厉澜尘顿时索然无味,从慕千汐身上起来。

而慕千汐则被厉澜尘的话,震慑到。

别人算计,九死一生才捡回来一条命。

现在的伪装,也止不过想查出幕后黑手,如果不这样,谁愿意一直伪装,谁愿意一直坐在轮椅上?

豪门世家,表面上是那么光鲜亮丽,让人向往,可谁知这些背后黑暗,为争夺利益而明争暗斗,甚至付出生命!

见男人脸上不加掩饰的落寞,慕千汐突然有些感同身受。

其实她也一样,为了家族利益,牺牲自己嫁进厉家。

这背后的酸痛,是没人能理解的。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经历这些……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把你不是残疾的事情出去的!”

慕千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只能作些保证。

见小女人拍着胸脯,一副信誓旦旦的要为他保守秘密的样子,厉澜尘眼底含笑。

看来他的决定没错,把秘密暴露给她。因为这个女人和别的女人不一样。

慕千汐看着男人突然对她诡异的笑,心里突然爬上一抹悚然,难道他要杀人灭口?

就在慕千汐天马行空时,这时书房门口传来管家刘伯的声音。

“大少爷,大少奶奶,该吃饭了。”

闻言,厉澜尘走到慕千汐的身边,拍了拍小女人脑袋,“胡思乱想什么?以为你知道我的秘密,把你分尸灭口么?”

听到男人的话,慕千汐瞬间羞愧难当,这个男人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吗?

这都能猜到?难道她都话写在脸上不成?

她全是发现,她在这个男人面前,什么也藏不住,就像没穿衣服一样,这个男人什么都能看透。

“还傻愣着?”

说着,厉澜尘坐回轮椅上,示意慕千汐推他。

“哦。”

见此,慕千汐乖乖去推。

慕千汐的言行举止,让男人喜梢眉色。

……

第八章 自不量力

餐厅。

因为为厉老爷子和厉子轩接风洗尘,刘伯让人准备了偌大一桌美味菜肴。

中西菜品,红酒西点结合。

简直丰富美味。

慕千汐一向对甜品有些独特爱好,看到有西式糕点,眼睛都要笑成月牙弯。

但有长辈在,慕千汐只能乖顺地坐在厉澜尘的身边,时不时替他加菜,充当一个贤惠的妻子。

厉澜尘看着都要被菜堆满的碗,薄唇微勾,夹了一块肉放在慕千汐的碗里。

“你也要多吃点,腰上太瘦了。”

慕千汐刚把肉放在嘴里,听到男人话,差点没被呛到。

什么腰上太瘦了!

这个男人能不能正经点?

瞬间慕千汐耳根发烫地只低着头扒饭,不敢去看男人那不怀好意的眼光。

而桌子上的另外两人,厉子轩则是当时放下筷子,“我没胃口,你们慢慢吃。”

阴沉着脸色离开。

而作为长辈的厉老爷子,则是欣慰的笑道,“看你们这么恩爱,爷爷也放心了。”

“澜尘啊,你和千汐结婚也有一年了,该考虑生个曾孙给我这老头子玩了。”

曾孙,玩?

“咳咳……”

慕千汐当时就被饭呛到,厉澜尘忙贴心的倒了一杯牛奶,递给她。

“多大的人了,吃饭还会呛到自己,真让人不放心。”

说着宠溺的看着慕千汐把牛奶喝了。

而慕千汐快要被吓得坚持不住,就差起身逃离这里。

厉老爷子则是一副过来人的口吻,意味深长的看着她道,“千汐啊,趁年轻,多生几个,一年一胎,在或者两年一胎也行,生几十个我厉家也养的起。”

闻言,慕千汐拿筷子的手差点掉在地上,她都要被老爷子的话雷到。

还一年一胎?生十几个?

当她是母猪吗?

慕千汐调整了一会儿,脸上才扬起一抹笑意,“爷爷,这种事急不得……”

说着,慕千汐眼神示意一旁看戏的男人。

这个男人不知道替她解围吗?

他们明明只是假结婚,有名无实而已!

怎么生孩子?

看到小女人投来可怜救助的目光,厉澜尘这才慢悠悠的开口。

“爷爷,孩子这事,我和千汐最近也在商量。”

说着,故意看了一眼慕千汐。

而慕千汐红着脸,硬着头皮笑道,“是的,爷爷,我和澜尘确实有要孩子的打算。”

啊,来个人快打晕她吧!

这个男人简直不怕事大,还说出他们正在准备要孩子!

“好好,那就好。”

厉老爷子则是一脸乐呵呵,嘴都合不拢的笑。

而慕千汐也跟着笑,不过是哭笑不得的笑。

午饭过后,慕千汐再也待不下去,找了一个外出有事的借口,逃似的离开了厉家。

报社。

“呦,这不是我们慕千汐吗,怎么傍上大款还要来上班啊?”

“就是啊,我们那天可是看到你上了一辆豪车,指不准被哪个老男人包养了呢!”

“就是,长得跟狐媚子似的,肯定勾引男人了。”

慕千汐刚坐下,耳边就传来杜晓晓和她几个小跟班阴阳怪气的声音。

好不容易脱离厉家,来到报社还要被人指点,慕千汐积压了好久的怒气瞬间喷发。

“说够了么,你们嘴巴这么能说,怎么不去说书呢?来当报社记者,真是委屈了你们!”

“嘿,被老男人包养了还不准我们说了?你只是一个实习生,要是拿不到独家转正,就等着炒鱿鱼吧,还敢跟我们杜姐斗!自不量力!”

杜晓晓身边的一个跟班,冷眼嘲讽着。

面对这些,慕千汐只能让自己冷静下来,俗话说得好,一群疯狗咬了自己,咱也不能同样咬回去。

对待疯狗,要用特殊方式。

“那咱们敢不敢来打个赌,如果我要是拿到独家,你就当众给我赔礼道歉!如果我没拿到,我就给你赔礼道歉,敢吗?”

闻声,杜晓晓昂起脑袋,冷笑,“有什么不敢的?”

顿了顿,冷声讥讽,“倒是你这个丫头片子,来了这么久还是一无是处,现在更是厉害,和前辈叫板了,也不知道赢了你,会不会有人说我欺负弱小?”

弱小?回头真正出手,你就知道厉害。

“杜前辈放心,我这人抗造,对付恶心的事情自有一套。”慕千汐暗暗讥讽。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杜晓晓身旁走狗恶狠狠看着。

侧过身子,杜晓晓伸手拦下,“无妨,现在的小年轻说话总是没轻没重,正常,等你能拿到厉澜尘的报道也不迟。”

“厉澜尘?”慕千汐一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