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老公晚上见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by主角温映萱祁泽

亿万老公晚上见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by主角温映萱祁泽

亿万老公晚上见

时间:亿万老公晚上见作者:石榴小姐

亿万老公晚上见温映萱祁泽小说

亿万老公晚上见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亿万老公晚上见在线全文阅读,作者石榴小姐是如何刻画的。亿万老公晚上见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讲述了:离婚前夕,她把BOSS,吃了,啃了,骂了! 离婚当日,BOSS大人把她晾在民政局门口等了一天! “你是在报复那天我把你那个了,所以不肯离婚么?”她质问。 “没错,且技术差,待培养。”高冷BOSS鄙夷的口吻道。 “那培养好了,可否把婚离一离?” “考虑考虑。” 怎么好像吃亏了?古人云说吃亏是福,这亏唰着吃,蘸...

第15章 老婆,晚上吃什么

秘书自然知道徐婧的意思,她是想要让自己避开,这样她才能跟总裁单独相处,可是,这不是让他为难吗?他又有什么资格去劝总裁呢?

徐婧见秘书没有反应,心里怨恨,却又无可奈何。她这几天总是会不停的想起那晚祈泽与温映萱在一起的画面,温映萱她凭什么?越想越觉得不安,她必须在祈泽对温映萱动心之前,拆散他们。

“泽,我保证不会耽误你多少时间的,我只是有几句话想要跟你说,就几句而已。”

徐婧的眼泪已经夺眶而出,声音显得有些沙哑。

祈泽敛眸,甚是为难的看着徐婧,接着拿起了手机,迅速的拨了一个号码出去,好似没有听见徐婧说的话一般。

“泽……”徐婧压低声音,哽咽着又唤了一声。

电话响了两声。

温映萱拿着手机,心下暗自腹诽,祈泽是不是突然想通了,同意跟自己离婚了?要是这样就好了,自己就可以彻底的摆这个男人了。

稍作迟疑,温映萱接听了电话。

“你是不是同意离婚了?”心里一直想着祈泽能够同意离婚,温映萱还没等祈泽开口,就着急的将心理最真实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而电话的另一端。

祈泽原本皱起的双眉,终于舒散开来,一抹幸福的笑容从脸上漾开,数不尽的柔情与宠溺,温柔的似是要化出水来。

徐婧看在眼里,恨在心里。祈泽从来都没有这样对自己笑过。

“老婆……”

只是一个称呼,就秒杀了一切。

秘书在心里暗暗的为总裁鼓掌叫好,见过秀恩爱的,没见过这么秀恩爱的。

而徐婧此刻只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她知道,正在与祈泽通电话的人,是温映萱。

“我今天会早点回去的,你放心,我一下班马上就回去!恩,我想吃红烧鱼、糖醋里脊……”

祈泽旁若无人的与温映萱聊起了家常,只当徐婧是空气一般。

殊不知,正在听着电话的温映萱却是有点蒙。

老婆?红烧鱼?还糖醋里脊?这人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还是他在外面受什么刺激了?

“是不是我给你做了红烧鱼、糖醋里脊,你就会答应跟我离婚了?”

“你上次跟我说好的,要是我乖乖的答应你的要求,你就会给我做好吃的。”

上次说好的?

温映萱纳闷的看了看电话,确定是祈泽打来的没错啊,而且电话里的声音就是他呀,为什么会突然说这么些话?还是,他根本就是在暗示什么?

答应他的要求?

温映萱迅速的在脑子里过了一圈,这才想起来,自己恳求祈泽将那块地收回去的事情。难道他是在说这个?

“要不,我再多送你一道红烧肉,怎么样?”

祈泽闻言,撇了撇唇角,嗔怪道,“红烧肉太腻了,我想吃清淡一点的……”

徐婧终于听不下去了,愤懑不已的跺了几下脚,就跑开了。

须臾,祈泽满意的笑了。

秘书忍着笑,不忍打扰祈泽,便悄悄的退出了办公室,并小心的带上了办公室的门,不敢发出半点的声响来。

电话里,温映萱还在不停的讨价还价,以为几道菜就能让祈泽同意离婚,便绞尽脑汁的用自己的拿手菜来讨好祈泽。

“你觉得红烧肉太油腻了吗?你要是不喜欢的话,我们还可以吃其他的,要不我再送你几个青菜吧,你喜欢吃生菜、油麦、还是菠菜?”

祈泽双眼微阖,淡笑不语。

温映萱好似来了兴致,没有得到祈泽的回应,就自言自语起来。

“要不吃青菜吧,你看你还想吃什么?我现在就去买菜,准备晚饭。”

祈泽仍是不说话,脑海里却已经开始幻想着温映萱为自己准备晚餐的忙碌样,幻想着自己一回到家,就能看见餐桌上满满的一桌子的饭菜。

光是想想,都觉得很幸福。

如若有一天,温映萱真的能够洗手为郎煮羹汤……

“喂,你还在听吗?”

温映萱的声音将祈泽拉回了现实中。

祈泽顿了顿声,淡淡的回道,“随意!”

温映萱并没有听懂这句随意的深意,只当是祈泽在自己给出的几个选择中,任凭自己选择一个。

“好的,那我做好了晚饭等你回来,我现在就去菜场里买菜,你还有什么事情要说吗?”

“没有了!”

仍是淡淡的语气,祈泽本想拒绝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给应了下来。

“那我挂了,对了,你刚刚答应我的事情是不是还算数?”

“我答应你什么了?”

“你刚刚答应我的呀,要是我给你做晚饭,给你做红烧鱼糖醋里脊,你就会跟我……”

“一起吃晚饭是吗?恩,这个我记得。”

祈泽很适时的打断了温映萱,说完又很迅速的挂断了电话,根本就不给温映萱反驳的机会。

温映萱愣愣的看着手机,良久,才回过神来。

刚刚祈泽……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

转念一想,反正他是答应了晚上回来吃完饭的,那就证明晚上还有机会。

大不了,就又用上次那一招。

温映萱忽然觉得自己活得也是够憋屈的,竟然要靠取悦自己的老公来争得离婚后的自由。

还能更奇葩吗?

……

温家别墅的书房。

温父怔怔的坐在书桌前,呆呆的看着桌面上的信封,失魂落魄一般。

信封里装着律师刚发来的律师函。

祈泽果真给自己发来了律师函,连同着监控录像一起。

白纸黑字,写的很清楚。祈泽要求温父亲自去跟温映萱道歉,否则的话,就会故意伤人罪起诉温父。

录像在这儿,清楚的拍下了温父扇温映萱巴掌的画面。

事实上,温父很清楚祈泽的势力,即便是没有这个录像,只要祈泽是真的想要教训他的话,无论如何,他都是逃不过的。

早知道,今天就不应该去别墅找温映萱,那样起码不会招惹上官司,损失的不过是一块地而已,可是现在,可不只是一块地这么简单了。

温父满是沧桑的脸上,此刻尽显惆怅。

难道真的要亲自去跟温映萱道歉吗?

活了大半辈子,没想到最后却落了这么个结果。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造了什么孽!

“哎!”

寂静的书房里,忽的传出了一声长叹。

易欣站在门口,透过虚掩的门缝,刚好可以看到温父的脸。

刚刚一家四口还在很开心的吃着饭,可是他突然接了个电话,整个人的脸色都不好了,易欣就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此番一看,易欣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第16章 她要是不肯的话,我就打她

“老温,你刚刚都没有吃多少饭,我给你又熬了点粥,你喝一点吧!”

易欣双手捧着一个精致的小饭碗,碗沿腾腾的冒着热气。

温父只是抬头看了易欣那么一眼,忽而摇摇头,便又重新埋下了脑袋。

易欣踱着步子走向前,小心的将小饭碗放在桌上,下意识的看了桌上的信函一眼。

她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刚刚看见温父一直都盯着这个信函看,眼睛都不眨一下,想来让他这么惆怅的一定就是这个信函了。

“我不喝了,思瑞呢?”

“思瑞一直在跟我说她没脸见你,今天这件事情都是因为她出的鬼主意,才闹到这个地步。”

“哦!”

温父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随即又陷入了深思。

良久之后,终是易欣率先打破了沉默。

“思瑞将事情都告诉我了,这件事情怪不得她,都怪温映萱那个贱人,一定是她在祈泽面前说了些什么,要不我去教训教训她。”

易欣本想说些话来安慰温父,却不想自己说完之后,温父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你不用说了,说到底,她也是我的女儿,这件事情我自己有安排,你就不用管了,还有,让思瑞彻底打消了去勾引祈泽的想法吧,祈泽是不会看上思瑞的。”

“话不是这么说的,温映萱有把你当过父亲吗?她要是打心眼里还认你这个父亲的话,你至于现在这么坐在这儿唉声叹气的吗?老温,我跟着你不求别的,我只希望以后都能够过上安稳的日子,安安稳稳的等着思瑞嫁人,琦儿娶XF,这期间,我不希望还有什么别的事情发生,你现在的身边就只有一个女儿,只有我们的女儿,没有别的。”

易欣穿着一身家居服,俨然一个家庭主妇的模样。

温父何尝不懂她说的这些,可是,温映萱也是自己的女儿,这是不争的事实。

也正是因为如此,祈泽提出的条件,才变得异常的艰难。

“行了,你别说了,我正烦着呢!还有,你得跟你那宝贝儿子好好说说了,别整天游手好闲的,除了吃喝玩乐就不知道找些正经事做。我这么大一个公司,就他现在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要我怎么放心把公司交给他?”

说起那个儿子,温父竟是更加惆怅了。

温琦比温思瑞晚了几分钟出生,加上又是一个男孩子,从小就受到了易欣的特别照顾,经常是一身名牌从头到脚,成年起就给配了顶级豪车,易欣在温父的面前念叨了很久,温父才答应给他挂名公司的副总经理,却也真的只是挂个名而已。

“你放心吧,我找琦儿谈过了,琦儿现在好歹也是个成年人了,肯定能够明白我说的话。”

温父白了易欣一眼,没好气的道,“但愿如此,别到最后给废了,我这公司……”

“不是还有思瑞吗?虽然思瑞是个女孩子,可是我相信她一定能够做的很好的。”

易欣生怕温父说要把公司转给温映萱,便抢在温父的话说完之前就打断了温父。

“但愿如此!”

温父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注意力又回到了跟前的信函上。

这件事情还真是不好办!

易欣绕过书桌走到了温父的身后,缓缓的探出双手,放在温父的双肩。

“今天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

“向温映萱道歉!”

温父的决定着实惊住了易欣,她也没有想到为什么祈泽会突然间对温映萱这么好了,好到竟然能够为了温映萱出面起诉温家。

“祈泽说了,如果我的道歉征得了温映萱的同意,并且温映萱亲口说不起诉了之后,祈泽才会重新考虑把那块地给我,并且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找温映萱的麻烦。”

说话间,温父又是一声长叹。

“可是……”易欣欲言又止。

“可是什么?”

“可是你真的能够放下身段,亲自去找温映萱求原谅吗?”

“还有什么比公司的利益更重要的事情呢?”温父的言语深沉,如同一只狡猾的狐狸,深邃的眸子里,透着一股未知。

温父与易欣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交谈着,丝毫没有注意到书房门外还有人在偷听。

直到这个人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愤怒,推开了书房的门,并用极高的嗓门冲着温父叫嚣道,“爸爸,你为什么要向温映萱道歉?姐姐告诉我说,今天你们去找温映萱了,你们去找她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吗?姐姐还说祈泽听了温映萱的蛊惑,将那块地收回了?”

来人身穿花衬衫,铆钉破洞牛仔裤,五官不显精致,他正是温琦。

许是因为情绪过激了些,温琦的言辞激烈,满嘴都是对温映萱的诋毁与不满。

“爸爸,要不这样,我明天去找温映萱,我让她去求祈泽,她要是不肯的话,我就打她。”

温琦说着,顺势抹了抹鼻子,就这一个小小的动作,使得温琦从头到尾都散出一股弄弄的流氓气息。

“你还嫌事情闹得不够大吗?你上次把人家肚子搞大的,现在解决了没?”

因为这个儿子,温父也是操碎了心。

温琦舔着笑脸,呵呵的道,“孩子已经打掉了,只是她家里人比较麻烦,这不来找您了吗?她家里人一直缠着我不放,非得要给了钱才能走。”

温琦刚开口,温父便已知道温琦的来历。

第17章 你自己去想办法

“爸,你看我最近也算是安分,也没有闯下其他什么祸,不过也就是弄大了别人的肚子罢了,再说了,我也给了那个女人很多钱了,谁知道她的家人还不知足,这次竟然狮子大开口,我身上已经没有那么多的钱了,您最近也没有给我钱。”

此前温父特意冻结了温琦的账户,就是防止他在外面闯祸,结果……

温琦对自己现在所处的状况毫不自知,还当自己的父亲还跟以前一样那样,虽然面上不说什么,但是最后一定会毫无怨言的帮自己擦屁股。

“爸,你放心吧,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一定是最后一次了,等到这件事了结了之后,我就回到公司里去,一直守在您的身边帮您的忙?您说呢?怎么样?”

温琦始终都没有注意去看温父的表情,如果他稍微留心一点的话,必定会看到此时的温父,脸色阴沉的如同六月暴雨来临前的天。

“琦儿,你快别说了!”

终于,易欣察觉到了异样,赶忙拉了拉温琦的衣角,示意温琦赶紧闭嘴。

温琦不明所以的看了易欣一眼,语带埋怨,“妈,你快帮我劝劝我爸,你是不知道那个女人的家里人有多么野蛮,她哥哥上次都拖着斧头来找我了,要是我这次不给他们钱的话,他肯定会劈了我的。”

易欣下意识的看了看温父,却见温父神色凛然。

易欣深谙温父的性子,原本温映萱的事情就已经够他烦的了,却没想到琦儿这个混账东西还来添乱。

“行了,你别说了。”易欣怒了,不自觉的拔高了音量,恶狠狠的吼了温琦一声。

“妈,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温琦见着发怒的易欣,这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以往要是自己在外面闯下祸端,父亲一定会先狠狠的教训自己一顿,可是为什么?他今天竟然一句话都不说!

“这件事情我一会帮你解决,你先出去吧,你爸爸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温琦本想问问究竟是什么事情的,转眼间,却对上了温父那深邃的眼眸,寒冷的眸光,让人觉得凛冽不堪。

温琦一怔。

易欣生怕温琦再待下去的话,温父会将满肚子的怨气都撒在温琦的身上,于是陪上笑脸,笑嘻嘻的说道,“老温,你看琦儿也知道错了,并且他也已经保证以后不会再犯错误了,你就原谅他吧,再说了,也就是一点钱而已,不用你动用家里的资产,我自己的私房钱就可以打发了那个女儿的家里人,这个你就放心吧!”

私房钱?

温父猛地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易欣。

易欣的话刚出口,就意识到了自己说错了话,可是再想收回已经来不及了,于是笑的更大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平日里把你给我的钱,都给省了下来,你看,我现在用的化妆品,都是很廉价的。”

易欣有意为自己开脱,好在温父并没有那个兴致去追究易欣所用的化妆品是不是真的很廉价。

倒是温琦,似乎还不死心。

“爸,你看妈都这么相信我,要不你也相信我一次吧,我保证,我真的保证……”

“滚!”

温琦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温父粗鲁的打断。

温父似是将满腔的怨恨都包含在了这一个字里。

“你个混账东西,你还有脸站在这儿?你不如去死了算了!”

温父中气不足,说出这话之时,竟是有些气喘。要不是因为温琦是自己唯一的儿子,温父早就不会管他了,就放他在外面自生自灭好了。

温琦虽不甘心,却也是知道温父的脾性的。之前听温思瑞说了,温映萱回来的时候被父亲狠狠的揍了一顿,他对一个女孩子尚且能够下的去如此重的手,更何况自己是一个纯爷们呢!

“我知道错了,您要是现在这么讨厌我,我就先出去溜达几圈,等我回来之后,我会再来找您的。”

“你滚!我是上辈子造了孽,才生下你们几个孽种!”

温父怒不可遏,额上的青筋骤然暴起。

温琦听闻父亲的话,这才大概的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我告诉你,人家姑娘的肚子是你给弄大的,人家现在要钱是吧?你自己去想办法,不要再妄想从我这里要到一分钱,从今天起,就算是你被别人砍死在外面,我也不会管你的!”

温父既然放出这样的话来,便是真的不会再管温琦的这些破事。

易欣稍稍转头,冲着温琦使劲的眨眼睛,示意他先出去,嘴上却讨好温父道,“你看,你生气又什么用呢?气坏了身子多不值当啊!”

气氛得到了些微的缓和,温琦偷偷的退出了书房。

《亿万老公晚上见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by主角温映萱祁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