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弑夜凤霸天:腹黑嫡女完结版在线阅读

云弑夜凤霸天:腹黑嫡女完结版在线阅读

凤霸天:腹黑嫡女

时间:凤霸天:腹黑嫡女作者:云弑夜

凤霸天:腹黑嫡女云弑夜小说

云弑夜凤霸天:腹黑嫡女完结版在线阅读,《凤霸天:腹黑嫡女》小说免费阅读 云弑夜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这里有作者云弑夜执笔的穿越架空小说凤霸天:腹黑嫡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最新章节目录解读。凤霸天:腹黑嫡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她是云家的嫡长女,却在家族中地位低下,连奴仆都要欺负她,母亲都无法拯救。当她再一次醒来,冷酷腹黑,一笑百媚生,一怒沧海寒。 套着伪善的面容,她是天下第一杀手,翻云覆雨,霸气凌九霄!当废物嫡女重生,害过她 虐过她的,统统给姐还回来!...

第九章 百般刁难

“是……”云梁只是微微错愕,便点头答应。收敛的眼眸中是真诚的尊敬。他知道,如今的云弑夜已经今非昔比!而他可以有幸变成第一个鉴证的人。

“喂!开心吗?该怎么谢我呢?”北辰天鸣凑过头来,薄唇缓缓拉开一个优美的弧度,笑得妖艳邪魅。

“我叫云弑夜,以后可以来云府找我拿你的酬谢!但是我现在要赶着救人,咱们就此别过!”云弑夜抱拳告辞,江湖气的道别方式与她纨绔子弟的衣着格格不入。

惹得北辰天鸣又是一阵笑声,对着匆匆离去的云弑夜背影,朗声喊道:“等着,改日我一定拜会!”

云弑夜闻声,身子微顿,回眸一笑,倾国倾城。

“大小姐……可以去后台领银票了……”云梁不知何事,开始只觉担当起云弑夜的护花使者。对于北辰公子他并不熟悉,看起来还没个正经,自然要让小姐远离为妙。

云弑夜感觉到云梁的关心,会心一笑。除了巧儿,终于还有人站在她这一边了。

徐徐走到后台,雷步天、李福喜他们早就等候在那里。热络地请云弑夜坐下,在她喝茶间就双手递上银票。直到将九十三万两银票交付完,还红光满面的看着云弑夜!想不到初次见面,这个丫头就送了他七万两银子的利润!

“雷会长,此次多谢你鼎力相助!可否再麻烦个不情之请……”云弑夜放下茶盏,侃侃而谈。当真是动若脱兔,静如处子!现在一定下心来,举手投足间落落大方。终于看出几分大家闺秀的气质。

“但说无妨!”雷步天爽快地说道。

“让人拿着一万两,采购一些普通香料,送到云府,可否?”云弑夜说着就要从袖中去抽银票。

却被雷步天一把拦下,笑意盈盈地说:“小事一桩!包在雷某身上!今天小姐为宝月楼送来不少财富,区区一万两,在下付了。”

“噗……”

云弑夜才入口的茶水悉数喷出,溅得雷步天一脸!雷步天身子一僵,笑容就停顿在脸上,不尴不尬地。他身后的李福喜更是大惊失色!刚要发作,却被雷步天先一步拦住。

他缓缓抹掉一脸的茶水,打趣道:“不知雷某是如何让小姐惊着,竟然赏了一脸杨枝甘露……”

“额……你是如何得知,我是女子?”云弑夜讪笑着回答,双手无措地在身前交缠。看这楼也知道雷步天的来头不小!被喷到茶水还能隐忍不发,当真是对自己宽容到极致!一时间又是愧疚又是感激。

“哈哈哈……就为此事?”雷步天无奈地一笑,不再解释,只是故作神秘地说:“改日我再告诉你为何吧!哈哈哈……”说完便扬长而去,没有半丝不悦。

云弑夜有些无奈!怎么一会儿工夫,就有两个人要找她改日再叙?

“小姐,已经出来两个时辰了……”云梁微微躬身提醒。他知道云弑夜着急救两个姨母,所以行程不宜拖延。

“啊!一时得意忘形了!云梁,多亏你提醒!”云弑夜大方地拍了一下云梁的肩头,感谢之前不言而喻。

根本没有像之前那样忌讳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原来这就是外人和自己人的区别对待。让云梁忍不住心头一暖,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要追随着云弑夜左右!

二人匆匆离开竞拍行,赶回云府的时候,香料还没送到。等候许久的云家人又陆续坐回那个大堂,多数人都一脸看好戏地瞅着云弑夜,而她就笔直地站在堂下,傲然挺立的身姿没有丝毫畏惧。

“钱呢?香料呢?现在你还有何话可说?”又是林兰婷首先发问,有种如愿以偿的得意。

“一会儿就到了……”

云弑夜淡淡的说完。目光沉静地巡视了一边堂中的人。每一个人看自己的眼神她都要一一记住。有一句话叫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同样,仇恨也要以牙还牙!她不是圣人,不会轻易忘记那些侮辱践踏她的人!

被云弑夜的深沉的目光看到。大家都不约而同的觉得背脊窜过了一抹冷意!好骇人的眼神。

“大胆弑夜!这个时候了,还要死不悔改!怪不得你几个姨娘都说你牙尖嘴利!私吞了香料不说,还敢一再欺瞒大家!”云常怀终于起身!作为云家长子,他肩头担负着比常人还要严苛的责任!对子女也是如此!他必须严惩云弑夜,杀一儆百,以儆效尤!

云弑夜勾起唇角,缓缓问到:“那父亲预备如何处置弑夜?也卖去妓院抵债吗?”

满堂皆惊!身为一个未出阁的女子,竟然能毫不避讳那种污秽之词!果然是慕容心蕊那个女人没有教养好!大家都露出一副鄙夷厌恶之色。

“不孝女,给我跪下!”云常怀气的几乎将牙齿咬碎,暴怒的瞪着云弑夜,几乎是从牙齿缝中挤出的几个字。

“我没错……”云弑夜继续执拗,一直镇定地站着。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响声,清晰的传到大堂内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云常怀不知道何时,突然出手,给了云弑夜一巴掌!她稚嫩的小脸上立刻显现出一个通红的巴掌印!身子也被打偏到一边。

立在椅子旁的云梁身子狠狠一颤!几乎想出手去拦阻大爷!他不知道大小姐为何不肯说出竞拍行的事情,只是在放任众人对她侮辱,谩骂。

云弑夜不是躲不过去,只是她还在试探,想看看这具身子的亲生父亲,对这个女儿有多少怜爱。结果她失望了。没有像从前那样流泪哭泣,她只是倔强的站直身子,一双墨黑色的眼珠犹如宝石般璀璨地闪烁。微微抿起的嘴角带着星星血迹,竟然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只是那笑容苍白无力,犹如讽刺这些堂中高高在上的长辈,可笑而已!

云常怀已经怔愣在那里,面对这样顽强倔强的女儿,他有些陌生,有些心生敬畏!

“你!你……”

林兰婷气结地起身,伸着纤长的手指就要去扯云弑夜跪下,愤怒得完全忘记了喊那些奴才代劳。

第十章 借机私吞

“老爷!老爷!外面突然运来了十车香料!说是大小姐的货!留下货,人就走了!”巧儿急急忙忙赶来,边跑边说!

“什么?”

大堂上的众人几乎都不可置信的站起身!都是大吃一惊,嘴巴合不拢的样子!

云常怀甚至还重复地问了一遍:“你说的可是真的?”

巧儿点头如捣蒜!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开心地说道:“真的!整整十车香料!加起来万两不止!账房已经在清点了!”

“香料已经运回来了,可以放人了吧?”云弑夜轻抬手臂,擦去嘴角的血迹。口中满是血腥味,同她的忿恨一起吞下,滋味却永远记在脑中。

无人回答,偌大的大厅死一般的寂静!众人的眼神开始闪烁,极力躲避云弑夜的直视。气氛一下子僵硬在了那里。

事情的发展根本出乎他们的预料!慕容心蕊和她的两个哥哥,已经在地牢里被打得遍体鳞伤!她的妹妹甚至还被卖去了妓院!曾经还不足以平民愤的举措,现在看来简直狠绝到没有人性!

而云弑夜如同出淤泥而不染的青莲,与他们这些行为丑陋不堪的人形成鲜明的对比!仿佛她的直视就能狠狠讽刺他们的无知,暴虐!

云常怀重重叹出一口气,回身去看云常新和云常春,目光是征求他们的意思。先前还面目狰狞的两个人瞬间像霜打了的茄子,互望着都不肯开口。

“放什么!根本就是她有心私藏!被逼无奈才交出脏物!不追究她就算好的了!”林兰婷继续颠倒黑白。

“你再说一遍?”

云弑夜微动脚步,面向林兰婷,眼中中闪过一抹深邃的幽寒。狠戾地目光直直逼视着林兰婷。饶是铁石心肠的林兰婷也不禁打了个寒颤,不自觉退后一步。

“确实该放……”

三夫人楚宛雪终于开口,柔柔弱弱的声音。先前要处罚云弑夜的时候,她也是赞成的。只是现在她看到林兰婷吃撇的样子,十分解气!决定不如帮云弑夜好好压压这林兰婷的嚣张气焰!不然大夫人要真不在了,也没她的好果子吃!

夏双玉却是一直站在林兰婷那边的,立刻出言反驳:“我觉得大夫人说得没错!这个云弑夜口齿伶俐,说不定就是来个迂回之策,想借机私吞香料!”

本来还在摇摆不定的云家三兄弟再次坚定,就如不肯承认错误,还要一错再错的掩盖罪行的小孩,纷纷变回了冷漠的脸色。

让云弑夜心中一紧,本就沉痛的心更加一沉到底,彻底对这个云家失望了!

巧儿则是急得眼泪簌簌往下掉,大着胆子疾步走到四夫人夏双玉跟前。

噗通就跪倒在地,边叩首边说:“四夫人行行好、二夫人行行好!就放过大夫人和大小姐一家吧!她们真的是冤枉的!巧儿可以作证!大小姐的起居都是巧儿打理的!所有的首饰加起来也比不上二夫人头上一根金步摇!所有的衣裳加起来,也抵不过四夫人一匹蚕丝布!真的不可能私吞香料啊!”

林兰婷和夏双玉被巧儿说得面上一阵青白交错!看向巧儿的目光都如剜刀一般锋利。

大堂的文竹竹帘兀然被掀开,一个十四、五岁的青衣女子忽然冲出来,二话不说就狠狠甩了巧儿一巴掌。将她打翻在地。还不解恨的抬脚去狠踹起来。口中骄横地谩骂:“吃了狗胆的贱婢!竟然敢羞辱几个夫人!该死的东西!我踩死你!踩死你!”

“四小姐饶命,四小姐饶命!”巧儿不敢还手,只能抱着头在地上滚来滚去。

“你给我滚开!”

云弑夜看到巧儿被打,比自己被打还难受!气愤得满脸通红,好像一头暴怒的母狮!怒吼着就冲上前,将那个四小姐狠狠一推!常年握勺子的臂力让她轻松将云芊芊推到了地上,跌了个狗吃屎。

“芊芊!你摔到哪里了没有?”

夏双玉看到自己的女儿被欺负,急忙去扶起。扭头对着云弑夜大叫一声,直接要上去打云弑夜!

巧儿爬起身,赶忙去护着云弑夜。大小姐从小体弱多病!香料一行能平安归来都是不易!可经不起四夫人的扭打!她坚信柔弱的大小姐会被打惨!

却没想到,云弑夜看见夏双玉袭来,只是微蹙双眉,直接抬腿去踢!修长的大腿笔直横扫!完全没顾忌女子是不可高抬手脚!何况是这么不雅的打人!

夏双玉就像一个被弹出去的沙包,哎哟一声惨叫!直接被踢到一米开外!娇艳的形象尽毁!面容都狰狞了起来。

“闹够了没有!”云常怀厉声喝止三个女人的打斗!等她们愣住,侧目过来的时候,干脆挥手命令:“来人!将云弑夜和她的母亲一起关起来!”

一滴泫然的灼泪兀自挂在云弑夜失望的面颊上,长长死寂的默然,最后她只能发出一声叹息。没有想到,竟然还是这样的结果!

巧儿也是哭得泣不成声,满身是伤的爬到云弑夜脚边,抱着她的大腿只知道哭!放声大哭!一主一仆脸上都带着红红的巴掌印,如在寒风中颤抖的两株幽兰,让人不忍直视。

林兰婷、夏双玉和云芊芊都齐齐露出得逞的阴笑,表情怪异而可怖。楚宛雪则微微叹息,不再去看那边已经没救的两人,事到如今她也无力回天!只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

“老爷……”云梁忽然站出来!他已经看不下去了!不管大小姐要如何为难他,他也要说出他看到的真相!

云常怀才扭头去看云梁,门口家丁忽然来报:“老爷,老爷!宝月楼!宝月楼的当家!拍卖行的总会长雷步天雷老爷来拜访您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

云常怀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拍卖行的会长对于他们云家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山,一个地下!人家有钱、有权、有靠山!平时根本不屑看自己这种厨子世家一眼!今天突然登门拜访,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真的!雷会长说要找云弑夜小姐!”家丁气因为跑地太极,已经喘吁吁。

第十一章 柳暗花明

云弑夜收起一脸落寞的神色,微微露出笑意。弯身将巧儿扶起来,拍着她的小手轻声安慰到:“不哭,有人来帮我们了!等会我们一起看云家人怎么出丑!迟早,他们都会为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不是不报,时辰未到而已!”

云弑夜的声音很小,只有巧儿能听到。她渐渐止住了哭泣,泪眼朦胧的望着云弑夜。她坚毅自信的面庞,如暖阳般照亮了巧儿的心。让巧儿重新看到了希望,不再期期艾艾,面整个人也跟着云弑夜沉静了下来。

“这……”听到是专程来找云弑夜的,云常怀由喜转忧!犹豫地开口。

云家上上下下除了云弑夜、巧儿和云梁,也纷纷从一脸喜色陡然变成了一脸愁容。

“哎呀你个死丫头!说!是不是去拍卖行闹事得罪了人家会长!”林兰婷哀嚎道。

“天啊!丢人丢丢到外面去了!你惹了多大的祸啊!”夏双玉也跟着开口,一脸愤恨的样子。她身边的云芊芊点头附和,凌厉地双眸狠狠盯着云弑夜。她自小就极度云弑夜可以被父亲捧红在手心!如今终于可以看到她大难临头,满眼都是得意。

“请……请进来来吧!”云常怀摇着头,无奈地吩咐家丁去请雷会长。

“赶紧给我跪下!”乘着家丁去请雷会长过来的时间,云常怀再一次对着云弑夜吼道。表情更加严厉,声音也更加激动!暴怒的情绪已经忍耐到极致!

“对啊!罪人!快跪下!一会多给雷会长磕头!说不定他还能大人大量放过我们云家!”

“就是!扫把星!快跪下!”

“跪下啊!还死不认罪!非要打到认罪吗!”

林兰婷、夏双玉、云芊芊三个女人都横眉立目,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手指就差指到云弑夜的脑袋上。若不是畏惧她凛然的气势,他们也确实恨不得冲上去按着她跪下!

楚宛雪知道,她们一是借机出口恶气,二就是明哲保身!不想被云弑夜牵连到。稍稍犹豫,她也跟着开口:“云弑夜,既然犯了罪,就赶紧跪下吧!雷会长大人大量,也许能原来你也未必可知……”

“呵呵……如果我真的犯了滔天大罪,一定不会忘了你们的!”云弑夜低着头,将愤恨的眸子掩藏在刘海之下,不让任何人窥视。只是平淡的开口,说的话语却比她的语气要骇人得多!

“还敢嚣张?”云常新见云弑夜还笔挺的站在大厅中央,脸色沉静,嘴角还带着一丝讥讽!顿时怒不可遏!不等云常怀发话,就越俎代庖地上前去教训云弑夜。

气急败坏的云常新,一脚踢出,直接踹在云弑夜的膝盖!猛地发出一道刺耳的脆骨声,云弑夜歪倒跌落在地!再想起来,膝盖处传来的剧痛就狠狠地叫嚣!让她无法再直立身子,努力得满面涨红也只能单膝跪地。

“大小姐!”巧儿一惊,跟着云弑夜跪下去,不敢扶起她,也不忍不管她。

云弑夜脚上剧痛!整个人都跟着微微颤抖!没多会反而轻笑出声!而且笑得愈加放肆,声音凄凉带着恨意,等笑声停止,她也没有了要再起身的意思!竟然是安分地跪在了那里!

任由她头顶的一众叔叔伯伯、姨娘、侍卫、丫鬟和家丁,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她只是安静地低着头,没有谦卑,更没有悔意!只是像与世隔绝的一个仙子,饱经风霜而屹立山巅,不屈不饶,不卑不亢。

云家有的人认为她是学乖了!有的则诧异不已。只有云梁知道,大小姐在故意设陷阱!她要给云家人难堪!等雷会长看到这一幕,一定会狠狠训斥云家的人!

如此他也没有做声,只是安静的站会云常怀的身后。也学着云弑夜那样露出微妙的笑意。是在庆幸自己没有得罪过云弑夜,也是在等着看云府这些丑恶嘴脸的人如何收场。

“哈哈哈……云常怀啊!你的女儿……”雷会长步踏来,却在看到大厅里的一幕的时候,愕然止声。呆愣在了厅门处,一时间没有反应。

他看见那换回女装的云弑夜纤细瘦弱!正和一个小丫鬟相拥在一处。都是一脸、一身的伤,屈辱地跪在众人跟前!一脸泪痕!看起来楚楚可怜!此时的云弑夜已经没有半点在拍卖行的可爱娇艳,有的只是被风霜打过般的柔弱凄惨!看得他的心头一阵抽痛!

反应过来的雷步天便咬着牙!愤恨的瞪圆了眼睛,环视了周围一圈!沉声问:“谁干的?”

看到雷步天的愤怒,众人还以为是因为云弑夜得罪了雷步天的缘故,赶忙解释。结果越描越黑!

“是我罚她跪下的!”云常新赔着笑脸,一脸讨好的说。

“对!我也帮您教训了她!”夏双玉嬉笑着插话,完全没注意到雷步天越来越阴沉的脸色,已经是怒容满面。

“你们都参与了此事?”雷步天幽深的声音传来,带着沉沉的怒意。

云家人都以为,已经那么讨好他,多少也该让他消消气了!却没曾想,反而看到他愈加暴怒的样子。谁也猜测不到他的想法,干脆都不再发声音,只低头的低头,讪笑地讪笑。

“你们滥用私刑,对待这样的弱女子,目中还有没有王法了!”雷步天终于吼出一句,声音如雷鸣一般,轰隆隆直响,震得云家堂上的几人耳膜都快裂了。

好半晌才反应了过来!雷步天是站在云弑夜这边的!几个心思多的夫人立刻转过弯来!知道自己误会了云弑夜!这要是追究其责任来,林兰婷首当其冲!

想到此,她急忙上去扶起云弑夜起身!赔着笑脸说:“哎呀,地上寒!女孩子家家的怎么能跪在这里呢!来,二娘扶你起来!”说是扶,她也没真打算用力!可云弑夜干脆连着巧儿一并拉起!还顺带着装出腿疼麻木,体虚得摇摇欲坠的模样,将自己和巧儿的重量全部压在林兰婷丰满的胸前。

《云弑夜凤霸天:腹黑嫡女完结版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