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弑夜小说by云弑夜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时间:2020-05-22 22:49:29    作者:云弑夜    来源:WXB

小说简介:凤霸天:腹黑嫡女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她是云家的嫡长女,却在家族中地位低下,连奴仆都要欺负她,母亲都无法拯救。当她再一次醒来,冷酷腹黑,一笑百媚生,一怒沧海寒。 套着伪善的面容,她是天下第一杀手,翻云覆雨,霸气凌九霄!当废物...

云弑夜小说by云弑夜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第四章 人前立信

“小姐不好了!几个姨娘们打牌回来,听说小姐已经回府,正嚷嚷着要过来问罪呢!”

巧儿突兀地撞开云弑夜的房门,一边喊着,一边拉着云弑夜就跑,竟然还往她怀中塞进一个小包袱,眼中星光点点地说:“巧儿想了一夜!此事必定凶多吉少!这是巧儿多年的家当,就给小姐当做盘缠!也许哪天老爷气消了……”

“不好啦!小姐要逃跑啦!”

一个奉命看守云弑夜的丫鬟躲在暗处,看见巧儿往小姐手中递去包袱!立刻尖声喊叫起来。

巧儿惊了一跳,神色陡然一紧!立刻露出愤怒地表情。她没有想到,竟然有姨娘派人监视了大小姐!继而赶紧将包袱又拿回来,内疚地对云弑夜说:“大小姐!今天是走不了了,这个包袱我拿回去免得留下罪证!大小姐你好自为之!”言罢,怀抱着那包袱谨慎地挑没人的地方,迅速撤离。

这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无比神速的巧儿,只能让云弑夜望尘却步!虽然她原本就没打算跑路,但巧儿的一片好心她还是十分感激的。只是对于那个角落里告密的丫鬟,她就没有那么客气了!

云弑夜唇角一勾,浑身上下散发着凛冽气势,直直走到那个拐角处!一把揪出那个暗处监视自己的丫鬟!云弑夜骇人的气势,瞬间让那丫鬟胆怯起来,拱肩缩背的不敢再嚣张放肆。

“你倒是再叫啊!”云弑夜直眉瞪眼,很不客气的扯着那丫鬟的衣襟。若不是她力气不够,肯定要直接将这丫鬟提离了地去。

“小,小姐……我一时看走眼了,小姐莫怪。”翠儿从来没想到,大小姐平时唯唯诺诺,今日忽然变得如此凶煞!比母夜叉还可怖上几分,着实让她的气焰萎靡了下去……

“看走眼不要紧!只要还有眼睛就行!记住了,本小姐不是好惹的!告诉那些个觊觎我母亲地位的女人,妾就是妾,永远只是个小的!生的,也永远只能叫庶出!”云弑夜凌厉地气势,丝毫不逊云老爷的气度!一时间将翠儿吓得怔愣在了那里,不敢动作。

“翠儿!大小姐不是在这里嘛,你瞎叫个什么劲啊!打扰了我的回笼觉!昨天我可是守了一宿啊!”

被翠儿召来的家丁足有十来余人,都是二夫人手底下的狗腿子。为首的那个对云弑夜连正眼都没瞧,直接对着翠儿抱怨,说话没有半丝忌讳。分明是故意给她这个大小姐难堪。

云弑夜放开翠儿,改为直视着这个家丁,直到他絮絮叨叨的说完,才开口问:“你是哪个院里的?”

“我是二夫人院里的!叫阿忠!大小姐只要老实等到老爷回来,咱们就可以相安无事!”阿忠并不畏惧云弑夜,早就听二夫人林兰婷说过许多这个大小姐的事迹!根本就是个软柿子,可以可劲捏!

敢将她当做空气晾在一旁,以后就敢在她头上作威作福!对于那个家丁的傲慢态度,云弑夜凝目注视着,暗沉的目光愈渐凌厉!这些人狗仗人势,根本纵容不得!

“我记得爹爹在临别前交代,说他非常盼望我早日归来!还说我不在一日,他就要砍下一根树枝做记号!这件事你可办了?”云弑夜说得绘声绘色,完全不考虑自己说的话是多么耸人听闻。

“老爷不可能这么说!也没有交代过我去砍树枝啊!”阿忠眼珠子差点掉出来,满脸惊骇,一副打死不信的反应。

“那我可就不管了……人家好心提醒你,免得你被人算计,没有按照爹爹的吩咐做!最后被爹爹责罚,就让亲者痛仇者快了!”云弑夜打着哈欠,满不在乎的样子旋身进屋。她知道,解释越多,就越容易被人怀疑!不若什么都不说,反而惹得人心慌猜疑!

那家丁果然如云弑夜所想,犹犹豫豫半晌,还是咬牙跺脚,握紧拳头。向着宅子后的桃林走去……云弑夜离开了半年时间,最少也要摘一百多根枝条!有他受的了!

喜滋滋的云弑夜回到屋里,踱步到桌前观察那一盆子香料。在可乐的滋养下,已经有些膨胀,香气愈发浓沉!让云弑夜又惊又喜!这下母亲、舅舅、姨母她们有救了!

云弑夜很快找来一块不透气的针织锦缎,将这个盆子严严实实地裹好放入床底。等明天再拿出来,就会变成一盆子百年香料!价值万金!

一切打点妥当,云弑夜正窃喜着,房门却被猛地推开!发出‘哐当’的一声巨响,惊了云弑夜一跳!

“好你个云弑夜!弄丢了香料回府,还敢嚣张地训斥我的人?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林兰婷忽然闯进屋里来,昂首叉腰地叫嚣着。刀尖子一样的目光狠狠地盯剜着她,咬牙切齿的模样,恨不得吃了云弑夜一般。她身后的丫鬟、奴才也是趾高气昂,一个个都和林兰婷差不多德行!

“我何时训斥过你的人?”

云弑夜一边打着哈哈,一边观察眼前这个女子。看起来已经有三十出头,是个长相娇艳,曲线玲珑,穿着十分暴露的妖艳女人。听她的口气,应该就是阿忠口中的二夫人林兰婷,八九不离十了。

“我派来监……派来保护你的丫鬟翠儿!被你欺压凌虐!回去都哭哭啼啼的,你还敢说没有训斥她?”林兰婷见云弑夜还敢反驳,一张脸气得发红,恼羞成怒地瞪着她吼道起来。

“噢……原来是丫鬟,那云府有嫡女向丫鬟赔礼的规矩吗?”

云弑夜不紧不慢地回答,神情自若。虽然对这里并不熟悉,但穿越小说她可没少看!多少还是懂些高门大院的礼数,自然不会被林兰婷大声吼两句就畏首畏尾。

“这……”林兰婷也一时语塞!

虽然慕容心蕊和她的哥哥、妹妹都伤的伤、残的残,送妓院的送妓院!但她的女儿云弑夜确实是老爷的长女,怎么处置得?还需要思量思量,免得惹人话柄。

第五章 家父训女

  “哼!不多时老爷就要回来了!我看你没有香料带回来,还能牙尖嘴利到何时!”林兰婷说完,带着丫鬟、奴才,将近二十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地离开。竟是没能站到一分便宜!

  也许就了为了印证林兰婷的话,紧跟着就听到门口传来接连几声的呼喊:“大爷,二爷,三爷回来啦!”

  云弑夜一惊讶,弯得像柳叶的细长眉毛就高高扬了起来,难道真的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大小姐!老爷请你去前厅问话。”

  云弑夜正在屋子里拿那颗浸泡过一夜的龙延香,就被一个锦衣的侍卫打扰。只能匆匆将东西塞进怀中,微微忐忑地去见这个身子的父亲。她一路沉默地跟随着那个侍卫,兜兜转转,终于来到了云家的家族议事大厅。

  站在门外向里看,屋子里已经坐得满满当当。主位三个男子,下坐三个女子。他们身边都各有两个侍候的丫鬟。主座的男子应该就是自己的父亲,云家大爷,云常怀!四十左右,有棱有角的脸半点不显老态,俊美之中还有凛凛之威。其坐下的两个男子也与他有几分相似,年长点的就是二爷云常新,最小的就是三爷云常春。

  坐在云常怀左手边的三个女子,为首的便是找自己麻烦的二夫人林兰婷!按照地位尊卑,她下面就是三夫人楚宛雪和四夫人夏双玉。皆是丰姿绰约,艳光四射,举手投足间都透着女人的妩媚甚至妖艳。

  真不知道自己那被关起来的母亲,是否能比她们秀美?又是否能比她们得宠?带着丝丝不安,云弑夜迈步踏进屋子。

  屋子周边都是镂空雕花紫檀木桌椅,布置气派华丽!每隔着一张茶桌就会有一张高窄的桌子专放巧致不凡的古玩摆饰;大理石地板,朱窗精雕,檀木香几。厅后有琉璃彩绘屏风,连接后堂的门还挂着文竹竹帘。自己住的那个闺房与之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整个房间的摆设装饰无一不在告诉云弑夜,这是一个并不缺钱的家族!可竟然为了一次香料的事情大动干戈!如此凌辱自己的母亲一家,绝对是有人从旁扇动!或者,根本是母亲不受这个家的待见!

  “大胆弑夜,还不跪下!”林兰婷首先发难,狠戾的眸子犹如鸷鹰般,透着骇人的寒意。其他人并没介意二夫人越俎代庖。仿佛这个云家任谁都可以欺凌大房这边的人!顿时让云弑夜心头一阵发寒!

  她只能深吸一口气,稳稳心神。坚毅而镇定地说:“弑夜没错,为何要跪?”

  话音刚落,云常怀猛地爆喝一句:“你个不孝女!”挥袖起身间,就掀翻了桌上茶盏。

  碎瓷片混着滚烫的茶水悉数甩在云弑夜的裙摆!有裙摆阻挡,不痛在脚上,却痛在心底。她只能强忍着心头的酸涩,将胸中那口闷气徐徐压下。脸上始终保持平静,薄唇还微微扬起,带着看似温和却不达眼底的笑意。

  看得云常怀蓦然怔了怔。可他的几个兄弟特意来到他的府上,就是为了看他如何教女!几个夫人也是齐齐望着他这个一家之主!最终他只能鼓起一口气,继续怒斥:“回来的家奴都招认未带回香料!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那些香料能值多少钱!我这里有颗三百年的香料,一颗就顶一车香料了!”

  云弑夜说着,从怀中取出那颗微微泛白的龙延香!才放在空气中,就发出了经久不散的浓郁香气,云家大堂的每个角落都能闻到香味!人人都是面色一惊。

  “你说三百年就三百年?我活了这么半辈子见过最好的香料,还是皇宫内的王贵人送的,那可是实打实的一百年香料!祖孙传了三代!你这个有三百年?也不怕说大话,笑掉别人的大牙!哼!”

  林兰婷站起身,一手指着云弑夜的鼻子,一手掐腰地说话。一句话既贬低了云弑夜,也是抬高了自己的身价。整个人高傲得像只孔雀一般,狠狠翘起着尾巴。云弑夜蹙眉厌恶地退了一步,隔着几米都能感觉到她飞溅的口沫!如此泼妇,真是辜负了她那一声娇艳的皮囊。

  “就是!大哥,你这女儿真是疯了!随便拿个香料就敢说是三百年的香料!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

  云常新话一出口,接连开始有人附和。都是指责云弑夜欺上瞒下,愚弄众人!大有要合力声讨她的势头。

  换了从前的云弑夜,早就吓得大气不敢喘了。可如今这具身子里住的的一个现代的灵魂!她要改变这个女子的命运,拯救她孱弱的母亲一家!

  “我能证明!现在就可以去竞拍行,卖给你们看!但在这之前,不能再动我母亲和舅舅他们一根汗毛!如果事情真如我所说,还要立刻赎回我的两个姨母!”云弑夜不惧众议,挺身直直立在云常怀跟前,说话掷地有声!

  云常怀俊美的脸庞罩上了一层僵硬,他张了张嘴,没有发出声音。

  “大哥,难道你还心疼这丫头?她丢的可是我们三家出钱合买的香料!价值万金!”云常新再次开口,依旧是不依不饶在他看来,只要这个云弑夜去竞拍行走一趟就会原形毕露!到时候要打要罚她都没有借口再拖延!

  “就是!我也要看看你这个丫头怎么自圆其说!”云常春抱着肩膀,不带丝毫怜悯地看着云弑夜。

  “好……弑夜你要去就去吧!”云常怀好半晌才点头,似乎是下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在他心中也没有相信云弑夜说的话。满心的以为,她会空手而归,被大家更加严厉的处置。

  得到应允,云弑夜抬步就走。背影中有种说不出的凌然傲气,清尘绝世。还是那个容颜,却和从前的云弑夜有了极大的变化!许多人都微微诧异,目光追随着她的背影探究了许久。

  “大哥,还是派个人监视着,别畏罪逃了!”云常新对着云常怀建议,一脸的怀疑。几乎的笃定云弑夜在拖延时间。

  

第六章 震惊四座

  “是啊老爷!我看这丫头此次回来越发牙尖嘴利,目中无人了!说不定她就预备着逃的!”林兰婷也附和起来。

  云常怀微叹口气,无可奈何地点头,算是同意了。接着便偏头嘱咐了他身边的侍卫几句,让他尾随着云弑夜而去。

  云弑夜先是叫巧儿给她弄套男儿的衣服,她要乔装成男子才好出门办事。巧儿去了许久,只弄回一套品味极差的男款翠绿色长袍!

  “这……这不是戏服吧?”云弑夜看着那极艳丽的颜色,呆愣了一会儿。

  “哎呀我的大小姐!这话可不能乱讲!这是三少爷的衣服!他去苏州求学,留在府中的衣服寥寥无几,巧儿还是费了好大气力弄来的!”巧儿谨小慎微的样子,十分可爱,看得云弑夜微微舒展纤眉,连日来的压抑总算有些排解。

  “罢了!那本小姐就扮成纨绔子弟,去竞拍行捞金去了!”云弑夜换好衣服,一边照着正衣铜镜,一边勾起妖艳的唇,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玩世不恭地说道。

  自信妖冶的笑容让巧儿霎时惊呆!总感觉这次回来的大小姐,有些与从前不同!现在才发现,是笑容不同了!从前的大小姐,即使是笑,也笑得苦涩阴郁……同样诧异的还有门口偷窥的那个侍卫,他名叫云梁。自小跟在云常怀身边,也是看着云弑夜长大的。心中多少是不希望看到云弑夜受难。

  等尾随着云弑夜出了云府大门,一路上都在犹豫要不要放大小姐一码。却看见云弑夜向人打听了竞拍行的路线,然后直直朝着竞拍行跑,简直是飞奔而去!

  “得快点!”云弑夜自言自语着,脚步一刻不停!她知道,刚送去妓院的姨母现在还算是安全的!一般都要等晚上才会让新人去接客!若是那不从的,可能还要吃些日子的皮肉之苦!她只要敢在天黑前将人赎出来就为时未晚!

  云弑夜一路小跑,大胆的举动引来不少人瞩目。可她才没管那么多,依然我行我素。约莫半柱香的时间,已经穿过几条繁华的闹市,来到一处清幽地。

  走过曲桥,抬头望去,面前有座五层楼阁!挺直地耸入蔚蓝色的天空中,巍峨的样子使人联想到山水画里瘦骨磷峋的奇峰,联想到拔地而起的石林。那琉璃金顶,门窗用坚硬的木料细雕而成,周围奇花异草,绚丽多彩,不愧是是帝都第一大的竞拍行,当真是富丽堂皇!

  “诶诶诶!没事的少往里闯,一边玩去!”门口的看守早就注意了云弑夜许久!看他举止粗鲁,也没有丫鬟侍卫傍身!一看就是个小门小户人家的少爷,根本不配来这种地方!立刻出声喝止。

  “我是拿宝贝来卖的!谁说是来玩的?”云弑夜神色顿时沉下去,反驳的话脱口而出。

  “哈哈哈……我没听错吧?就你这寒酸相?身上能拿出一百两就不错了!还拿出宝贝?别闹事了!快滚!”守卫狗眼看人低,直接抬手去驱云弑夜出去。

  云弑夜一急,大喝着又摆出她经典的抡大勺姿势,威胁道:“你放不放我进去!我可是有三百年的极品香料要拿来卖,耽误了大事,你担待得起吗?”

  “哟呵!越说越离谱了!三百年的坟头我见过!三百年的香料还没听说过!你要是能拿出一百年的我都给你跪下来舔鞋!”守卫已经抄起一旁的木棍,准备直接动粗了。

  “你敢动我试试!”云弑夜只恨自己出门时没带两把菜刀!这样闹下去怕是要吃亏!

  正在剑拔弩张之时,云梁上前一把挡住了守卫要挥下的木棍。赔着笑脸说道:“我家公子不懂事,您不要跟他一般计较……我们这就走,这就走。”这个竞拍行后台极硬,是个不好惹的货色,只有速速离去才是上策。

  云弑夜认出帮自己挡驾的人这是云常怀身边的侍卫,武功应该不低!一下子便来了底气,愈发闹腾起来:“快闪开,好狗不挡道!”

  “诶呀!你还敢嚣张!”

  守卫跟云弑夜你一言我一语地叫嚷,声音越来越大,惊动了不少来竞拍行里竞拍的王孙贵族出来围观。其中有一个还是竞拍行的主管李福喜!他爬满皱纹的脸,就像被风吹平龟裂的贫瘠的土地,眉宇间刻着一个深深的“川”字,脸色阴沉得十分难看,又黑又紫。

  “你是哪家的纨绔子弟?敢来宝月楼闹事?”李福喜站到云弑夜面前,厉声喝问,粗重的嗓音里透着极度的不耐烦。

  “你们宝月楼开门拒客!还好意思说揽天下之宝,迎四海之宾!根本是有眼不识金镶玉!”云弑夜气急,说着话的嗓门也变得高亢,颇有几分男子的气概。连云梁都忍不住佩服起来。

  “哼!你倒是拿出你的金镶玉给老朽看看!”李福喜不屑的从鼻子中发出冷哼,眼眸里尽是鄙夷之色。

  云弑夜干脆从怀中掏出那颗龙延香!那巴掌大的一块香料,并没有出奇的外貌,却散发出极其浓郁的香气!仿佛能溢满整座宝月楼!围观的众人无不称奇!李福喜这才觉得自己差点办了一桩错事!赶紧软化下语气,让云弑夜稍等。一路小跑着上楼请来宝月楼的当家,雷步天。

  他一眼就看出云弑夜是女扮男装,那平滑细嫩的脖颈根本是一个正当芳华的女儿家。只是京城大户人家的女儿一般都不会外出抛头露面,一时间他也看不出云弑夜出自何家。只能拿着香料反复翻看!好香料他见过不少,都不似这般大大咧咧地揣在怀中带来!但闻这香气又确实非同一般。

  “请公子再稍等片刻,我请顾老来看看。”雷步天比李福喜的态度更为客气了一些。

  听到顾老,周围的人立刻齐齐倒抽一口凉气。那可是整个帝都闻名遐迩的一品鉴定师!平时要见一面都比登天还难!竟然能被请来鉴定这么一块香料!不禁吊起了围观王孙贵族们的兴趣,人越聚越多,几乎将整个宝月楼的一层围得水泄不通!都翘首以盼这个鉴定结果。

  

第七章 第一桶金

此时的云弑夜和云梁已经被请进了宝月楼,舒服地坐在藤椅上,品茗着香茶等候。

宝月楼一层就有云府的两个后院大!只见二十尺高的天花板上,八盏琉璃灯高高悬挂,左边是一排等墙高的雕花镂空柜,上面摆着各种古玩字画,看起来每一件都价格不菲!右侧墙上则是一幅气势恢宏的风景画,河水清清,桃花如艳!可能一副就顶上云府大厅的所有古玩价值!当中更是摆放了近百桌精编雅致的藤桌藤椅!

如此奢华的宝月楼,怪不得连门口的守卫都那么趾高气昂!

“来了,来了,那就是顾老!”等候了片刻,陪云弑夜在一楼等候的百十桌人多数起身张望,还有眼尖的直接便道出了来人。云弑夜也忍不住抬头去看那享誉盛名的一品鉴定师!

听说鉴定师也分九品,下三品是鉴定粗物,小器。中三品是坚定宝物,大器!而上三品则是鉴定稀世珍宝,绝世神器!能让雷步天请出这尊大神,足以说明三百年的香料,有多么稀缺罕见。价格也绝对不菲!

“可是你有宝物要鉴定?”顾老花白的胡须,浅浅的皱纹,还有那一双永远笑眯眯的眼睛,让人看一眼便觉得他是个和蔼可亲的老人。

想不到越有本事的人越低调!云弑夜也莞尔一笑回礼,谦谦君子的模样,与先前闹事的纨绔子弟形象派若两人!伸手便递上那颗龙延香,随意得如同送上一颗白菜。

顾老只瞥了一眼,成熟稳重的面容刹间变得兴奋,眼睛都瞪得圆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接到手中。先是用手指摩挲着那上面的纹理,再放在鼻尖轻嗅。似乎是不可置信,复又翻来覆去地观察了一遍!再抬头已经是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拿着香料的手止不住地颤抖。

有些看客起哄道:“莫不是拿了假的来,将顾老气得郁结了?”

“哈哈哈……就是啊!帝都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能到三百年的香料!顶多种个一百年就是罕有了!”这人说的话与林兰婷如出一辙。

连云弑夜的心也高高悬了起来,隐约担心可乐浸泡出来的三百年香气只是徒有其表!那就糟糕了!

雷步天被议论得颇有些着急,上前一步,恭谦地询问顾老:“您看,这香料可是假的?”

顾老好不容易缓过情绪,晃出三根手指,激动道:“三百年!真的是三百年的香料!此香不仅可以流芳百世,闻之还能清心静气,益寿延年!老夫有生之年能看到如此罕见的宝物,真是死而无憾了!哈哈哈……”言罢便又开始笑,朗朗笑声中说不出的畅快。

语出震惊四座!大家纷纷看向那块巴掌大的香料,目光中都透出向往的神色!

“这个卖给我!我出一千两!”

“我出三千两!给我,给我!”

还没等拍卖开始,就有围观的人迫不及待的叫价!云弑夜这才展颜一笑,笑靥明媚动人!笑意并不出于对钱财的市侩,只是心满意足,如释重负的浅笑。感染了她身旁的云梁。

“不知这位公子尊姓大名?在下好帮您安排竞拍。”雷步天已经对云弑夜刮目相看,竟然还略微躬身施礼,笑得一派和煦地询问。先前小瞧云弑夜的守卫和主管也无不狗腿地笑着恭维。

云弑夜稍稍犹豫,微笑着说:“我是云府三公子,云锦秀!”反正穿的就是他的衣服!干脆冒认到底!

雷步天却知道,眼前这个女子是女扮男装!根本不可能是云府的三公子!但若是云府之人的话,看年纪应该是云府的长女,云弑夜!没想到传闻她采购香料半年未归,回来竟然就带了一颗三百年的稀世香料!说不定这颗还只是冰山一角!想到此,目光中便透出一束精光,整个人看起来就像老奸巨猾的狐狸。

云弑夜微微心虚,干脆将那颗龙延香交予他的手中,打算静等拍卖。

“云公子,此等宝物请上四楼雅座竞拍。”雷步天抬手指引云弑夜上楼。

他知道云弑夜第一次来宝月楼,并不清楚这里的规矩,于是耐心解释:“宝月楼分五层,一楼是竞拍新奇玩意儿,底价一百两起;二楼竞拍古董字画,底价一千两起!三楼竞拍奇珍异宝,底价三千两起!我看公子的宝物可以去第四层,绝世罕有之物,底价一万两起!”

原来还分等级?云弑夜有些受宠若惊!一楼已经奢华至此,四楼该是什么光景?结果证明,果真是山外青山楼外楼,一层还比一层高!第四层已经只有三十桌样式繁复的大桌!四面雕梁画栋,竟然还拿珍珠玛瑙点缀其中!怨不得不让人随便进,万一来个鸡鸣狗盗之辈,至少也是损失个千百两!

“第五层又是竞拍何物的?”云弑夜忍不住好奇。

“第五层只有十桌,那宝物不仅罕有,连去竞拍的人也十分讲究……雷某也期待云公子带更奇珍的宝贝去五楼坐坐。”雷步天温和地笑着,眼中满是商人的精明。

每拍卖一件宝物,他们都能从中得到百分之七的利润!自然是希望宝贝价格越高越好!

能得到雷会长的高看,云弑夜也许并不知道多么荣耀。但是跟在她身后的云梁心知肚明,十分的与有荣焉!云弑夜已经不想再耽误时间,点点头,再不言语。微笑着选了一处角落的位置坐下。

忽然接收到一束炙热的目光,云弑夜微微侧目去看。发现在自己身旁坐着的,竟然是那晚赠与自己香料的男子!北辰公子!与那晚的夜行衣不同,他今日穿着天蓝色长袍,俊朗非凡!唇角始终带着一抹犹如春风般的微笑,一双如墨的眼睛饶有趣味地盯着自己猛看。

云弑夜的黑眸陡然窜过一抹慌乱,心跳突然加速起来!明艳地小脸也已经红到了耳根!这都能认出来?不知不觉想去躲避他的目光,可身体僵硬着,不知如何去躲。

第八章 成交

正当云弑夜不知所措的时候,拍卖师鸣锣一声,拍卖便开始了!暂缓了她的尴尬。

“第一件竞拍的宝物,上古皇室碧玺耳坠一对!来自百里公子府。”竞拍师说着话,将身边的展宝台的红布,缓缓掀开。

在展宝台上放着一个水晶雕饰的方盒,盒中央用檀香木为底托。还垫着一条深色绒布,绒布上盛着一对青红相间的碧玺耳坠,周边镶着黄金。碧玺的精美和细腻在琉璃灯照耀和深色绒布的衬托下,发出的近乎璀璨的光芒,令人不禁侧目。

北辰公子看见云弑夜因为望得出神,微微张开粉唇,眸盼生辉的样子,墨澈双眼里温柔的笑意愈发浓重。

原本竞拍并不激烈,只有那些为讨女子芳心的世子公子才会去拍。几轮下来,只是在抬到了一万五千两!

“我出……两万两!”

北辰天鸣忽然出价,一口便多了五千两!全场顿时鸦雀无声!没过多会儿便由竞拍师敲锤,算是成交了。

这个价格不经让云弑夜咋舌!只要能像这个价格卖出那颗龙延香,就能换回两批香料回来!一切难题就迎刃而解了!期许之余也微微叹息,看来那北辰公子也是心有所属之人,不惜花两万两买一对碧玺耳坠,讨美人欢心!

“接下来竞拍的是一件百年红珊瑚!持宝者保密,依旧底价一万两,现在开拍!”

原来还可以不透漏姓名?那之前雷步天问自己岂不是多此一举?莫不是故意想打听自己的来历?云弑夜微微蹙眉,绞尽脑汁也猜不出那雷步天是好心是恶意……

这一头,竞拍师已经徐徐拉开幕布,水晶宝盒中盛放着一个两尺宽,一尺高的红珊瑚!色泽艳丽不俗!似乎还采摘不久,隐约透着晶莹的光泽!

此物虽然价值不菲,却只是一个摆设而已,竞拍的人也不多。只是价格还能不断攀涨。云弑夜能看到,等东西拍到五万两成交的时候,北辰公子突然微微勾唇,似乎是比较满意的样子。

“北辰公子,这东西是你的吧?难道你的东西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来历,不敢报上姓名?”云弑夜化被动为主动,直接坐去了北辰那桌。凑近北辰的身子,低声探问。

“在下北辰天鸣,拍卖那东西,只不过是为了弥补送你东西的欠下的债而已,算不算见不得人呢?”

北辰天鸣毛峰回转,将问题丢回给云弑夜。俊朗的面容带着邪魅而轻佻的微笑!看起来也不讨人厌恶,相反还让人看得心跳如鼓,云弑夜的小脸上立刻浮现一抹嫣红。

“下面竞拍的是一件三百年份的香料,名曰龙延香!乃云府三公子所有!底价一万两!现在竞拍!”竞拍师说完,也拉开水晶盒子的幕布,里面盛着的只是一块巴掌大不起眼的香料。

在场众人无一不面面相觑,三三两两的开始切切私语。这里的人起初都没有在一楼围观,故而也不知道这东西的真伪!要知道,一块一百年的香料就可以卖出十万两的价格!那这三百年的香料,如果是真货,绝对要突破个天价!

寂静了片刻,几乎人们都在犹豫,迟迟没有叫价的意思。云弑夜心狠狠一沉,急得白皙的脸上,愁眉双锁,仿佛乌云密布。

北辰却朗声笑着说:“老李头!酒香也怕巷子深!你把一块香料闷在盒子中,谁还能知道它的可贵之处?”

竞拍师老脸刷地白了一片,十分不好意思的讪笑着说:“是我老糊涂,老糊涂了!”言罢小心翼翼将水晶罩子抬起,搁置在一边。

瞬间香气四溢!闻之清心提气,是这些达官贵人,王孙公子不曾闻到过的香气!

竞拍师被北辰一提醒,这才补充说道:“刚刚已经请过顾老鉴定,确实是三百年的香料没错!而且长久闻之还可以延年益寿!清心静气!”

“天啊!顾老?那可是一品鉴定师啊!”

“能延年益寿?正好拍回去给家父庆贺大寿!”

“我出十万两!”众人正在热议,北辰天鸣已经语出惊人!这跨度也太过惊人!从一万两直接喊到了十万两!

“十一万!”有人怕宝贝被拍走,毫不犹豫地跟价起来。三百年的香料,确实值这个价!

“二十万两!”

北辰又喊了一嗓子,那随意的样子,好像是在菜市场买块豆腐。

看得云弑夜忍俊不禁。忽然觉得这个人也是蛮可爱的……

“二十一万两!”只静默了片刻,便又有人跟着喊价。

“三十万两!”

北辰又抬了一次价格,好像东西是他家的,恨不得越高价格越好!有几桌已经暗暗朝他投来愤恨的眼神……他也视若无睹,居然还在笑,扬着眉,十分兴奋。

“四十万两!”

也许熟悉了北辰的作风,没人再一万一万加价,都是十万一次,不想再在这个阔绰公子面前丢人。

“五十万!”

“……”

云梁已经失了沉稳,惊骇得眼睛睁得核桃似的!这香料真如大小姐所说,价值连城啊!再看向云弑夜的眼神已经满是钦佩!

云弑夜的一颗心也随着叫价声,不断攀升!都快提到嗓子眼了!没想到第一桶金这么容易就到手!难道冥冥之中注定她要带着神奇的可乐穿越,做这个异世的传奇?

“一百万两!成交!”

竞拍师忽然高喊了一声!激动之情甚至超过了云弑夜!他在第四层主持拍卖大半辈子,还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天价的交易!几乎与顾老一样,要来一句死而无憾了……

“小姐!一百万啊!一百万两!”云梁一时忘形,竟然拽着云弑夜的袖摆,抽筋一般抖着。就像云弑夜没听见这价格一样。

“我不是聋子……”云弑夜回头,略带警告的眼神盯着云梁拽自己袖摆的手。

云梁立刻被云弑夜威慑得收回爪子。生平还是第一次被老爷以外的人吓到!这个曾经温软柔弱的女子何事变得如此凌厉?

云弑夜满意地点头,继续警告说:“这件事我不许你告诉我爹爹!否则,你要相信,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的好日子过不下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