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天价小娇妻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by主角萧景琰程苏苏

时间:2020-05-22 22:46:30    作者:小吉利    来源:WXB

小说简介:总裁的天价小娇妻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总裁的天价小娇妻在线全文阅读,作者小吉利是如何刻画的。总裁的天价小娇妻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讲述了:结婚三年,都未曾见过自己传闻中又丑又残的...

总裁的天价小娇妻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by主角萧景琰程苏苏

第十五章 察觉变化

程苏苏冷冷一笑:“帮我代为管理,哦?你有那个资本吗?再说了你比我小,并且你也不应该是我妹妹呀,我可不记得我母亲生过你这么一个不孝女。”

很多股东看见程莉莉的现在这个样子,才觉得这应该才是一个大家闺秀,应该有的样子。

而不是像程苏苏这样脾气火爆,并且一直咄咄逼人。

“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好歹我们两个也是同一个父亲。”

“你是哪里来的野种,我还不知道吗?你自己不管好你的母亲倒是想过来争抢公司里边的财产,收买了股东想要这个股东帮你。”

“别以为我不知道公司里边内部的机密是谁透露出去的。”

程苏苏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程莉莉,想把程莉莉给看穿了一样。

程莉莉心头一慌,积攒了自己的眼泪,一脸难过的看着程苏苏,好像很委屈。

“不,姐姐你怎么能这么想我?我知道父亲的遗书上面写的是你的名字,但是我母亲今天过来是想要和你谈一下话的。母亲身体不适就让我过来了,你居然把我想的这么阴狠毒辣,姐姐看起来是我错看你了。”

程莉莉可怜兮兮的样子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保护欲。

但是程苏苏却有一些不屑,走到程莉莉的面前,然后把那些照片重新拿到程莉莉的手上,让程莉莉看了看。

“这些照片里的人你告诉我不是你吗?还是说你觉得这个人跟你不像,是整容整成了你吗?”

照片都已经在这了,程莉莉倒是还想继续狡辩,只是看着照片里面的人物,为之一愣,没想到程苏苏居然留了这么一手准备,是自己太疏忽大意了。

“姐姐,我不是有意要这么做的,既然你今天有事情要做,那我也就不多加打扰你了,先走一步,母亲还等着我回去照顾呢。”

程莉莉没有多说什么,拿起自己的包就离开了这里。

剩下的股东看着一旁颓废的人,心知肚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是没有谣传出去。

公司终于回归于风平浪静的时候,程苏苏却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她压了压狐疑,决定见机行事。

就这样,程苏苏在公司里边连着办公了好几天。

萧景琰每次回家都看不见程苏苏,都有一种难以言说的不爽,这女人整天忙什么事去了!

“你好,请问是哪一位?”

程苏苏接通了电话倒是察觉到了电话里边的人语气有一些不正常的样子,心里有一些寒颤。

低沉的声音传到了程苏苏的耳朵里:“大嫂,你什么时候回来住?只是要是让大哥知道你这么拼死拼命的干活的话,恐怕会心疼的吧。”

这声音,程苏苏听出来了是谁,心里一颤,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男人简直有毒!

她按了按慌乱的心,低头办公。

这些天父亲在医院里边昏迷不醒,里边的很多合同都有好多没有签字,自然也批准不下来。

“把这些合同拿过去批准吧,我都看过了,其他的事情还有没有了,没有的话我就先一步离开这里。”

走到门口,程苏苏把合同放到了桌子上面。

秘书站起来看着程苏苏,眼睛似乎有一些别的因素在里边,但是用很快的掩盖过去。

“你们几个人就先在这里好好的看着他们,如果有什么事情发生就一定要和我随时汇报。”

……

程苏苏想着身后的保镖都已经这么长的时间,保护着自己都没有喊一声累。

今天要过去医院里,所以不能带这么多的人,这太兴师动众了,只能让这些保镖待在公司里边。

“程苏苏,没想到你可终于出来了,这些天我都进不了公司,你是你父亲的女儿,难道莉莉就不是你父亲的女儿了吗?遗嘱上面写的是公司的遗产,是由你继承,但是凭什么你要不给我们留任何的情面?”

一个声音传到了程苏苏的耳朵里,面前站着的人就仿佛是一个泼妇,

程苏苏脚步未停,都懒得理她。

“怎么?难道你还要我说一些什么事情吗?你是怎么爬上我父亲床的,你自己心里清楚,不要让我再提醒你第二遍。”

程苏苏心里非常的不淡定,一看到这个田欣荟,就不想说什么。

母亲的死和她脱不了干系,只是没有证据,等到时候有那个能力了,一定会帮母亲调查出来死因是什么!!

“你果真是个小贱人,你母亲是个小贱人也就算了,没想到你也是一个怎么?你难道想和你的母亲一起上来打我吗?”

程苏苏看向了站在一旁的程莉莉,心里边满满的都是厌恶感。

这对母女,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既然你们没有什么事情,那我也就先行一步离开了,公司里边你们是进不去的,如果你们敢进去,我的那些保镖可也不是吃素的。”

说完这些,程苏苏就开着跑车扬长而去。

程莉莉站在一旁望着车子离去的方向,眼里边满满的都是羡慕嫉妒恨,恨不得把程苏苏给活剥了一样。

“妈,你看看她得意的那个样子,不就是一台跑车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要知道等我嫁到蒋家,要什么什么都有。”

程莉莉语气虽然不平衡,但是一想到很快就会成为蒋家的少奶奶,自然也就语气里边有一些高傲起来。

“赶紧行动才是真的!”

“可是这要怎么做嘛,你又不是不知道女儿现在和他的关系并不怎么好,他的母亲现在对我刚开始还好好的,一下子就冷淡了好多好多。”

这话说出来的时候程莉莉都有一些怀疑了,之前明明对自己非常的要好,结果现在却对自己这么冷淡。

程苏苏前往医院的时候医生立刻围了上来,丝毫不敢怠慢。

“我父亲最近的情况怎么样了?公司里边有事情要处理,所以只能每隔几天来看一次,着实抱歉。”

重症监护室外,程苏苏正在和医生交谈,医生看着里边的情况,脸色都带着一些欣喜。

第十六章 苏醒迹象

“情况非常的稳定,只是需要再观察一段时间,过不了多久就能苏醒,苏醒之后就不可有太大的刺激,不然加重了病情恐怕以后再想治疗就难了。”

交代完这些事情,程苏苏也有一些欣喜,父亲已经昏迷了这么些天了,程苏苏心里边也是有一些着急。

之前医生都告诉她,如果要是很长时间没有醒过来,可能就要办理后事了。

“那就谢谢医生了,这些天还劳烦您再继续照顾着我父亲。”

程苏苏又和医生交谈了几句需要注意的事项,加快速度离开了这里,临走的时候,看了一眼病房,流露不舍。

公司事情很多,她必须要在父亲苏醒之前把公司里繁琐的事情给整理完毕。

但是到了半路忽然就察觉到了,后面有一辆车在跟着自己的跑车。

车子很熟悉,但是程苏苏就是没有想到是谁的车。

“前面马路靠边停车。”

萧景琰打了一个电话过来告诉程苏苏,让程苏苏靠边停车,程苏苏不管不顾,挂掉电话没有吭声。

跟在后面的萧景琰也察觉到了程苏苏并没有打算靠边停车的准备。

一踩油门加快了速度,一个漂移把程苏苏的车给逼停在十字路口面前。

“你不知道这是十字路口,你看后面还有多少的车在等待着红绿灯,你把我的车给拦下来,是想要做些什么?”

程苏苏语气里边非常的不淡定,若是自己在踩刹车踩得晚一点,恐怕会是一场车祸。

“我让你靠边停车,你难道就没有听到吗?”

萧景琰走了下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程苏苏,气压也很低。

程苏苏没有下车,反而是把车门锁的死死的打算掉头离开。

结果萧景琰按了一下自己车上面的钥匙,立刻车门也就开了。

“你究竟要做什么?我是你SZ,你看看哪有弟弟对SZ这样子的?”

程苏苏打开门下车,还好这条路来往的车辆不多,也不是高峰期。

“怎么?你难道还打算继续强我吗?你让你大哥知道了这件事情,难道你大哥就不会把你给撕成碎片了吗?”

程苏苏站在那里,眼睛里边充满了倔强,似乎有想要和萧景琰一斗到底的心思。

“我大哥怎么了?我大哥还不是把你往虎口上面送吗?明知道你是他的妻子,却还是要我照顾你。”

萧景琰把程苏苏搂进怀里,想让程苏苏想一想其中发生的事情。

但是程苏苏却开始挣扎,不打算和萧景琰多谈论这些废话。

之前若不是为了拯救公司恐怕还不会沦落到如此地步,屈辱的泪水从程苏苏的脸上面掉落下来,滴到了萧景琰的手指上。

“哭了?跟了我,委屈你了?”

萧景琰趴在程苏苏的耳朵边上说完就抱着程苏苏坐到了主驾驶位,一只手控制着她,一只手开车。

一踩油门车就冲了出去,程苏苏现在不敢挣扎,生怕一不小心就出车祸,离开这个世界。

“你要带我去哪?现在这样开车很危险。”

程苏苏警告着萧景琰,语气都是颤巍巍,车速过快,要她的心一跳一跳。

他禁锢着程苏苏的双手:“不要乱动,不然我可不保证这路上会发生什么事情,再说了,是我姐让我带你过去的。”

听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程苏苏才算安心定神下来,毕竟现在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肯定会着急着自己的安危。

一想到里边肯定还会有别的人,程苏苏整个心就定了下来,没有那么的害怕。

“怎么我一说我姐姐也在那里,你就不害怕了,你可是真好骗。”

萧景琰不让程苏苏动弹,为了缓解她的情绪话里边还在调侃着程苏苏。

单手开车让程苏苏突然觉得自己仿佛在死神的两边绕来绕去的,好像生怕死神看不到他们一样。

“你如果要是敢骗我,我就让你断子绝孙,我说到做到,我可是练过几年武术的人。”

从苏苏开始威胁,一味的忍让,只会让面前的这个男人更加的肆无忌惮,更加的大胆对自己做出一些举动。

“怎么你还能让我断子绝孙不成?如果我断子绝孙了,你以后的幸福去找谁呀?”

加快了车速,很快也就到了那个地方,程苏苏走下来的时候,整个人重心都不怎么稳。

“这么快就开始投怀送抱起来了,看起来,我以后有办法让你投怀送抱了。”

萧景琰嘴角勾起来,扶着程苏苏走到了里边,她由于腿软,只能忍耐的跟着萧景琰来到了里边。

果不其然,萧忆情已经在里边等待着程苏苏的到来了。

程苏苏看着周围的场景,有一些陌生,心里还有一丁点害怕。

“孩子过来吧,坐到我身边来,等一会儿我带你看一出大戏,到时候,你可不要说我欺负别人哦。”

萧忆情的声音温柔,拉着程苏苏坐了过来。

了解到情况,程苏苏知道等会还有其他人过来,程苏苏坐在那里,和萧忆情有说有笑的。

果不其然一会儿门就被推开了,进来的人不是别人。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尖锐的声音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这倒是让萧景琰和萧忆情有些厌烦

“我……”

“她怎么就不能在这?”

程苏苏还没有开口说话,萧忆情就率先的站了起来为程苏苏说话。

程莉莉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没有想到,我母亲这些天情绪不稳定,所以才会把声音说的那么大声。”

“既然这样,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都是一家人将来以后肯定是要和和气气的。”

萧忆情说完之后,一脸高傲的看着他们,似乎语气里边满满的都是讽刺。

看见萧忆情承让出来了台阶下,田欣荟也立刻应声附和:“对对对,将来都是一家人,应该和和气气的。”

这一句话倒是把萧忆情给逗笑了不少,将来都是一家人,谁跟你是一家人啊?

第十七章 一家人嘛

“都赶紧入座吧,我今天过来是有正事要说,你和我儿子的婚礼正在筹备当中,自然我不希望我儿子以后娶的妻子是个泼妇。”

萧忆情摆出来了自己那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程苏苏坐在一旁,忽然觉得萧忆情周身的气压不同,就连气质一下子都提升了不少。

“这个您就放心吧,我一定会管理好自己,不给你们找麻烦的。”

程莉莉坐在一旁开口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没有再多其他的言语。

“哦,对了,关于礼仪这一方面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她现在是你们两个人的舅妈……”

这句话说到这里就立刻停顿了下来,似乎是想要暗示着什么,蒋毅寒站了起来,一瞬间程莉莉也立刻站了起来。

程苏苏坐在位置上面,有一些眼睛高傲的看着他们,似乎里边满满的都是讽刺和不屑。

但是正当他们准备开口叫的时候,却发现怎么也叫不出口,毕竟程苏苏和他们的年龄相当。

“你这孩子傻了站这做什么。”

“妈,你让我先缓一缓不行吗?刚来的路上出了一点小事故,现在还没有缓过劲来。”

蒋毅寒倒是会给自己找理由,倒是程莉莉搭在那里傻不愣登的样子,让程苏苏都觉得好笑。

程苏苏挥了挥手,然后一脸不好意思的看着萧忆情:“算了吧,本来我和他们的年纪就相当,你再让他们管我交个舅妈,我可担待不起这样子的称呼。”

“这些称呼都是应该的,要知道你是他们的舅妈,我们家可是最注重礼仪的一方。”

众人都知道蒋家老太太是书香门第出身,自然也非常的注重礼仪。

“舅……舅妈。”

程莉莉花了好长时间才从自己的嘴里边挤出来了这两个字,双手握成拳状,眼睛里边都是妒忌。

“这才乖嘛,以后你们两个结婚了,我会过去当证婚人呢。”

都已经做好了准备,证婚人就是他们的舅舅和舅妈一同过去。

“证婚人这件事情就不用了吧,毕竟你现在不去也不太方便,我们这辈分都有一些乱了。”

程莉莉心中已经如果要是让程苏苏过去当证婚人,那以后自己在圈子里的名声不就败完了。

“这怎么行呢,这可是你未来母亲特意交代的,我们几个人也是按照这里面的习俗形式,再说了我是你的舅妈,你在害怕一些什么。”

程苏苏慢慢的品了一下自己身边放着的茶水,语气里边满满的都是惊奇,甚至还觉得有一些过意不去。

这些对于某些人而言都知道,这只不过是掩饰罢了。

萧景琰就坐在一旁看着程苏苏演戏,眼睛里边满满的都是期待的样子。

“既然这样舅妈我也就不多说些什么了,就多谢舅妈为我们证婚了。”

订婚虽然不同于婚礼那一般的壮大,但是在很多豪门里边也都是被看中的事情。

“这样的话那就赶紧坐下来吃饭吧,今天我特意要,这饭馆里边的人准备了一壶绿茶,尝一尝绿绿茶的味道怎么样吧。”

这个饭店如果要是程莉莉之前的身份,无论如何都进不来,她都没有想到今天突然这么快就进来了。

看着面前的绿茶也没有多想,结果萧忆情倒是从自己的包里边拿出来了一块手表放到了她的手上。

“这块手表是和陈年绿茶,联名起来的,看着都让人觉得最配你的气质了,所以我就买了下来送给你,全世界仅此这一块手表。”

萧忆情把手表放到了桌子上,蒋毅寒的脸色瞬间变色,看着桌子上面的绿茶和这一块手表,顿时之间就明白了这些事。

“妈,你这是做什么?这手表怎么放在这里。”

程莉莉的脑子转不过来,但是蒋毅寒的脑子可以转过来,看着自己面前的那一块表,心中过意不去。

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萧忆情喝了一口面前的绿茶,涂着大红唇微微的吐出来了几个字:“今天呢,我就是过来表一表心意。”

这一句话应当做萧景琰也就坐了过来,然后拍了拍自己的手,服务员端上来了一盆白色的莲花。

“少爷这是您亲自点的白莲花,可是从圣母院搬运过来的。”

这个时候程莉莉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些人的目的是在这里,连起手来骂她。

“伯母今天这个场合不适合我,并且我母亲今天身体也不舒服,我就先带着他先行一步离开这里了。”

一个家庭聚会,没想到蒋毅寒还真的带她过来了,正好这些东西也派上了用场,就算这一次用不上,下一次也会用到,准备的着实不过分。

“哎呀,一家人安安心心的吃一个饭,再说了我也没有看见田姨怎么不正常呀。”

程苏苏在一旁打着圆场,似乎是有意无意的提起着他们之间的事情,毕竟萧忆情准备了这么一场表演,自己不看白不看。

想到这里程苏苏就调皮的吐了吐自己的舌头。

“既然你们都已经过来了,在这里吃个饭再走吧,毕竟原来这里的人非常的少。”

程苏苏自然是可以凭借着自己的身份来到这个酒店里边吃饭,因为手里有钱。

但是程莉莉就不一定了,一个月也就仅仅只有那么一丁点零花钱,再加上父亲不疼,这样也就不可能有很多零花钱出来挥霍。

“不用了吧,我母亲今天身体不舒服,我就带她先行离开了。”

“没事,我看你母亲也挺好的,刚才身体倍儿棒,怎么一下子时间就发病了呢?”

萧忆情坐在那里,眼睛目不转睛的往一旁看了过去,萧忆情也知道自己现在无论多说什么,无非就是让这些人能够有承受能力罢了。

“我母亲的这病来的突然,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之前找医生看过,就是没有怎么的好。”

“哎哟喂,我给你说心病还须心药医,医生看的不行,肯定是心里有鬼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