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倾月小说by倾月公子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时间:2020-05-22 22:39:28    作者:倾月公子    来源:WXB

小说简介:凰惊天:驭兽狂妃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前世她是实验室里的小白鼠,要人权没人权,要自由没自由!她毁灭一切,铁血穿越,她发誓,一定会把仁义道德,节操信仰统统踩在脚下。这一世她要为自己而活!这一世,她穿越附身在一个废物的身上,自幼...

冷倾月小说by倾月公子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第四章 回府!

等两人再次出现时,已出现在京都外的树林中。

“到了。”

“谢谢。”身子退开了墨尘风的怀抱,看着原本阴气森森的鬼域瞬间成为现在这个景象,不由有些好奇地上下打量着这个男人,瞬间移动真是很方便。

“送你。”看她一脸如孩童一般兴奋的模样,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看着自己,让他想不贡献出些什么都有点不好意思。

只见男子掌心光芒一闪,一个古朴色泽略微暗沉的银镯子出现在他的掌心,镯子有成年男子手臂粗细,周身刻着繁复的花纹,却因为年代已久失去了应有的光泽,若不是出现在这男子手中,想必扔在人群中都未必会看第二眼。

“这是什么?”冷倾月好奇的问道。

挽起冷倾月纤细的小手,墨尘风把镯子轻轻送入她的皓腕当中,只见那有男子手臂粗细的桌子在戴上冷倾月手臂的时候迅速开始缩小,直到手镯刚好圈住她的手腕,才停止了变化。

“这是空间传送门,只要有想去的地方,集中精神力灌注到手腕处,就可去你想去的地方。”

“任何地方都可以到吗?”

“除了一些下了禁制的地方,空间传送门到达不了,若是强行过去,只会被遗留在空间裂缝当中。”说着,那淡然的语气中不由带着一丝认真道:“所以这个小玩意给玥儿踏春玩着,有些地方可别乱闯,空间裂缝可不是好玩的地方。”

“多谢。”

“这镯子还有些其他的小用处,日后玥儿闲来无事倒可做个消遣。”看她小脸虽无太大情绪,但欣喜却真真流露出来。

“你叫什么?”

“呃?!”被她突然跳转的话题有些跟不上,墨尘风有那么一瞬间短路了,等对上那双湖波般的双眼时,轻笑出声报上了自己的名号:“墨尘风。”

“墨——尘——风——”一字一字地念着,冷倾月突然笑了,不是那种毫无温度的笑容,而是发自内心的笑容,道:“我记住了。”

两人郊外分别,都没有问对方的身份,或许在两人心里他们的缘分还很长很长。

……

沿着官道进了京都,冷倾月冷倾月很快找到了封府的大门。或许因为封将军战死沙场,虽门庭大气不失威严,但在贵族之间早已没落,门可罗雀。

几个小厮丫鬟缓缓打开府门,看到的就是冷倾月站在府门外。小厮丫鬟们相互看了一眼,眼中具露出不怀好意。

“哎呦,这不是四小姐嘛,您追夫回来啦。”身穿浅红色服饰的丫鬟,一手叉腰,一手握着扫帚站在大门口,言语间那不屑模样显露无疑。

“小翠,您这说什么话呀。四小姐好不容易有了门亲事,能不上心嘛,不过要我说,废物就算披上凤袍也是废物。”

“哈哈哈,小梅你说得太对了。”叫小翠的丫鬟一听身边小姐妹的话一阵大笑,满目挑衅。

冷倾月看着这两丫鬟仿若无人般地对自己嘲讽,一边的小厮嬷嬷们也都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这是从她穿越后第二次有人当着她面骂她废物了,看来要么就是‘前身’给人的印象太懦弱好欺,要么就是真是废物到了极点,居然连个下人都敢在她面前大放厥词。

冷倾月面无表情踏阶梯而上,浑身散发着冷冽的寒气。凤眼微合并不打算理睬这些人。但偏偏有人不识相,就在冷倾月跨进大门之时,手里握着扫帚的小翠,扫帚一横,拦住了冷倾月的路。

“我说四小姐,您这出趟门是把规矩都忘了?”她恶劣一笑继续道:“让奴婢给您提个醒,这封府的正门啊,这正门可是给人走的。像您这样出了名的废物,要是走了正门,指不定府里要晦气多久。您就算那,看到那边没?你走的路在那儿呢。”

说着,小翠指了指封府拐角处一个巷子,冷倾月瞟眼看去,那进进出出的具都是些下人嬷嬷,更有那种倒夜香的车进出,让冷倾月冷笑出声,微瞌的眼睛瞬间瞪向了那小翠。

“你……你瞪什么瞪。”被冷倾月眼中的凌厉吓地不禁往后退了几步,声音有些结巴,想着这四小姐那眼神怎么感觉要吃人一般。不过想到往常四小姐那懦弱样,想来这也不过装个样子。

想到这里,小翠有了些底气,扫帚狠狠地往地上一戳,声音更是大地几条街都能听得到:“你还真以为你是府里的四小姐啊,告诉你在府里可是二小姐当家,别以为你是嫡出就拽,不过一废物,还妄想从这里过去,那那那……”

说着,指了指封府不远处的那处巷子继续道:“那你才是你这种身份能进的,别蹬鼻子上脸给脸不要脸,去……”

话落,扫帚往前一扫,就想把她给扫出去。

“狗仗人势的东西。”声音清脆如玉珠落盘,也不见冷倾月如何动作,只见小翠舞向她的扫帚突然开始一节一节地断裂然后唰地一下化成粉末从空中落下,轻风一吹扬起一阵烟灰。

小翠有些傻眼地看着自己高举空中却空无一物的手,这……扫帚呢?

没有扫帚挡道,冷倾月抬步跨进门内,看着傻愣着挡着路的小翠,眼中冷芒一闪而逝抬手轻轻一挥,看着那如桩子立在那里的丫鬟飞了出去。

啪……

一阵轻响,伴随着小翠反应过来却已无力呻吟的哼唧声,原本雕刻着一个福字的大墙上,赫然印着小翠那娇小的身躯。

“天呐……”

“四小姐……怎么变了?她不是没有灵力吗?”

“好可怕……”

冷倾月冷笑一声,抬步向内走去,一踏进东院,一道陌生却又有些熟悉的尖叫声传来,让冷倾月心一紧,身子快速朝着里面闪去。当闪进东院的凉亭边,看到的正是记忆中对自己忠心耿耿的丫鬟萍儿正被两人压在地上,捏着下颚让她长大嘴巴,另一个小丫鬟手里捏着一条有两寸长的虫子,看模样是准备让萍儿吃了这条虫子。

第五章 封冰之术

按着萍儿的丫鬟幸灾乐祸地讥讽:“让你跟着我们二小姐你不肯,非要去找你那废物四小姐,啧啧,早就告诉你了,你们家小姐早就在魔兽森林里面给魔兽当点心去了!”

“不会的,不会的。小姐肯定不会死了,不会的……”声音越说越高,萍儿虽然被压着,但是小脑袋摇地跟拨浪鼓一般,她家小姐怎么可能会死!

“不会?知不知道魔兽森林里面的禁地鬼蜮?那里连一般魔兽都不敢进去,要是四妹不小心进去,估计死的更快。这么多天没回来,我想早已尸骨无存。哈哈……”那得意洋洋笑着的一位美艳少女,正是府中的二小姐。

骗她去魔兽森林送死的“好姐姐”冷旋儿!

“来人!还愣着干嘛!快给她吃下傀儡虫,以后就是我封二小姐的奴隶了!哈哈……”冷旋儿的笑声更加张狂得意。

冷倾月原本压抑在心中的怒气瞬间爆发出来,妖异的红光在眼中一闪而逝,含着怒气踏了进去。

“啊……我的手……啊,不……救我……”那捏着虫子的恭喜,正准备把这玩意送到自个最讨厌的丫鬟嘴里,却没想到就在她准备松手之际,这条虫子居然自燃起来。

赶紧把手里那条虫子丢下,却没想到自己丢下之后,那火光好似长了眼睛蹭地一下就往身上烧来,那火焰仿佛从骨头里往外燃烧一般,疼得恭喜满地打滚,嘴里更是止不住的哀嚎。

众人被这一变故吓了一跳,尤其是封敏看着被燃烧成灰的傀儡虫,更是一阵一阵的心疼,就这么一条都是她花了好大功夫才找到的,被人吃了还能引出来,就这么烧了……肉痛啊。

“呜呜,放开……小姐?!小姐……”萍儿没想到一抬眼居然就看到自己担心了几日的四小姐,委屈伤心高兴一系列复杂的情绪袭来,让小丫头朝着冷倾月那处奔去。

“嗯。”看着奔过来的萍儿,冷倾月不轻不重应了一声,却在看到她红肿明显被人打过的小脸,赤红的光芒闪过一丝杀意,直直朝着坐在凉亭下的两人看去。

坐在凉亭里的冷旋儿和封敏在看到冷倾月的时候,心里吓了一跳:这丫头不是早该是在魔兽森林的吗?这……怎么回事?

“哟,我们四妹妹终于舍得回来了,真是难得啊。”封敏当先回神,尤其是看到躲在冷倾月背后一脸委屈模样的萍儿,更是气打不出一处来,想到傀儡虫居然因为这丫头毁了,心更是想把这丫头虐死的心都有了。

“萍儿是你打的?”不理会封敏挑衅的话,冷倾月冷冷问道。

“打她?”怪叫了一声,继续道:“那还脏了我的手。你这丫鬟不识抬举得罪了二姐,我们教教她什么叫做规矩。”

“是吗?”冷笑一声,冷倾月对上了冷旋儿,嘴角的笑容越渐冰寒:“那么就是你动手的?”

冷旋儿何时被人这样说过话,原本心里就被萍儿给气得,一听冷倾月兴师问罪的话,高傲地抬起头,一脸不屑道:“就是我动的手怎么样?就你这废物,敢帮她报仇吗?哈,借你个胆子你都不敢吧。”

那笑容仿佛是寒冬的冷阳,让人非但不觉得温暖,反而周身围绕着一股冷意,让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嚣张如封敏等人,在看到她唇角那绽放的笑容,也不由为之一愣,半天都为找到话语。

“你们,都说完了?”冷倾月嘴角含着极为不搭的笑容扫视着众人,冷冷开口笑道。

闻之变色,冷旋儿当先怒了,这是活生生的挑衅,正准备召人好好教训教训这废物,却发现身子不由自主地漂浮起来。

“啊……”

“啊……”

“啊……”

就在冷旋儿身子当先浮起时,在场出了冷倾月和萍儿意外,皆发现自己身子不由自主也浮在在空中,而那飘动的趋势居然是向湖中心而去,不由吓坏了在场女儿家的脸色。

“不……不要,我不会游泳啊……”

“别……别,救命啊……”

“来人啊,快来人啊……”

噗通……噗通……噗通……

不待他们呼救,身子早已浮在湖中央,如下饺子一般一个个全都落了下去。众人落在河里,不由纷纷从河里露出了头来,开始咒骂这诡异的一幕。

只是还不待他们骂骂咧咧多久,众人惊恐地发现,那湖中的水,居然开始从岸边开始结冰凝合,不由尖叫死命地朝着湖对岸游去。

“啊……我的腿……”

“我,我身子冻住了,救命啊……”

“快,快到湖里面,这只是冰封了湖表层,下面没有冰住。”冷旋儿一脸狼狈地朝着湖对岸游去,却发现自己的速度根本没有湖面冰封的速度快,自己修习的就是冰系,一眼之下就发现了问题,立马对着湖里的人就是一阵狂吼。

众人听到冷旋儿的话,不疑由他,纷纷潜入水下,亲眼看着这湖面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整个湖面具被冰封起来。

众人在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却突然想到:这湖面都被冰封起来了,那她们怎么呼吸?这……这不是要被淹死了吗?几个当先反应过来的人立马开始敲打冰层,这被冰封起来,总比自己淹死好吧。想到此处,众人更是死命地击打着冰面,只可惜这水下用力,这力气早被这河水给缓去了不知多少。

“小——小姐,这……”萍儿瞪大眼睛看着透明冰层下不住敲打着想要出来的人们,对这突然而来的状况有些不在状况中。

“我累了。”冷眼看着水下不住挣扎的众人,冷倾月笑了笑,却透着无比的阴森:敢动我的人,这惩罚还是轻的。

一听小姐累了,萍儿立马忘了水下那些挣扎的人,捏着小拳头急匆匆道:“小姐,我去搬椅子,你等我。”

说着,不待冷倾月说话,迈着小腿想要跑出去,但转眼也不知想到什么,目光朝着亭内看去,小嘴突然咧开一笑,直接转了方向奔向了凉亭当中。

当萍儿从凉亭里把太师椅和小茶几顺带着把石桌上的水果糕点一齐扫了下来,就变成此时冷倾月惬意翘着二郎腿坐在阴凉的树下,一手端着一杯香茗,一手捏着一块精致的糕点,悠闲地看着那冰层之下不断挣扎的众人。

第六章 打地鼠啊打地鼠

噗……

一声轻响,打扰了冷倾月品茶用点心的心情。一眼望去,自己的冰冻术居然被冷旋儿那丫头给破开,凤眼不禁微微眯起。

“萍儿。”淡淡开口,冷倾月想到前世在树上看到的一种游戏玩法,此时突然发现,现在这样的情况玩那游戏可不是正正恰景。

“在!”清脆的声音应了一声,萍儿那眼睛早已幸灾乐祸地看着湖底下的众人,心里止不住的小得意:让你们欺负我,现在活该了吧,老天都看不过去惩罚你们,哈哈哈!萍儿却哪里想到,老天爷要是连这点事都照顾得到,岂不是太闲了?

“去,找一根粗一点棍子,记得要趁手。”想到那个游戏,冷倾月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只见蹬着绣花鞋的小脚在地上轻轻一碾,冲破冰封的冷旋儿突然感觉一股无形的压力从头顶而来,让她刚露出冰面的身子,瞬间给压了下去。而那被她突破的冰层,居然诡异地开始收缩,瞬间玩好如初,平滑如一面镜子。

在冷倾月解决掉两块糕点时,萍儿拎着一根有大腿粗细的烧火棍,如风一般朝着冷倾月处跑来,看着没任何异样平滑的冰面,笑眯了眼道:“小姐,您看这个怎样,我可是向厨房张大娘借的烧火棍呢。”

“不错。萍儿会溜冰吗?”看着这又粗又壮的烧火棍,冷倾月勉强点头,话说要是再粗一点就好了。

“会呀。”

“下去。待会只要有人从冰层里面冒出头来,就给我狠狠地用这个棍子给我打下去,打不死算你的,打死了算我的。”说着,为了让游戏更好玩,冷倾月食指微动,让坚厚的冰层放薄了些,毕竟这样也好让他们突破出来,总不能让萍儿玩得不过瘾不是。

萍儿一听自家小姐的话,欢呼了一声,拎着烧火棒轻快地往冰上一条,哧溜一下滑到湖中心,举着棒子准备就绪。

“噗嗤……”

“啪……”

“啊……”

极为有规律和节奏的声音!看着不住破冰而出的头颅,萍儿那烧火棍舞地那是虎虎生威,伴着那不住的惨叫声,玩得更是不亦乐乎。

被冰封在湖下的众人,那是有苦说不出。在水下好不容易破开了冰层,肺里的空气也消耗差不多的时候,好不容易破开了冰层能喘口气的时候,迎来的就是那又粗又壮的烧火棍,那一下在头上虽说不会头破血流,但挨那么一下也痛地不清啊。但面临是被憋死还是被痛死,所有人都毫不犹豫选择第二种。

看着冰面上玩得不亦乐乎的萍儿,冷倾月淡然一笑,眼角瞟向不远处,却发现一个七彩的毛团正蹑手蹑脚地向外跑去,轻哼一声:“去哪儿。”

虽未指名道姓,却让那蹑手蹑脚地鸟形魔兽小身板浑然一僵,鸟头猛地垂低,仿佛有些泄气一般,而后整个身子猛然一抖,那小翅膀呼啦一伸展,小身子朝着冷倾月快速飞来,落在了她的肩膀上。

“四小姐勇猛……四小姐威武……”鸟形魔兽虽无表情,但那如宝石般璀璨的眼睛具是狗腿的谄媚。

冷倾月冷冷一笑,倒也不跟这小小一观赏性魔宠计较,毕竟这观赏性魔兽最大的用处就是哄主人开心而已。

“啊!啊……”

烧火棒下有惨叫,这阵阵惨叫声,让原本听着挺舒心的冷倾月不由有些厌烦。一眼瞄到刚刚被自己烈焰烧毁的虫子,对了,刚刚封敏那丫头说什么来着?!

哦!对,傀儡虫。

冷倾月邪邪一笑,小手对着傀儡虫变成烟灰的地方轻轻一挥,只见那地上翠绿隐泛朱红色的粉末突然无风而起,仿佛被一双大手操控一般朝着湖中心落去。在那些粉末落入冰层之际,瞬间融透到水下去了。

“啊!啊啊……”

“诶哟,诶……”

萍儿在欢快打了三个地鼠后,突然发现,这冒出冰面的人头的惨叫声有些不一样,等再试了几个,发现这些惨叫声仿佛在唱着什么乐曲,只不过因为惨叫而严重走了腔调。

“小……小姐……”有些无措地回头朝着岸边的冷倾月看去,这——这什么情况?自个打人的人兴奋也就算了,难道这被打的也会兴奋?

“没什么,估计他们觉得单一的惨叫有些单调,想来点创意。你玩你的,看看他们想给我唱个什么曲。”安抚地朝萍儿看了一眼,冷倾月轻笑一声,五指下意识敲在桌面上。

得到小姐的安抚,萍儿胆子又回来了。抡着棍子打得更来劲了。却不知道这严重变调的歌声远远传去,让外面那些下人是又想进来一探究竟,又怕里面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要是沾上一点,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看着冒出来的头越来越多,冷倾月五指动得更快,看她五指指尖的敲击,赫然是前世在钢琴上的指法,每一个音符连串起来,居然是欢乐颂。

蹲在冷倾月肩头上的鸟形魔兽,在听到如此痛苦的欢乐颂,翅膀遮住鸟头直挺挺地从冷倾月身上摔了下去,那仰面朝天的小身板,更是止不住地抽搐:天啊,难听死鸟了。

就在这常人难以忍受折磨版的欢乐颂中,冷倾月惬意地消灭掉一个苹果,萍儿终于有些玩累了,甩了甩酸痛的胳膊,一手拖着烧火棒哧溜一声滑到岸边,就这冷倾月脚边做下,小手在身上锤了捶,气喘吁吁道:“小姐,我玩不动了。”

“嗯,那就回去吧。运动有益健康,以后要多出来活动。”随手扔掉手里的苹果核,冷倾月拍拍手从椅子上站起来,一挥手,一道冷气从指间飞出瞬间加厚了冰层,让水下的众人不再能够破冰而出。

见小姐转身就走,萍儿急急忙忙地站起来,一脚跨过僵硬倒在地上的鸟形魔兽,急急跟了上去。

冷倾月一出东院,就看到东院门口守着的那些下人,一言不发直直穿了过去。或许是因为刚刚里面的惨叫太过渗人,又或者是冷倾月身上那骇人的冰冷气息,让这些下人居然没有人找冷倾月的麻烦,在自身还未反应过来之时,自动地为冷倾月让出了道。

第七章 身世

等反应过来,众人都不由暗自唾弃一番:一个废物,自己居然还给她让了路,真没用。

暗自唾弃后,在东院外面的下人们看着完好无缺走出来的冷倾月,不由相视一眼,而后一股脑朝着东院内涌去,心里都不住在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有刚刚那种让人寒毛都站起来的惨叫声。

当众人一拥而进看到泛着冷光冰层下的众人,不由得全部傻眼:这——什么情况?

或许是潜在冰层下冷旋儿的眼光太过狠厉毒辣,让众人瞬间回神,意识到发生什么事时,众人找锤子的找锤子,拿石头的拿石头,全都滑到湖中央,准备解救众人。

但……

噗嗤……

如镜面平滑的冰层突然整个湖面泛起一阵幽蓝光芒,不等众人反应,那冰面瞬间消失化成一汪湖水,而那些拿着石头锤子站在冰上的家丁,一个不注意全部噗通落水,饺子又下了一锅。

……

“小姐,今天真是太解气了,那些人往常那么欺负我们,今儿算她们倒霉。”在东院一番运动,萍儿那是身心皆爽,受了这么多年的气,今儿算是全都发泄出来了。

“她们倒霉的日子还长着。”冷倾月回到南院,看着还没有东院花园大的院子,知道这‘前身’以前的日子定不好过。不过看着院子里倒是清爽干净,不远处还隔出一块花圃,种些花草,倒也显得优雅清静。

萍儿与‘前身’冷倾月虽为主仆,却情同姐妹。在南院倒也没那么多理解,今日在东院一番运动,小胳膊小腿早隐隐开始酸痛,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就是絮絮叨叨:“小姐,你都不知道。你走的这两天人人都说你去了魔兽森林肯定回不来。我才不相信呢,敲小姐不好好的回来了嘛,这些人就是看不得我们好,总有一天我要告诉他们,小姐你才是最棒的。”

说着仿佛示威一般对着空气挥了挥小拳头,捍卫着她们家小姐在心里永远第一的地位。

“这一天不会远。萍儿,我有些事问你。”今日回府,虽然教训这些不长眼的东西,但从言语中却发现自己的身份虽为嫡女,虽然废柴的体质让他们不耻,但她感觉更多的却是因为其他。

“小姐,您问。只要萍儿知道的,一定会告诉小姐的。”见冷倾月一脸严肃,萍儿不由坐直了身子等待小姐的问题。

“萍儿,今天听他们提到我母亲,你对她知道多少?”

今天听到冷旋儿提到大夫人的事情,让她多少有些奇怪,而记忆里对这个母亲的资料更是少之又少,只模模糊糊知道在很小的时候不知得了什么病去世了而已。倒是对于父亲,反而记忆很多,只知道这封将军少年英雄,为人也风流成性,在娶母亲之前早已有了两房妾室,也就是现在的二房和三房。

“大夫人啊……”

听冷倾月问起大夫人,萍儿面有难色看向小姐,吞吞吐吐道:“其实……其实小姐或许不记得了。大夫人当初在小姐两岁的时候突然得了疯病,在府里闹了很长时间,当时老爷受不了夫人的病,让人给关到后院去疗养,再没多久就去世了。”

“突然得了疯病?”

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冷倾月心里隐隐有些奇怪,但又说不出哪里怪异,想了想也就算了。这些毕竟都是自己来之前发生的事,从自己到这具身体那天起,一切都是新的开始,以前的事过去了就过去了。

“好了,今儿刚回来,我有些累了,萍儿你也去休息吧。”挥了挥手,让萍儿下去,再看到萍儿红肿的脸,一向冷情的性子不由多了一句:“身上的伤记得擦药。”

“知道了,小姐。”萍儿做了个鬼脸,一蹦一跳下去了。虽然她不知道一向懦弱连话都不太多的小姐为何这次回来隐隐有些改变,但这样的改变真好。

看着萍儿下去,冷倾月也起身走进了房间。房间内的装饰很简单,靠窗的地方放着一个古朴却略显陈旧的榻几,上面铺着一层被子,旁边一个小茶几上放着基本书。房屋中央是一张圆桌,两三个凳子放在周围,一个简单的衣橱边是个梳妆台,零散地放着几个胭脂盒,在边上就是一张能躺两人大小的床。

屋内不大,一眼就能看清所有装饰,但里面布置虽简单倒也清爽大方,冷倾月很是满意。看到那边梳妆台上的镜子,冷倾月不由得朝着那边走去。

平滑透亮的镜子,倒影出一张清冷而美艳的女子。乌发如墨水,如凝脂般的肌肤闪烁着温润的光泽,一双凤眼神情淡漠却仿佛掩藏着无边的火热与寒冷,让人忍不住沉溺其中。小巧坚挺的鼻梁下是一双薄唇,微微挑起似笑非笑仿佛嘲笑众生一般,让人不忍移开目光。

看着镜中的女子,不!或许称为女孩更为合适。这是冷倾月第一次认证打量起自己新的身体,前世的自己虽然也有一副绝色面容,却因各种血清浑身布满鳞片,双腿更是蜕化为蛇,她永远都记得,那是被注射了上古神兽腾蛇的血清,双腿合二为一的痛苦,那种仿佛连灵魂都被撕裂的痛苦,至今都记得。

而现在……

“今生今世,人欺我,杀。神欺我,灭!众生负我,那就毁了这天地人间!”手轻柔地抚着镜子绝美的容颜。这一次谁也别想再主宰她的生命。

褪去身上的衣饰,躺在床上,看着头顶的绣花帐顶,缓缓合上眼睛,从来到这个世界到现在她还未曾闭眼休息。

……

骄阳渐渐西沉,皎月慢慢挂上夜空。冷倾月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梦中不断穿插着各种画面,一会儿是化身小白鼠成为针管下的试验品,一会儿是一古装女子哀嚎哭啼被人群殴的画面,混乱的画面感却异常真实。

躺在床上的冷倾月呼吸逐渐不稳,身体更是各色神光隐现,一会如烈火般的赤红,一会如寒冰般的幽蓝,一会更是出现平和的白光,各色光泽在身体不住闪动。

就在各色光泽快速闪动之际,突然爆发出一阵耀眼光芒,照亮了整个屋子,光芒瞬间消失。而床上的冷倾月缓缓睁开了眼睛,眼中七彩光芒内流转逝,异常耀眼。

第八章 夜闯香闺

从梦中惊醒,冷倾月浑身早已湿透,有些无力地等着床顶,脑中慢慢整理着梦中的场景。微微缓和,就在冷倾月准备翻身再睡一会儿时,闭上的眼睛瞬间张开,而后微微眯起。

一个巴掌大小却带着绝对炽热的火球从帐中飞出,直击屋内那桌子处。

火球所到之处点燃了屋内所有的蜡烛,而不知何时坐在桌前的某人,在看到一个火球迎面而来,轻笑了一声,伸手迎了上去。紫光微现,那火球被紫色光芒笼罩其中,慢慢地被紫光吞噬,最后一眯火星跳跃后也消失其中。

“月儿的待客之道可真让人惊喜。”看着撩帐而起的女子,墨尘风一手握着茶杯,狭长的眼睛具是笑意。

“不请自来非为客,我不记得有邀请过你。”慢条斯理拉过一边的外衣穿起来,见是墨尘风,刚刚那一瞬间的杀意具收在他对面坐下。

“在京都,想来也只有玥儿会对我如此直白。”毫不在意冷倾月的冷淡,想他在京都,热脸贴上门他都不屑看一眼,就这丫头,这冷冷淡淡的样子,怎么看都觉得欢喜。

“想要好听的,麻烦出门随便拐,只要有人看了你,肯定会跟你说好话。”看了那一步成仙一步入魔的妖孽脸蛋,估计不管男女都会被这张脸给迷惑住。

“为什么看了我,就会有好话呢?难道月儿不觉得我与别人不同吗?”看着她平板的小脸,一向冷心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致的墨尘风就是忍不住想要逗逗她,想看看这张美艳的小脸除了平静以外的表情。

“有事吗?”这男人不过一面之缘,对他不可否认有些好感,但她却不认为好到可以让他夜闯自己的闺房,对着男人几乎类似于**的话,冷倾月直接无视。

“没事就不可以来找你吗?”说着,墨尘风一手撑着下巴,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绝美姿容有着别样的诱惑,让人移不开目去。

“好,那你坐着,我去用晚膳了,请自便。”暗自翻了一个白眼,这男人真不知道看人脸色吗?真没看出来这人脸皮居然如此之厚。

“正好,我也没吃,不如一起?”

“突然发现我不饿了。”没想到这男人这么难缠,冷倾月有些无语,原站起来的身子复又坐了下去。打又打不过他,她能怎么办?等着他大爷高兴自个走呗。

看着有些气呼呼的小脸,墨尘风轻笑出声,想到今日她在府里露的一手,虽知道她绝不是人人传言那般废物,却也没想到她具然如此强悍。

仅仅小露了一手赤炎术和冰封决,放在外面就已足够让人疯狂。魔法元素冰与火,两种相生相克的元素根本不可能存在于同一人身上,而她连唤决都不需要就能运用如此熟练,若她是废物,这天下还有谁敢自称天才。

“月儿,真想知道,强悍如你到底如何会让人传成知名废物呢?不知能否解惑?”不由自主地,墨尘风说出了心里的想法。

听到墨尘风的话,冷倾月抬眼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开口。让她如何告诉他,自己曾经却是是个废物,只不过她穿越来了变强了而已。

这话估计自己就算告诉他了,他也不一定相信,既然如此还不如不跟他多费口舌。不过……

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冷倾月抬眸看向对面妖孽般的男子道:“我现在的实力在你们这里算多强?”

“我们这里?”敏感地捕捉到冷倾月话里的一词,墨尘风挑眉笑道:“那玥儿是哪里?”

对墨尘风的敏锐有些无奈,但却不准备解释,直接道:“不说就算了。”

“呵呵,玥儿问我,怎么可能不为你解惑。”并未对她跳开话题而不满,墨尘风摸摸下巴想了想,继续道:“若说这测试等级,有一个地方倒是可以去。”

“哪里?”接话而上,对于现在自己的能力,虽然知道自己很强,但在什么等级却不是很明了,更何况面前有一个明显比自己还要强大的男人,自己肯定并非最强,还有变强的空间。

“秘密,让我带你过去。”墨尘风神秘一笑,如罂粟般蛊惑人心。

“好,去看看。”只可惜这朵罂粟在面对冷倾月面前,却毫无作用。

轻搂着冷倾月,淡淡的体香缭绕在鼻尖,低头看着那小小的头顶,不自觉露出一抹苦笑:自己无往不利的魅力笑容,为何每次都是在这丫头面前踢铁板?是自己魅力退步了吗?!

摇了摇头,墨尘风自我安慰道:自己魅力没退步,只不过这小丫头定力太足,看来以后自个可要好好努力了。

想到这里,苦笑瞬间变得特坚定。摒除杂念,墨尘风闭眼聚集精神力,淡淡的紫色光芒瞬间包裹住两人,光芒一盛,两人瞬间消失在冷倾月房间。

屋子不大不过百来平,整个屋子放满书架,那上面参差不齐地放着各色的盒子书籍,古朴陈旧泛着黑黄斑迹的色泽,屋子正中间,一块牌匾高高挂起,上面书——潜测殿。

抬眼看着三个如刀斧剑刻般的大字,冷倾月眉头高挑,看向墨尘风的眼神也变得怪异,若记忆不错,这潜测殿是帝都学院专为学子测试潜能的地方,如此重要的地方,若是没有禁止怎么可能?

“玥儿先随便看看,我去找试晶球。”紫色光芒在身体四周隐去,墨尘风一个闪身就消失在冷倾月面前。

也不过一两分钟的时间,当墨尘风再次出现在冷倾月面前时,冷倾月凤眼不禁眯起:“你常来?”

“嗯?”不明白冷倾月此话何意,不过当对上她眼中的怀疑时,墨尘风邪邪一笑带着一丝不羁道:“空间魔法师对任何地方都很熟。”

冷倾月嘴角抽搐,这丫的真够理直气壮。不过也是,空间魔法师只要想去的地方,一个意念就能到,更何况强大如他,连帝都学院的禁止都于他没有任何限制。

“来,试试这个。”墨尘风把手中檀香木的盒子放在桌上,手指轻挥,盒上的锁应声而落,盒子缓缓打开。

看到盒中的东西,冷倾月并不陌生。这个东西赫然就是在现代各个电视剧里那些巫婆法师常用的水晶球。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