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婚后爱:神秘大叔太撩人by夏晓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5-22 22:38:28    作者:夏晓晴    来源:WXB

小说简介:先婚后爱:神秘大叔太撩人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进入,主角夏瑾瑶褚君霆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先婚后爱:神秘大叔太撩人在线全文阅读,作者夏晓晴是如何刻画的。先婚后爱:神秘大叔太撩人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讲述了:“她在锦...

先婚后爱:神秘大叔太撩人by夏晓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001章 高价收老公

  人间最美四月天,锦天市民政局的台阶上。

  身上白纱胜雪、身侧花红似火……

  妆容精致的准新娘坐在台阶上,焦急的看着手机,既不顾及形象,也不理会旁人的目光和议论。

  “那姑娘在那儿坐好久了,怎么不见新郎?”

  “哎哟,你不知道她是谁啊?”

  “我知道,我知道,她是锦天首富慕家大少爷慕书远的未婚妻,夏瑾瑶。”

  “开玩笑,全锦天城都知道慕大少上午办婚礼,这都几点了?”

  “你们消息真不灵通,她坐在那不是在等慕大少,而是在钓男人!”

  “是啊,她在锦天各大媒体发消息悬赏征婚,任何人只要今天和她注册结婚,扯证之后奖励十万现金。”

  “居然还有这种美事儿,可是怎么没人应征?”

  “开玩笑,在锦天,慕家的弃妇,谁敢要,别说十万,就算百万估计都没人敢出头,有命赚的钱也要有命花。”

  夏瑾瑶只顾低头看着手机,尽量让自己屏蔽那些议论声,可有句话是对的。

  “慕家的弃妇,谁敢要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眼看发出去的消息被大量浏览、转载、评论,可却没有人愿意娶她。

  她急着把自己嫁出去,既不是自暴自弃,也不是想气抢走自己未婚夫的表姐安亦雪,她只想给自己留点儿尊严。

  几个小时前,在这台阶下,慕书远甩开她的手,牵上安亦雪,临走去注册登记前留下那句话:

  “父亲说你的八字旺慕家,所以我慕书远今天娶妻,明天纳妾,明天乖乖洗干净出现在慕家,除非你今天嫁得出去……”

  她知道就算不答应,慕家人也会把她绑去,不想去给慕书远做小,或者嫁人,或者离开锦天城。

  可是她不能离开锦天,因为姐姐躺在医院里,靠维生设备才能活着,哪也不能去,现在只剩下姐姐和她相依为命,她不可以丢下姐姐。

  正当她几乎绝望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她眼睛跟着一亮。

  境外号码,下面是一串凌乱的数字,不是广告就是诈骗点电话。

  她的目光一暗,可还是怀着一丝希望按了接听。

  “你好!”

  “你是在网上征婚的夏瑾瑶?”

  电话里传来一个温润醇厚富有磁性的男子声音。

  “是的。”

  夏瑾瑶回答的很敷衍,毕竟打来八卦的电话她也接了几个。

  “悬赏十万,是真的吗?”

  “是的,但是必须今天登记。”

  夏瑾瑶的敷衍中多了几乎放弃的失望,因为民政局快下班了。

  “好,什么地点?”对方问道。

  “你应征吗?”夏瑾瑶瞬间来了精神,甚至不去想对方是什么人。

  “当然,临时想还价吗?”男子的声音带着些许玩味。

  “没有,我在西江路的锦天市民政局门口等你,这里还有半个小时下班。”

  夏瑾瑶似乎又看到了希望,只是这个时间……

  “没问题,二十分钟后见。”男子语毕便挂断了电话。

  三十公里外,一辆刚驶离机场辅路的迈巴赫S650突然提速,坐在前排副驾驶位的方磊有些不安的看着驾驶位的仪表盘。

  “先生,这个时间锦天城内塞车,您想二十分钟到西江路……”

  “还有十九分钟,我只开车,其他问题你处理。”

  开车的男子再踩油门,声音温润醇厚,语气却带着不容拒绝的气势,坐在后排的司机看着车窗外快速略过的景物额头上都渗出了冷汗。

  方磊没再多说半句废话,只是依言去安排,毕竟跟随先生几年,从未见过他如此匆忙的安排过任何行程。

  十几个小时前,南非某新开数月的钻石矿矿场。

  一个十多人的项目团队正在实地了解项目进展,团队由最资深的地质专家、工程师等相关行业精英组成,这些人无论老少均气质不俗。

  然而,即便是走在这些人中间,为首那个身姿挺拔的男子依然显得格外出众。

  单一百八十四公分的身高已经占尽海拔优势,量身定制的藏青色休闲衬衫搭配素黑色西裤,修饰出他比例适中的完美身材。

  他干净利落的短发修剪得一丝不乱,如精工雕刻般棱角分明的脸上,英气十足的剑眉下一双精光若神的丹凤眼。

  挺而直的鼻梁上架着副金丝边眼镜,恰到好处的掩住三分他眸光中凌厉分明的锐气,薄唇微抿勾勒出生人勿近的弧度。

  男子衬衫袖口随意的挽至手肘,露出小臂线条流畅的结实肌肉,他似不经意般抬起左手,随便瞄了眼腕间价值不菲的腕表。

  旁边正在讲解工程进度的总工程师,口中流利的英语却随着他这个动作卡顿了一下,深吸一口气,调节过内容和语速才继续讲下去。

  这时有个初级文员小跑过来,递给跟在男子身侧的方磊一个黑皮文件夹,说是国内急电,矿脉新开不久,通讯网络不健全,最靠谱的通讯方式还是电报。

  方磊正在犹豫要不要把文件递过去,男子已经侧转目光向他伸出手来,总工程师瞬间止住话头,方磊马上将文件夹递过去。

  男子翻开文件夹,眸光扫过上面简短的一句中文,眉心已经蹙成一团,随着合上文件夹的动作,温润醇厚的嗓音倏然响起。

  “方磊,安排车,我们去机场,用最快速度办好两张回国机票,以最短时间到锦天即可,舱位不限。”

  “可……”方磊只出口一个字,后面的话统统在男子阴沉目光中尽数咽了回去,马上拿出对讲机安排车……

  明明只有二十分钟,可对夏瑾瑶来说却好像一个世纪那么长。

  她开始渐渐相信刚刚是幻觉,没人打电话给她,明天她就得乖乖去给慕书远做小老婆……

  一阵警笛声由远及近,两辆交警巡骑摩托停在台阶前,后面一辆迈巴赫S650紧随而至。

  夏瑾瑶茫然的盯着眼前的一切,这是什么情况……

  车子停稳,驾驶位车门打开,从里面下来个穿藏青色衬衫、黑西裤的男子。

  夏瑾瑶脑子都还没反应过来,那人就快步来到她面前,俯身拉她的手。

  “时间刚刚好,走吧。”

  “啊……”

  夏瑾瑶愣了一下,只来得及捡起放在地上的文件袋,跟上男子的脚步一路小跑直奔民政局大门口。

第002章 吃软饭的“老”男人

  在民政局关门前的最后十分钟,夏瑾瑶总算如愿领到了结婚证——和那个不知道是谁的男人。

  直到拿着小红本走出民政局大门,她才想起关注身边的男子。

  最好趁现在看清楚他的样子,说不定过几天就没机会看,或者只能看他的黑白照片了。

  这人个子倒是挺高,样子也还算可以,只是未免有些不修边幅外加沧桑。

  简洁的短发因为没有仔细打理,略显几分凌乱,如精工雕刻般棱角分明的一张脸,剑眉、丹凤眼、薄唇,只是那一圈靑虚虚的胡茬……

  “大叔,你是锦天人吗?”

  夏瑾瑶按照第一外在印象定义了称呼,接下来便是了解下对方的情况,隐约记得他叫“褚君霆”,而结婚登记资料上填的地址不在锦天。

  “祖籍锦天,家在秀江。”

  居然叫自己是大叔,看来她果然什么都不记得了,褚君霆有些无奈的在心里淡笑。

  “你来锦天多久了,在这工作吗?”夏瑾瑶问。

  “今天刚到,目前还没开始工作。”褚君霆答道。

  他匆匆安排行程回国完全是因为她,一下飞机看到她征婚的消息就已经赶过来,怎么可能有时间去考虑工作上的事情?

  夏瑾瑶暗自思量,怪不得他敢接这个单子,原来他不了解锦天的情况,这会儿她开始有些担心褚君霆会后悔变卦,既然如此就先稳住他再说。

  “对了,事先说好佣金是现金,可我没带那么多钱在身上,如果你不介意,也可以转账。”

  “不急,现在我也不方便收钱,可以等等再说。”

  看来这人还算好说话,夏瑾瑶突然觉得有点心生愧疚,不过想着一个为了钱可以随便与人结婚的人,就算是好人,应该也不会好到哪里去,瞬间释然些许。

  “你刚到锦天,有没有亲戚朋友,有没有地方住?”夏瑾瑶突然想起一个实际问题。

  “都没有。”

  褚君霆应道,他本来计划八月回国,所以在锦天城西新买的宅邸还没装修完。

  “行,那你跟我回家吧。”夏瑾瑶说着已经拎起白色婚纱的裙角下台阶。

  本来征婚时说的是真结婚,什么人都没所谓,只要对方愿意要,她的清白和尊严可以给任何人,唯独慕书远休想。

  褚君霆正要跟上夏瑾瑶,他的手机铃声就响了,可他却连看都没看,摸着口袋里的关机键直接挂断关机。

  “方助理,他们上出租车了。”

  司机看了一眼旁边副驾驶位盯着响忙音手机的方磊。

  “跟上去,小心点,别被发现。”方磊看了一眼前方。

  “还要别被发现?”司机有点为难,这么醒目的车。

  “先生下车时吩咐的,先生的脾气你不知道吗?”

  “哦,知道了。”

  司机没再多说,小心开车,如果以前对先生的脾气只是听说,刚刚一路飞车过来的气势,却是真的见识过了。

  迈巴赫S650“小心”跟着的出租车内,夏瑾瑶稍稍挪了下自己的位置,凑过去搂住身边男子的胳膊,心怀忐忑的把头也靠在他肩侧。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她的新婚丈夫,就当做先预习一下感觉。

  褚君霆则顺势搂住她的腰,让她整个人都靠在怀中,心中流淌的满是疼惜。

  夏瑾瑶深吸一口气,他身上隐隐有种清新淡雅的草木香味,好像在什么地方闻过这种味道。

  “大叔,你的行李呢?”她突然问道。

  “在刚刚的车里,稍后我想办法去取。”褚君霆答道。

  “对啊,刚刚那辆车是……”夏瑾瑶才想起这件事。

  “接机服务,司机说二十分钟赶不到民政局,才我开的。”褚君霆解释道。

  “哦,那警车开道是……”夏瑾瑶才想起这个梗。

  “假的,看着好看而已,套餐服务。”褚君霆说道。

  “哦,知道了……”夏瑾瑶说不上来觉得哪里怪怪的。

  瑶瑶,对不起,只能暂时对你说谎,褚君霆在心中默想。

  这次回国安排得太匆忙,刚刚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不会弄那么大动静,他不是怕慕家,而是时机还不到。

  半小时之后,出租车停在西园小区17栋楼门前,褚君霆看了看怀中熟睡的女子,她之前应该是太紧张,难得放松下来就睡着了。

  本不想打扰她,可他正要掏钱付款时,想起身上没带现金,手机里也没有国内的支付软件。

  “瑶瑶,醒醒,我身上没带现金……”

  他只好在司机异样的眼光中轻轻摇醒夏瑾瑶,她迷迷糊糊看了他一眼,拿出手机扫码付过车钱,两个人才下车。

  “现在吃软饭的老男人真厉害,娶这么年轻漂亮的小姑娘,连个车钱都不付。”

  开出租车的小伙儿愤愤不平的瞥了一眼车窗外两人的背影,这才发动车子。

  其实褚君霆今年也不过刚二十七岁,只是他得到消息决定回国前一刻还在南非项目现场指导工作,下飞机就直奔民政局,根本没时间休整。

  褚君霆跟着夏瑾瑶上楼,三单元17层A座,三室一厅的普通民宅,半旧的装修和家具,却收拾得格外干净整齐。

  这是夏瑾瑶和姐姐的住处,父母留给他们姐妹的唯一不动产,当年夏家在锦天商界也颇有地位,如今却只剩下这一双孤女,其中一个还半死不活。

  “大叔,你先在客厅坐一下,等我煮饭时,卫生间再给你用。”

  夏瑾瑶看了一眼跟着自己进来的男人,迅速做出安排,不管接下来的日子会怎么样,只要他没意见,过得一天,她就做一天他的妻。

  褚君霆点头答应,跟着夏瑾瑶进屋,在客厅落座。

  夏瑾瑶倒了杯水给他,才匆匆拿衣服去换洗。

  听着卫生间里传来淋浴的水声,褚君霆才拿出手机开机,随手回拨了未接来电。

  “不是说过没事不要打给我,现在说是什么事。”

  “先生,您刚下车秦副市长就打电话,问您本人是不是已经到锦天了。”方磊说道。

  “老狐狸,鼻子真灵……”

  褚君霆早料到应该会有人留意那些动静,不过此时他认为全都值得。

  “再有人问,就说我今天到的,不过不太舒服,不见客。”

  “所有约见都推掉吗?”方磊问道。

  “对,你全权处理,另外……”

  褚君霆留意到浴室的水声突然停止,马上压低声音、加快语速。

  “帮我去弄套行李,简单点的,再准备些现金,等我发消息给你。”

  他说完便挂断电话,虽然水声再次响起,可他也没再打电话,而是先把手机调成静音,翻看起实时消息来。

第003章 是大叔还是哥哥

“行李和现金……”方磊看着手机,听着忙音一脸苦笑。

现金他口袋里倒是有,可这行李难办……

在南非上飞机时,他们两个人手里真的就只有机票,关键褚君霆日常穿用的东西,哪里现凑去?

褚君霆做事一向注重节奏,为他做事,最重要就是得跟得上他的节奏,所以方磊已经习惯应对各种紧急状况和临时安排。

既然先生说简单点,应该也不会挑剔,那就有什么算什么,于是方磊让司机开车去最近的商超。

差不多同一时间,锦天城西的慕家大宅,身着一袭正红敬酒服的安亦雪吃力的扶着喝得酩酊大醉的慕书远上楼。

推开房门再往里多迈两步已经几乎走不动,而慕书远不但毫不配合,还故意把重量压在她身上,甚至干脆用力一推,两个人就一起摔在厚重的提花地毯上。

“老婆,你今天真漂亮……”

慕书远把安亦雪压在身下,抬手就去解她的衣扣,只是手指颤颤巍巍似乎找不到准头。

“书远,还没关门呢!”

安亦雪避开迎面扑来的酒气,想推开他起身去关门。

“以前你都不怕,现在装什么正经,我们都是合法夫妻了。”

慕书远一手按住她,另一只手直接顺着领口一扯,就扯脱了她衣服的几颗扣子,露出她脖颈下的一片雪白,果然比一颗颗去解简单。

“呵呵,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做了合法夫妻就不值钱了,你现在心里恐怕已经开始惦记夏瑾瑶那个狐狸精了吧……”

安亦雪故意避开慕书远压过来的吻,眼角却飘着欲拒还迎的勾魂媚态。

“你要这么说也简单,明天我们扯离婚证,然后我再去和她结婚,你做小,怎么样?”

慕书远手指轻轻滑过她颈侧的皮肤,口水都几乎滴出来。

“安家的遗传基因真是强大,虽然只是表姐妹,明天我要两个一起试试……”

“好,你说怎样就怎样……”

安亦雪脸上陪着笑,心里却恨得牙痒痒,明知道这个男人不是东西,她还主动贴上来,自然就是看上慕家在锦天财大势大。

她并不是什么大方的人,可想把夏瑾瑶踢出局没那么容易,所以要一步一步来。

原来夏瑾瑶在夏家鼎盛时出生,不仅衔着金汤匙,还因为八字极好,被当年笃信命理的慕老太爷看中。

夏瑾瑶刚百日,慕家就上门下了极重的定礼,定下娃娃亲,让她做慕家的长孙XF。

后来慕家的长孙死了,次长孙失踪了,居然还有人替三长孙慕书远记得这个梗。

让夏瑾瑶做小本就是安亦雪的计谋,这样既讨好慕家人,又可以把她踩在脚下蹂躏,真是一石二鸟的妙计。

夏瑾瑶洗完热水澡,换过衣服,总算觉得扫清一天的身心俱疲,推开卫生间门出来,看到坐在客厅沙发上看手机的男人先是一愣。

恍惚之间才记起,她刚刚和那个人领过结婚证,果然还是要点时间适应。

这时门铃声响起,两个人目光同时转向房门的方向,褚君霆先一步起身。

“我去开吧,可能是租车公司的人,刚通过电话,说可以帮我把行李送来。”

“好,那我去煮饭,你等下自己去换洗,我家冷热水管和别人家相反,开水时注意看标签,蓝色冷水,红色热水。”

夏瑾瑶尽量让自己进入状态,只要想着那个男人接下来可能要被她拉去挡刀,现在无论如何都得对他好些。

褚君霆隔着门镜看到是方磊才开门,不等对方开口说话,已经单手接过他手里拉着的小行李箱。

“你们公司服务态度很好,非常感谢,我下次有机会还会光顾。”

方磊听得一头雾水,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面前那道门就砰的一声被关上了。

“呃,是不是应该说谢谢惠顾之类的话?”

方磊无奈的自语着转身离开,先生这次不但突然决定回国安排得匆忙,就连回国之后做的事儿也怪,可这都不是他该问的。

“四菜一汤,幸福安康,完美……”

夏瑾瑶满意的目光从餐桌上扫过,转身去开电饭煲盛饭。

这时褚君霆已经换洗收拾过出来,走进餐厅正看到她的背影。

淡粉色两件式纯棉家居服,黑瀑般散落的及腰长发还透着三分氤氲水汽……

她就在他的注视中转身过来,左手端着碗饭,右手拿着把木勺,身前还挂着围裙。

四目相对,看到餐厅门口的男子时,夏瑾瑶呆住了。

他身上的衣服换过,亚麻色休闲衬衫,袖子挽到手肘,配同色系长裤。

梳洗整理过的短发干净利落,同样是那张脸,可少了那片胡茬儿,不只是视觉效果瞬间年轻十岁那么简单。

天啊,这是捡到宝吧,夏瑾瑶忍不住花痴两秒,这是她花十万买回来的男人?

“我帮你拿吧。”

褚君霆走过来,接过夏瑾瑶手里盛好的饭,转身去摆到餐桌上。

而他转过来,以为她盛好另一碗时,发现她还站在那看着他发呆。

“瑶瑶?”褚君霆轻声唤她。

“哦,那个,桌上有筷子,大叔你先吃,我的可以自己端。”

夏瑾瑶反应过来,觉得自己真丢脸,转身又去盛饭。

“以后叫我君霆,或者君霆哥哥也可以,我应该没到当你大叔的年纪。”

褚君霆淡淡一笑,倒是也不和她多客气,走去餐桌边坐下。

“君霆……哥哥……”

夏瑾瑶刚刚盛了一勺饭,突然转过来盯着他看。

不不不,不可能,只是巧合而已,他们一点儿都不像。

“既然这样,我就叫你君霆好了。”

夏瑾瑶盛好饭端过来,坐在褚君霆对面开始吃饭,反正让她叫老公是肯定叫不出口的。

褚君霆留意到她的反应,但是从她后面的话听出,她是真的忘得干净,不过十五年前她才七岁,忘记也合理。

夏瑾瑶折腾了一天没吃东西,之前各种高度紧张不觉得饿,这会儿有饭下肚才觉得饿,一餐倒是吃了两小碗。

饭菜虽然简单,可在褚君霆来说,却胜得过所有珍馐美味,忍不住想起十几年前她说要煮饭给他吃的话,尽管当年只是稚童的戏言。

晚饭过后,褚君霆说他洗碗,她倒是也没谦让,只简单交代两句就去客厅看电视了。

坐在客厅里,看着厨房方向的灯亮着,夏瑾瑶心中一暖,仿佛姐姐还在的样子,她们两人一个煮饭,另一个洗碗,那才有家的感觉……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