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瑾瑶褚君霆小说by夏晓晴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时间:2020-05-22 22:29:28    作者:夏晓晴    来源:WXB

小说简介:先婚后爱:神秘大叔太撩人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她在锦天各大媒体发消息悬赏征婚,任何人只要今天和她注册结婚,扯证之后奖励十万现金。”“居然还有这种美事儿,可是怎么没人应征?”“开玩笑,在锦天,慕家的弃妇,谁敢要,别说十万...

夏瑾瑶褚君霆小说by夏晓晴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第004章 她是我的女人

褚君霆洗完碗出来,发现夏瑾瑶已经窝在沙发上睡着了。

放轻脚步走过去,捡起掉在沙发旁地上的遥控器关掉电视,俯身将熟睡的女子抱起,往左边的卧室走过去。

刚刚夏瑾瑶告诉过他,面南两间卧室,左边是她的房间,右边是姐姐的。

夏瑾瑶在他怀中打了个哈欠,感觉到自己好像在移动才睁开眼睛,不过却瞬间又闭上,迷迷糊糊的脑子也跟着清醒。

她眯着眼睛偷偷瞄到他推开卧室门,心跳就忍不住莫名加速,虽然有心理准备,可是好像快了点儿……

夏瑾瑶的房间不大,只有几件简单的家具和一张1.2米宽的单人床。

褚君霆把夏瑾瑶放在床上,拉被子过来帮她盖好,只留了个夜灯转身出去。

夏瑾瑶本来就是一直闭着眼睛装睡,听到关门声,她才把眼睛睁开些许偷瞄一眼,忍不住长出一口气。

看来他还是不趁人之危的君子……

褚君霆回到客厅,这才有空看处于静音状态的手机,上面有三条未接来电和五条短信。

电话他统统没回,只看了短信并登陆邮箱查收了几份文件,这些文件都经过方磊筛选,必须他亲自过目。

他刚看完文件放下手机,突然有一阵手机铃声在附近响起,目光所及之处是夏瑾瑶之前随手丢在茶几边的手包。

夏瑾瑶房间的门“砰”一声被推开,夏瑾瑶顺着声音看到手包,几乎是冲过去的,摸出手机看上面是陌生号码才长出一口气。

因为姐姐在医院随时可能有状况,所以她对手机铃声格外敏感。

“你好!”夏瑾瑶接起电话。

“小荡妇,你有种,敢拉黑我电话,还敢这么快找下家!”

慕书远的声音从电话听筒里传出来,坐在旁边沙发上的褚君霆都可以听到,夏瑾瑶也把手机从耳边拿远一些。

“慕书远,你说过除非我嫁人……现在我结婚了,不需要和你有任何瓜葛。”夏瑾瑶的回答字字清晰,说完便要挂断。

“等下……”慕书远好像知道她要挂断。

其实如果不是老爷子逼他,他才不会打这通电话,他慕书远会缺女人吗?

“最后给你一句话的时间。”夏瑾瑶稍稍犹豫,没必要为口舌之争得罪他。

“结婚了也可以离,问你那个男人多少钱愿意让,我不介意要二手货。”

慕书远的声音依然很大,夏瑾瑶瞳孔微缩,虽然她已经马上挂断电话,可还是下意识神色紧张的看向褚君霆,确定他听得到。

他是为了钱才和她领结婚证的,慕书远肯定出得起比她高的价格,她怎么白痴的没想到这一点……

“呵,慕家子孙真是有出息……”

褚君霆不自觉冷哼一声,对上夏瑾瑶担忧的眸光,下意识收住后半句,想到她在担心什么,站起身走过去,从她手里抽走手机。

夏瑾瑶瞪大眼睛看着他回拨已接来电的最后一条,跟着听筒里传来一个声音。

“这么快就问完了吗?”

“慕书远,你听好了,夏瑾瑶是我的女人,不要说碰,连想都不要想,懂吗?”

褚君霆的声音始终温润醇厚,可语气中却透着不给人留半点余地的凌厉气势。

他说完便挂断电话,顺手拉黑那个号码,才把手机递还给夏瑾瑶。

“现在安心了吧,我先答应收你的钱,做事要讲诚信。”他的语气重新变得温和。

“君……君霆……”

夏瑾瑶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呆呆的看着面前这个人,一个为钱娶她的男人居然在和她讲诚信,真的假的……

他到底是不知道慕书远可以出多少,还是真的不清楚慕家在锦天的势力?

此时,电话那头的手机已经被摔了个粉碎,慕书远一脸怒意瞪着他的助理。

“给你一天时间去查,如果明天这个时间,还说不知道是谁娶了那个荡妇,你就从锦天城消失吧!”

“是,少爷。”助理战战兢兢的出去。

“一群没用的狗东西。”慕书远狠狠拍了下桌子,马上甩了甩震得发痛的手。

真不明白老爷子为什么那么死心眼儿,非要那个女人进慕家的门,更不明白在锦天有什么人敢动和他慕书远有关的女人。

慕书远连电话对面的人是谁都不知道,可褚君霆却对慕家的事了若指掌,如果不是他提前部署,这种事情怎么瞒得住慕家。

“好了,刚刚应该是被电话吵醒的,继续去睡吧。”

褚君霆扶着夏瑾瑶的肩头,让她转过身去对着刚刚冲出来房门的方向,轻轻推着她往那边走。

夏瑾瑶走了两步突然停下来,转身过来用颇为复杂的眼神看着他。

“君霆,你刚刚说我是你的女人,那你愿意要我吗?”

不管他会不会见利思迁,夏瑾瑶决定先把注码押上,反正征婚时她都下了必死的决心,除了钱之外,她也愿意把自己搭进去的。

注视着她清澈眸光中的挣扎,他并不想这样就要了她,这不是他计划中安排的节奏。

他本打算做完南非的项目回来追她,结果在矿区一个月出来,就听到她要嫁给慕书远,差一点点他就失去她了……

可面对如此真实的夏瑾瑶,他没法完全控制自己的感觉,几秒犹豫过后……

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拂过她额角碎发,捧着她精致的面庞,注视着她眸光中的紧张和生涩,轻柔温润的吻印在她眉心。

有力的手臂环过纤腰,夏瑾瑶的心也随着彼此距离的拉近一紧,明明刚刚是她自己要的,可这会儿却莫名有些害怕。

从眉心到唇间,他的吻轻如细雨,感觉得到她的生涩和紧张,生怕惊了怀中的女子……

从客厅到卧室,夏瑾瑶越发紧张害怕起来,即使他的吻都清浅温柔至极,没有更深的造次,可毕竟她面对的是个陌生人。

被他抱起放在床上,躺在他结实有力的臂弯中,看着他比例完美的修长手指划过领口,勾开睡衣的扣子,一颗、两颗……

手指突然停住,目光也跟着停住,她左侧胸口,赫然有块和一元硬币大小差不多的近圆疤痕……

明知道已经过了十五年,她一定不会再痛,可看到那块疤的瞬间,他的心却和看着她受伤那天一样痛。

第005章 他去上班了

指尖划过虚空,最终落在皮肤起伏不平的疤痕上,如此轻的动作,女子整个人却跟着那块疤痕被触碰而一缩。

夏瑾瑶眉头微皱看向褚君霆,他马上缩手回去,有些担心的看着她,她眸光中满满的紧张和害怕。

“疼吗?”

“不……不疼……”夏瑾瑶眼中不自觉的泛着水光,“那个疤十多年了……不会疼了,可是……”

“嗯?”褚君霆感觉到怀中的女子有些微微发抖。

“听说……那个……会痛……”夏瑾瑶微咬嘴唇,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意思。

“呵呵……”褚君霆长出一口气,笑着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像你这么紧张肯定会痛,算了……”

说话间他已经帮她系好扣子,调整姿势躺下来,只是依然把她搂在怀中,把刚刚有些散乱的被子拉过来盖好。

“你今天太累了,而且还这么紧张,不适合,睡吧。”

“哦……”

夏瑾瑶倒是跟着长出一口气,整个人放松下来,只是心里似乎还有那么一点点莫名的失落感。

一夜无梦,夏瑾瑶不确定是太累,还是那个怀抱真有种让人安心的魔法,总之她一觉醒来,看向床头柜上的电子钟时,发现已经早上十点。

昨天应该是在做梦吧,夏瑾瑶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如是想……

家还是她的家,床也依然是她的床,没有别人也没有别的东西,等一下……

电子钟下压着张字条,伸手抓过来看,纸上笔锋干净凌厉的一串行楷:

厨房有早餐,微波炉叮一下吃,我去上班了。

好吧,昨天不是做梦,她确实花十万买了本结婚证和一个男人回来。

那个男人昨天到锦天,今天就去上班了,而且还给她留了早餐?

“等一下,在锦天上班……天啊……”

夏瑾瑶觉得头脑瞬间清醒,想起昨天慕书远的电话,得提醒君霆小心些才对。

本来她想过这些细节,并未打算提醒他,可昨晚他说过关于诚信的话,始终还是打动了她。

去找手机打电话,然而摸到手机翻来电显示时,她才一拍额头。

该死,怎么忘了昨天他用境外号码打进来的,现在到底要怎么办……

锦天最繁华的城东商圈,年初刚落成的锦天新地标“青山大厦”如今还没有正式剪彩,但其隶属于的青山集团锦天分部已经开始运营有段时间。

今天整个大厦里的气氛都有些紧张,因为所有人都听说,预计八月才会露面的总裁褚君霆昨天已经到锦天城,而今天一早就来上班,各个都紧张得要命。

虽然没见过老板本人,可海外总部、分部见过他的人,对他的评价却格外一致,不但做事严谨认真,而且对员工要求极高。

最可怕的还在于他是个实战派,公司上下的大小业务,他都可以做到身体力行的精通,随时可能出现在你意想不到的层面,挑错捡漏,给予指导意见……

位于青山大厦27层的多媒体会议室,主席位上坐着的正是褚君霆,此刻他的神色气场都与昨日民政局门口判若两人。

剪裁得体的定制款黑西装,内衬同样素黑色的衬衫,从头到脚修饰出他完美的身材比例,搭配暗银色领带,衬托出他由内致外透射的倨傲清冷气息。

干净利落的短发,俊逸非凡的面容,凌厉眸光透过金丝边眼镜明澈的镜片注视着投屏荧幕上的内容……

旁边多媒体大屏幕上,海外总部、分部共十六位高管在线,下面现场就坐的也都是锦天分部的高管,其中一位正在汇报工作。

褚君霆突然抬腕看了一眼表,正在说话的高管心都几乎漏跳半拍。

据说这是老板的招牌动作,如果报告冗长又缺少建设性,他就会看表提示属下是在浪费时间。

“今天说到这,散会。”

褚君霆突然起身,离开会议室。

这次就连一直坐在他旁边的方磊也懵了,褚君霆开会的节奏不是这样。

任何时候,只要他开始看表,如果连看三次,说话的人都还没讲完,他便会轻叩桌面喊停。

随后轻则指点,重则训斥,甚至看不顺眼就会炒人鱿鱼,这才看一次就散会,到底几个意思?

“既然先生说散会,就先散会吧。”

方磊随机应变的摆了摆手,让大家散会,然后追出会议室,跟上褚君霆,却发现他凭栏站在走廊一侧的落地玻璃幕墙旁,正在打电话。

此时,夏瑾瑶在家里兀自抓狂,突然手机铃声就响了,看到来电显示是境外号码,她的眼睛都跟着一亮。

“瑶瑶,起床没有?”

温润醇厚的磁性声音自电话里响起,夏瑾瑶心头的石头瞬间落地,只是又忍不住担心。

“刚起……你在哪?”

“刚下班,准备回家,吃早饭了没有?”

“啊……还没……”

夏瑾瑶的脑子跟着打了个结,他这算是什么工作,这个时间下班,那他到底几点去上班的?

“你先随便吃些,我买午餐回去,想吃什么?”

褚君霆只顾着讲电话,完全没有注意到他身后的方磊一脸吐血表情。

方磊跟着褚君霆五年,从未听他对谁说话会带着这种温度。

“你有钱吗?”

夏瑾瑶显然还记得昨天付车钱的那一幕。

“嗯,放心,我今天开始上班,赚到钱了。”

他这话也确实不假,南非的项目二期结算,早上刚有三亿美金入账。

“好吧,那你在外面注意安全,还有说到钱,我昨天答应给你的……”

夏瑾瑶一再提钱不是没原因的,包括她昨晚想把自己也交出去,皆因她总担心对方没拿到任何好处,容易突然改变主意。

“回头我去开张卡,你转给我即可。”

褚君霆猜到她的小心思,既然如此让她安心就是。

之后两个人又闲聊几句,才挂断,夏瑾瑶几次提醒他注意安全,他自然也满口答应,让她不用担心。

她的关心从来都是那么简单直接,也许内容不同,可感觉从来都没变过。

夏瑾瑶挂断电话便去厨房找吃的,果然料理台上有个小餐盒,里面是两份鸡蛋三明治。

好吧,这就是他说的早餐,虽然内容简单,可从造型上看起来应该会好吃,一个男人会做这些也还算不错。

“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愿意娶个老婆……呸呸呸……”

夏瑾瑶觉得自己已经开始异想天开了,这种想法和她征婚时所想完全背道而驰。

“等一下,刚刚他说赚到钱了,这个时间下班……”

夏瑾瑶突然就开始疑心病犯,尤其对方好像对她给的佣金不太热衷,他不会是改变主意暗中要卖了她吧?

第006章 被对手找上门

褚君霆换过衣服才离开公司大厦,转过两个街角,在商业步行街买了午餐打车回西园小区。

这次他在小区附近下车,一路慢慢走回去,顺便看看附近的环境。

当他走到距离小区一个街口时,突然留意到有人跟踪,应该才跟上没多久。

他假装没发现,继续往前走,又走了一小段,故意在路边停下,看看路牌才转动目光看向左右,似乎在分辨应该往哪走。

跟着他的人也马上停住脚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低头看手机,只是再抬起头来时,已经不见了褚君霆的人影儿。

正在他左顾右盼搜寻褚君霆的行踪时,一只手搭上他的肩头。

“你是只跟着败家子做事,还是给慕家打工?”

褚君霆沉声问道,说话间捏着在那人肩头上的手也稍稍用力。

“你……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那个人吃痛想要甩拖他的手,可明明只是几根手指而已,他却怎么都没法挣脱。

“要找个医生给你解释一下脱臼是什么意思吗?”

褚君霆的手指已经按在他肩关节上。

“我是……是慕家的……”

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何况在锦天只要提起慕家,总会得到三分礼让。

“呵呵,慕家现在就养这种品质的狗……”褚君霆倒是松手放开了他。

“滚回去告诉慕安武,看好他的败家子,不要整天惦记别人家的女人。”

褚君霆说完转身就走,那人刚刚从桎梏和疼痛中解脱出来还懵着,看他走了几步才反应过来。

他在慕家做事也有几年,何曾吃过这种亏,想到此处,掏出随身的匕首就追了上去……

夏瑾瑶虽然对褚君霆有所猜疑,不过眼下她也做不了什么,干脆打定主意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也就不再多想。

她用微波炉热了个鸡蛋三明治吃,味道确实还不错,看来褚君霆起码算是入得厨房。

吃过东西,她就开始收拾起屋子来,反正要先按照以后两人一起住的情况来安排一切。

等她收拾整理好屋子,刚好有电话进来让她下楼去拿快递,于是她就拎着垃圾袋下去顺便丢垃圾。

夏瑾瑶丢完垃圾,去小区门卫取了快递出来,正远远看到褚君霆往这边走。

本来她还稍觉安心,可发现有个人鬼鬼祟祟跟在他身后,瞬间就觉得不太好起来,尤其她隐约认得那个人是慕书远的手下。

夏瑾瑶犹豫一下,还是决定要上前去问个清楚,反正光天化日之下,他们也不能怎么样她。

只是她稍稍走近,就看到那个人手里拿着把明晃晃的匕首,心下一惊之余也明白了褚君霆和她站一边。

褚君霆早就知道刚刚那人跟上来,因为胸有成竹所以想引对方先动手而已,看到夏瑾瑶时不想打草惊蛇,也就没向她打招呼。

那人见夏瑾瑶盯着他看,生怕失去先机,便一个助跑,手中的匕首直刺褚君霆后心。

“君霆,小心身后!”

夏瑾瑶离褚君霆只有几步远,见那人突然发难,想都没想就直接冲过去帮忙。

她冲过去时,还把快递盒也朝着那人丢过去,奈何准头太差,盒子只是被摔在地上而已。

褚君霆暗道一声不好,本来这一下他可以轻松避过,可从来势和角度看,夏瑾瑶的位置格外危险。

所以他这一避并未把势头做到十分,反而顺势把冲过来的夏瑾瑶护在怀中,那人的匕首虽然没有刺中他,却堪堪贴着他左侧后背划过去,划出一道口子。

那人见一下没刺中,红了眼睛提匕首再刺,只是褚君霆已经侧身飞起一脚,将他手里的匕首踢飞。

小区保安看到这边有打斗,已经赶过来看什么情况,那人失了利器家伙,又见人多,自然转身就跑。

褚君霆却也不追,只把注意力都转向怀中惊魂未定的女子,仔细上下打量着她,千万不要让她再为自己受伤了。

“瑶瑶,你没事吧?”

“我没事……可是你……”

夏瑾瑶一眼瞥到地上染血的匕首,脸上稍安的表情又变成惊慌。

“你受伤了吗?”

“没事,他手上的血。”

褚君霆凭着背上传来的痛感知道不严重,不想让她现在担心。

“只是刚刚为了拦着你,午餐被甩出去咯。”

“你还有心情说这些……”

夏瑾瑶被他说得哭笑不得,觉得他会说笑应该没事,也就放心下来。

“我没事,现在可以先放开我吗?”

褚君霆微笑点头,放开她,看着她去捡丢出去的快递盒,还忍不住调侃一句。

“你这个准头,以后还是别乱扔东西,砸不到坏人是小,砸到自己人就成猪队友了。”

“大叔也知道猪队友吗?”

夏瑾瑶捡起盒子摇了摇,应该没有什么东西被摔碎,心情也跟着好起来,完全没留意褚君霆受伤。

“先生,刚刚那个人我们没追到,要帮你报警吗?”

这时去追人的两个小区保安恰好赶回来。

“先生,你受伤了,要不要叫医生?”

“啊,你受伤了?”

夏瑾瑶被他们这样一说,瞬间就急了,顺着小区保安的目光看过去,才发现他左背侧的衬衫都被血染红了,马上过来看他的情况。

“我没事,不用报警,也不用叫医生,我会自己处理,谢谢你们。”

褚君霆对小区保安摆了摆手,却不让夏瑾瑶细看,一把拉住她的手就走。

“瑶瑶,我没事,皮外伤,有什么回家去说。”

“为什么……”

夏瑾瑶瞬间觉得他各种古怪起来,不过基于对他伤口的担心,倒是也跟着他快步往回走,可却忍不住要问。

只是她才说三个字,就见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终究还是把后面的话噎了回去。

褚君霆知道,昨天那件事已经引来不知多少眼睛盯着,今天犯不着为这点小事再被关注。

两个人上楼进屋关好门,夏瑾瑶却也不多问,只让他去客厅坐。

她则去整理柜翻药箱出来,摆在他面前的茶几上,发现他正饶有兴致的盯着她看。

“看着我做什么,快点让我看看的伤口怎么样了。”

夏瑾瑶看着他的样子瞬间就急了,直接凑过去扯他的衣服,帮他解扣子。

第007章 像偷渡客的可疑人员

褚君霆一手按着夏瑾瑶解扣子的手,一手把她搂过来,让她坐在自己怀中,目光温和的看着她:

“你紧张人的样子永远那么可爱!”

“拜托,你在流血呀……”

她完全不理会他们之间暧昧的角度,也没留意他言辞间的细节,甩开他的手,继续执着的去解他衬衫的纽扣,心想这人怕是脑子有问题吧。

褚君霆看着她忙得满头汗,眼中却始终漾着一抹温和的笑意,他并不是脑子有病,而是想了起她小时候的样子。

夏瑾瑶可没空关注他的这些闲情逸致,好不容易解完扣子,扯落他左边穿着的衬衫,去看他背侧的伤口。

“天啊,这么长……这种要缝针吧……”

夏瑾瑶看到他的伤口眉头都拧了起来,说着已经去拿棉球和消毒药水帮他清理伤口。

“先简单处理包一下,下午我找人帮忙联络小诊所的医生看看。”

褚君霆有他的想法和安排。

“为什么不肯报警和看医生,你是不是犯了什么事?”

夏瑾瑶心里又开始有些七上八下,可手上却没停的忙着。

反正就算他真是作奸犯科之徒,也没有伤害过她,还在关键时刻解救她于危难,即使初衷是为了佣金。

“没有,不过刚从国外回来,入境手续有点小问题,不想惹麻烦。”

褚君霆随口胡诌个理由,这会儿他的心思既不在伤口上,也不在刚刚的事情上,因为他所有注意力都在那个忙碌的小女子身上。

或者十五年改变了很多东西,可看着她关心自己的感觉,从来没变过。

“啊,你是偷渡客吗?”

夏瑾瑶的思路完全被他带跑,连是不是符合逻辑都不去考虑。

“当然不是,我之前在国外工作而已,又不是外籍,但是有点小麻烦。”他倒是任由她乱想。

“呼,弄好了,这样应该没问题了。”

夏瑾瑶帮他涂药包扎好伤口,看看包扎的情况,才站起身来离远看看效果,可是只一眼就瞬间把目光闪开。

褚君霆侧身坐在沙发一角,亚麻色衬衫只穿半边,脱下的半边衬衫上背侧区域染着很大一块血渍……

重点并不在那块血渍上,可夏瑾瑶此时的目光却只敢落看着那块血渍,然而刚刚一眼却足够把他的好身材印在脑海里。

她越是不想去想,越是仿佛看到他身上线条流畅、形状漂亮、比例匀称的肌肉,终于还是忍不住偷眼去看……

“刚刚是谁那么急着解我的扣子,脱我的衬衫,这会儿倒是害羞不好意思看了吗?”

褚君霆看着她羞成粉红色的小脸,忍不住笑着调侃问道。

“昨天洗的衣服应该干了,我去拿来给你换。”

夏瑾瑶低头侧目离开客厅去阳台拿衣服,本以为这样可以少些胡思乱想。

可是衣服拿在手中,就忍不住去想穿衣服的人,也就多留意手里的衬衫几眼,这件就是昨天他拉着她去登记注册时穿的。

衬衫的面料质地不软不硬手感舒适,整件衣服没有商标贴牌,只有纽扣一侧内襟上刺绣着“褚君霆”三个字和一个花体字的英文名。

夏瑾瑶记得褚君霆登记结婚时用的证件是护照,上面英文名一栏,写的大概就是这个单词……

“拿件衣服要这么久吗?”

褚君霆温润醇厚的声音自她身后响起,倒是吓了她一跳。

“啊,已经拿好了……”

夏瑾瑶拿着衣服转身想要往回走,没想到他就站在她身后很近的位置,直接撞入他的怀中。

她也只是顺手扶住他站稳,手却直接按在了他胸口,感受到肌肤相贴的触感,马上缩手回去,好在他已经把她搂住,没让她向后跌倒。

“这么大一个活人还不够你看,非要偷偷躲起来看衣服吗?”

褚君霆看着怀中眼睛不知道往哪里放的夏瑾瑶,笑着调侃。

“衣服给你,快穿上吧,免得着凉。”

夏瑾瑶干脆不理他,把那件藏青色衬衫塞给他,强行挣脱他的怀抱,拿走他刚刚脱下来用手拎着的衬衫。

“血渍干透了不好洗,我先去洗衣服。”

真是个有意思的丫头,本以为她敢大胆放消息出去悬赏征婚,不会这么单纯容易害羞。

褚君霆看着她的身影远去,一边想着一边把衬衫穿好,想着今天的事,确实算是给他一个提示。

慕家已不是当年的慕家,那人做事的手段不干净,他自然是无所谓,可必须要为夏瑾瑶的安全着想,拿出手机拨号给方磊。

“下午安排辆低调点的车,带个擅长处理外伤的医生过来西园小区。”

“先生,您受伤了?”方磊一听这话吃惊不小。

“小问题,要缝几针,具体事情到时说。”

褚君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跟着夏瑾瑶的方向走过去了,想去看看她洗衣服的样子。

相比之下,那个还在云里雾里的慕书远就倒霉多了。

慕家老爷慕安武的书房里,除了他老人家坐着,旁人都在站着,各个面色紧张。

尤其站在他宽大书案旁的慕书远,只敢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

“你昨天口口声声和我说夏瑾瑶那边不会出问题,现在还能怎么说?”

慕安武一拍桌子,慕书远跟着他的动作都是一哆嗦。

“这样也就算了,可是居然连那人是什么来路都不知道!”

“父亲,其实只是电脑故障,暂时查不到数据,过阵子就可以了。”

慕书远试图做出解释,可显然底气不足。

“电脑故障,那实物文件呢?”

慕安武又不是傻子,何况这件事他也找人问过,答案居然同样是无可奉告。

“父亲,您就别担心了,可能只是巧合。”

慕书远之前已经解释的词穷,可今天老爷子不消气,那就没完。

“您不就想要夏瑾瑶那个小荡……小妞儿进慕家门吗?”

“大不了我安排人把她绑来就是,有什么难度……”

“你还嫌给慕家丢人丢的不够是吧?”慕安武越说越气。

“你堂堂慕家大少爷,说话就等同于放屁是不是,昨天当着那么多人面说夏瑾瑶嫁人就算了,如今把她绑回来算什么?”

“您息怒、息怒,要不这样,您给我点儿时间,我还有别的办法……”

慕书远眼珠子一转,目光扫过屋子里众人,突然凑到慕安武耳边低语了几句。

慕安武开始还眉头深锁,稍后倒是舒展开来,却也没说什么,只说让众人都散了吧,唯独留下了慕书远。

第008章 男科医生登门看诊

方磊安排好医生跟着车到西园小区附近,发消息给褚君霆时,他正和夏瑾瑶吃午饭,午餐是夏瑾瑶煮的。

“瑶瑶,有个朋友帮我联络了家私人诊所,我去去就回。”

褚君霆说着放下饭碗就要走,夏瑾瑶却一把拉住他。

“我陪你去……”

“不用,我自己去就可以。”褚君霆没想到她会这样说。

“是黑诊所吗?”夏瑾瑶被他这样一说,更忍不住担心起来。

“不是,不过是专门给男人看病的地方,你一个女孩子跟过去不太方便。”

褚君霆为了不想她跟着,只好随便胡诌。

“不怕,我又不是小姑娘,我现在都结婚有老公了,算是少妇!”

夏瑾瑶突然抓住他的手,咬着嘴唇,一副下定决心、不怕牺牲的样子,很执着的说道。

“少妇……有你这样的少妇吗?”

褚君霆被她逗笑,抬手捏了捏她的鼻子,人事未经居然说自己少妇,实在被她磨的没办法,干脆换个策略。

“我看还是不为难你这个少妇的好,不如我再问问医生能不能上门。”

“嗯,这样最好。”夏瑾瑶点头笑了,她刚刚也只是勉强鼓起勇气。

褚君霆则避开她的视线,发了消息给方磊,让他过十五分钟带医生上来,两个人继续坐下吃饭。

十五分钟之后,果然有人敲门,褚君霆起身去开门,夏瑾瑶也好奇跟着出去。

虽然昨天只远远的看到一眼,可她还是一下子就认出方磊。

“大叔,这位不是租车公司的,他是你朋友吗?”

“嗯,昨天刚认识的。”

褚君霆说话时故意轻咳一声,方磊会意点头同夏瑾瑶打招呼。

反正先生刚才发消息不让他乱说话,那先生说他是租车公司的,他就是吧。

然而,当夏瑾瑶见到跟在方磊身后的医生时,却是一愣。

“李主任,你什么时候转行去看男科了?”

她这话问得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脸尴尬,原来方磊请的这位医生正是锦天第三医院外科手术第一刀,李主任。

夏瑾瑶不但认识他,还知道他是锦天最优秀的外科医生,因为她姐姐之前出车祸,就是慕安武的面子,请李主任亲自给做的手术。

褚君霆也没想到会出这种状况,马上递了个眼色给方磊,方磊则轻轻拉了下李主任的衣服。

“啊,偶尔去朋友的医院帮些小忙。”

李主任只得勉强如此解释,虽然他不清楚今天要看的病人是什么人,可却知道方磊是青山集团的总裁助理,该给的面子是要给的。

方磊刚才和他上来之前就特别对他说过,千万不要乱说话,不该问的问题不要问,有些时候还要注意他的提示。

“李主任里面请,我先生的伤就拜托你了。”

夏瑾瑶颇为客气,以李主任的医术来说,看褚君霆的伤肯定是小意思。

“这位先生,受伤的是你吗?”

李主任边往客厅走,边询问褚君霆伤情,方磊之前交代过不让他问患者是谁,他如约照做,可却也凭着看诊多年阅人无数的眼光暗自打量三分。

虽然这人衣着打扮普通,可目光神色中微隐的气场却难掩十分,举手投足间更是流露出浑然天成的贵族气质……

“左侧背部,刀伤,伤口较浅,受伤时间不到上午十一点,做过简单处理。”

褚君霆十分清楚的交代伤情,言辞间没有半分废话,绝对是个会配合的好患者,李主任让他在客厅沙发坐下,帮他检查伤情。

褚君霆的伤口并不深,只是比较长,所以李主任帮他缝针处理,重新包扎,嘱咐过夏瑾瑶按时帮他换药才离开。

夏瑾瑶送医生和方磊出门,回来客厅看到褚君霆刚穿好衬衫正在系扣子,马上就把目光侧开。

“刚刚看着医生缝针又不见你不好意思。”褚君霆看着她的表情故意调侃。

“刚才我只注意看伤口了,李主任缝的很仔细,应该不会留很大疤痕。”

夏瑾瑶走过去收医生留下的药,却始终不敢直视褚君霆,其实主要原因是刚刚还有旁人在,而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心思莫名会往别处想。

“那现在你还注意看到什么了,有疤你会嫌弃吗?”

“我什么都没看到,伤本来就是因为我受的,我怎么可能嫌弃。”

夏瑾瑶拉开放药箱的整理柜,把医生留下内服外用的药都收进去。

“何况我身上也有疤,你昨天不是看到,你会嫌弃吗?”

完全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男子的手臂绕到她身前,从后面将她搂在怀中。

“它很美,像朵花……”

温润醇厚的男声,带着梦呓般动人的感情色彩在她耳畔响起,这一刻她的心也跟着醉了。

他怎么可能会嫌弃,那块疤痕铭刻在她身上,却也铭刻在他心里,是他一生都不会抹去的印记。

“你是第二个说它美的人……”

夏瑾瑶明知道是甜言蜜语,可脸上还是忍不住浮现笑意。

“第二个?”

褚君霆的声音却突然一沉,那块疤的位置相对隐私,不是随便就可以被人看到的。

“嗯,另一个是我闺蜜晓瑜。”

夏瑾瑶自然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

“其他女孩子都说好丑,男人的话……”

褚君霆虽然没说话,可眉头已经皱了起来,居然还有男人……

“只有父亲在时,经常会很怜惜的问我还疼不疼,在那之外,你是第一个看到过的男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男人的眼光和女人不一样。”

夏瑾瑶只顾着自语,完全没留意褚君霆的情绪变化,所以突然被他翻转过来面对着他眼中认真的目光倒是吓一跳。

“那是我专利,以后不准让任何男人看,知道吗?”

“啊?”

夏瑾瑶本想问句为什么,可刚到唇边的话硬被他目光中闪烁的凌厉压回去。

“总之,不准给我之外的任何男人看,听到没有?”

“哦,知道了。”

其实夏瑾瑶觉得那个没什么大不了,一块疤痕而已,不过看着他认真的样子,还是乖乖点了点头。

褚君霆这才长出一口气,把她整个人搂在怀中,如此真实的她,让他格外安心。

“君霆……我们认识好像还不到二十四小时……”

夏瑾瑶把脸贴在他胸口,总觉得他这些情感表达的有些怪。

事实上她自己的感觉也很怪,可很确定对他丝毫没有排斥,反而有种难以形容的亲近感。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