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知乎推荐 > 男朋友的白月光回来了

    二哈最新小说作品-作者二哈的全部小说阅读(许青青)

    作者:二哈

    书名:男朋友的白月光回来了

    更新时间:2023-01-18 17:00:37

    来源:mp

    《男朋友的白月光回来了》大结局在线,小说男朋友的白月光回来了的男女主是许青青,由二哈精心写作而成,扣人心弦,值得共赏。起哄的人中,跟他们一起吹口哨、大声起哄。靠近一点,最好能吃掉小姐姐嘴巴上的口红。包厢里的声音有点杂,习软默不作声地凑过来,拉了一下我的手,在我耳边说:不是吧,小絮,这你也能忍?我闻言抬头,正好瞧见林彦一脸复杂地看着自己—&mda
    二哈最新小说作品-作者二哈的全部小说阅读(许青青)

    情敌当着我的面,和我的男朋友接吻了。

    你情我愿的那种。

    或许还会拉丝。

    而作为“正宫”的我本人,现在正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仿佛在看一场爱情电影。

    我将自己杯中酒喝尽,淡淡勾了下唇。

    随后,加入到那群起哄的人中,跟他们一起吹口哨、大声起哄。

    “靠近一点,最好能吃掉小姐姐嘴巴上的口红。”

    包厢里的声音有点杂,习软默不作声地凑过来,拉了一下我的手,在我耳边说:“不是吧,小絮,这你也能忍?”

    我闻言抬头,正好瞧见林彦一脸复杂地看着自己——他的情绪中有躲闪、有愤怒、有狐疑…唯独没有爱意。

    于是我也不理他,低下头又倒了一杯酒,小口小口地喝起来。

    不过我确实挺能忍,不然也不会陪着他这么些年。

    我听见习软小声嘀咕:“这种人有什么好的啊,哪里配得上我们小絮。”

    她是我学生时代为数不多的闺蜜,我和林彦至今还在一起这件事全场只有她知道。

    我听着她的嘀咕,看着酒杯莫名便笑起来。

    是啊,我也觉得配不上。

    那天夜里,我们在包厢里喝酒唱K、玩游戏,直到凌晨一两点的时候,聚会才结束。

    林彦终于找到借口,让女同学孤身回家不放心的理由“顺路”送我回家。

    回到我们合租的房子,我直接进洗浴间。

    花洒撒下的水扑面而来,从头至尾,仿佛是要洗刷掉我在林彦这个人身上受过的委屈。

    回忆顺着耳边的水流声浮现在脑海中。

    我认识林彦是在八年前,高三重新分班,成绩一向不错的我被分到年级里的重点班。

    然后我便认识了他——那个意气风发、骄傲昂扬的少年。

    他说喜欢乖巧的女生,我便剪了脏辫留成短发,规规矩矩地穿上校服,再努力提高成绩,为的便是让人觉得我们二人般配。

    真正触碰到他逆鳞是我放了只死老鼠在许青青桌兜里的那天,因为看他们二人越走越近,我便起了坏心想捉弄许青青。

    我记得,当时他搂着哭得梨花带雨的许青青,大声骂我。

    那一天,我终于明白:许青青是林彦白月光,谁也不能碰她。

    再后来……

    后来,成为林彦女朋友的确实是我。

    可是他爱的,却不是我。

    关上花洒,我走进房间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怎么也睡不着。

    然后便清楚地感受到身旁的床铺凹陷了下来——是林彦躺下来睡觉了。

    我们是在大学毕业那年同居的,却也没再发生进一步的关系。

    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某一天把我踹了,林彦还是干净的贞洁烈男!

    “絮絮,你今晚怎么都不说话?”林彦突然伸手搂过我的腰,贴着我的背在耳边轻声询问道。

    2、

    没忍住,我把头埋在枕头里。

    这些年,我唯一的愿望就是和他好好在一起,怎么自己就这么卑微呢?

    两年时间,变化太多了,自从当年他说我整日叽叽喳喳的十分聒噪后,我的话便愈来愈少了。

    我们两人作息截然不同,可是哪怕前一天晚上熬夜到凌晨三四点,第二天六点我仍旧准时起床帮他熬粥,怕他吃多了外面的早餐不健康。

    所以这些年来我的作息越来越絮乱不堪,身上也带了不少毛病。

    可他不知道。

    他不爱带伞,所以下雨天我便亲自开车去接他,为此早就考了驾证,省吃俭用攒钱买了一辆车。平时不载他的时候,这辆车便在仓库里吃灰。

    他也不知道。

    他喜欢吃海鲜,我却对海鲜过敏,每个周末都要陪他去吃海鲜火锅,自己坐在一边喝一碗白粥。

    我想他这辈子都不会知道。

    ……

    我对他的好太多了,多到自己都有些记不清。

    我纵情付出,却不计较所得,他的一个微笑、一个亲昵的眼神都足以让我欣喜许久。

    想到这里,我闷声,面上却回避他的问题:“晚上喝太多酒了,困,你让我睡一觉。”

    林彦不说话了,他松开手转身面向另一边。

    第二天一早,我们二人就像是陷入了冷战,很少谈话。

    这天需要带我手下一个作者去出版社讨论下版权问题,我仍旧“敬业”地帮林彦准备早餐,放在桌上。

    等到完成工作打开手机,入目是我的屏幕跳出了数十通未接电话,全都来自同一个号码,林彦的那两通未接来电早就被压到底下。

    我皱了眉,这边又来了个电话。

    按了接通,只听见那头传来一个大嗓门:“小絮,我回来啦!”

    这一吼实在算得上震耳欲聋,我皱着眉将手机挪远了些。

    这声音的主人我再熟悉不过,是我当年最亲近的小弟,我们二人狼狈为奸做过许多坏事。

    我们两人最终还是约了顿晚餐,他来出版社接我。

    和他认识时间比和林彦认识的时间还要长,他当我的小弟这么些年,陪我做过各种坏事。

    毕业那年,他考了航空大学,现在已经是一名飞行员。

    高中毕业之后我们便很少联系了,毕竟当时忙着和林彦谈恋爱。

    他在航空大学努力学习的时候,我在围着林彦转。

    大学毕业后他开飞机闯南走北的时候,我依旧在围着林彦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