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相离景柏然景少的闪婚新妻完结版在线阅读

莫相离景柏然景少的闪婚新妻完结版在线阅读

景少的闪婚新妻

时间:景少的闪婚新妻作者:飞儿

景少的闪婚新妻莫相离景柏然小说

莫相离景柏然景少的闪婚新妻完结版在线阅读,《景少的闪婚新妻》小说免费阅读 莫相离景柏然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这里有作者飞儿执笔的都市言情小说景少的闪婚新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最新章节目录解读。景少的闪婚新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婚礼前夜,她亲眼目睹未婚夫和妹妹在他们的婚床上翻滚,怒极的她亲手导演了一场让那对不要脸的渣男贱女声明扫地的好戏。看戏的男人嘴角微扬:去安排,今晚就她了。...

景少的闪婚新妻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9章 如狼似虎的凶狠

  圆盘会议室内寂静异常,美国分区经理与亚太区经理相继发言完毕,所有人都等着景柏然开口说话。

  近三个月以来,总裁室里乌云罩顶,尤以景柏然最甚。众人若不是清楚艾瑞克集团的收益仍占世界排名的翘楚,只怕会以为艾瑞克集团明天就会关门大吉。

  只有吴建浩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拍拍秘书的肩膀让她坐远些,自己接替了她的位置。

  吴建浩凑近些,到了景柏然耳边低语:“总裁,有莫小姐的消息了。”

  景柏然终于回神,手中还捏着笔,他看了吴建浩一眼,转开视线,笔端在桌面点了点,示意拓展部经理:“Mark,把美国分区和亚太区的业务做一次整合,一周后我要在我办公桌上看到你的调整投资结构企划书。”

  几个经理点头如捣蒜,吴建浩杵在一旁只剩唏嘘的份,景柏然还是那个指点江山的景柏然,没有什么事能击倒他。

  他怎么会为找不到一个女人而失魂落魄呢?

  散会后,景柏然回了总裁室,脸顿时黑沉下来,与之相反的,眼中却流露出如狼似虎的凶光。“她在哪里?”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明目张胆的摆他一道,签好协议那日,按照协议上的要求,莫相离当晚就要搬到他的别墅去。结果他一时兴起,亲自去接她,竟然扑了个空。若不是手上还有她签过字的契约书,他都会以为自己做了一场梦。

  “她在洛杉矶。”吴建浩恭敬地将私家侦探偷 拍下来的照片递到景柏然面前,等着他下一轮的雷霆震怒。

  景柏然低头,就看见照片上的女子笑靥如花,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他气得肺都要炸了,脸色阴晴不定,拿过照片,他对着照片上的女子磨牙。

  莫相离,你有胆敢摆我一道,就要有心理准备接受后果。

  “建浩,将收集到的莫镇南受贿的证据交到检察院,再约几个政法记者,向他们爆料内幕,我要让莫镇南身败名裂。”

  吴建浩心一凛,这事早就该解决,景柏然却一缓再缓。他曾想景柏然放弃对付莫镇南,是否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莫相离,此时他才发觉,自己太天真了。

  吴建浩领命而去,独留景柏然一人在偌大的总裁室里,他一垂眸,就能看见照片上笑逐颜开的白裙女子。

  莫相离,我们之间的游戏才刚刚开始……

  远在洛杉矶的某人正大快朵颐的享用着桶装的炸鸡腿,冷不防喷嚏连连,坐在电脑前玩魔兽的时小新转过头来,问道:“感冒了?”

  莫相离连连摇头,时小新又继续玩电脑,也不知道点了什么,魔兽的页面换成了新闻页面,一个极为耸动的标题跃然在眼前。

  “Y市市长涉嫌贪污Y市改建巨额资金,现正拘留调查中。”

  时小新一惊,连忙向莫相离招手,“阿离,快来看,出大事了。”

  莫相离见她一脸惊乍,心中一紧,连忙倾身走过去,耸动的标题下面,是莫镇南被逮捕的照片,照片上的莫镇南难掩苍桑与老态。

  莫相离只觉得脑袋“嗡”一声炸开,脑中一片空白,手中拿着的吃了一半的炸鸡腿就那样脱离了她的掌控,跌落在地,支离破碎。

  “怎么会?阿爸一生清廉,怎么会贪污受贿?”莫相离不相信,抢过鼠标,点开页面浏览,看完之后,已经面色如土,她跌坐在椅子里,失神的看着页面最下面那两张对比明显的照片。

  一张是莫镇南当选Y市市长时的容光焕发,另一张是莫镇南被刑拘时的落魄潦倒,两张照片对比之下,却是无比讽刺。

  她的父亲,一直是她心中无坚不摧的神。虽因后母林玟娜入门后,她渐渐与父亲疏离了,但也丝毫不影响她对他的崇拜,她不相信他会贪污。

  “阿离,你还好吧,说不定是空穴来风,你别着急。”时小新安慰她,此时却觉得言语有时候真的很苍白。这是政法网,没有足够的证据,是绝不敢随意造谣的。

  “我要回去,小新,帮我订机票。”莫相离站起来,急步向卧室走去。走得太急,她一个趔趄,险些栽倒,好不容易稳住身形,眼泪却狂飙出来。

  时小新看着她仓皇的背影,怅然叹息,拿起电话替她订回国的机票。

  ……

  ……

  飞机跨越十几个时区,到达Y市时,已是天黑,夜幕沉沉,霓虹灯发出璀璨夺目的光芒,与之热闹的景象格格不入的是满面凄惶的莫相离。

  自得知莫镇南被刑拘后,她已经有五十几个小时没有合上眼,下了飞机,她脚步虚浮,浑浑噩噩的出了机场。这座让她感觉温暖的城市,此刻却寒风凌冽,似要将她心底最后一点暖意都驱离。

  景柏然早已得知她今日回国的消息,专程推掉晚上的行程在此等她,不为接她,而为奚落。当他看到从机场大厅里走出来的那名宛若幽灵的身影时,他心底重重一震。

  他分不清心里浮现的那抹心疼是为了什么,还未及细想,他已经驱车停在她面前,下车绕到她面前,拉开车门,言简意赅的道:“上车。”

  她就像一个傀儡娃娃,没有半点思想。他一个指示,她一个动作。坐进车里,车内温暖宜人,她忍了五十几个小时的眼泪,终于决堤……

第10章 爱的旋律

  车内,莫相离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眼泪顺着眼睫不停滑落,源源不断,永不干涸。

  景柏然重新坐回车里,他侧头望着坐在副驾驶位上无声哭泣的女人,怎么有人能哭得这么平静,又这么绝望?

  真是一个矛盾的女人!

  婚礼上,她冷静自持地导演了一场戏,在众人惊愣中,毫不留恋地抽身离去。那晚在酒吧,明明已经喝得醉生梦死了,她偏还能维持端庄仪态,屹立不倒。

  后来他把她带上床,原本很恬静的一个女子,在床上却是那样的热情,仿佛要将身体内最后的能量都燃烧殆尽。

  签订协议后,他以为他已经掌控了她的一生,却不料她从他的世界消失地无影无踪,让他一想起她就恨得牙痒痒。

  现在,他以他的方式逼她回国,本是胜利者之姿,却在面对她的无声哭泣时顿时变得手足无措。这样的心绪浮动,对他来说实在不妙。

  瞥了一眼静静躺在后座上的文件夹,他无声叹息。再缓一缓吧,他向来不做雪上加霜之事。

  若被他逼得走投无路不得不变卖公司的那些商人知道他此时的心情,怕是会惊呼:什么时候吃人不吐骨头的艾瑞克总裁也有人性了?

  在他惊觉时,他已经将她搂进怀里,笨拙的安慰:“别哭。”

  她的眼泪滑进他的脖颈,一直掺进他心里。他的心脏开始紧缩,有些疼,被勒住一般,逐渐无法喘息。

  此刻,他倒宁愿她像泼妇一样大哭,也不想看到她静静的无助的流泪。

  莫相离靠在这个陌生的怀抱里,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温暖,他略显无措的拍抚着她的背,让她抑郁的心情渐渐远离。

  她渐渐止住哭泣,轻轻推离他,不再沉湎。轻扯唇角,她浅浅一笑:“谢谢你,景先生,先送我回家吧。”

  脆弱过后,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她从来就不是一个会被困难打倒的人。

  景柏然看着她,被水泽冲刷得异常明亮的双眼,唇边那抹笑荡漾出苦涩的弧度。他却无法如她一般笑得出来。

  因为此刻,他忽然觉得有一只无形的手,轻轻的拔动他的末梢神经,演奏出一曲名为爱的弦律。

  很多他以为早已经遗忘的情绪,此刻,因为这个叫莫相离的女人,而回笼了他的心。

  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可是他决定坦然受之。

  或许再过不久,他就会厌烦,何不在厌烦之前,好好的爱一场。倾身过去,他在她额上印下一吻,一触即走,不让自己生出想要更多的贪念。

  “别担心,都会过去的。”

 

  迈巴赫平稳的滑行出去,车窗倒映着路边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迅速退去,霓虹灯光中,不知道谁的心被迷惑。

  莫相离侧头定定的看着景柏然,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她的目光有点困惑,有点茫然,有点不解。

  景柏然握着方向盘的手一顿,她的目光很打扰他。

  “你怎么知道我今日回国?”似乎想说点什么,好打破车厢里沉默的暧昧,结果她刚说完,就发现他俊帅的脸顿时黑沉下来。

  刚才那丝心疼早已飞到九霄云外,他偏头盯了她一眼,眉梢眼角,都愠着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如果连自己的老婆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回来都不知道,那我这个做老公的就太失败了。”

  莫相离目光一顿,垂眼避开。她不告而逃,是她的错,只是不解他为何对一个算得上是陌生的女人这么……执着。“为什么是我?”

  艾瑞克集团能在短短五年时间内,迅速蹿进福布斯世界排行榜前十,景柏然的能力非同小可。他若想调查一个人,只怕能将那人的祖宗十八代都挖出来。而且他敢放心把副卡给她,说明他早已经调查过她的身世。

  只是……

  难道他对每一个与他意外上床的女人都要调查得清清楚楚?

  “莫非莫小姐将我吃干抹尽,就想不认账?”轻 佻的话语避重就轻,成功的阻止了她更多的疑问。

  莫相离俏脸微红,恼怒的瞪向他。这个人,她刚对他有点好感,他就要把那点好感消磨殆尽。气鼓鼓的撇开头看向窗外,她不想自取其辱。

  车厢内沉默隽永,景柏然偏了头,隐秘而细致的观察她,这个女人全身都散发着一股矛盾的气息,恼怒而理智,让他应接不暇。

  忖度一下,他说:“你的行李已经搬到我的别墅了,你见完家人,就跟我回家。”

  家……

  莫相离愣了愣,想起协议上她该履行的责任,她怎么忘记了,她与他就是契约与被契约的关系。

  “我想……”先去看看我阿爸……

  “想都别想,莫相离,我对你的纵容已经超出我的底线。你父亲已经不在那个家,还是你想留下来,想看你妹妹与你的旧情人怎么亲亲我我?”一句话犀利又嘲讽,景柏然说完,身边的女人脸上血色全失,惊愕的看着他。

  “你果然调查我。”这种什么隐私都曝露在阳光下的感觉让她很难堪,她气得浑身直哆嗦。刚才她怎么会觉得他这个人还不错?

  后照镜中,女人满脸愠怒,眼底却划过一抹黯然。景柏然第一次情绪失控到口不择言,他懊恼的咬咬牙。对女人向来温柔有加的他,为何独独面对她,失了该有的分寸?

 

第11章 滚上楼去

  迈巴赫停在莫宅外,莫相离二话不说,利落的开门下车。景柏然见状,眉心微蹙,大半个身子倾斜过去,攥住她的手腕,“半个小时,你若不出来,我就进去抓人。”

  莫相离身体微僵,什么也没说,甩开他的手,径直下车进了莫宅。

  穿过屋外的小花园,小路两侧留着几盏晕黄的路灯,很柔和的光线,她却止不住一股悲怆涌上心头。

  她自小没有妈妈,与父亲相依为命。那时候她常会不懂事的向父亲嚷嚷着要妈妈,父亲总是以沉默代替回答,偶尔她会在他眼中看见疼痛的流光,自此她再不问他要妈妈。

  她两岁时,父亲带回一个女人,以不容任何人抗拒的姿态,在短短时间里娶了后母林玟娜。并且在同一年,生下仅比她小三岁的莫良矜。

  莫良矜的出生,为家里带来了久违的欢笑声。她在父亲脸上,渐渐能看到发自真心的笑容。她知道,属于她与父亲相依为命的日子已经结束。以后,他有后母,有良矜,有欢乐,有笑容,却独独不再需要她。

  后母对莫良矜非常好,好到她会嫉妒会怨恨父亲,自己怎么没有妈妈。她还记得,那时她总是躲在小阁楼里哭,哭着哭着就睡着了。睡梦中有一双有力的大手将她托起来,然后把她抱回馨香绵软的床上,她会忍不住满心的悲伤,枕进那双大手里,低唤“妈妈”。

  “大小姐,回来了怎么不进去,夫人与二小姐等你好久了。”斜刺里响起一道女声,将莫相离拉回神来,她才发现,自己在花园里发呆发得太久了。

  “常妈,我这就进去。”

  步进玄关,客厅里人声嘲杂,有几个身穿制服的警员正在将屋中的财产贴上标签,莫相离怔怔的看着他们,一时忘记了继续向里走。

  林玟娜哭得声嘶力竭,莫良矜抱着她小声安慰,沈从文在一旁道:“妈,你不用太担心了,我已经拜托律师界有名的律师为爸打这场官司,只要爸配合,胜诉是不成问题的。”

  莫良矜抬头看了沈从文一眼,小声抱怨:“爸怎么能贪污呢,这件事在Y市闹得沸沸扬扬的,今后叫我怎么走出去,我那些朋友们肯定笑话死我,真是丢脸。”

  莫相离闻言,冷笑着走进去,愠怒的瞪着她,讥诮道:“你干的丢脸事还少吗?现在才来要脸,会不会嫌太迟?更何况,法官都还没有判阿爸贪污,你凭什么说阿爸贪污了?”

  莫良矜被莫相离一阵抢白,脸上红了青,青了又白,再看沈从文听到莫相离的声音,几乎是反射性地站起来,她气得跳脚,一把将沈从文拉坐回沙发上,她说:“报纸上都写得明明白白的,现在所有人都认定爸贪污受贿……”

  “啪”一声,莫良矜被人甩了一个耳光,脸立即就浮起一个五指印,她错愕的看着甩自己耳光的人,无乎是反射性的抡起巴掌,要立即掌掴回去。

  莫相离伸手架住她的手,眼中冒火,“若让我再听到你对阿爸说出半个不敬的字,我就打得你满地找牙。”

  

  莫良矜用力挣扎,却被莫相离箍得死死的,她怒火冲天,仰起精致的小脸狠瞪着莫相离,“你打啊,打死我啊,我说错了吗?莫相离,你以为你为什么能出国留学,你以为你那些吃喝玩乐的钱是从哪里来的?还不是爸收受贿赂……”

  莫良矜像一头被激怒的狮子,言语间再无顾忌。眼见正在贴标签的警员齐刷刷回头望着她们,莫相离气得太阳穴突突直跳,怒喝:“莫良矜,闭嘴!”

  林玟娜见两人闹得不成样子,也止了哭泣,生怕莫良矜再说出什么不利的话来,将她往身边一拽,喝斥道:“良矜,你说话越发口没遮拦了,给我滚上楼去。”

 

  

景少的闪婚新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景少的闪婚新妻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景少的闪婚新妻全部精彩内容

《莫相离景柏然景少的闪婚新妻完结版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