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赫言莫依依小说by笑顾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连赫言莫依依小说by笑顾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何必悲欢慰寂寥

时间:何必悲欢慰寂寥作者:笑顾

何必悲欢慰寂寥连赫言莫依依小说

何必悲欢慰寂寥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生孩子难产,婆家却拒绝剖腹,生生将我推上死亡的边缘。死里逃生的我遇到一个男人。他说:“我可以帮你复仇,不过我有一个条件。”我说:“什么?”他说:“我要你!”一场交易,我浴血归来,斗渣男,撕渣女,却在不知不觉,沦陷在这个男人的柔情中。我以为这是爱情,没曾想,是另一场深渊的开端……...

何必悲欢慰寂寥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 小三登堂入室

不一会儿,门被轻轻推开。

护士端着水、药、点滴和食物进来,将吊瓶挂起来,要重新帮我扎针。

我心一阵痛,终于忍不住问她:“我的孩子,是怎么,没了的?”

护士手上的动作停了停,眼里闪过一丝同情,“孩子还没足月,身子本就虚弱,羊水破了又那么久没生下来,孩子缺氧,所以……”

护士似是怕多惹我伤心,后面的话没有再说下去。

我心中的寒意和恨意又添了一分,果然是因为耽搁太久了,我的孩子才会没了,这一刻我甚至想,他们会不会是为了给那个叫婷婷的女人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扫清道路,才会在来医院的时候和我要剖腹产的时候如此拖延!

我深吸一口气,哽咽道:“孩子呢,我想去看看她。”

“孩子已经放在冰柜里了……”

护士话还没说完,我就已经下床冲了出去。

雾气缭绕的冰柜里,放着一个被袋子包裹着的东西,手碰到袋子的拉链,颤抖着迟疑而又小心翼翼地拉开拉链,一个小小的青灰色身子就出现在我的眼前。

孩子长手长脚,像极了我和凌沛然,她是那样的小,仿佛两个手掌就能将她整个捧起来。

她静静地闭着眼睛,就像只是睡着了,下一秒就会睁开眼,哇哇地哭着要我抱她。

我轻轻地触碰着她的脸,想着她原本应该躺在我温暖的怀里,在我的身边快乐的长大,而现在却只能被这冰冷包裹着。

心里撕裂的伤口越发得疼得不能自制,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大颗大颗地落到她的脸上。

如果不是他们,我的孩子又怎么会死?!都是他们害的,我一定要为我的孩子报仇!

看了孩子后,我回到病房,护士帮我重新挂了点滴,木然地吃了药,吃了些东西,躺到床上。

许是实在太疲累,心力交瘁之下,我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睡着后,我似乎做了一个绵长而满足的春梦,梦里我看不清周遭,朦朦胧胧的感觉到两具赤裸的身躯如蛇般交缠着扭动着,摩擦出细密的酥酥麻麻的电流,空气里都是暧昧微醺又带一丝清泠的气息。

再醒来时,天边的白云已染了一层金黄,病房里一个人都没有。

我回想着那个梦,有些恍惚,到如今我还在回味我和凌沛然的爱吗?不,梦里的感觉不是他,我和他从未那般痴缠缱绻过。

以前我从不觉得那有什么,可如今想来,我和他,似乎凑合的成分多过了爱情的成分。

那梦里的那个男人,究竟是谁呢?

我的脑子很乱,但却也没有时间再想,医院交的住院费很快用完了,婆婆和凌沛然自然没有出一分钱,而我的嫁妆都被他们给败完了,所以不得不出院。

我回了凌家,用钥匙开门,却发现打不开,试了多次还是不行,屋内的人许是听到了动静,然后来给我开门,门开的瞬间,伴随着一声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叫唤声。

“沛然。”那个然字脱得尤其长,尾音还微微上扬着。

不过在门完全打开,门后的女人看到是我后,脸上乖巧中带着娇媚的笑一下子凝固在脸上,但很快脸上又堆满了笑,只是这笑却充满了讥讽。

她靠着门,故意挺了挺肚子,眼睛上瞟地斜看着我,用胜利者的语气说:“你怎么来了?”

第5章 真相

不用说,这个一定是那个小三了,没想到我人还在医院他们就这样迫不及待地接她回来了,并且还换了门锁!

我冷笑一声,昂首走进屋,“我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怎么不能来,倒是你?算什么东西!”

“你!”她被我一阵抢白,脸上青红交替。

厨房里的婆婆,不,是凌沛然的妈妈听到动静,走出来,看到我,脱口而出:“谁叫你回来的?”

小三一看凌沛然的妈妈,就委屈巴巴地迎上去挽住了她的手,嗲声嗲气地说:“妈,你要给我做主啊。”

凌沛然的妈妈拍拍小三的手,“你放心,有妈在,谁也不能欺负你!”

小三乖巧地“嗯”了一声,然后看向我的眼神里充满了得意。

既然已经撕破脸了,我也放下以前的隐忍和尊重,冷嘲热讽道:“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会夹起尾巴做人,正室还没离婚呢,你再怎么有人维护也不过是一个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人人喊打的小三!”

说完我就不理会脸色难看的凌沛然的妈妈和小三,独自上了楼把我的东西搬到客房住了进去。

既然他们这么明目张胆地直接接了小三回来,那我就偏不走了,看谁恶心谁!

晚上,凌沛然下班回来,看到了我,十分不悦,看向小三时脸上却充满了一种我曾经熟悉的柔情,我压抑着心里的难过,若无其事地冷然地站在他们面前,提醒着他们,在他们的二人世界里还夹着我!

凌沛然厉声道:“莫依依,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你给我滚!”他说着一指大门。

我努力扬起头,说:“凌沛然,别忘了,现在我们还没离婚,我还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既然如此我就有资格站在这里。”

凌沛然的妈妈说:“你脸皮怎么这么厚啊?!居然还舔着脸待在这个家,死皮赖脸真是下贱,不清不楚和野男人勾勾搭搭怀了别人的种就该赶紧滚出去,免得污了我凌家的门楣!。”

我听她拿我的孩子说事,心中一痛,恨声道:“你们害死了她不成,还要污蔑她?!还真是有什么样的妈妈就有什么样的儿子,我当初真是瞎了眼……”

“啪!”

我话没说完,一个重重的耳光就甩在了我的脸上,我半边脸登时就麻了起来,接着便是火辣辣的疼,只觉得眼冒金星,嘴角也有腥甜的味道蔓延。

我愣了一下,红着眼看着给我这巴掌的凌沛然,这些天隐忍着的愤怒和痛苦终于一次性的爆发,声嘶力竭的朝他吼道:“凌沛然,你有什么资格打我,要不是因为你们,你有没有一点良心,我的孩子就不会死!她肚子里的就是你的孩子,我肚子里的孩子就不是你的吗?!”

凌沛然甩开我抓着他的手,把我推到了地上,然后看着我蹲了下来,他那张充满了蔑视的脸不断在我瞳孔里放大。

“我的孩子?别在这丢人现眼了?”

“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他捏着我的下巴,逼视着我,一字一句地说:“你知道为什么去年你生日后我就没再碰过你了吗?”

我记得我生日一个月后就怀孕了,怀孕之后不宜同房,可他忽然这样问,我心里却莫名有些慌乱起来,难道是有什么别的原因?

“因为那天,我把你送给了别的男人。”似乎为了让我听得更清楚一些,他靠近了我的耳边一字一句地道。

第6章 断绝关系

那些话像一道惊雷,在我耳边炸裂开来,我陡然睁开眼睛,一把推开他,大声道:“你撒谎!我不相信,我不会相信,这些都是你为了将污水泼到我身上好在离婚的时候将我认定为过错方撒的谎!”

凌沛然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好笑道:“我撒谎?难不成你真的不记得那晚发生了什么?”

我下意识地搜寻起那晚的记忆,我记得那晚凌沛然安排了烛光晚餐,我和他喝了些酒,似乎还喝醉了,后来发生了什么我就不记得了,当我清醒地记得我第二天再酒店醒来的时候看到的人就是凌沛然,难道我不是一直和他在一起的吗?

我的疑问还没问出,凌沛然便缓缓地说:“那晚你的酒里被我下了药,我就把你抱到了其他男人的床上,顺便还在你的内衣里塞上了一份合约。”

我看着凌沛然开合的嘴,听着从他嘴里吐出的这一串让我作呕的话,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凌沛然竟然把我卖了!为了他的事业,他居然亲手把我交给了其他的男人!我在他的眼里居然抵不上一纸合约,他只把我当成了一个可以交易的东西,一个随意利用后又随手丢弃的棋子!

我想象着我跟一个陌生的男人上床,想象着那不知道是谁的手在我的身上触摸亲吻,那个人可能是个肥胖的老头,可能秃头可能嘴臭可能……

“不!”我无法再想象下去,我忽然对自己的身躯无比的厌恶,一股恶寒在胃里翻涌,我跑到卫生间不可遏制地吐了起来,吐了一会儿胃里没有东西了便干呕起来。

我吐完,从卫生间里出来,他们三个看着我,脸上似笑非笑,充满了嘲讽蔑视,他们的目光像一把锋利的刀,划开我的衣服,划破我的皮肤,让我血淋淋地站在世人的眼前,任人指点侮辱。

我躲避着他们的目光,上了楼,进入客房,将门关上,蜷缩在角落里,干涩的眼睛十分难受,却流不出一滴泪来。

手机的铃声忽然响起,我惊了一下,木讷地看过去,是妈妈打来的电话。

我似乎在寒冰之中找到了一件可以避体的衣服,我抓起手机接听,想讲这满腹的难过和委屈向妈妈倾诉。

“妈……”才叫了一声,眼泪就簌簌地落了下来,再说不出话来。

妈妈怒气冲冲的声音却自电话里传了过来,“你还有脸叫我妈?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我们莫家清清白白的,却都被你糟蹋了!”

我没有想到爱我的妈妈却忽然说出同凌家人一样的话来,我呆了一呆,刚刚宣泄出来的情绪又生生被逼了回去。

我止住哭声,问道:“妈,你在说什么?”

妈妈气急败坏地说:“你还有脸问我说什么?依依,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你书读这么多都读哪里去了?你怎么这么不知检点呢!结了婚还和别的男人勾勾搭搭,从今往后我们断绝母女关系,我们莫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第7章 净身出户

妈妈说完就挂了电话,完全不给我辩解的机会,也根本就没有相信我是清白的。

为什么?为什么就连妈妈也这样对我?

这一刻,似乎我生命中的所有东西都消失了,孩子没了,丈夫出轨陷害我,父母在乎的只是他们的面子而不在乎真相,我朋友也没有,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这一切都是因为凌沛然,都是因为他!

我豁然起身开门,找到凌沛然,像疯了一样对他拳打脚踢。

“凌沛然,你这个混蛋!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够了!”凌沛然一把将我推倒在地,像踢垃圾一样踢了我两脚,正踢在我肚子上方愈合的伤口上。

“莫依依,别在这儿发疯了,我告诉你,如果你还不同意离婚,我还会让你更受折磨的。反正都是死,还不如干脆点,少受点苦。”

“就是,就你现在这个鬼样子,还是赶紧滚,免得碍了我们的眼。”小三也在旁边帮腔。

我猛地抬起头,看着那个小三,她似是被我一脸狼狈却凶狠的眼神吓了一跳,往凌沛然的怀里一缩,说:“沛然,她好凶哦……”

凌沛然的妈妈过来一把揪住我的头发,啐了一口,说:“看看你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你这样的贱女人,还不如早点死了算了!”

这句话深深的戳中了我的心,我的心一阵发疼,是啊,我现在一无所有,被全世界抛弃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还不如死了解脱!

可是,我的仇还没报!就算是死,我也要拉上凌沛然一起!

想到这儿,我甩开凌沛然妈妈的手,因为用力,扯下了许多头发,头皮痛得紧,但我却似没有感觉了一般。

我站起身来,维持着最后一点尊严地站直了身体,看着凌沛然说:“好,我同意离婚。”

我扫了一眼面带喜色的三个人,接着说:“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我话音刚落,小三便追问道。

我说:“我要单独和凌沛然吃个饭,聊一下离婚的事宜。要烛光晚餐。”我补充道。

小三像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笑话一样,嗤笑一声,说:“莫依依,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用一顿烛光晚餐挽回什么吗?”

我没有看她,只盯着凌沛然的眼睛,等着他回答。

凌沛然嘲讽道:“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你,净身出户!”

我心里一滞,面上还是维持之前的坚持,说:“说不定我还可以争取到点什么呢?反正明天烛光晚餐一过我就会同意离婚,反正我已经这样了,已经无所谓了,但这样至少可以给你们节省时间,不是吗?”

凌沛然眼神复杂地看了我良久,小三挽着他的手低低的叫了他两声,他开口同意,说:“好,时间地点你来定。”

“不,你来定,我没钱。”

这话说来窘迫,我却坦然,因为这就是事实,而且反正我就要死了,什么狗屁尊严和名声又还有什么用呢?

说完,我便忽略掉这三人各异的神情,回了房间。

第8章 你有没有爱过我

回了房间,我将身体放在花洒下,温热的水从头顶冲刷下来,头发和水一起贴着脸,有一种溺水的感觉。

我低头,看着干瘪瘪皱巴巴的肚皮上那条丑陋的蜈蚣,扭曲的就像我和凌沛然的这断婚姻,难看至极,却又剔除不去,除非整个撕下来,血肉模糊。

不知这样站了多久,我才拖着沉重虚软的身子出来,套上睡裙,头发也没吹地坐在梳妆台前,长发上的水的点点滴滴地流着,流干了才把自己扔到被窝里,昏昏沉沉的睡着。

第二天下午,凌沛然就告知了我晚餐的时间和地点,和上次我生日的时候选的时间和地点是一样的。

我拿着手机的手紧了紧,他这样是在提醒现在的我有多么难堪吗?

我找出上次生日穿的那件裙子穿上,细细的梳妆打扮了一番,一如那日赴约前的准备,心情却是天差地别。

那次,我满心欢喜,将它看成新的开始,却不知那是我和凌沛然结局的开始。

我拉开抽屉,拿出几颗安眠药碾碎,用纸包着放进手提包里,看时间差不多了,便提着包出门。

走下楼的时候,小三看到我,眼中闪过一丝不安,转而便讥讽道:“你还真想凭着你现在的样子留住沛然?”

婆婆坐在她旁边,说了一句:“婷婷啊,她再怎么打扮也盖不住身上那股子骚味。”

她们说的话越难听,我心里那股子报复的快意就越强烈,心道:“你们尽管得意吧,等你们心中在意的那个人变成一具焦尸的时候,希望你们还可以如现在这样笑出来。”

我没有回应她们的话,面色清冷地走了出去。

我走进约会的地方,心中百感交集,但最后都化为了一个字:恨!

凌沛然早就到了,坐在烛光边看着手机。只是这样看,他还是风度翩翩的样子,只是这好看的面皮之下,却是截然不同的另一幅面孔。

我踩着高跟鞋走过去,没和他招呼就兀自坐了下来。

他感应到我的到来,注意力从手机上转移到我身上,我从他眼中看到了一丝惊艳,一如上次这般时他看我的眼神,只是这次他并未有溢美之词。

凌沛然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放到桌上,我看一眼封面上“离婚协议书”几个字,面上无一丝波澜,拿起红酒般自己倒了一杯,直接喝了起来。

他见我不说话,也没有说话,定定地看了我许久,我直接无视掉他的目光,只是举着酒杯一口一口地喝着酒,心里竟慢慢升起一种对死亡的期待来。

凌沛然终于忍耐不住了,他有些烦躁地问:“莫依依,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把酒杯推回桌子上,笑:“这话不是应该我问你的吗?”

凌沛然把离婚协议书往我面前推近了些,“我只想赶紧结束我们的关系。”

我扫了一眼协议书,没有要拿起看看里面写了什么的意思,只是问他:“只是离婚而已,可你为什么要那样对我,我在你眼中究竟是什么,你有没有爱过我?”

何必悲欢慰寂寥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何必悲欢慰寂寥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何必悲欢慰寂寥全部精彩内容

《连赫言莫依依小说by笑顾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