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嫡女》&全文免费主角容妲锦轩辕易

时间:2020-03-11 10:20:18    作者:南月酒    来源:zsy

小说简介:锦绣嫡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锦绣嫡女的作者是谁,最新章节目录解读。锦绣嫡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相府嫡女,战功赫赫,容妲锦风头一时无二,谁料阴沟翻船被至亲陷害惨死。戏精深情男勾搭白莲花庶妹,行,那就退婚虐渣手撕...

《锦绣嫡女》&全文免费主角容妲锦轩辕易

容妲锦轩辕易小说锦绣嫡女推荐章节

第9章 宴会

平日里借着柳姨娘的关系,她跟容妲锦情似亲姐妹,这种玩笑话没少说,容妲锦也因此为她得罪不少人。

既把容沐林讽刺了,还给容妲锦扣上了小家子气的头衔,这种手段她经常用。

“这话说的就不对了,都是自家妹妹,有什么得罪的,再说了,妹妹做的不好的地方,姐姐更应该指导才是。”

容妲锦凉凉的瞥了她一眼,转身坐在首位,没有看到容沐林感激的眼神。

这种话她跟王姨娘经常听,但为了在府中生活下去只能忍着,这是第一次有人帮她们说话。

“不知妹妹们今天过来有什么事?祖母要求的女工我还没绣好呢。”

说了这么半天,她有些口渴,不想再跟她们兜圈子了。

容似水坐在旁边,觉得今天的容妲锦跟以前不太一样,但一想到此次前来的目的,又只好压住内心的疑惑。

“这两天府中上下都置换了春装,再过几日又是花食节,妹妹平日里不在乎那些,这时竟然连件拿出手的首饰都没有,就想到姐姐……”

容似水没有把话说完,低着头让人看不清她的神情。

能把上门要东西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人容妲锦也是第一次见面,她对于首饰这种东西向来不在意,以前容似水觉得好看的珠宝玉石,她二话不说都给了她。

原来这么早容似水就有了抢别人东西的习惯啊。

她看了容沐林一眼,对方眼底充满了慌乱,显然对容似水的目的并不知情。

给了容似水,必定也要给四妹妹一份,可这份首饰最终落进谁的口袋不言而喻,容似水可真的打好了算盘啊!

“姐姐这里确实有一份首饰,其余的那些根本配不上妹妹。

”容妲锦轻抿一口茶水,让兰儿进屋把那套首饰拿出来。

兰儿拿出一套玉制首饰,从成色到手艺,无一不透露着贵气,而且样式新颖,一点也不显得老气。

这是她娘在世的时候给她玩的,她娘是大将军府上嫡女,这种东西要多少有多少。

容似水看的眼睛都直了,要不是端着架子,估计直接扑上去都有可能。

“这……姐姐,这首饰太贵重,我可不敢收。

”容似水也不傻,容妲锦敢送,她还不敢接,万一被人抓了把柄可不好。

“没事,这首饰我放着也是放着,也用不了几次,要是落灰了那就太可惜了。”

容妲锦随意说道,挥手就要兰儿把首饰递给她。

容似水一听,心中火热,就凭容妲锦的脑子,也想不到陷害她的法子,伸手就要去接。

可兰儿捧着盒子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有些为难。

“小姐,这是夫人送您的,夫人说了,只有丞相府的嫡女才配带上这套首饰,当时丞相大人也在,要是被大人看见了,会不会连累二小姐啊。”

容似水身子一僵,随即面色铁青,这是羞辱她庶女的身份?这个奴才哪里来的胆子敢这么说话!

“对哦,我娘说了,是要给嫡女的。

”容妲锦面露愧疚,“是我考虑不周,要不这样,等我找到了合适妹妹的首饰,姐姐一定亲自送过去给你赔礼道歉怎么样?”

容似水气的浑身发抖,强忍着怒火点头,没捞到好处也就罢了,还受了一番羞辱。

容妲锦突然拉过一直沉默的容沐林,亲切的说:“倒是劳烦了四妹妹跟着跑一趟,姐姐没有合适的东西送你,这镯子你就收下,别嫌弃就好。”

容沐林受宠若惊,连连摆手,“不用不用,镯子太贵重,收不得。”

就在她拒绝的当头,容妲锦已经把镯子带在了她的手腕上,还特意举起来放在容似水的面前打量。

“果然,一开始我就觉得四妹妹带这镯子肯定好看,现在证明我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四妹妹可要经常着给姐姐瞧瞧。”

有了她这句话,就不怕容似水抢她的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镯子送出去,大家伙儿都知道这镯子是四小姐的,要是哪一天出现在容似水手上,抢夺妹妹东西的罪名可就要坐稳了。

“小姐,可把我吓死了,还以为您真的要把那套首饰送给二小姐呢。

”待她们走后,兰儿轻轻拍着自己的额头说道。

“我又不是傻,送出去?她们估计都不会记得我的好。

”房间里没有外人,容妲锦也不想再装下去。

重新躺在软塌上,将一旁的毛毯盖在自己的身上。

“就是,平日里二小姐可没少从你这里拿东西回去,还不告诉外人那是您送的,白白的送人情。

”兰儿为自己主子打抱不平。

自从上次落水后,大小姐好像变了一个人一般,不过这种变化挺好的,起码不用再受人欺负了。

夫人去世后,大小姐虽然吃穿不愁,但她看的出来,真正对大小姐好的没几个人。

“行了,你也大不了我几岁,就别操心这些事了,你去帮我打听打听,容似水突然过来借首饰肯定不是因为花食节这么简单。”

容妲锦爬起来揉了揉兰儿的头发,明明年纪不大,板着一张脸的模样倒是挺可爱的。

她这十三岁身子下面可是藏着二十多岁的灵魂啊,还带着上辈子的记忆。

兰儿听到她这么说,也不敢耽误,将海棠叫了过去,自己去前面打听消息了。

“兰儿你就放心吧,伺候小姐我可比你有经验。

”海棠保证说道。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大小姐现在只让她做一些零碎的活,不让自己跟在她身边,这摆明是要失宠了。

难得有在大小姐面前伺候的机会,她肯定不会放过。

兰儿微微蹙眉,没有多说,转身就走。

容妲锦拿出另外一本书,仔细看了起来,海棠想要献殷勤都没有机会,只能郁闷的站在一旁。

“海棠,你去把那几匹布给二小姐送去,就当是我今天的赔礼了。

”容妲锦算了算兰儿应该快回来了,就把海棠给打发了出去。

海棠应声出去,快速收拾好东西就往柳姨娘的院子里走去。

柳姨娘身为丞相府里后宅的主人,院子自然修建的不错,除却前面的小花园和小厨房之外,后面甚至还有一个观赏性的池塘。

容似水就坐在柳姨娘对面,只剩她们母女二人,也不需要像在外人面前

第10章 又又又是你

“娘,你说那个小贱人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我感觉她最近有些不对劲。

”容似水口中的小贱人自然是容妲锦。

柳姨娘悠闲的摆弄面前的香炉,浓郁的熏香从中散发出来,这一片都充斥着。

“别担心,她能知道什么,再说了,她跟她那个娘一样愚蠢,要不然也不会在怀孕的时候看不住自己的男人。”

柳姨娘是容妲锦娘的远房表妹,当年正是怀孕被她抓住机会爬上容建的床。

可惜容夫人的娘家是大将军府,只要容家姐弟还在,大将军府不倒,她就永远做一个姨娘。

想到这里,柳姨娘直接捏断了木勺,里面的香粉洒落在身上。

“娘你别生气,总有一天所有的一切都是娘的,娘亲才是丞相府最大的女主人。”

容似水看出母亲生气的原因,连忙安慰。

柳姨娘收回眼底的愤恨,将身上的香粉抖落到一旁,丫鬟就进来通报。

“姨娘,大小姐那边派人过来了,说是给二小姐赔不是。”

“可是海棠?要是她的话,直接把人带进来就好。

”柳姨娘淡淡说道,收拾好妆容。

海棠是她的一枚棋子,自然不需要有任何顾虑。

“拜见夫人。

”海棠能够得柳姨娘欢心自然有她的本事,没有外人的时候一律叫她夫人。

这大大的满足了柳姨娘的虚荣心。

“说了多少遍了,叫我姨娘,要是被旁人听到了可不太好。

”这种话她说了很多遍,可每次都对海棠的恭维受用。

“容妲锦那边有没有什么异常?最近看起来很不乖啊。

”柳姨娘问道。

海棠头低的更厉害,解释道:“没有什么异常,估计是被高家退亲,心里不高兴,所以有些脾气罢了。”

柳姨娘点点头,随手扔了几枚银子在地上,海棠连忙趴在地上捡起来。

“做的不错,时刻盯着那边的东西,以后这种好处可少不了你的。”

“谢谢夫人!奴才一定做好夫人吩咐的事情。

”海棠边说边弯腰退了出去。

“娘,可这首饰怎么办啊,过两日爹就要请太……那些贵人来府上,要是我连拿出手的首饰都没有,到时候可就丢人了。”

容似水向柳姨娘撒娇,要是被那些贵人中一个看上了,从此荣华富贵不愁,再也没有人可以瞧不起她了。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自然早就为你准备好了,要不是你心急,也不会去受她的气。”

她们两个人的事情柳姨娘早就听说了,但没放在心上,都是一些小孩子过家家,她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准备。

“等到那天,娘一定要你艳压群芳,一切等我的消息就好。

”柳姨娘轻轻点在她的鼻头。

两个人一想到事成之后的好日子,顿时笑做一团。

……

海棠刚走,兰儿就带着消息回来了,看样子还有些气呼呼的。

容妲锦放下手中的书,盘腿坐了起来,“怎么了这是,出去一趟,还有人给你气受了?”

兰儿自然不能给主子摆脸色,收拾好情绪,“主子,原来二小姐过来借首饰就是为了三日后的宴会。”

“宴会?我爹要请什么人过来?”容妲锦眉毛一挑,记忆里好像有这么一场宴会,说是宴会,其实也就是请了几个年轻人而已。

自己那时落水的毛病没好,声誉受损,直接被爹爹命令不准出房门,也就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主子你怎么不着急啊,听说大人是要请……”兰儿突然顿住,向周围看了看,才伏在她耳边低声,“请太子还有其他几个皇子到家里面!”

“难怪过来借首饰,说是为了花食节,估计是为了勾搭上哪位皇子,想要一步登天呢。”

听着兰儿的吐槽,容妲锦不由得有些好笑,兰儿好像对柳姨娘她们两个有着莫名的敌意,她还试探过,可惜兰儿并不是重生的。

不过,既然太子过来,那么身为太子的跟班李浩然绝对也会过来,对于上辈子的夫君,她可是很想念啊!

“我知道了,你就当做不知道这件事,前些日子不是外公不是送来几件衣服吗?到时候给我挑一件。

”容妲锦本不打算参与这件事,不过既然李浩然过来,自然要好好招待。

“主子,你真的要去啊,万一二小姐她们陷害你怎么办?”兰儿担忧的问道。

“可如果我不去的话,不就是让她们抢了风头了吗?”容妲锦淡淡说道,突然觉得兰儿其实也没有她想的那么聪明,有点傻乎乎的。

“对!主子比二小姐漂亮,主子要去的话,肯定没人注意到二小姐!”兰儿兴奋的握拳,然后高兴的去给容妲锦挑选衣服去了。

晚上歇息前倒是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日理万机的丞相大人,容妲锦的爹容建过来了。

“锦儿,身子怎么样?爹这段时间太忙,没有时间过来看你。

”容建低垂着眼眸说道。

容妲锦心中毫无波动,从她重生回来,还是第一次见到容建,这个男人虽然身为丞相,朝堂谋略有心得,在后宅上,却被柳姨娘那个女人玩弄在手掌心里。

她娘亲死后,这个爹就对他们姐弟两个不管不问,所以才会把柳姨娘的虚情假意当作真情,最后落个那么一个下场。

“没事,多亏了柳姨娘在我身边,要不然真的让高家欺负了我去,毕竟是她让我同意退婚的。

”容妲锦柔柔的说道,像一个为父亲着想的乖巧女儿。

丞相微微皱眉,捏着茶杯的手微微收紧,还好大女儿无意间撞破,否则丞相府的脸面都被丢尽了。

“那最近可有什么缺的,告诉爹爹,明日叫人给你送过来。

”容建只能想到这种法子来补偿这个女儿了。

容妲锦低吟一会儿,然后才试探的问道:“锦儿好久没有出去玩了,过两天可以在花园里赏花吗?”

容建抿紧嘴唇,过两天府中要来几个贵人,要是撞见他们,责任也就大了。

“爹爹你放心,我就在花园里看看,过一会儿我就回去。”

容建吃软不吃硬,看着可怜巴巴的女儿,也就点头答应了。

女儿也就在花园里转悠,时间不固定,能够撞见的概率应该挺小。

父女两沉默片刻,没有话题可以聊,气氛顿时尴尬起来,容妲锦受不了这种沉默的环境,只能称自己需要休息把容建请出去。

第11章 脸红有益身体健康

容建似乎也松了口气,从来没有在意过的女儿竟然也出落的标致,行为举止有礼,谈吐大方。

只不过有和高家的退婚的事情,从今要是想嫁给富贵人家就难了。

他叹了口气,竟然觉得有些惋惜,甚至有些怨恨起高家来。

两日很快就过去,府上的人个个打起精神来,虽然不知道老爷请的是什么人,但绝对不是他们能得罪起的。

“那个花瓶谁摆着这里的,赶快给我搬走,动作给我快点,贵人马上就到了。”

柳姨娘在大厅里呵斥着下人,容似水就站在一旁帮忙。

“你怎么还在这里?赶快回去好好打扮一番,我跟你爹说过了,到时候让你上台展示才艺。”

她这时才注意到容似水,连忙让她回去整理妆容。

容似水觉得她娘声音太大,已经有下人朝她们看过来了,脸一下子羞红,跑进屋内。

前厅的热闹容妲锦一概不知,她正拆着头上的各种各样的珠钗。

她早上起的早,打扮什么的就让兰儿来,自己闭着眼睛小憩一会儿,醒过来就看到满头的琳琅宝玉。

“主子,这不是显得您有实力吗?”兰儿弱弱的说道,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

“有钱又不是一定要带在身上,你随意帮我绾个头发就行了,我是去赏花,又不是去选秀。

”容妲锦无奈的说道。

等到她们收拾好,前厅已经热闹起来,柳姨娘等女眷已经回到后院,容建接待着几个穿着富贵的青年。

“容丞相这府邸建的不错,颇有江南水乡的韵味。

”太子李浩明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是啊,丞相可是出了名的儒官,府邸确实比旁人好的多。

”李浩然立刻附和着。

可太子根本没有理会他,反而问着旁边沉默不语一直把玩着扇子的青年,“轩辕,你瞧瞧,这府邸你觉得怎么样?”

轩辕易一抬眸,一双桃花眼里似乎有流光,轻笑道:“我?自然是好的,在这京城里丞相府邸可是数一数二啊。”

“世子谬赞,只不过是一些小心思而已。

”容建微微弯腰表示谦虚。

这轩辕易本是定国公世子,爹娘战死沙场,从小被养在宫中,等到及冠就世袭国公的爵位。

凭借着皇帝对这个世子的宠爱,恐怖不仅不会削弱爵位,还会大大赏赐,可是太子首要拉拢的对象。

被忽略的李浩然默默退到一边,低头敛去眼底的愤懑。

轩辕易跟在他们身后觉得有些无聊,跟太子打声招呼就换了一个方向离开。

在宫里他也这么随意,众人也从来没有在意过,再说他的身份,旁人也不敢指责什么。

容建看他离开的方向,那条小路通往花园,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

太子催促的声音响起,容建只能压住心底的担忧好好给太子引路。

容妲锦特意叫下人搬了一张贵妃椅过来,说是过来赏花,其实就是过来晒太阳的。

啥算着时间,这个时候他们应该还不会走到花园,容妲锦放心的躺在上面,将书盖在脸上遮挡刺眼的阳光。

一阵脚步声传来,容妲锦以为是兰儿过来,问道:“他们已经过来了吗?”

“他们是谁?”

有些熟悉的男声从头顶响起,吓得容妲锦一下子坐了起来,书滑落在地发出不小的声音。

轩辕易看到这里躺着一个姑娘,只是好奇的过来看一眼,没想到反应这么大。

容妲锦眼前有些发黑,等到看到男人的样貌,瞪大了眼睛。

“原来是你啊,没想到这么有缘,竟然又见面了。

”轩辕易的眼里闪过戏谑的光芒。

这个炸毛的小猫竟然还有些挺有趣。

容妲锦握紧拳头,呼吸都不由得加重几分,脑海里不断回荡着一句话:她又遇到这个男人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这儿可是丞相府!”容妲锦从贵妃椅上下来,悄悄把一旁的小棍子藏在身后用来防身。

“呵,别藏了,你以为一根棍子就能打赢我?”轩辕易嗤笑一声。

容妲锦脸色涨红,察觉这个男人确实没有恶意,才放松下来。

“你这次来又是为了什么?又被人追杀?”她上下打量了一下轩辕易,神态悠闲,也不想被追杀的样子。

轩辕易上前一步,她下意识向后退,退了几步才反应过来这里是她家,她根本不用怕他!

“那次,你果然还是听见了,我这次过来,就是为了灭口的。

”轩辕易突然变了脸色,五指成爪放在容妲锦的面前。

“救命!唔……”容妲锦当机立断想要大喊救命,但被轩辕易眼疾手快捂住了嘴巴。

“我只是在开玩笑,你别喊啊。

”他故作无辜的说道,手下的力道没有轻半分。

容妲锦费力挣扎着,还是挣脱不了他的桎梏,抬脚向他踢去,也被他轻松躲过。

不多一会儿就气喘吁吁,头发和衣服都有些乱。

突然,不远处传来脚步声,熟悉的交谈声正在向他们靠近,两个人特别默契的分开一段距离。

轩辕易不动声色的把手背在身后,刚刚那姑娘的气息全洒在他的手心里,像是被毛茸茸的东西轻轻扫过一样,有些发痒。

转角处的人也显露出来,为首的丞相看到二人,介绍的话也突然顿住。

几个人面面相觑,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锦儿,这是怎么回事?”丞相顾不得太子在场,厉声问道。

容妲锦脑袋发蒙,她只是想捉弄李浩然而已,全部被眼前这个男人坏了好事,如今一时半会儿根本想不出理由出来解释。

“爹……我,我就是在这里晒太阳。

”容妲锦结结巴巴说道,额头上急得落下几颗汗珠。

“丞相别急,我在花园游玩时,恰好一只野猫跑了进来,眼看要伤到令媛,迫不得已才弄成这幅样子。”

轩辕易上前解释说道,还特意伸出手背,上面几道红痕确实证明他所说的话。

容妲锦脸更红了,那明明就是她挣扎时抓的,可转念一想,自己现在都是拜他所赐,也该由他出面解决。

丞相这才脸色好看些,刚和高家退亲,又和一个外男扯上关系,世人怎么看他。

“好了好了,英雄救美的好事,怎么一个个脸色这么难看,轩辕,你的伤还是找个大夫看看吧。

”太子笑呵呵的说道。

锦绣嫡女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锦绣嫡女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锦绣嫡女全部精彩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