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默薇小说by毛线球儿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时间:2020-02-14 13:14:10    作者:毛线球儿    来源:WXB

小说简介:重生之纯悫皇贵妃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古言道: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而耿默薇的一生却是:在家,生母早逝,阿玛还靠得住?出嫁,作为妾室,既不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姿,也不是善解人意的解语花,又如何才能受宠?还好,自己的一生...

耿默薇小说by毛线球儿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重生之纯悫皇贵妃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三章 奇

喝完药,待药效发作后,默薇打发掉房里的下人,沉沉的睡了过去。

轻风拂来,一片的鸟语花香。感觉到无比的心安与舒适。

默薇深吸一口气。空气中淡淡的青草、鲜花香气萦绕在鼻翼!

房间里还会有万物复苏的气息?

耿默薇睁开眼,一瞬间懵了!

这宽阔无际的“旷野”是什么地方?

放眼望去,一副奇异,生机、诡异却又不失融洽的画面便出现在眼前!即使是唐代著名画家——唐寅笔下的画卷,也是不能轻易比得过的。

青山绿水不曾缺少,有云雾环绕的深山,陡峭悬崖;也有轻易就能翻越的小山丘!而山丘下却又是一片近似草原般的平原!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一束水带顺势而下!“哗啦哗啦”的撞击声又给这幅画卷带来一丝活性!抬头看向所谓的“天空”,湛蓝中飘浮着朵朵白云,没有太阳!但是,却又有类似于阳光般的东西照射在那瀑布之上。奇异的光彩使得这景致更加的美轮美奂!

瀑布下方形成一个小湖泊。但却不是封闭式的湖泊,半开式的湖使得湖水向外流出,形成一条小溪流!小溪流绕过深山,穿越山丘,顺着平原地势流向远方,直至消失在眼帘中!

转过身,身后的景色更是默薇所没有见过的。

一片宽旷的水域,远不是刚刚所看到的小溪流能够比拟的,而,自己所见到过的湖也远远比不过它的宽旷!

在靠近自己的这一侧水域尽头,是一片细白的沙?

这,这是天申曾对自己提起过的大海吗?一望无际,自由自在!

原来,大海是这样的,这样的宽广无际,这样的波澜壮阔!难怪天申说起大海时是那般的向往!

不过,这是哪里?明明自己是在房间里睡着的。难道是梦吗?如果是梦,那这个梦也太过于真实了,连花香鸟鸣都能够听闻!

可是,如果不是梦境,那么这里又是什么地方?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好像,自重生后,这奇怪的事儿就不曾停止过。

“有人吗有人吗人吗吗?”耿默薇呼喊出声。

没有人,只有自己的回音传荡出来!

看着不远处的山脚竹林旁的几间小屋,默薇打算走过去看看。只是,刚这么想着,人已经瞬间移动到了小屋前!

耿默薇: “……”

怎么还可以瞬间移动了吗?

“大海沙滩上”默薇决定试试,看是否真是如此!

额,看着这近在眼前的海域和脚下踩着的细沙。耿默薇不得不承认,真的可以瞬间移动到自己想的地方。

回到小屋前,耿默薇再次询问道:“有人吗?我可以进来吗?”确定真的不会有人回答后,默薇走到小屋门口,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门!

没有想象中的废墟、空房、蜘蛛网!虽无豪华贵重之物,但也是样样俱全!

桌、椅、床、榻!各自待在自己该在的位置!桌上放着一紫玉茶壶!一茶杯里,正冒出热气。其余茶杯皆扣在茶盘中。

挂帘后有一书柜,里面满满都是书籍!默薇走过去,拿出一本,翻开!居然全是不可多得的孤本!对于爱书之人来说,还真是欲求不得啊!

很显然,这间屋子就相当于是书房了。退出这个“书房”!默薇走向旁侧的小屋!

印入眼帘的是一张宽大的白玉床,屋内的摆设与刚刚的书房差别不大,也有一个书柜。唯一不同的是这间屋子的书柜里只是稀稀落落的放着几本书籍!

走至床旁,余光碰触到的某物使得耿默薇不由瞪大了眼睛!

玉坠?默薇拿起放在手上端详。没错,自己绝对没有认错,这就是天申让自己随身佩戴的玉坠!

难道,是这个玉坠的作用吗?天申知道这个玉坠的秘密吗?如果不知道的话,为何要让自己随身戴着!如果知道,如果知道的话……

想不明白原因,再看着毫无变化的玉坠。默薇无奈的摇摇头。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吧!

走至书柜,默薇随手翻出一卷竹简。上面有几个符号般的东西,但是,默薇却认出了上面写着的内容:玉靇天地!这是自己所在地的名字吗?

默薇看着竹简上的“玉靇天地”四个字出神!自己确实没见过这样的字,它并不是自己所熟悉的字样。而自己却可以一眼就认出。真是奇怪!

回过神来,默薇打开竹简!偌大的竹简中仅现有一个字:缘!

第四章 缘

看着竹简上的那一个“缘”字!默薇轻笑出声。可不就是缘吗?若不是缘,自己又何故重生?若不是缘,自己又为何来到这玉靇天地?若不是缘……

只是,这偌大的竹简里只有这一个字,岂不是怪异?

只这样想着,竹简上的“缘”字已不见踪迹,取而代之的是一列列对这“玉靇天地”的由来之说明。

“玉靇天地”是依附于那块玉坠的,而能后承载此天地的玉坠又岂能是凡物。

人们皆言‘女娲补天’乃是流传于世的神话故事,不可当真。然则非也,此玉坠便是当时女娲补天时遗留下来的一块玉石!

上古之时,“玉靇天地”也不过只是一蛮荒之地。更无此灵气!女娲娘娘不愿此神器白白废弃。便改变了这里的一切,还抱养一神兽养至此地,并赐名为“玉靇”。而玉靇天地便由此而来。

不知何时起,此玉坠开始流落至凡间并开始挑选出与之有缘之人,并渡之成仙,远离凡尘之苦海。

默薇不是第一个与之有缘的人,前面还有两个,第一个是秦始皇未统一之前,一个小国的公主,第二个便是汉朝有名的美女——王昭君。而默薇,便是第三人,所以,当默薇渡劫后,无论成功与否,这块玉坠便会转入下一个有缘人之手。因此,默薇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想着刚刚说到的那只名唤“玉靇”的神兽。每次更换主人,它都会再次陷入沉睡,直至下一位有缘之人把它唤醒!忘记前尘,重新开始!而唤醒的方法便是用自己的血,解开它额头上的封印!

按照竹简上的说法,默薇走到白玉床旁,找到竹简中所说的机关。想着,作为一只神兽,“玉靇”该是什么样的? 高大威猛,又或是盛气凌人?

默薇作好接见神兽的准备,深吸一口气,按下机关的按钮。

耿默薇:“……”

说好的高大威猛,盛气凌人的神兽呢?眼前这只如小奶狗般大小的东西是什么?

默薇感觉被骗了!神兽即使不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但也不该是小狗一样吧,唯一不同的便是它的耳朵,它的耳朵很特别,默薇不知该如何去形容!

看着这只神兽,默薇迟疑的把手咬破,滴出自己的血液印在“玉靇”的额头!

奇怪,这没有变化啊,这只神兽也没有醒过来。想不出其他办法。默薇只好把“玉靇”抱了出来,放在白玉床上!

看着没有反应的神兽,默薇决定先出去好好看看,了解一下这个“玉靇天地”!

除去刚刚看过的那些,旁侧还有一间小屋子,屋后还有一个小园子。据竹简所说,园子里栽种的是一些鲜果!

本还想去园子看看,却突然想到,自己出现在这“玉靇天地”。闺房中的自己还在吗?如果有人来找而自己不在的话会怎样?

自己该怎样回去?自己连怎么来的都不知道,又怎么知道该怎么回去?

“回去”默薇在心中默念着,试着用这个方法能够回到房间。

慢慢的睁开眼,默薇害怕看见的还是“玉靇天地”里的一切。

“呼”呼出一口气,还好还好,印入眼帘的是自己床幔上的布帘。

听着门外有人谈论、说话的声音,默薇喊道。

“绿竹”

“格格,怎么了?”听到格格的唤声,正和李嬷嬷说话的绿竹推门来到床边。

“格格,可还有哪儿不适?”跟着绿竹一起进来的还有李嬷嬷。看着格格只叫了绿竹,李嬷嬷不由得问出声。

“无事,只是有些饿了!嬷嬷去给我拿些吃食吧!”李嬷嬷虽背叛了自己,但那也是以后,至于现在,她没有做错事,对自己也真心。无故处置了,也是不行的。只能这样慢慢的疏离罢!

“是,格格”虽不明白明明可以派个丫头去做的事,格格为何会让自己去做,不过,听着格格话里的不容拒绝。李嬷嬷也只能咽下心里的疑问。道了声是便出去了……

看着绿竹她们好像并没发现自己不在房间,默薇松了口气的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我睡了多久?”

“回格格,刚过了戌时三刻,您才睡了一刻钟!”绿竹答道。

才睡了一刻钟?不可能吧,自己在“玉靇天地”里,虽没有看时辰,但少说也有半个时辰的,怎么会是一刻钟?

压下心中的疑虑,默薇决定等夜间再回“玉靇天地”去看看。

不一会儿,前去端吃食的李嬷嬷回来了。

“格格,因是晚了,不宜吃过油腻之物,因此,奴婢带了些粥过来。格格用点儿?”带着满脸的笑意,李嬷嬷问道。

本只是打发李嬷嬷出去的借口罢了,不想,当李嬷嬷把粥端出来后,自己还真咽了咽口水,饿了。

“嗯,端过来吧!”

慢慢的把一小碗粥喝完,也已八分饱!休息了一会儿便叫绿竹让人打了水来,沐浴!

夜,渐渐的深了,看了眼在外间矮榻上熟睡的绿竹。默薇轻声唤道:“绿竹”

待确定绿竹无惊醒后,默薇默念了一句“玉靇天地”!瞬间,床上空无一人!若此时有人看见,只怕是该不得了了。

第五章 请安

次日一早,默薇就已起床梳洗!

“格格,今日要穿哪件衣裳?”看着珍儿在给格格挽发,绿竹挑出几身刚裁出的衣裳问道。

“就这身粉色的,再把我那配对的耳坠子找出来!”打量了好几眼,耿默薇最终决定穿上那套粉色的衣裙。毕竟,那么多年没再穿过如此年轻、靓丽的颜色,现在又回到了这般的年纪,不穿的话还真是可惜了!

“这套粉色,倒更衬出格格的好肤色来。”接过绿竹翻出的耳坠,李嬷嬷如是道。

听到李嬷嬷这么说道,默薇笑了笑,没说话!

看着照的并不清晰的铜镜,耿默薇心里叹了口气!大清的铜镜还是比不上西洋地区的舶来品啊!

想当初,天申初给自己带来那水银镜时,那清晰的样子倒一度使得自己不敢去照,而现在却又觉得这用了多年的铜镜是这般不便了!

习惯,还真是可怕啊!

待到辰时三刻默薇才梳洗完毕,带着绿竹和李嬷嬷,走向耿老夫人的院子!

“老祖宗,这香囊可是孙女儿花了好几日时间才绣好的,希望老祖宗喜欢才好呢!”刚走到门外便听到耿玉珠的声音。呵,真真是孝顺呐!

听着里面的说话声不断传来,不难想象出里面是怎样的一副其乐融融的画面,不知这嫡妻洪佳氏是何感想了。

“大格格安!”耿老夫人院里的三等丫头看到默薇等人后,请安,把门帘打开。让默薇进去。

“给老祖宗请安,额娘安!”

一进入屋里,默薇就朝着这耿府里最尊贵的两个女人请安!

耿老夫人身着深紫色的锦锻,一头梳的光滑齐整的白发,一条翠玉抹额戴于额头,尽显富贵气质!

而洪佳氏,一身大红色嫡妻的着装,看着毫无半点差错。想来,阿玛昨晚又宿在王姨娘那里了!今儿个是来敲打的了。

“哟,今儿个大姐怎的来请安啦?”未待耿老夫人和耿夫人喊起,半窝在耿老夫人怀里的耿玉珠便这般说道。

耿默薇:“……”

要说受尽疼爱的耿玉珠,倒是不能不提起她的容貌。巴掌大的脸上,弯弯的柳叶眉,一双桃花眼,鼻子小巧却挺翘。穿一身桃红色的衣裙,笑起来时,真可谓笑靥如花啊。说一声美人都不为过。

不过,比起王府里的年侧福晋来说,倒是差了一截儿。那可是真真儿的美人。连身为女子的自己都是欢喜的,又更何论身为男子的四爷会不疼宠呢!

虽说是受尽老夫人的疼爱,但是,这般不懂礼数,插在长辈面前说话的,可真真是不讨喜啊!真不知王姨娘那般有手段的人,怎会教出这般“天真”的女儿。

果不其然,嫡福晋洪佳氏的脸沉了下来,连老夫人面上也不太好看!

“二格格这是久不见大格格了,且担心大格格的伤势,这才鲁莽了,是吧?”王姨娘看着老太太的面色,马上开口替耿玉珠说道并用眼神示意着!

“额,就是这样的,老祖宗,孙女儿只是担心大姐,不是有意冒犯的!还请老祖宗恕罪”收到姨娘的眼神,不算蠢的,耿玉珠撒娇的开口解释道!

“嗯,知你是个有心的,但也要懂些事才行!”耿老夫人拍了拍耿玉珠的手说道!

“是,孙女儿记住了!”

“大格格的伤尚未痊愈,快坐下吧!”不想再看到那祖孙浓情的场面,洪佳氏朝站在旁侧的默薇叫道。

“还未痊愈怎的就来请安了?快坐下吧。”虽说耿老夫人对耿玉珠是更为疼爱,但耿默薇毕竟是府里唯一一个嫡亲的格格,在老夫人这里还是有些感情!

“劳祖母挂心,是孙女的不是。现已大好,来给祖母请安是应该的!”坐下后,耿默薇笑着回答道。

“额娘,咱们大格格啊,瞧着就是个懂礼数的!”不满耿玉珠只向耿老夫人告罪,洪佳氏开口道!

就这般被牵连出来拉仇恨了,洪佳氏倒是用的炉火纯青啊!要是以前,自己可还是会解释一下,现如今这般,倒是用不着了……

见耿默薇只是低着头而没有接过话语,众人倒不好开口说开来!

“嗯,是个懂礼的。可曾用过早膳?”无可奈何,耿老夫人只好平平的夸了一句后便岔开话题。

“回祖母的话,还不曾从过!”耿默薇稍稍抬起头,轻声答道!

“既如此,留下一起用膳吧!”耿老夫人听完后便发话。大家伙一起留下用膳!

不知是耿默薇的“不识趣”让洪佳氏没有了开口的欲望还是洪佳氏的大方,亦或是王氏与耿玉珠的识趣,早膳时倒是安安静静,和和气气的用完!

用完膳后,各自又带着自己的丫头们离开……

回到自己的院子,换下装束,耿默薇只觉疲惫不堪。有多少年没向他人请过安了?

很久很久了吧……

第六章 玉靇

打发掉嬷嬷们出去,耿默薇歪在美人榻上,手持一本游记,打发时间!

……

“格格,是否要吃块点心,休息会儿?”绿竹端着两碟点心放到耿默薇旁边的小桌子上。

放下书,耿默薇拿起一块藕粉糕吃着:“现在什么时辰了?”

“回格格,刚过了巳时三刻。格格可是要休息了?”看着格格关心时间问题,还以为耿默薇是累着想要休息会了。

才巳时三刻,还早着呢,休息多了怕是会引起嬷嬷的怀疑。

“无事,只是这游记乏味无趣罢了”耿默薇放下点心,喝了口茶继续道:“我前几日不是绣了个香囊还没完工吗?帮我找出来,我继续绣着!”

“是!”看着格格也不是没精神的样儿,绿竹放心的应下!

如果格格真累了还要做绣活儿,那自己可真是无论如何也要阻止的……

待绿竹把香囊和绣线拿了过来,耿默薇慢慢的沉浸在绣活儿当中……

嫩绿色的织锦锻上隐约的勾勒出一朵开的正艳的玉兰,旁侧的花儿半开不开的,甚至还是花骨朵儿,各有各的风采,谁也没有把谁给比下分毫来。

对于耿默薇来说,做绣活儿不是一件难事儿,在以前,除了盼着天申,其余的时间都用在了做绣活和抄写经书上,否则,没有四爷的宠爱,又要如何去度过那漫长的一天天呢?

不一会儿,一朵儿娇嫩欲滴的花儿已经在织锦锻上扎根。放下手中的针线,耿默薇闭上眼,双手揉着太阳穴。

“绿竹,我头有点疼,想躺会儿,你看着点儿,别让人进来了”

“格格,你不舒服?要叫大夫吗?”听到自家格格说不舒服,绿竹忙道。

“不必了,我休息休息就好,你出去守着吧!”耿默薇摆摆手道。

“是,那格格你休息会儿。”看着格格不容置疑,绿竹只好把床铺好后出去守着。

看着绿竹带上门出去,默薇在床上躺下。

一会儿,确定不会有人进来后,默薇默念着进入了“玉靇天地”

“玉靇,你在哪呢”推开小屋的门,轻声的唤着。

“嗖”的一下,一团白绒绒的东西窜了出来,在默薇的脚边扑塄着。

“咕咕呱呱”一阵的兽语,体现了玉靇无限的可怜。

“噢,看看你这个小可怜,还是神兽呢!”被这小东西楚楚可怜的样子萌到了,默薇蹲下把玉靇抱起来。

用手顺着怀里玉靇的软毛,想着初见这“有生命”的玉靇时,还真是……

就在昨晚,默薇待所有人都睡下后再次闪入“玉靇天地”时,迎接她的便是这团儿雪白。玉靇已从沉睡中醒了过来。

“咕咕呱呱”看着默薇在出神,被“忽略”了的玉靇不满的发出声音。

“呵”默薇轻笑出声,点了点玉靇的额头。真是个不容忽视的小东西呢!哪里像是那扬名千古的神兽呢!

“咕咕呱呱”玉靇看着耿默薇,咕咕的叫唤着。

“知道啦,知道啦!”看着那俩溜溜转悠的眼珠子,默薇点点头道。

把食指放在嘴里一咬,瞬间在手上咬出一个小口子,血珠儿一颗颗的往外冒。

看着向外冒出的血珠子,默薇再次把它印在玉靇的额头上。

一会儿,看着玉靇在自己怀中再次闭上眼后,默薇放下手,环住玉靇。然后把它放在床上躺着!

趁着玉靇“睡”着了,默薇从那被成为灵泉的井中取出一些水来!

书中说到,此水有洗精易髓之功能,但是却不是这般容易,只有经受住洗精易髓时的痛苦才算是成功!

看了眼还躺着的玉靇,想了想以后的天申,为了天申,自己也得强大起来啊!

咬咬牙,默薇拿起灵泉水一饮而下。

“呃……啊”突然,刺骨的疼痛侵袭了全身。即使事先做好了接受疼痛的准备,但是,当这股子超过预期疼痛的痛感袭来时,默薇还是忍不住的痛呼出声。

“嘭”的一声,默薇从凳子上跌落,这从骨髓深处传来的疼痛使得默薇在地上翻滚起来。

“嗖”不知何时清醒过来的玉靇迅速跑到默薇身边,看着默薇在地上疼的直打滚,玉靇却毫无办法。

这些疼痛是洗精易髓必经的,如果没有承受住,那更别谈以后的修仙之路。

……

良久之后,疼痛慢慢褪去,默薇身上也已是汗涔涔一片。

“没事了,已经没事了。”默薇摸着玉靇的头,慢慢的说道。

在 “玉靇天地”休息一会后,默薇退出空间。

“绿竹,准备一下,我要沐浴。”看着一身的汗液,默薇有点儿嫌弃。本来想在空间的温泉里泡会儿,但没有换洗的衣物,不由作罢。

“是,格格!”进屋服侍默薇起身后,绿竹退出房间去准备!

第七章 潭柘寺

时间稍纵即逝,一晃眼儿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余,默薇的伤势也已经痊愈。

而现在,默薇却又有了一桩使其忧心的事儿。

就在前两天,为了更好的了解一下这个时空四爷府上的情况是否与自己所知的是一样的,默薇派绿竹出去打探了一下。

虽说王爷府里隐秘的事儿不容外人知晓,但是,有些事儿,只要有人,还是会传出来的,不是么?

而恰恰就是知晓这广为人知的“秘密”后,默薇心中久久不能安宁!

四爷府里的大阿哥,嫡福晋乌拉那拉氏唯一的儿子爱新觉罗.弘辉,他,他居然还活着。

自己能进入四爷府邸,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大阿哥已殇,四爷子嗣薄弱,太后发话要挑两个身体健康,好生养的指给四爷,而被挑中的就正好是自己与钮钴禄.莞筠!

怎么办?弘辉还活着,那此次选秀,自己还能不能如愿以偿的进四爷府,如果,自己这一世没有按照以前一样指给四爷,那弘昼呢?他还会出现吗?

思来想去,默薇还是觉得要去潭柘寺找慧同大师讲解一番。

否则自己这番心境儿,肯定会出事儿……

于是,默薇就和嫡福晋洪佳氏说了想去潭柘寺上香的事儿。

本以为要费一番功夫才能让洪佳氏答应,谁知洪佳氏却只是沉默一下便答应了,于是,默薇便告退回去准备了!

“福晋,这眼见着选秀的日子不远了,大格格要去上香的要求,你怎的就答应了?”呆默薇离去后,林嬷嬷为福晋端过一杯茶,轻声的问道。

洪佳氏接过茶杯小小的喝了一口道:“既然她想去就去吧,一来嘛也不会出什么事儿,二嘛,即使出了事儿,谁的嫌疑最大?本福晋又没有女儿,用不着算计她,不是么?”说完,把茶杯放下,洪佳氏站起身:“嬷嬷,更衣!”

……

第二天

“格格,骡车已备好,是否现在就出发?”看着一切准备妥当,绿竹问道。

“备好了?那就出发吧!”说完,默薇就准备带着绿竹出门。

“格格,老奴”看着格格没有带自己的打算,李嬷嬷不由出声道。

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李嬷嬷,默薇在心里叹了口气,现在的嬷嬷确实是什么也没有对不起自己,但是,自己始终无法忘记上一世知晓被嬷嬷出卖的那种悲哀!

“嬷嬷就留在府里吧,不要让别人趁我不在时钻了空子。这事儿也只能劳烦嬷嬷多用心了!”拍了拍李嬷嬷的手,默薇如是说道。

“是!”看着默薇是真没可能带自己一同出门了,李嬷嬷只能应了下来,而且,格格不在,又是在这选秀的时段儿,确实是不能让人钻了空子了!

……

骡车慢慢悠悠的朝着潭柘寺的方向驶去,车上,默薇却有点安心不下来,为那已知而又恐有变化的未来而烦扰。

“格格,是否要小憩会儿,您”自从格格知道了那件事以后便一直处于这种忧心的状态。绿竹虽不知是何缘由,但看着格格这般,绿竹心里也是极为担心的。

“无事儿,等见过慧同大师后就好了”自己重生一事儿,本就匪夷所思,若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恐自己也是不会相信的,又怎敢对别人说起呢?

即使知道绿竹对自己的忠心,但默薇还是不敢冒这样的险,于是也只能沉默。

“住持,不知慧同大师今日可有时间见信女一面?”说明来意,由小沙弥带着去找了住持大师!

“阿弥陀佛,施主请稍等一会儿。慧同师兄早已吩咐过今日会有一女施主前来,也早已备好请施主跟随小徒走”住持双手合十,弥勒佛般的笑着说道,心里却不免对师兄的料事如神而感到惊叹!

“是,谢过住持大师!”谢过住持之后,默薇带着绿竹随着小沙弥去见慧同大师。

“格格,大师怎么知道您会来呢?”跟在后面走着,绿竹疑惑的问出声。

“不知道,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才显得大师的名气不是。”莫说绿竹了,就连默薇自己也是迷惑的,不过,正因为如此,默薇也对此次来寻求一个答案而更有信心!

“好了,莫再说了。”在这佛门清净之地,还是莫乱说的好,因此,默薇阻止了绿竹的话语。

“是!”

……

“施主,慧同师叔祖就在里面,小僧先行告退!”带路的小和尚把默薇她们带到一个禅房前便告退了。

“有劳小师傅了!”绿竹连忙向小和尚行礼,以表达对此的谢意!

重生之纯悫皇贵妃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重生之纯悫皇贵妃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重生之纯悫皇贵妃全部精彩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