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就要赖着你全文免费阅读-余生就要赖着你小说最新章节

时间:2020-01-14 11:31:41    作者:蜜音    来源:zsy

小说简介:余生就要赖着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余生就要赖着你的作者蜜音,最新章节目录解读。余生就要赖着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说走就走,说回来就回来,也就只有杜晓仁敢在萧湛的世界这样子,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会在原地等...

余生就要赖着你全文免费阅读-余生就要赖着你小说最新章节

杜晓仁萧湛小说余生就要赖着你推荐章节

第四章 开撕

阮思颖看见杜晓仁那一刻简直气红了眼。

那天她和萧湛吃饭吃的好好的,就是这女人晃晃荡荡的冲过来,搂着萧湛又是撒娇又是哭诉,总之就是挂在他身上不下来。

最后的结果是,萧湛甩下一句‘我送她去酒店’之后便再没回来,而自己像个傻X一样在西餐厅等到凌晨!

仇敌见面,分外眼红,阮思颖恨不得把杜晓仁撕成碎片。

在这个贱人身上,她第一次体会了被人踩在地上摩擦时什么感觉!

可很快,她便会恢复了平静。

耳边反反复复的徘徊着父亲母亲的教诲。

不能在萧湛面前表现的像个泼妇一样,你是未来萧家的儿媳妇,是萧家的主母,无论到了任何时候,你都要端庄持重。

就算面对他外边的女人,也要宽宏大度,毕竟,对于那些女人,萧湛都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

保持仪态。

沉了几口粗气,阮思颖这才把心底凶残的念头压制下去,露出一个勉强到不能再勉强的笑容。

“这位小姐看着眼熟啊,好像在哪里见过。”

杜晓仁从萧湛身上下来,有条不紊的整理好皱巴巴的裙子,都似乎千年的狐狸,你跟姑奶奶玩什么聊斋呢。

“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几天前,就是我把萧湛从你的餐桌上带出去的,哦对了,我还忘了你谢谢你,这么大方,肯把未婚夫借给我用。”

阮思颖被气的脸色变了几番,但就是不敢表现出丝毫怒气,大度就要大度到底,半途而废岂不是会让萧湛觉得自己虚伪。

“您真是客气,萧湛是绅士。”

“哦……”杜晓仁拉长了语调点头,斜着眼睛,挑眉看向一直不发一语的萧湛,“是啊,萧先生是绅士,都照顾到晚上去了。”

萧湛盯着她得意洋洋的脸,心里真是恨透了这个女人,一肚子的黑心肠,可偏偏越是恨,伴随着恨的某种情愫就疯狂滋生着。

“阿湛……”

阮思颖委屈的看向萧湛,“你就任由其他女人这么欺负我么?”

淡淡的扫了一眼阮思颖比哭还难看的脸,男人语气淡漠,“你知道她是谁么?你敢跟她斗?”

说完,还不等阮思颖发问,萧湛拨通内线叫来特助,特助不顾阮思颖的激烈挣扎和叫喊,直接将她拖了出去。

等阮思颖一走,杜晓仁回过身,朝着萧湛的腹部就是狠狠一拳。

萧湛猝不及防的受到攻击,腹痛之下,扑通一声坐到在椅子上。

“你疯了?”

“萧湛,你再敢在我面前护着别的女人试试看!”

“你……”

杜晓仁长腿一抬,高跟鞋踩在萧湛两腿中间的椅子上,弯腰对上男人怒气腾腾的双眼,“别那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是支走那女的,你是怕我对她怎么样,是吧?”

萧湛眯了眯眼睛,“阮思颖跟你比,差了十万八千里,你动动手指头就能拿她的命,跟那种段位的斗,你不怕有损自己的格调?”

这话明明听起来是在维护阮思颖,可杜晓仁就是受用的很。

只要他没说喜欢是因为喜欢那个蠢女人才维护,她就知足了。

收回高跟鞋,杜晓仁抱着双肩站在他面前,明艳艳的一笑,“你说的没错,我不能自降格调。”

说完,她迈着大步朝门口走去,即将拉开门时,似是想起了什么,转头,“阿湛这个名字只有我能叫,若是以后再让我听见别的女人喊……”

她毛骨悚然一笑,“殃及池鱼你懂得吧!”

等到杜晓仁从办公室里走出去,萧湛才回过味来。

他是打算给她一点教训,怎么到最后变成了她对他兴师问罪?

而且到最后,他居然还丧权辱国的跟她解释了一通!

杜晓仁从萧氏走出来不远,就觉得不对劲,好像有辆车一直跟着她。

她还来不及扭头查看,就被两个身子魁梧的男人推上了面包车。

面包车极速行驶,在经过一辆黑色卡宴时,里面驾驶位的男人倏然眸光一亮。

“景天,你看没看见刚才被推上车的女人,好像是杜晓仁。”

景天脸色淡淡,“不是她还能是谁呢?那女人回来干什么?祸害大哥?”

如果是真的,绝不能让她得逞。

六年前,萧湛被她玩的差点把命都丢了。

白晨道,“呵,估计除了这个目的,她也没有更高远的追求了。

”说完,白晨猛踩了一脚油门,朝着萧氏迅速开过去。

景天连忙拉住他,“你要去告诉大哥?你明知道她回来没安好心你还……”

“被杜晓仁盯上的,不死也得剥层皮,大哥总归逃不过去,而且,你怎么知道杜晓仁回来对大哥就不是好事?这六年他怎么过的,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么!”

这六年他宁可和自己的手指头过,也不找女人,所以,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们何必做坏人。

万一杜晓仁真的出了事,那他们大哥岂不是得做一辈子和尚了?

景天沉默了,收回手,默许了白晨的做法。

当白晨似是无意的向萧湛透露刚才的情况时……

他和景天看到了六年来从未有过的景象。

前一秒还坐在桌前喝咖啡的男人,忽然将杯子掉落在地,踏着带着苦味的咖啡渍急切的走向门外。

“白晨,去查交通监控,景天,带着人跟我走!”

杜晓仁被拉到郊外的一个废弃工厂,黑漆漆的厂房里充斥着一股让人作呕的焦味。

遮挡双眼的黑布条被扯下,杜晓仁尚未睁眼,一道强光就朝她射过来,她本能的眯起双眼,出声怒骂,“给我把灯关掉!”

“嘿嘿,小妞这么着急关灯,是着急让爷疼你么?”

第五章 阿湛,救我!

杜晓仁向上一看,只见一个面带刀疤的男人正咧着一口黄牙朝自己猥琐的笑,他身边的几个手下也都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

本能的动了动双手,果然,被绑住了,而且绑的还挺结实。

她倏然瞪大美眸,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几个混混,张口问道,“你们混哪条道的?白晨还是景天?”

白晨和景天分别是A城的南北霸主,黑白两道通吃的主儿。

杜晓仁脱口就说出这两个人的名字,连刀疤脸都不由得愣住。

他心虚的摸了摸自己的光头,“都不是,我们跟秋白刀。”

“哦,是萱萱啊!”杜晓仁轻轻一笑,口气轻慢,“那你去告诉你们大姐头,就说我杜晓仁回来了,让她亲自来接我!”

哈?

几个混混都愣住了,这么云淡风轻的说出自己老大的名字,还口口声声让大姐来接她,这女人来头不小啊。

坏了,难道惹上大人物?

杜晓仁从容不迫的看着几个人,把自己被绑住的手腕递过去,“你们若是不愿意惊动萱萱,那就把我松绑,我亲自过去,放心,今天的事,我不会透露半个字。”

刀疤脸对杜晓仁心怀忌惮,听她这么说,居然乖乖的给她解开了,可随即他就意识到了不对劲,凭什么这个臭娘们说什么他就要信什么?

就在刀疤脸要反手抓她时,杜晓仁一个勾拳砸到他的下巴上,刀疤脸被打翻在地,口吐鲜血,随后,她趁着其他人怔愣之时,撒腿往外跑去。

“还特么愣着,追啊!”刀疤脸捂着喷血的嘴巴大喊,手下立刻回过神来,朝着杜晓仁追去。

杜晓仁向后看了一眼,恨恨的咬牙。

就快追上了。

她回过头,用力朝着不远处的大门飞奔。

碰!

生锈的铁门被大力踹开,熟悉的颀长身影背着阳光出现在门口,杜晓仁片刻不敢耽搁,朝着他的怀里猛扑过去,大喊一声,“阿湛,救我!”

撞上熟悉的温暖怀抱,男人特有的气息扑面而来,刚才还慌慌张张的杜晓仁一下子平静下来,她长长的舒了口气,听着身后萧湛手下和混混厮打的声音,淡淡的说,“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

萧湛禁皱眉头,轻松的将她打横抱起,转身大步离去。

杜晓仁的侧脸贴着他的胸膛,藕臂缠着他的脖子,和他在一起,她总能感觉到内心深处的安定祥和,就像老电影里温馨的场景,让人的身体都跟着松懈下来。

她似乎要被这久违的幸福感淹没了,居然不知不觉就在萧湛的怀中睡去。

将熟睡的小人儿放上车,萧湛起身回眸,冷飕飕的看了一眼景行,景行一哆嗦,赶紧解释,“大哥,我都跟秋白刀情断义绝了,你别迁怒我啊。”

这时候,好死不死的刀疤脸跑过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抱景行大腿,“姐夫,你不能见死不救啊,一如夫妻百日恩,你跟刀姐怎么说也过了好几年,我……”

“滚你妈的!”景行一脚踹在他胸口上,“谁特么是你姐夫!”

没看见大哥生气呢么,这个时候攀亲戚,诚心添乱,想看他死是不是?

萧湛的脸色沉得能吓死人,他盯着被景行踹趴下的刀疤脸,“秋白刀让你做这个?”

揉着胸口窝,刀疤脸赶紧结结巴巴的回答,“湛爷,最近刀姐金盆洗手,不做黑道了,我们这些人几乎天天喝西北风,所以谁给钱,就给谁做,也不管是什么缺德生意。”

景行脸色一凝,秋白刀金盆洗手?

怎么可能?

萧湛垂了垂眼睑,示意景行把人带走。

“大哥,不问问幕后主使么?”白晨问。

男人的目光扫过已经沉沉睡去的女人,凌厉的目光转身之间便有了温和的颜色,“她刚回来,能得罪什么人?除了阮思颖,估计也没谁了。”

白晨轻笑摇头,“女人啊……那秋白刀的人怎么办?”

“自己看着办,之后让景行去告诉秋白刀,就说她的手下动了我的人,我替她料理了!”

说完,萧湛上车关门,车子疾驰而去。

白晨沉了口气,大哥啊大哥,都六年了,你怎么还是不改呢,对杜晓仁,你是千依百顺丧权辱国,对于别人,就算动了动你的手指头,你就能把他一只手砍下来……啧啧啧,若是让外界知道了你的真面目,会不会笑掉大牙?

“小人儿,小人儿……”

温柔的男性低音响在耳边,昏昏沉沉的杜晓仁觉得,这肯定是美梦。

就如同国外无数个夜晚一样,他轻轻的,温柔的在自己耳边唤着只有他才能叫的昵称。

“你再不起来我又要疼你一次,到时候腰断了可别怪我,我叫过你的。”

她半眯起双眼,就看见他单手撑着下巴,带着懒散的笑意笑眯眯的看着她,“这么看我做什么?是不是你也很想?”

在本就让人犯懒的秋日里,暖暖的透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他身上,照的他整个人都是暖洋洋的。

那时候多好,他们可是靠的那么紧密,呼吸相闻,两看不厌,连周围的空气都是甜蜜的。

杜晓仁舒服的蹭了蹭枕头,“阿湛,我想你……”

“萧总,老爷让您……”

“嘘!”

秘书还没说完,萧湛就制止了她,随后看向床上的女人,确定她依旧睡的安稳后,他才压低声音对秘书说,“告诉那头,我呆会儿回去。”

这些年,杜晓仁睡眠清浅,他一说话,她便醒了。

“要走?”

“嗯。

”男人冷漠的去拿盖在她身上的自己的外套,却被杜晓仁一把拉住,孩子气的问,“扔下我一个人?”

萧湛薄唇抿了抿,看着她的双眼带了些怨气,“当初你一走了之,不也扔下我一个人么?”

杜晓仁轻轻一笑,那明艳艳的笑脸一如六年前,她撒娇似的摇了摇衣服,说,“还在跟我赌气……好吧,阿湛,我认命了,你不爱我了,就算我死皮赖脸的跟着你,你也不会再爱我了,不过,毕竟我们走过青葱岁月,就算做不成恋人我们也可以做朋友的,你说是不是?”

第六章 既然这是你求的,就好好受着!

男人整理衬衣的动作僵住,回过身神色未明的看着床上一脸单纯的女人,“你又想耍什么花样?”

杜晓仁看着他冰冷的眼神,心里一痛,笑得云淡风轻:“萧总怕什么,我一个无名的小记者还能把你怎么样?无非就是那点子事儿,你既然腻歪了我的身体,我也不会不要脸的倒贴不是?”

“嗡嗡”

口袋里的手机震了有震,萧湛掏出来一看,脸色一沉,“随便你。

”而后转过身离开了房间。

杜晓仁颓废的跌坐在原地,她知道这一次她怕是要在那个男人身上使出吃奶的劲儿了。

萧湛刚走进萧家老宅,就见管家有些神色不好的迎上来:“少爷,老爷让您去书房,阮小姐今天来过了,老爷子的心情似乎不太好……”

萧湛眉间轻蹙,“嗯。

”看来阮思颖已经知晓他知道她在背后捣鬼了,也算她聪明,知道反将他一军。

不过,正好趁这机会摆脱这个麻烦。

萧湛推开书房门走进去,看到窗前杵着拐着的男人,收敛心神:“爸。”

萧老爷子阴沉着脸看着面前跟自己神似的年轻男人,怒不可及扬手就给了他一耳光。

萧湛身形微动,眼眸微敛,身侧的双手攥紧,薄唇几乎抿成一条线。

“混账东西,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他伸手将桌子上娱乐杂志扔到他身上,气的直发抖。

“你明知道我让你跟阮家联姻是为了什么,你倒好,乱搞还给人抓住把柄。

我现在问你,阮家要跟你解除婚约,你打算怎么办?!”

萧湛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看着眼前一身中山装,神情阴冷的中年男人:“你不是早有打算,还问我做什么?你做的所有决定经过我的同意吗?”

萧恒远眼神闪过一道寒光:“你忘了你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谁给你的!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跟我大呼小叫!”

“呵……”萧湛勾出一丝冷笑:“你以为我愿意做你走狗?萧恒远,你未免也太高看你自己了。”

如果不是他执意阻挠,6年前他也不会跟那个该死的女人分开。

“萧湛!你放肆!”

萧湛眉间紧皱,仅有的耐心已经耗尽了,“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孽障,你给我站住!”萧恒远恶狠狠的将手中的拐杖摔在关闭的门板上。

楼下的管家听到楼上的动静,抬头就看到萧湛阴沉着脸下来。

“少爷……”

“顾叔,以后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要给我打电话,你是知道我的脾气的。”

“是。

”顾正感觉男人身上压迫的气势,手足无措的低下头。

萧湛驱车离开萧宅后,直接拨通了白晨的电话。

“大哥,怎么了?”

“你是怎么做事的?”

“拿了阮家多少好处,让你擦屁股的事儿都做不好。”

电话那头的白晨风听到的萧湛冰冷的声音,眼前好似浮现他那一双幽深的眸子,他忍不住打了个抖。

“大哥,我做事你还不放心吗?绝对不会走漏一丝风声的。

”白晨隔着电话举着手指发誓。

萧湛微微蹙眉,不是他这里出了问题,又是谁将风声走漏给阮家的?

蓦地,他想起萧恒远摔在他身上的娱乐杂志,照片上只有他清晰的脸,怀中女人的脸却恰好被头发挡住。

他瞬间明白过来。

很好,这个该死的女人,都算计到他身上了!萧湛恶狠狠的一拳捶向方向盘,而后调转车头疾驰而去。

……

睡梦中的杜晓仁忍不住打了个抖,她抬手揉了揉鼻子,嘟囔道:“怎么这么冷,难道是降温了?”

她拿过手机刚要点开天气预报,公寓门就“嘭”的一声被人踹开。

她一脸呆滞的看着晃荡的木门,嘴角抽了抽,而后转过视线丝毫没有察觉男人身上散发着阴冷的气息。

“你是有多饥渴,大半夜过来踹我的门。”

“杜晓仁!”萧湛气的额角青筋直跳,上前就攥住她的手腕将人扯进怀里。

“我问你,你是不是给阮家透露了什么?”

杜晓仁感觉手腕都要被他捏断了,她挣扎未果,抬腿就朝着男人关键部位踢去。

萧湛眼疾手快躲开,拽着她将双腿分摁坐在腿上,“好样的,敢跟我动手了,你倒是长进不少。”

杜晓仁差点被他的力道勒得背过气去,她深吸了口气,很识相松了抵抗的力道。

“阿湛,我疼。”

萧湛听着女人娇软的声音,顿时松了力道,而后醒过神禁锢着她要逃跑的动作:“说,阮家那边是不是你动的手脚。”

“拜托,我这深更半夜的哪有时间去做贼啊,难道我还能事先预知自己被绑架吗?”杜晓仁偷偷掐了下大腿,瞬间红了眼圈委屈巴巴的看着他。

萧湛早就察觉她的动作,冷嗤一声:“除了你,还有谁巴不得我跟阮思颖解除婚约,现在如了你的意,你打算怎么弥补我?嗯?”

杜晓仁看着他眼神没有一丝笑意,反而阴沉的可怕,看来她今天“不死”也要“褪层皮”了。

“真的不是我!我做事向来光明正大,没做过就是没做过!”

杜晓仁眉间闪过一丝不耐。

“你爬上我的床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真以为我还跟6年前一样,任你搓圆揉扁!”

萧湛说着,将人打横抱起,一脚踢上摇摇欲坠的屋门,转身走进卧室,将人一扔。

杜晓仁被摔得七荤八素,她还没反应过来,耳边便传来衣裙撕拉的声音,紧接着她便觉得身下一凉。

“嗯……”她疼得直皱眉。

“萧湛,你这个禽兽。”

“呵……”萧湛嘴角勾起一丝狞笑:“你不就喜欢我这样对你吗?”

杜晓仁心下一凉,她仰起头,绝望的睁着眼睛呆呆的看着头顶昏黄的灯光。

原来他这么恨她。

萧湛察觉女人的心不在焉,霸道的掐着她的下巴,欲望深沉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她:“既然这是你求的,你就好好受着!”

第七章 斗气

萧湛察觉女人的心不在焉,霸道的掐着她的下巴,欲望深沉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她:“既然这是你求的,你就好好受着!”

---------------

杜晓仁越想越生气,深吸了口气翻身而上,咬牙切齿道:“萧湛,我是给你脸了,竟然敢这么对我,我告诉你,这辈子只有我欺负你的份儿,你就等着一辈子被我压在身下吧!”

“是吗?”萧湛压抑着汹涌澎湃的快感,看着身上因为动作魅惑的女人,眼眸更加深沉。

这一夜,两人暗自较真,抵死缠绵。

……

第二天,杜晓仁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空无一人,这一次萧湛连张支票都没有留下,她失落的叹了口气,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向浴室。

等她收拾完拿起手机才发现秦宋给她打了十几个电话。

她斜靠在门框,打量着摇摇欲坠的大门回拨了电话。

“晓晓,你怎么才接电话啊?”

杜晓仁听着他兴奋的语气,眼前仿佛浮现出他明媚的笑意,这个“小奶狗”一直在她她大学时就对她穷追不舍,要不是她心里有了人,她还真的会动心。

“没礼貌,叫学姐。”

她微微蹙眉,蹬上高跟鞋打算出门找人修门。

“好啦,我难得回国,一起吃个饭吧。”

杜晓仁微微一怔,而后似乎想起什么,嘴角露出一丝坏笑,“好啊,我把位置发给你,你过来吧。”

挂完电话后,杜晓仁吹着口哨心情愉悦的出了门,死男人真以为她是好欺负的,今天她就给他点“颜色”瞧瞧!

杜晓仁到达萧氏旗下的咖啡厅后,找了个显眼的位置,背对着光,拉低了领口,美美的自拍了一张发给萧湛。

萧湛正低头处理着手头的文件,突然手机震了震,他点开一看,正是杜晓仁,看环境应该是公司楼下的咖啡厅。

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头,正是初夏,藕粉色的裸肩连衣裙衬得她原本白皙的皮肤更加粉嫩,整个人带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纯真。

他嘴角不由的勾起,手机再次震了震,男人看着对话框眼神倏地一冷,“拜拜了您,虐待狂,我去找我的“小奶狗”了。

他倒要看看这个该死的女人又要作什么妖!他攥着手机正要起身,办公室的门便被推开。

“阿湛。”

他微微蹙眉,来人正是他大学时的同学池海欢。

“你怎么来了?”

池海欢嘴角的笑意僵住,“我刚回国,想给你个惊喜来着,耽误你工作了吗?”她抱歉道,有些愧疚道。

萧湛察觉自己语气有些冷硬,手中的手机又震了震,他低眉一看正是杜晓仁抱着一个男人,言笑晏晏的看着他。

他顿时气的额角青筋蝶起,这个该死的女人!

“正好,一起去楼下喝个咖啡。”

“好啊。

”池海欢连忙道。

杜晓仁远远就看到萧湛揽着一位身材修长,烫着大波浪的女人,她眼眸微眯,看着女人挺着“波涛汹涌”巴不得钻进他怀里,握着杯子的手倏地收紧。

这个死男人竟然敢跟她“硬碰硬”

那就来吧!

“萧总,好风流,前面刚跟阮家的小姐解除婚约,这厢又温香软玉在怀了?”

杜晓仁撑着下巴,语气闲适道。

在场的人一时沉默,只有萧湛听出她语气中隐忍的怒气,他心底冷笑,他还没开口,她倒开始先兴师问罪了。

“哪里,杜小姐这么闲的吗?搅黄了我的婚事,又来我公司楼下蹲点?”萧湛揽着池海欢的腰肢,语气带着挑衅,“只是这一次,你怕是没有那么容易得手了。”

杜晓仁紧紧攥着手心,嘴角带着狞笑,“我劝你离她远一点,否则,你是知道我的手段。”

萧湛眉峰微蹙,看到她吃醋,他心里莫名舒了口气。

一旁的秦宋见此,心里很不是滋味,看来眼前这个气质非凡的男人就是她心底里那个人了,可是他依旧不甘心。

池海欢见状连忙插话:“阿湛,杜小姐跟我表弟多投缘,我们是不是应该撮合他们?”

“撮合?”杜晓仁冷嗤一声,“你算什么东西,也配替我操劳?”

“你!”池海欢顿时变了脸色,还从来没有人大庭广众之下如此给她难看,她为了萧湛付出了什么,没人能明白,除了她,没人有资格站在萧湛身边!

“阿湛,你看她,你就任由一个狗仔这样欺负我吗?”池海欢声音哽咽的看着一旁神色未明的男人。

杜晓仁全程紧盯着萧湛,她倒要看看他敢不敢替这个女人说一句话。

许久,萧湛淡淡起唇:“我还有事。

”说完便转身离开。

“阿湛,阿湛……”

“我们聊聊吧。”

池海欢睨了眼杜晓仁,不甘心道。

第八章 我是来打你的!

“我们换个地方说。

”秦松离开后,池海欢冷着脸道,走出一段距离却没见杜晓仁跟上来,跺了跺脚回身:“你最好跟上来,否则你会后悔的。”

杜晓仁微微蹙眉,看着她胸有成竹的样子,心里隐隐划过一丝不安,难道萧湛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把柄在她手上?

……

两人找了个偏僻的餐厅包厢,杜晓仁摁断瑟琳达给她的电话,淡淡开口:“说吧,有什么指教。”

池海欢轻抿了口咖啡,微微蹙眉,推开杯子,才开口:“我对萧湛志在必得。”

“呵……这位小姐,你是不是对自己太自信了?”

“你以为我说你配不上他是因为你出身不如我?”池海欢嗤笑一声,点开手机推到她面前。

杜晓仁低头一看,一份是孕检报告,紧接着下面的却是一份骨髓移植报告,而接受移植的正是萧湛。

她心头一跳,她就离开6年,萧湛竟然跟这个女人有了孩子了?

“你什么意思?”

“当年萧湛身患白血病,我为了救他,甘愿委身他父亲,为的就是生下跟他同血脉的孩子,给他配型最合适的骨髓。

而那个孩子也因为早产夭折了。”

池海欢故意歪曲事实,其实她是不甘心萧湛当年为了杜晓仁要死要活,丝毫不把她放在心上,既然得不到他,那她也要这辈子都跟他有斩不断的关系。

池海欢回想起往事,眼眶泛起酸涩,没有人比她更爱萧湛,她为了他连自己的亲儿子都可以不顾,谁能做的到?!

杜晓仁脸色泛白,在听到她的话后,微微松了口气,还好不是萧湛的孩子。

可即使如此,若是萧湛知道这件事,怕是她就算再死缠烂打,他也不会心软的。

“你想怎么样?”

“呵……我想怎么样你知道!”池海欢恶狠狠的攥紧手机,“我要你消失在B市,一辈子也不要出现在他面前!”

杜晓仁看着眼前癫狂的女人,她第一次觉得有些棘手。

她真是死死捏住她的命脉,她知道,如果她再接近萧湛一步,池海欢一定会将这件事公之于众,萧家为了面子也会低头于她,到时候只怕……

可是她不甘心啊,她那么爱他,6年了,她对萧湛的爱依旧没减少一丝一毫,,她想赌一把,她赌萧湛不会因为愧疚而舍弃她。

“池小姐,抱歉。

恐怕我做不到。”

杜晓仁淡淡道。

“你……”

“嗡嗡……”

杜晓仁微微蹙眉,接通了电话:“瑟琳达,你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当心你的皮!”

“啊……大姐,你怎么现在才接电话啊,我告诉你啊,你心心念念的采访,报社终于给你拿到手了,多亏了钱水在中间周旋,社长让我告诉你,你这几天好好准备准备。”

瑟琳达一口气说完后,才顺了口气。

杜晓仁嘴角勾了勾,她就知道钱水够朋友。

挂完电话后,她收起心思,眼神淡淡的扫了一眼脸色扭曲的池海欢:“抱歉池小姐,你的要求我恐怕做不到,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杜晓仁,你站住!”池海欢看着女人起身离开的动作起身拦住她的脚步。

杜晓仁不想跟她多做纠缠,看在她对萧湛做到那个份上,她暂时不跟她计较。

池海欢看着女人离开的背影,指甲死死的掐进手心,既然你不识趣,就不要怪她了!她刚才好像听到她电话里提起什么重要的采访,还有钱水……很好……

杜晓仁刚走进报社,瑟琳达便一脸谄媚的迎上来,将手中的通行证以及采访稿狗腿的递给她:“姐,杜姐,这次你可发了,发了奖金可千万不能忘了小的啊!”

杜晓仁不由的失笑,伸手接过,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行了,忙去吧。

”瑟琳达走后,杜晓仁拨通了钱水的电话。

两人又是一番寒暄。

睡眼朦胧的钱水听她说事成之后给她介绍好看的小哥哥,顿时“流着哈喇子”兴奋的起床,打算去美容会所保养保养一番。

她正收拾着要出门,手机再次响起,她看着陌生电话,微微蹙眉,难道杜晓仁这么讲究,这么快就把她的电话给小哥哥了?

“嗯哼……”她清了清嗓子,声音尽可能的温柔道:“你好。”

“钱小姐,我是池海欢,有没有空见一面。”

钱水微微蹙眉,池海欢她还是知道的,名媛圈子排的上号的美人,她一向低调不爱跟圈内的打交道,她的名号也只是听说过的,两人一直没有交集,她找她做什么?

出于礼貌,她还是没有拒绝她的要求,谁让她是钱家的大小姐呢……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到达约定好的甜品店后,钱水远远就看到窗边坐着一个长卷发,高鼻梁深眼窝的美女,路过的人掏出手机拍照,招来女人微微的不满,只是那轻蹙的眉间更加让人我见犹怜……

不过,钱水对池海欢可一点不感冒,比起她的单纯,她更喜欢杜晓仁的骨子里的魅,所谓画人画皮难画骨。

杜晓仁大概就是那种天生自带美人骨的人吧。

她随手放下手中的车钥匙,双手交叠抱着胸口:“池小姐找我?”

池海欢看着她动作粗暴的跟那个女人如出一撤,不由的嘴角抽了抽,果然不是一类人不进一家门,真是粗鲁,丢她们大家闺秀的脸!

“幸会。

”池海欢将事先准备好信封推倒她面前。

她知道钱家虽然不能跟池家比肩,却也是个不缺钱的主,不过这张全球名媛入会卡,钱家想拿到还差得远,有了这张卡,她就不信她还收买不了钱水!

钱水在看到信封上的logo便明白了,她今天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了,前脚杜晓仁答应给她介绍优质男,后脚又被圈内有名号的名媛包养,难不成跟她那个迷信到的老爹有关?

“嗯哼,”钱水清了清嗓子,伸手忍不住摸了摸信封,眼神不舍的移开:“池小姐,我明白你的意思,只是我的性取向……”

余生就要赖着你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余生就要赖着你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余生就要赖着你全部精彩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