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婚蜜爱高冷总裁惹不起全文免费阅读-浅婚蜜爱高冷总裁惹不起小说最新章节

时间:2020-01-14 11:26:08    作者:阿年    来源:zsy

小说简介:浅婚蜜爱高冷总裁惹不起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浅婚蜜爱高冷总裁惹不起的作者阿年,最新章节目录解读。浅婚蜜爱高冷总裁惹不起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至亲表妹爬上了她未婚夫的床,本以为深爱她的男人实则狼子野心,让她痛...

浅婚蜜爱高冷总裁惹不起全文免费阅读-浅婚蜜爱高冷总裁惹不起小说最新章节

苏绵陆瑾年小说浅婚蜜爱高冷总裁惹不起推荐章节

第四章 别想逃

像是看透了苏绵心底的疑惑,他扯起挂在脖颈间的毛巾,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声线清冷的道,

“国内的分公司要洽谈一个项目,昨天回国后在饭局上被他们灌醉了酒,安排住在这里,只是没想到他们塞了人进来。”

陆瑾年将毛巾扔在一旁,湿垂的发丝遮住了他好看的桃花眸,让人看不清其中的情绪。

他顿了顿,才道,“抱歉,昨晚醉的太狠,没看清是你。”

虽然说得是抱歉的话,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苏绵的错觉,她没有从他的声音里面听出一丁点儿的歉意来。

不过这也全都怪她自己,昨晚不该猛灌一瓶红酒,醉的人事不知,不然起码她绝对能认出陆瑾年来,就算她再饥渴,也绝对不会跟这个名义上的小叔发生关系。

不过公司塞的人是什么……情况?

苏绵虽然很少因为公司的事情在外应酬,但多少也懂一些行业潜规则,一些公司在谈合作的时候,会安排漂亮年轻的女人来讨好对方公司的高层,以达成合作目的。

可问题是苏绵并不是什么公司安排的女人,她张嘴正欲解释,可却不知该如何开口,难道要告诉陆瑾年自己是跑出来找男人的吗?这种话她实在是说不出口。

还没等苏绵想好如何解释,陆瑾年的一句话将她整个人打入了谷底,浑身从头凉到脚,气的浑身发颤。

“你爸留给你的公司破产了?你怎么会出来做这个?”陆瑾年眯着好看的桃花眼,嘴里说出的话却十分毒舌。

苏绵气的两颊微微鼓起,可从前爸妈在世时候的教育,让她还是将陆瑾年当成长辈对待,虽然两人年龄相差无几,但是她打心底其实是有些怕他的。

“当然没有破产,我……我……我也是昨晚喝醉了酒,才在这里住下的,你肯定是搞错房间了。

”苏绵灵机一动,眨着两只清纯的杏眸道。

还是和从前一样,一着急就满脸通红,陆瑾年唇角微勾,扬起一抹极淡的弧度,“我已经让人核实过了,这的确是我的房间。”

“怎么可能?这房间明明是我昨天开好的,肯定是前台他们搞错了,那个……小叔,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苏绵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现在的场面实在太尴尬了。

说完,她环视四周,在房间里找起自己昨天脱下的衣服。

“你是在找找个?”陆瑾年扬了扬从沙发里拿起的小内内,随手丢进了垃圾桶里,道,“脏了,不能穿了。”

“你……”苏绵又羞又怒,却又不敢真的跟陆瑾年生气,从前他在苏家住的时候,她便有些害怕他,虽然几年未见,但是心底的那份怯意,丝毫未曾减少。

“我让人给你买了一身,一会应该就会送过来了”他将苏绵从上到下扫了一眼,强调道,“从里到外。”

苏绵不由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胸部,脸热得更加厉害。

“这是抹下面的药膏,你该去洗澡了。

”陆瑾年指了指桌几上的一支药膏出声道。

苏绵看向他所说的药膏,愣了下才反应过来,那是抹在那里的,这下不光小脸绯红,连耳朵都灼烧了起来。

“我……我不需要。

”她摇头一脸拒绝。

陆瑾年拿起桌上的药膏站起身来,走到苏绵面前,将药膏放进了她的手里,淡淡道,“需不需要我很清楚,洗完澡记得抹药,不然……”

他眯了眯狭长的桃花眸,清冷的声线压得极低,“我不介意帮你。”

苏绵整个人笼罩在他高大的阴影中,颇有些惊慌失措,脑子粘稠得无法思考,因为靠的极近,她鼻翼间能嗅到他身上淡淡的青草气息,手心的药膏灼热滚烫,她只想快点丢掉。

居高临下的看着苏绵那双如受惊了的小鹿一般清纯的大眼睛,陆瑾年喉结滚动了下,强逼着自己移开了目光,稍稍往下,看到她锁骨上自己昨晚留下的痕迹,陆瑾年下腹又有了感觉。

该死的,他有些压抑不住体内变态的欲望,好想看她一直在自己身下哭泣求饶的样子。

察觉到男人愈发暗沉的目光,苏绵心中不由害怕,忙拽着身上的薄被,忍着下身的不适感,朝洗手间快步行去。

陆瑾年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身影,薄唇微勾,桃花眸中闪烁着诡谲的光芒。

苏绵,这可是你撞到我手里的。

陆瑾年缓缓收紧了手掌,五年前他尚可以选择放手,现在,既然又落入了他的掌心,那就别想再逃离了。

第五章 拿出去

陆瑾年缓缓收紧了手掌,五年前他尚可以选择放手,现在,既然又落入了他的掌心,那就别想再逃离了。

--------------------------

浴室内,苏绵将整个人都埋在了浴缸里,心里不停的忏悔着,她不过是想试一试自己是不是性冷淡,怎么就阴差阳错的和陆瑾年睡了呢?

天呐,要是爸妈还在世,知道了只怕会被她气死。

洗完澡,苏绵看着石台上的药膏,犹豫了半天,还是拿起来,扔进了垃圾桶里。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出声道,“苏绵,就当是做了一场梦,出了这个门,就当这一晚不存在,你可以的。”

深吸了一口气,苏绵才裹着浴袍出了浴室。

客厅里弥漫着诱人的饭香味道,客厅的桌子上放了两碗小米粥,还有面包片。

苏绵如今腹内空空,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她四周看了一眼,没有看到陆瑾年的身影。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苏绵忙快步走到沙发前的垃圾桶里,想要捡起方才被陆瑾年扔掉的衣物。

就在她趴到垃圾桶前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饿了,就过来吃饭,不要翻垃圾。”

苏绵身子一僵,刚降温没多久的脸再次涨红起来,有些尴尬的回身看向不知道从哪走出来的陆瑾年,见他手中端着热气腾腾的煎蛋,张口解释道,“我……才不是翻垃圾桶找吃的。”

陆瑾年将煎蛋放在桌上,弯腰坐下,语气淡淡,“哦,是吗?”

苏绵脸蛋又再次红了起来,陆瑾年的语气分明是说她就是在垃圾桶里找食物。

她慢吞吞的挪到桌边坐了下来,拿起勺子喝了一口小米粥,意外的好喝,两人静默无声的将早饭用完。

陆瑾年的助理敲门送来了一套新的衣物,苏绵看见衣服,整个人都开心起来,裹着浴袍与陆瑾年共处一室,让她很是不自在,虽然两人更亲密的事情已经做过了。

只是苏绵抬手去拿衣服的时候,却被陆瑾年躲开,他将衣服放在一旁的沙发上,“过来,我检查一下。”

“检查什么?”苏绵一脸疑惑。

陆瑾年朝她靠近,缓缓出声道,“检查你有没有好好抹药。”

苏绵心下一慌,撒谎道,“我抹过了,真的。

”她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真诚,但是却不敢直视陆瑾年的眼睛。

“真是不乖。

”以陆瑾年的道行,一眼便看穿她在说谎,大掌倏然握住了苏绵的手腕,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

苏绵尚未来得及反应,整个人就被扔在了柔软的大床上,紧接着陆瑾年高大的身影笼罩在她的上方。

她吓得话都说不清楚了。

“你……小叔……小叔……你要……做什么?”

陆瑾年没有说话,直接撩起了苏绵身上的白色浴袍,苏绵忙用手去挡,可她的力气实在太小,与陆瑾年根本不能相提并论,他轻而易举的便将苏绵的浴袍给撩起。

苏绵只觉得下面一凉,她里面根本没有穿任何衣物,赤裸裸的身体瞬间暴露在空气中。

陆瑾年的手中不知何时又拿了一管药膏,他细细的涂抹在自己的手指上,往苏绵的下面拭去,动作轻柔。

陆瑾年的手指触碰到苏绵娇嫩的下体的时候,她浑身一颤,只觉得又是难看又是羞愤,嘴里央求道,“小叔,不要,我自己抹,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她使出浑身力气挣扎,却使得本只是在花心外流连的手指,猝不及防的滑入了里面。

苏绵浑身一僵,羞赧得几乎要哭出来,“小叔,你快拿出去……”

‘啪’的一声脆响,在空阔的房间内格外响亮,陆瑾年略微有些不耐烦的声音响起,“不要乱动。”

苏绵好看的杏眸里蒙上一层雾气,她咬着殷红的唇,心里无比委屈,陆瑾年居然打她屁股,从小到大,她爸妈都没有打过她那里。

虽然满腹委屈,可是苏绵却不敢再胡乱挣扎,生怕陆瑾年再做出什么更过分的事情来。

安静下来后,下面的触感却更加清晰直观。

粗粝的手指不断在她的体内进进出出,很快,苏绵觉得本来酸疼的下体突然有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搅乱了她的呼吸,她紧紧咬着唇,想要压制住这种奇怪的感觉。

可是身体却愈来愈奇怪,她浑身竟渐渐都热了起来,喘息声也渐渐克制不住大了起来。

“嗯~”下体的手指突然深入,苏绵猝不及防,娇喘出声,竟发出了娇媚的哼声,她吓得赶紧捂住了嘴巴,没眼去看陆瑾年,恨不得将整个人埋在被子里。

“你流水了。

”陆瑾年好似不知道她已经羞得没脸见人一般,居然还一本正经的说出这种下流的话来。

苏绵脸颊烫的几乎可以煮鸡蛋,她又气又恼的道,“你快把手指拿出去,我不要抹药了。

第六章 破身

她不知,陆瑾年几乎用尽了全部自制力,才克制住再次将她压在身下的欲念。

他俊美的脸上虽然没有任何表情,但是身下已经紧绷得有些发疼了。

可是怕伤到苏绵,他不敢放纵自己。

他强逼着自己抽出被苏绵紧紧咬着的手指,清冷的声线依旧没有任何感情起伏,“晚上回去记得再上一遍药,不然……”

剩下的话,他虽然未说,但是苏绵却听出了危险的味道,她将脸埋在被子里,闷闷出声道,“知道了。”

声音要多乖巧有多乖巧。

一如从前那个十几岁,总是跟在陆瑾年身后,软糯的喊着小叔叔的少女。

陆瑾年下了床,去洗手间将手指洗干净后,又回到了房间,旁若无人的将浴袍脱下,换了一身定制的西服套装。

苏绵只悄咪咪的看了一眼,便赶紧捂住了眼睛,脸红心跳不止,脑海里全是陆瑾年精瘦的胸膛和两条笔直修长的大长腿。

穿好衬衫的陆瑾年拿起领带,转身看向把自己像鸵鸟一样埋在被子里的苏绵,出声道,“帮我打领带。”

苏绵自然不肯,可是打心底害怕陆瑾年,慢吞吞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将睡袍仔细的裹了裹,才下了床,赤脚走到陆瑾年身前,拿起他手中的领带,红着脸,踮起脚尖往他脖子上系去。

她以前经常给齐铭系领带,可从未像现在这么紧张过,手指不听话,手心也出了一层湿汗,花费了半天时间,才给陆瑾年将领带系好。

陆瑾年低头看着脸红乖巧的苏绵,一直以来坚硬阴冷的心底,此刻竟然柔软得一塌糊涂,甚至忍不住想要身手摸一摸她柔软的发顶。

陆瑾年是个不会委屈自己的人,他这么想,也就真的这么做了。

苏绵吓得躲了下,但是没能躲开,那双大眼睛里布满了慌乱,她很害怕陆瑾年的碰触,虽然身体对他有感觉,但是心理上她并不能接受与这个小叔太过亲近。

陆瑾年看出她的疏离,原本有了一层温度的桃花眸一冷,收回手,“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迈着修长的双腿,毫无留恋的离开了房间。

留下苏绵一个人站在地上发愣了许久,而后,她仰躺在身后的大床上,心里又慌又乱,还充满了对江齐铭的愧疚。

她和齐铭就要结婚了,现在却出了这档子事儿,她真是对他不起,就算是为了试验自己是不是真的性冷淡,也万万不该出来跟别的男人上床,她昨天真是被气昏脑子了。

叹气了许久,苏绵从大床上爬起来,拿起陆瑾年助理买的那套衣服往身上穿去,内衣内裤的尺码格外合适,而且牌子是她常穿的那种,陆瑾年居然这么细心?

苏绵赶紧摇了摇脑袋,想要将陆瑾年这三个字从脑海里面甩出去,这一晚的事情她要全部忘记,就当没有发生过,陆瑾年只是她的小叔而已。

方才对着他,她太紧张了,倒是忘了跟他说,这几年苏氏集团他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的分红,她都存在了一张银行卡上,改天还是让助理跑一趟给他送去吧。

陆瑾年是在五年前出国留学的,那之后,便很少与苏家人联系,苏绵父母车祸意外身亡的时候,苏绵曾给远在国外的陆瑾年打过电话,通知父母的死讯。

但是陆瑾年的反应意外冷淡,也并未回国参加她父母的丧事,那时候,苏绵沉浸在悲痛之中,整个人几乎崩溃,丧事还有公司的一应事宜,都是齐铭在帮她照料操心,还好有齐铭陪在她身边,陪她度过了那段艰难痛苦的时光。

这么一想,苏绵对齐铭更加内疚起来,她快速穿好衣服,拿起包包,往房间门口走去。

临走前,她忍不住回头扫了一眼凌乱的大床,步子顿了顿,洁白的被单上除了布满褶皱以外,干净得有些奇怪。

苏绵回身,走到床边,将床单和被子翻了个遍,也没有看到一丝血痕……

只有一些水渍留下的痕迹。

她脸色不由白了白,怎么会没有?她明明是第一次……

想到曾经听人说过并不是任何一个女人在破身的时候,都会流血,难道自己也是这样?苏绵心内这般想着,仍是忍不住皱了皱眉。

不过有了这次的经验,她以后与齐铭的床事应该就会和谐起来了吧,可是……也不知道齐铭会不会介意自己不是第一次。

出了酒店大门,苏绵还有些精神恍惚,因为不知道以何种心情去面对齐铭,加上浑身酸软无力,她没有回公司,而是直接打车回了家。

第七章 捉奸

到了别墅门外,苏绵刚想要摁门铃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今天是周日,保姆张婶去接她孙子了,今日休息。

从包里翻出钥匙,一进门苏绵拉开冰箱,倒了杯牛奶喝,想着该如何跟齐铭解释昨晚夜不归宿的事情。

就在这时,楼上突然传来女人的声音,苏绵侧耳去听,那声音却又消失了,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刚喝一口牛奶,楼上又传出奇怪的声响。

她愣了下,放下手中的杯子,抬脚往楼上走去。

踏上二楼,暧昧的声响愈发清晰,她顺着声音来到自己和齐铭的卧室,不知道是太过急色,还是无所顾忌,房门并没有关严。

激烈的撞击声自门缝中传出,苏绵站在门口,脑子里闪过晴天霹雳,愣了足足有半分钟,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

她不敢想房间里在上演着怎样不堪的一幕,但是再明显不过的事实摆在眼前,苏绵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好像被尖锐的指甲狠狠刮了下,让她浑身血液逆流,遍体生寒。

房间里似乎进行到最后冲刺阶段,女人用甜腻的嗓音娇嗔着,“亲爱的,你太大了,我要被你撑坏了……嗯……轻点……”

“太大?你下面的小嘴咬得太紧了!”随着男人的一声低吼,两人似乎到达了巅峰。

听着属于齐铭的熟悉声音,苏绵觉得很陌生,因为这个男人跟她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从来没有跟她在床上发出过这种性感暗哑而又满足的吼声。

这个声音差点灼伤了苏绵的耳朵,就好似惊雷穿堂而过,带起轰鸣,让她脑海里有一瞬间的空白。

好半天她才反应过来,江齐铭居然带了女人回家,就在他们卧室的那张大床上偷情!

苏绵想要身手去推开面前的这道门,可是抬起的右手好似有千斤重,当手落在门把上,她却犹豫了。

如果推开这道门,她该如何如面对卧室大床上那一对?

就在这时,房间里战况再起,两人肉体相搏的声音再次传来出来,女人一边娇嗔喘息,一边道,“齐铭,你什么时候跟那女人摊牌?”

“提她干嘛?”江齐铭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厌恶。

紧接着女人传来一声甜腻的惊呼,似乎被突然猛烈撞了下,继而传出更加激烈的声响,苏绵已经经过情事,能听出是江齐铭又发起了猛烈的攻势。

“齐……齐铭……啊……反正幼林已经一周岁了……”女人似乎被入得很深,大口喘息了下,才接着道,“苏绵身上的股份都转到你名下了,你没必要再跟她演戏下去了,半月后的婚礼必须得取消,幼林是我亲儿子,我可不想将来幼林喊出的第一声妈妈,被苏绵听了去……”

“知道了,宝贝儿,先把我喂饱了再说!”江齐铭一边喘息,一边大力冲撞,“以后不许在床上提那女人的名字,我都快被她弄得有性障碍了,真那样的话,宝贝你还不得哭死?”

房间里的浪叫一声高过一声。

苏绵猛地惊醒过来,她脸上血色倏然见褪了个干净,身子隐隐有些发颤,然后,一把将卧室的门推开,大步冲了进去。

从卧室门口到大床上,散落了一地的两人的衣物,可见两人有多么的急不可耐!

床上两人动作一滞,脸上浪荡不堪的表情根本来不及收拾。

江齐铭将还在女人身体里的物件抽了出来,才转过身去看苏绵。

时至今日,苏绵才看清那双总是藏在金丝眼镜后面的眼睛里所隐藏的厌恶和嫌弃。

那张总是斯文有礼的脸,第一次在她面前毫无伪装,露出了本来面目。

眉宇间尽是厌恶,丝毫不加掩饰。

在他身下的女人探出头来,苏绵看着女人的那张脸,错愕了好几秒,心里的怒火犹如火山喷发不可遏制的蔓延开来,“季依依?”

季依依那张整过容的锥子脸非但没有露出一丝被捉奸在床的慌张,反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涂抹成豆蔻色的五指,故意在江齐铭赤裸的胸前占有性的摸了摸。

这个举动,好似点了炮捻子,苏绵瞬间爆炸,三两步走到床上,扬手一巴掌甩在季依依填充饱满的塑料脸上,咬牙切齿的道,“季依依,爬上表姐夫的床,你很骄傲是吗?你还要不要脸?连姐夫都要勾引?”

这一巴掌用了苏绵最大的力道,她手心被震得有些发麻!

季依依忙用手在脸上摸了摸,缩进了江齐铭的怀里,眼泪大颗大颗似不值钱一般的落了下来,“齐铭哥哥,她打我!好疼啊,人家昨天才去打的玻尿酸,要是被她打坏了怎么办?”

江齐铭一把将季依依搂在怀里,明显要护着她的姿态,且目光不善的盯向苏绵。

第八章 渣男贱女

“疼?”苏绵又扬起手,清艳的脸上浮现一抹痛恨之色,她嘴角牵起一抹冷笑,“季依依,你这种猪狗不如的东西,也知道疼?”

随着话音,苏绵的巴掌再次落下。

却被人强硬拦住,那有力的大手攥着她的手腕,捏得十分用力,似带了一股狠劲儿。

手腕疼的几乎要断掉,苏绵却咬着牙一声不吭。

“够了!”江齐铭冷着脸,厉声道。

苏绵深吸了一口气,整个人已经冷静了下来,“够了?江齐铭,你是最没有资格说这句话的人!”

话音刚落,比方才那一下更加干脆,利落的巴掌落在了江齐铭的脸上,苏绵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打完这一巴掌,她全身都发颤。

江齐铭被打懵了,片刻后才回过神来,他诧异的看着苏绵,几乎不敢相信她打了自己。

从大学时候追求苏绵开始,她就一直一副温婉大方的样子,两人订婚以后同居也一直是一副矜持大家闺秀的模样。

便是吵架,也都是冷战,她从未发过火。

正是因此,江齐铭觉得她性子极其没有趣味,寡淡的很。

没想到今日,这索然无味的女人发起火来,倒是别有一番味道,江齐铭盯着苏绵俏丽的脸蛋,舔了舔嘴角。

“你们真让我恶心。

”苏绵冷眼看着两人,理智已经回归,她的家教不允许她像个泼妇一样又哭又闹,且她的自尊心也不允许她那样做。

她清艳的小脸已经恢复了平日里清冷的模样,声音没有任何感情起伏,“江幼林是你和季依依的孩子是吗?江齐铭,我真是小看了你,你和季依依在一起不是一天两天了吧!既然你这么喜欢她,当初干嘛要一直苦追我?非要跟我结婚呢?”

江齐铭似乎已经觉得无所谓了,起身一边穿衣服一边对苏绵道,“婚礼取消吧!”

季依依听见这话,尖俏的脸上露出胜利者的笑容,她不急不缓的站起身,身上未着寸缕,像是在向苏绵炫耀她傲人的身材。

“没错,幼林是我和齐铭的孩子,若不是为了你们苏氏集团公司的股份,我哪里舍得让他做你的养子。”

她站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苏绵,用那双割出来的大眼睛嘲讽的盯着苏绵,轻飘飘的道,“毕竟,你一个性冷淡跟男人上不了床的女人,一辈子都没办法生孩子,做不了妈的人,怎么能照顾好孩子呢?”

苏绵指尖几乎深陷进掌心里,她很想上去抓花季依依那张满是玻尿酸膨胀的脸蛋,仅存的理智让她克制了下来。

江幼林居然是季依依和江齐铭生的,这个打击让苏绵理智几近崩溃,江齐铭拿着他们无法性生活为借口,说在医院里面领养一个弃婴,她起初是不同意的,可耐不住江齐铭一而再再而三的恳求和说教。

而医院那边刚好联系江齐铭,说有一个弃婴,是在校女大学生生下后,便弃养的。

苏绵去看过那个孩子,觉得很是软糯可爱,身世又这么可怜,才在江齐铭的游说之下领养了孩子,可没想到真相居然这么不堪。

“穿上你的衣服,滚出我家。

”苏绵双手握拳,恨恨的瞪着两人,对季依依丢下这句话,转身往外走去。

就在这时,季依依突然抓起床头柜上放着的水晶相框,朝苏绵身上砸去。

“咣当”一身,水晶相框砸在了苏绵的身上,又坠落在地上,玻璃炸裂开,碎了一地。

脑后一阵钝痛,苏绵伸手摸了摸,手心传来潮湿粘稠的触感,她的脑袋应该是被季依依那个贱女人给砸破了。

“这一下是还你那一巴掌的!”季依依理直气壮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她颐指气使的对苏绵道,“你是不是以为是我勾搭齐铭,是你们两个的第三者?你可以可怜兮兮的到处向别人哭诉,扮演被抛弃的无辜者?实话告诉你,你才是小三!”

苏绵如遭雷劈,浑身颤抖,她紧紧攥着潮湿的手心,努力忽略它不去看,挺直脊背对季依依道,“不可能!江齐铭他从大学就开始追我,整整追了我两年年,我才跟他在一起。”

她冷笑,没想到这一对渣男贱女连这样的借口都能编出来,她看向江齐铭,冷嘲道,“江齐铭,快跟你的心肝宝贝说说,我是不是小三?”

江齐铭对上苏绵那种冷嘲的眼神,心中莫名烦躁,只觉得被她用那样的目光看着,简直难以忍受。

他用一种极度厌恶的口吻对苏绵道,“依依说的没错,你是小三。”

苏绵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她瞳孔瞪大,清亮杏眸里仅有的冷静一瞬间破裂开来。

浅婚蜜爱高冷总裁惹不起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浅婚蜜爱高冷总裁惹不起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浅婚蜜爱高冷总裁惹不起全部精彩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