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在迷途情永殇全文免费阅读-婚在迷途情永殇小说最新章节

时间:2020-01-14 10:33:12    作者:我是鱼    来源:zsy

小说简介:婚在迷途情永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婚在迷途情永殇的作者我是鱼,最新章节目录解读。婚在迷途情永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安景绝不是个拜金的女人,但她的每一场婚姻却都是待价而沽。跟第一任未婚夫订婚三年,她为妹妹...

婚在迷途情永殇全文免费阅读-婚在迷途情永殇小说最新章节

安景季宸东小说婚在迷途情永殇推荐章节

第四章 被反锁(下)

去公共洗手间洗了个热毛巾,再端了一杯热茶,安景迈步往主卧走去。

主卧的房门是关着的,她敲了一下,没人应。

“你直接进去吧,他喝多了,不会来给你开门的。”

身后突然出现一个男声,安景心里面吓了一跳,转头一看,就是刚才那个桃花眼的男人。

闻言,她轻轻地推开了房门,房间中一片黑暗,她借着外面的光亮往里走,但她还没走出五步的时候,房间霎时变得漆黑,原来是身后的房门被人从外面关上了。

安景心底咯噔一下,黑暗中她瞪大眼睛,在原地站了几秒钟,这才摸索着来到门边,伸手去拉门把手,果然,房门被人从外面反锁上了。

安景一手端着托盘,另一手忍不住去拍门,“哎,你们干什么?把门打开。”

门外传来男人的笑声,“你把我哥们陪好了,钱我少不了你的。”

安景一听这话,吓得整个人都发麻了,她一边拍着门,一边道,“先生,你把门打开,我就是个服务员,我不是公关。”

男人似是凑近了门边,笑着道,“服务员也好,公关也好,你是宸东喜欢的类型,把他陪好了,回头好处少不了你的。”

安景道,“先生,你先把房门打开,我不是公关,我不陪客人的,先生……”

无论安景怎么喊,门口是一点声音都没有了,那个男人走了。

安景将托盘放在地上,一手拍门,一手上下晃动着门把手,满脸的焦急淹没在黑暗当中。

许是她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怎么开门出去上,安景没发现,黑暗当中,一抹身影正向她逼近。

“烦死了!你吵什么吵?!”

手臂忽然被人大力抓住,耳边也传来了陌生男人压抑的烦躁声。

安景吓得整个人都快跳起来,一不小心踢到了她刚才放在地上的托盘,一杯热茶翻倒,滚烫的开水就这样泼在了安景的脚面,她当即大喊了一声,因为太烫,整个人都惊蛰起来,下意识的往前扑。

站在安景面前的男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莫名其妙的被安景给扑倒在地,哐当一声,肉体跟地面的碰撞,听着都疼。

安景被烫在左脚的脚面上,她也顾不得自己正趴在一个男人的身上,她疼的屈起腿来在他身上磨蹭。

身下的男人的呼吸粗重,某一个瞬间,他忽然扣住安景的双臂,腰身一扭,直接将她翻过来压在了身下。

鼻间充斥着浓郁的酒精味道和陌生男人身上独特的烟草味,安景是讨厌烟味的,但是这烟味中又夹杂着奇异的香味,偏偏不让人讨厌。

正在安景因为太过惊讶而走神的时候,压在身上的男人开口了,声音低沉而慵懒。

“怎么,这么迫不及待的想往我身上爬吗?”

他口中呼出的灼热呼吸,带着混合的酒精味道,尽数扑洒在安景的脸上。

她浑身上下的汗毛瞬间竖了起来,颤抖着唇瓣,出声道,“不,不是,我是……”

我是服务员,不是公关。

安景的话还没说完,忽然唇上一痛,原来是男人猛地压下头来,牙齿撞在了她的唇上。

他二话不说,蛮横的撬开她的唇齿,大手在她身上来回摩挲。

安景吓得眼珠都要瞪出来了,她下意识的抬起双臂,伸手去推身上的男人。

男人气息沉重,浑身滚烫。

他被推得稍稍抬起身子,安景趁着这功夫,大声喊道,“我不是这里的公关,你放开我!”

男人低沉中带着沙哑的声音传来,“我不管你是谁,总之你挑起了这火,就必须负责灭掉!”

第五章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男人低沉中带着沙哑的声音传来,“我不管你是谁,总之你挑起了这火,就必须负责灭掉!”

-------------------------------

说罢,男人再次俯下身来,安景吓得把手臂横在脸上,不让他吻她,男人把头埋在她的脖颈处,与其说是吻,不如说是轻微的啃噬。

安景疼的头皮发麻,慌乱中也顾不得其他,她一把抓到了男人的头发,使劲儿的往后一拽。

“啊……”

男人吃痛,当即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安景揪着男人的头发,手臂往一边使劲儿,男人吃痛,就顺着她的手臂翻下她的身体。

安景立马咕噜一下翻身滚到别处,漆黑的房间中,她只能听到不远处男人倒吸冷气的声音。

她吓坏了,颤声道,“先生,我求你了,你别这样,我真的不是公关,我不陪客人的……”

眼睛已经习惯了昏暗的室内,安景隐约看到两米之外的男人抬起头来,他看着她的方向,几乎是恼羞成怒的道,“我说过,我不管你是谁,既然你今天进了这房间,就别想好好地出去!”

安景看到他这样子,不由得想到了唐邵元,男人喝醉酒的时候就是个疯子,她不能跟对方讲道理,如今能不能安全的出去,得靠她自己了。

黑暗中,两人一个坐一个跪,相距不过两米多的距离,谁都没有说话,沉默像是瘟疫一般在房间中蔓延着。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安景只见男人忽然翻身而起,紧接着就朝她扑了过来,她也是反应极快,身子一闪,站起来就往门边跑去。

她当然不会傻得往主卧的门口跑,主卧房门被人锁上了,她跑过去无疑是自寻死路,她是刚才就看到了浴室的房门,所以她一闪身就躲进了浴室,然后哆嗦着手指锁上了浴室的房门。

男人在外面使劲儿的晃动着门把手,那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是极为恐怖的。

安景太害怕这种黑暗,所以她摸到了浴室的开关,啪的一声,暖黄色的灯光将整个浴室照亮。

安景站在门边,看到门口处的一抹黑影,她出声道,“先生,我求你别这样了,你再这样,我就……”

本来安景想说报警的,但是话到嘴边,她又堪堪忍住。

威胁客人的话,如果在皇庭说了,怕是以后也不用在这里干了。

她现在正是需要钱的时候,万万不能丢了这份薪水优厚的工作。

门外的男人暴怒的一脚踹在浴室的玻璃门上,玻璃门嗡的一声。

“你赶紧给我出来!听到了没有?”

安景往后退了几步,墙壁上的镜子中,映照着她毫无血色惨白的脸。

她什么都不说,门外的男人连着踹了几脚的房门,又骂了几句,这才悻悻的离开。

安景维持着高度的警惕,绷的太阳穴都突突直跳,她一眨不眨的看着浴室的门,但是外面却一点声音都没有。

许是过去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安景确定外面的男人不会再试图踹门,她这才身心俱疲的坐在了浴缸的边缘处。

一旦放松下来,她的眼泪也就跟着流下来。

心底的委屈像是被陈醋泡过一样的酸涩,她吸了吸鼻子,任由眼泪大滴大滴的掉在腿上。

她从小家庭环境就不好,爸爸烂赌成性,欠下一屁股债,高利贷上门讨债,还差点强|奸她妈妈,吓得她妈妈精神失常,好一阵坏一阵。

安景高中没上完就辍学到外打工,要帮她爸爸还债,给她妈妈买药,还要供胞妹上学。

她之所以十九岁就答应嫁给唐邵元,是因为唐邵元足够给她,或者说是给她家人一份保障,所以她没什么犹豫就选择了答应,可谁想到后来会变成这样……

生活的压力就像是一个沉重的扁担,压得安景喘不过气来,她妈妈曾经想过要自杀,想给安景减轻压力,但安景却说,“妈,你跟安影我一个都不能少,少了你们任何一个,我都会活不下去,所以哪怕是为了我,你也要活着。

第六章 一张卡,陷她于不衷(上)

安景盖着白色的浴巾,缩在浴缸里面睡着了,隐约中,她听到了房门被打开的声音,几乎是三秒钟,她就吓得翻身而起,抬眼一看,迈步走进来的是一名打扫房间的客服。

两人四目相对,皆是一愣。

最后还是安景先出声道,“他,他走了吗?”

“谁啊?”

安景道,“这个房间的客人。”

客服回道,“早就走了,对了,你怎么在这里?”

安景在冰凉的浴缸里面睡了一夜,拖着酸痛的身子跨步出来,她什么都没说,只是快步往外跑去。

果然,现在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总统套房的客厅中遗留下来的酒瓶子,提醒着安景,这一切都不是梦。

她乘电梯下楼,在回去休息室的途中,碰到了经理。

经理一看到安景,立马道,“哎,安景,你等一下。”

安景脸色不好看,眼神也是躲闪的。

经理将她浑身上下打量了一圈,然后道,“你昨晚……留在总统套房了?”

安景不经意间对上了经理的视线,看到她眼底的暧昧不明,她霎时猜到了她在想些什么。

“经理,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

安景摇着头,想要解释。

经理当即笑着道,“你跟我解释什么啊,那,这是你的。”

说罢,经理从身后拿出一张卡来,递到安景面前。

安景眼中露出迷茫之色,并没有伸手去接。

经理道,“皇庭的规矩,服务员在这里跟客人开房,我们要抽一半的,剩下的钱,都在这里面了,客人留下的。”

安景的脑袋嗡的一声,当即血气上涌,整张脸都通红的。

半晌,她才道,“经理,我没有,我没有跟客人发生什么。”

经理见安景这副模样,她拉着她的手,将她拽到了一边,然后低声道,“安景,当初我面试你的时候,你说你订婚了,我还挺诧异的,你这么年轻,怎么就订婚了,不过大家都是女人,有些事情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不爱钱啊,更何况这钱不是你偷来的抢来的,为什么不要?”

说着,经理拉过安景的手,将那张卡塞在了她的掌心,笑的意味深长。

安景自己也懵了,她明明没有跟那个男人发生任何的关系,为什么,为什么对方会留下钱?

正想着,不远处的叶琳快步走了过来,看到安景,她立马皱眉道,“阿景,你跑到哪里去了?我昨晚找了你一晚!”

安景微垂着视线,径自出神,叶琳眼尖,一下子就看到她手上的银行卡,当即就愣在原地。

经理道,“叶琳,你跟安景是好姐妹,你劝劝她,凡事不必这么较真,更何况对方还是东少,能攀上这个高枝,是她的福气。”

经理说完这句话就走了,叶琳也脸色煞白,她看着一声不吭的安静,刚想说什么,安景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叶琳眉头一簇,“阿景,怎么回事啊?”

安景压低声音,带着哽咽,“琳琳,你相不相信我,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叶琳一愣,随即道,“我相信,我怎么不相信?你不是这样的人。”

安景看着手上的银行卡,流着眼泪道,“你说他们为什么要给我钱?”

叶琳咕咚咽了口口水,然后低声道,“阿景,你听我说,有钱人的性子,我们摸不透,也许,也许对方是怕别人知道你们在一起一整晚,但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呢?那他多丢人啊,给你钱,就是掩人耳目。”

安景道,“他是掩人耳目了,可我怎么办?”

第七章 一张卡,陷她于不衷(下)

整个皇庭上上下下,光工作人员就有多少,大家七嘴八舌的,万一要是传出去,她真是百口莫辩。

叶琳知道安景的顾虑,她出声道,“你先别担心,如今唐邵元早就不是什么有钱的公子哥了,他的交往圈子,都是一些社会下九流的人,就算有什么风吹草动,也绝对传不到他的耳朵里面。”

被叶琳这么一安慰,安景的心里面多少平静了一些。

但看着银行卡,她仍旧觉得烫手,“那这钱……”

“钱给你的,你当然要拿着,那帮有钱人不就是仗着自己钱多,所以就可以胡作非为嘛,你被他们关了一晚,这是你应得的!”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伯母的病时好时坏,你要是有钱的话,就把伯母送到正规的疗养院吧。”

提起她妈妈,安景沉默了。

有时候钱不能击垮一个人的全部,但是钱所能办到的事情,才真真令人为之疯狂。

安景一夜未归,很担心唐邵元会因此而发飙,所以她特地请了假,回家去看看。

路上,安景已经想好了说辞,就说是加了一晚的班,叶琳可以作证。

带着忐忑的心情回到家,拿出钥匙打开房门,安景的心砰砰乱跳,她真的不善于撒谎,即使她没做出什么对不起唐邵元的事情来。

不过安景想太多了,因为她推开房门之后,只看到妈妈林婉坐在客厅的沙发处在绣十字绣,并没有见唐邵元的身影。

“景景回来了啊。”

林婉站起身来,快步走向安景的面前。

安景出声道,“妈。”

林婉看着安景,“景景,你怎么一夜都没有回来?你去哪儿了?”

安景眼中很快的闪过了一抹什么,不过她更快的道,“妈,我昨天晚上加班,所以就没回来,你怎么知道的?”

林婉道,“我昨天半夜起来,见你那屋没关门,你和邵元都没回来,我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呢。”

安景心底一惊,或者说是一喜,唐邵元竟然没回来?

林婉道,“景景,是妈连累你了,你每天这么辛苦,我都忙不上你什么忙。”

安景闻言,立马道,“妈,你说什么啊?”

林婉眼眶发红,“你要赚钱给我看病,还要供你妹妹读书,邵元还……哎,真是作孽啊。”

“妈,你别难过了,我现在的工作收入挺好的,我也不累,你等着,再过一阵,我就送你到好一点的环境去休养。”

知道唐邵元一夜未归,安景松了一大口气,嘱咐完林婉不要将这件事说漏了,安景把银行卡藏好,就重新返回皇庭上班。

不过是一晚上的功夫,整个皇庭都传遍了,安景上了季宸东的床。

安景推开休息室的房门,正听到里面传来叶琳的声音。

“宋倩,你他妈把嘴给我闭上了,你哪只眼睛看到安景上了季宸东的床?”

“还用亲眼看到吗?昨晚安景去总统套房送酒,直到今天早上才出来,奕少买单的时候还特地给了经理一张卡,说是替东少给的,你说安景如果不是上了季宸东的床,段奕干嘛替他给钱啊?”

“你再说一句,我撕了你的嘴!”

休息室里面乱哄哄的,一帮人连拉带拽,不然叶琳就要上去抽宋倩的嘴巴了。

安景推门而入,赶紧冲上前去拦着叶琳。

宋倩看到安景,立马瞪着眼睛对叶琳道,“叶琳,你没事吃饱了撑的吧?人家当事人都没怎么样呢,你倒是逞起英雄来了!”

“你他妈放屁!”

安景拉着叶琳,转头对宋倩道,“宋倩,我没得罪过你吧?”

第八章 无处可躲(上)

宋倩一张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上,带着刺头的表情,她出声道,“安景,我也是实话实说,你昨晚是不是跟季宸东在一起待了一晚吧?我没诬陷你吧?”

安景面无表情着一张绝美的脸,唇瓣开启,淡淡道,“我们是在一起待了一晚,不过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话音落下,屋中的众人面色各异,但九成九的人,都是眼露不信之色。

宋倩笑了一声,然后道,“什么都没发生?那段奕干嘛替季宸东买单啊?”

安景道,“我的事情,没必要一一向你解释清楚,我说事实,至于信不信,那不是我能做主的。”

宋倩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叶琳指着她道,“宋倩,我告诉你,皇庭有规定,不许在当值期间乱传顾客和员工之间的任何绯闻和信息,如果你还想在这里做,我劝你最好闭上你那张棉裤裆一样的嘴,不然,我一定告诉经理,让你第一个滚出去!”

“你……”宋倩瞪眼看着叶琳,但终究是有所忌惮,还是没敢说什么,愤愤的离开。

安景拉了下叶琳的袖子,低声道,“别跟她置气了。”

叶琳道,“这帮死三八,你要是不开口,她们当你是哑巴一样的欺负。”

安景道,“算了,我们来这里是赚钱,没必要跟人犯口舌。”

安景和叶琳是服务员中长相顶尖的,尤其是安景,她就算什么妆都不化,也绝对是大美人坯子一个。

开始大家都以为她长的这么好看,一定是来这里应聘公关的,毕竟公关的收入,是服务员的几十倍不止,但安景却选择了出卖体力的服务员,这让同行中的许多人,都莫名的看她不爽。

吵了一架之后,大家还是转过头就各忙各的。

很快,夜幕降临,霓虹初上,又到了皇庭一天之中,客源最大的时间。

安景端着托盘,来往于各个包间之中,这几天频繁出事,她不得不更加谨慎,如果不是皇庭不允许,她就差在脸上带个口罩了。

幸好包间光线昏暗,她又把头低的很深,一般客人没注意到她的时候,她已经闪身出来。

连续几个小时,全都相安无事,直到她忽然在大堂中,看到了迎面走过来的一行人。

这一行人都是年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穿着体面,尤其是最中间的那个,身材颀长,穿着一件深蓝色的衬衫和黑色的休闲西裤,虽然打扮低调,但是相貌却让人不能忽视。

那是怎样的一张脸?明明男人的面部线条都要比女人刚毅很多,但是他的脸型却像是被精心打磨过的一般,无论是正面看还是侧面看,弧度都柔和的堪称完美。

还有他那完美脸型上的精致五官,单眼皮却够大的眼睛,高挺的鼻梁,此时他正侧着头跟身边的男人笑谈着什么,唇角勾起,所以安景没来得及看清他的唇到底是薄还是厚。

她知道峂城季家,也知道季宸东这号人物,只不过从未见过,但她一眼就认出季宸东身边的男人,就是昨晚把她关到房间的那一个,所以安景敢肯定,对面走过来的,就是季宸东一行人。

她在原地愣了不过三秒钟,就快速转过身去,因为无处可躲,只能装作视而不见。

果然,经理已经亲自迎了过去,笑着道,“东少,奕少,三少,你们来了啊,快楼上请,包房都给几位留好了。”

听着脚步声渐近,安景拿着托盘的手指都白了,她背对着众人,把头压得很低。

一行人从安景身边经过,没有人发现,安景刚要舒口气,但就在这时,经理忽然停下脚步,转头道,“安景,你过来填下单。

婚在迷途情永殇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婚在迷途情永殇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婚在迷途情永殇全部精彩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