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祁轩林雪沫小说by穆尘尘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时间:2020-01-06 18:22:59    作者:穆尘尘    来源:WXB

小说简介:鬼手医仙殿下求放过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林雪沫,天玄大陆的超级天才,是让人闻风丧胆的鬼手医仙;夜祁轩,腹黑邪魅,手段通天,是人人敬畏的夜帝。三年前两人因为一场误会分手。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跟夜祁轩有瓜葛。不曾想因为...

夜祁轩林雪沫小说by穆尘尘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鬼手医仙殿下求放过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 不要那么天真

密林当中都没有路,一行人走得相当艰难。

林雪彤加快了步伐走到了林远志的身边,试探着说道,“三叔,我听说家里有一个可以直接拜入赤云宗门下的名额,并且那个名额是准备要给林承志的……”

林雪彤一边说着,一边偷瞄着林远志的表情,看着林远志的神色没什么变化,迅速的给林长栋使了一个眼色。

“林承志这次闯了那么大的祸,不仅是被人给抓住,那人还明目张胆的跟我们林家索要赎金,这简直把我们林家的脸都丢尽了!”林长栋跟着抱怨道,“而且林承志根本就是个废物,他在修炼上都没有什么天赋,这进入赤云宗的名额那么宝贵,我们确定要浪费在林承志的身上吗?”

从林承志被抓,到林家给了赎金过来救人,一路上林雪彤和林长栋故意磨磨蹭蹭的,耽误了不少时间。

他们只希望刀疤脸可以多折磨林承志一会,最好是能把林承志给折磨死,这样一来,他们就能省下不少事情。

“这是当年老爷子做出的决定。”林远志叹了一口气,“仔细想想这个名额给承志的确不合适,等回去了我就跟老爷子商量,让他重新考虑这件事情……”

林雪沫和林承志听着来救他们的人已经到了附近,可是谁都没有出声提醒对方他们的具体位置。

林长栋和林雪彤肆无忌惮的抹黑林承志,林承志听在耳里,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

林雪沫弯腰捡起了她杀死刀疤脸的短刀,递到了林承志的面前。

“不要天真的以为你认命了,他们就会放过你。如果你不奋起反抗,只会让他们变本加厉的对付你。”

林承志盯着面前的短刀,似乎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一般,他把短刀接了过去,紧紧的握在的手里。

“这刀疤脸的修为不差,至少完虐十个你都没问题,记住了,是你杀掉了这刀疤脸的。”林雪沫大方的把杀死刀疤脸的功劳让了出来,“至于其他的,应该就不需要我教你怎么说了吧?”

林承志用力的点了点头。

密林的另一边,由林远志带队,过来营救林雪沫和林承志的队伍行径十分的缓慢。

显然刀疤脸收了赎金之后,只告诉了林家一个大致的位置,这片密林地形复杂,想要在茫茫林海找到两个人,还是有些困难的。

“三叔,我好像闻到了血腥味……”林雪彤极力的掩饰起了情绪,她很怕自己不小心笑出声来。

“真的有一股很重的血腥味!”林长栋同样装出了一脸忧心的模样,“林承志和雪沫妹妹不会凶多吉少了吧……”

林远志的脸色沉了下去,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这……”

当众人找到血腥味源头的时候,却一起呆住了。

谁都没有想到,倒在血泊里的人竟然会是像他们索要赎金的刀疤脸。

怎么可能!

为什么死的人会是刀疤脸!

作为整件事的策划者,林雪彤和林长栋两兄妹看到这一幕的惊讶程度,远胜于在场的其他人。

他们无法想象,原本应该要远走高飞的刀疤脸,为什么会死在了这交换人质的地方。

“林承志和林雪沫他们人呢?”林长栋的声音带着一丝慌乱。

“这抓走他们的刀疤脸已经死了,他们不会也凶多吉少了吧?”林雪彤狠狠的瞪了林长栋一眼,她有意无意的将林长栋的这份慌乱解释成了担心。

“大家分散开来四处找找。”林远志吩咐他带来的那十几个护卫。

而他自己则是走到了刀疤脸的尸体面前,仔细的观察了起来。

刀疤脸的尸体还带着余温,像是刚死没多久的样子,他身上的伤口不少,致命的是两处,脖子和前胸,看起来刀疤脸在死前跟人发生过一场激烈的缠斗。

林雪彤则趁着谁都没功夫管他们,把林长栋拉到了一边。

“你没事慌什么?”林雪彤没好气的看着林长栋。

“他……”林长栋指着死去了刀疤脸,意思十分明显。

这刀疤脸死了,他们岂不是就暴露了?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死无对证?”林雪彤白了林长栋一眼,警告道,“拜托你放聪明一点,我们跟这件事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找到大少爷和三小姐了!”

另一边护卫们有了发现。

林雪彤和林长栋也不敢再耽搁,连忙朝着护卫叫喊的方向赶了过去。

两人一边赶路一边默默祈祷,林承志最好是被刀疤脸折磨的半死不活,然后不治身亡。

“三叔……”林承志声音听上去有些虚弱,但是气息很稳,一看就不像是有大碍的样子。

“那刀疤脸是你杀死的吗?”林远志语出惊人。

在场所有人皆是一惊,紧接着众人就注意到了林承志握在手里的那把带着血的短刀。  

“三叔……”林雪沫站在林承志的身边,带着哭腔说道,“这刀疤脸说他是为了求财才抓的我们两个,如今钱已经到手了,听了雇主的命令要对我们下杀手,大哥跟他打了起来,身上到处都是伤……”

林雪沫说到一半说不下去了,她像是被这次的经历吓到,捂着脸哭了起来。

就算林雪沫没有说,众人也都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在林承志和刀疤脸扭打的过程中,林承志幸运的杀死了刀疤脸。

“雪沫,没事了。”林远志连忙安慰道,“三叔来了,马上就带你们回去。”

一旁的林雪彤和林长栋听到雇主两个字,心都揪了起来,两人一脸警惕的盯着林雪沫。

林远志同样没有忽略掉林雪沫刚刚话里的重点。

“刚刚你说刀疤脸是受人指使才抓的你们,这是真的吗?”林远志接着问道。

“三叔,这是刀疤脸亲口说的。”林承志接着说道,“我们平常在林家难得出一次门,跟这刀疤脸更是没有任何牵扯,不然你说这无缘无故的,这刀疤脸抓我和雪沫做什么?”

林承志可不会由着二房的人在他们身上泼脏水。

第5章 给林家长脸了

“说的有道理。”林远志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即他的目光落到了林雪彤和林长栋的身上。

“我说那刀疤脸怎么一来就找上了你,原来他一开始目的就是为了抓你!”林雪彤恍然大悟的说道,“你难得出一次门,又不是真的不出门,谁知道你什么时候得罪了这刀疤脸。”

“你没听到我说的话?”林承志语气中带着一丝怒意,“这刀疤脸之所以会抓我,是因为有人在背后指使!”

林承志都没想到,这林雪彤到了这种时候了,还能一口咬定他招惹了刀疤脸才导致被抓的。

“林承志,你也不拿面镜子照照你自己,你算哪根葱那颗蒜?怎么可能会有人在背后指使刀疤脸来抓你?”林雪彤嘲笑林承志自作多情。

林雪彤知道,越是在这种时候就越不能心虚,否则的话就是不打自招了。

“林雪彤,你……”

林承志正准备还击,在一旁的林远志终于看不下去了。

他呵斥道,“你们两个吵什么吵?这刀疤脸已经死了,死无对证,你们再怎么吵都不会有结果。”

林雪彤露出了一个胜利的笑容,她挑衅的看了林承志一眼。

林承志还想要把她拉下水,门都没有!

“这刀疤脸是怎么死的?”林远志话锋一转,看着林承志问道。

“我也是运气好,在跟刀疤脸缠斗的时候,混乱当中他的脖子撞上了刀口,我眼疾手快的又在他的胸前补了一刀,这才杀死了他。”林承志说道。

这相当于林承志亲口承认是他杀死了刀疤脸。

“运气只是一部分,这还需要有过人的胆识。”林远志有些欣慰的拍了拍林承志的肩膀,“不愧是大哥的儿子!以你这样的修为想要杀死刀疤脸,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错!真是不错!给我们林家长脸了!”

林远志越说越高兴,之前对林承志的那些不满统统都抛诸脑后了。

“方家和魏家的那些家伙还敢笑我们林家子弟后继无人,刀疤脸这样的修者,怕是他们家的那几个被称作天才的小辈遇上了,估计连小命都会搭上!”

“三叔……”

林雪彤在一旁变了脸色,眼看着林远志都要把林承志夸上天了,她实在是忍不住了。

她专程跟着林远志来这荒山野岭的地方,可是为了要看林承志怎么倒霉的,然而现在的发展实在是太出乎她的意料。

“这刀疤脸的死实在是太突然了,林承志的修为根本就无法跟刀疤脸相提并论,这刀疤脸究竟是怎么死的,我看还是有必要好好问问清楚,别到时有人在这里贪功说大话。”

“说大话?”林远志冷哼了一声,然后瞪了林雪彤一眼,“刚才我检查过刀疤脸的尸体,他的致命伤跟承志说的一样,在脖子和胸口。而且这周围我也都看过了,并没有第四个人活动的痕迹,你说着刀疤脸若是不承志杀死的,难不成还是他用刀子自己杀了自己?”

“我……”林雪彤怎么都没想到,林远志会忽然发火,她连忙挤出了个笑容解释道,“三叔,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觉得我们三个加起来都不会是刀疤脸的对手,林承志就一个人,他独自杀死了刀疤脸,有些不可思议。”

“我看林承志也就是运气好,算不得什么真本事。”林长栋跟着酸道。

“不管是不是运气,刀疤脸死在了承志手里是事实。”林远志难得说了句公道话,“回家后我会跟老爷子好好禀告这件事的。”

说完林远志就指挥着护卫们带上刀疤脸的尸体一起回去。

林长栋顿时就有些着急了,原本这次他们设计林承志被刀疤脸抓住,是想要给整治整治林承志,如果林承志能死在刀疤脸的手里是最好的,就算不能也可以让林家的人好好看看,林承志是怎样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废物。

这样一来那个珍贵的可以直接进入赤云宗的名额,林家一定会重新考虑它的所属。

谁能想到刀疤脸没能整治林承志,反倒是被林承志给杀掉了。

这不仅没能坐实林承志是个废物的事,反而让林承志在林家彻底的风光了一把。

林雪彤眼疾手快的拉住了林长栋,让林长栋不要再做多余的事情。

如今那么多跟来的护卫都知道了,是林承志杀死了刀疤脸,这件事根本就不是他们两个能隐瞒住的,就算是林远志不去跟老爷子说,老爷子知道也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至于真正杀死刀疤脸的林雪沫,在场却没有一个人在意过,就算是在他们争论刀疤脸究竟是怎么死掉的时候,也没有一个人觉得这件事会跟林雪沫有关系。

林雪沫也非常低调的站在一旁,从头到尾都在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

她可不是林家真正的三小姐林雪沫,她可不想因为什么不对劲的举动,引起林家人的怀疑。

一行人顺利的回到了林府,林承志杀死了刀疤脸的消息,就好像是长了翅膀一样,在众人回来之前就已经传遍了整个林府。

据说林老爷子听到了这个消息非常的高兴,还传出话来,让林承志到家之后先好好的休息,之后他会安排林承志去见他顺便问话。

林雪彤和林长栋听到这个消息后脸都绿了。

林老爷子对于林家的大小事务已经很少过问了,他几乎是在林家过着隐居的生活。

所以林家的孙辈除了逢年过节,都很难见上林老爷子一面,这就更别说跟林老爷子单独相处了。

可是这次林老爷子竟然会放出话说要林承志去见他。

林雪彤和林长栋都隐隐感觉到不妙。

似乎在林承志杀死了刀疤脸之后,所有的事情都在朝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

所以两人在回到林府之后,便以太累了想要休息为由,匆匆忙忙的告别了林远志。

林远志看着老爷子忽然重视起了林承志,也不敢再怠慢,命令护卫们一定要护送林承志和林雪沫回到住处才能离开。疤脸都是在跟人的缠斗中,一个不慎才丢掉性命的。

第6章 祁王夜祁轩

林远志安排好了所有的事情,才急匆匆的带着刀疤脸的尸体去跟老爷子汇报。

林承志有些担忧的看着看着林远志离开的方向,他害怕有人从刀疤脸的尸体上找出破绽,戳穿他杀死了刀疤脸的这个谎言。

林雪沫就好像能看出林承志心里在想些什么一样,她冲着林承志笑了笑。

那刀疤脸的尸体她早就做了万全的处理,不管他们怎么调查刀疤脸,都不会查出任何的问题。

林雪沫刚进林府就发现了,林府了所有人都十分的忙碌,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像是在为某件重大的事情做准备工作。

“家里是有什么大事吗?”林雪沫看着林承志问道。

林承志茫然的摇了摇头。

前段时间他们跟着三叔回了一趟祖宅,接着又被刀疤脸抓住,这一阵他都没有在府里,所以林承志看着府中的阵仗也是十分的茫然。

“你们两个居然都不知道?”走在前面的护卫小头领蔡青说道,“明天祁王会来府中做客,如今全府上下都在为这件事做准备。”

蔡青才说完,众人便看到一旁府中的几个丫环聚在一起聊天。

“这几天因为祁王的大驾,可把我们给忙死了!”

“可不是吗?这光是打扫卫生,我累得胳膊都抬不起来了。”

“平时我们镇国将军府来往的贵客不少,从来都没见老爷这么重视过?”

丫环们忍不住抱怨了几句。

“这你就不懂了吧?”其中一个丫环得意的说道,“祁王殿下可不是一般人,他的修为高深莫测,是这天玄大陆的七皇之一。”

“什么是七皇?”其他的丫环连忙追问。

“七皇就是天玄大陆上七位已经突破了武圣境界的修者,据说他们每一个人都拥有着无比强大的力量,抬抬手就能抵挡住千军万马,而我们的祁王殿下是七皇中最年轻的一位,他也是这天玄大陆修为最快突破武圣境界的修者。”

丫环一边说着,一边眼中已经全部都是掩饰不住的爱慕神色,她激动的继续说道。

“祁王在我们青龙国向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想不到我竟然会有机会见他!”

“你少在这里发花痴了,祁王殿下身份尊贵,又是你说的什么七皇之一,你呀!是绝对没有机会的!”

“想想也不行吗?”那个花痴的丫环哼了一声,“传闻祁王俊朗不凡,只要能让我看上祁王一眼,就是让我少活二十年我都愿意!”

“你说的是真的吗?我也好想见一见祁王殿下!”其他的丫环也跟着花痴了起来。

“我看你们还是不要做梦了比较好。”有人在一旁泼了一盆冷水,“我们都是些粗使丫头,府里来的贵客什么时候能轮得到我们去伺候?”

“你们一个个都不用干活了吗?”

忽然冒出了一个管事的大娘,她怒气冲冲的冲着这群丫环吼道。

“明天要是你们负责打扫的地方出了纰漏,可别怪我保不了你们!”

丫环们瞬间作鸟兽散了,又开始继续起了一丝不苟的打扫。

青龙国的祁王殿下。

七皇之一。

林雪沫听到这几个词不由的一阵恍惚。

她怎么就忘记了呢?

夜祁轩是青龙国的祁王,也就是明天要驾临林府的那个人。

林雪沫以为她再也不会听到这个名字,也不会再跟这个人有任何的牵扯。

谁能想到她才到青龙国,竟然就会距离夜祁轩如此的近。

三年前林雪沫跟夜祁轩曾经交往过,然而因为立场的关系,林雪沫选择了离开。

之后林雪沫就再也没有见过夜祁轩,而她身边的人甚至都不敢在她面前提起这个名字。

林雪沫以为三年的时间够久了,久到她可以放下这段感情,可是在她再次听到夜祁轩这个名字的时候,她竟然会有一种恍如隔世,不真实的感觉。

林雪沫只觉得胸口有块大石头压着,一时间她都有些喘不上起来。

林雪沫因为晃神的缘故,步子不由的慢了下来。

在前头带路的蔡青看到林雪沫脸上异样的神色,只当她跟那些丫环一样,是在花痴祁王殿下。

蔡青眼中忍不住闪过一丝鄙夷。

“三小姐,麻烦你稍微走快那么一点点。”蔡青有些不客气的说道,“如今府里不只是这些打扫卫生的丫环忙,我们这些护卫也是有很多事情的!”

“就是!就是!”

其他的护卫忍不住抱怨道。

“这几天我们都忙得脚不沾地了,就你们兄妹两个花样多,我们分派下来的任务都要完不成了,居然还要浪费一整天的时间赶去救你们。”

“我们被三爷抽调去救你们,可我们手里的活可没人能帮着分担,所以麻烦两位走快点一些,把你们送回去了,还有着一堆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林雪沫心情有些不好,所以她也懒得跟护卫们分辨,只是默默的加快了脚步。

让这些护卫送他们回到住处,这是三叔林远志的命令,尽管林雪沫和林承志并不需要,而这些护卫们也不乐意,可他们却没法让这些护卫不要送了。

这可是违背林府三爷的命令,先不说护卫们有没有这个胆子,一旦这件事被有心人看在眼里,天知道传出去会变成什么样子。

护卫们顺利把林雪沫和林承志送了回去。

完成了任务之后,他们就好像是卸下了一个重担似的,所有人全都飞快的没了踪影。

林雪沫则看着眼前这破败萧条的住处,忍不住感到一阵心酸,她多少年没住过这么寒碜的地方了。

她母亲萧氏的娘家由于没有什么能力,再加上她父亲意外离世,所以他们所在的大房被赶到了林府最偏僻的一个角落,除了萧氏当年带来的陪嫁丫头,这里连一个伺候的下人都没有。

如今林府是二房当家,而林老爷子又一直觉得是萧氏克死了他的儿子,所以在某种程度上也放任了二房的一些行为。

而这里唯一好处就是独门独院够清净。

林雪沫推门走进小院,看着那荒凉的院落,她已经可以想象他们母子三人在林家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第7章 你活着就是浪费粮食

林雪沫进了自己房间,她住处的东西更是少得可怜,除了一些日常的必备用品之外,屋子的桌椅床凳都非常的破旧。

萧氏早些年因为操劳过度,身体一直不好,现在全靠吃药养着。

而林承志为了萧氏的病,把他们为数不多的月例银子,大部分都用来买药了,而林雪沫父亲留下的家当还有萧氏的嫁妆,更是能卖便卖,能当便当,母子三人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只不过萧氏的药没少吃,就是病一直不见有起色。

林雪沫看着她如今的住处不由的叹了一口气。

好在她对住的地方没太多的讲究,以前她为了采药,在深山老林一待就是好几个月时间,如今还能有张床给她谁,林雪沫觉得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再说了她的目标是赤云宗,所以她在这林府也待不了多长的时间。

“那个……姑娘……”

终于就剩了林承志和林雪沫两人,林承志看着林雪沫,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林雪沫才好。

“你以前怎么叫我的,现在就怎么叫,不要让人怀疑我的身份。”林雪沫嘱咐道。

“雪沫,这里你会不习惯吧……”

林承志有些为难的看着林雪沫,他的手脚都不知道该往什么地方放。

林承志就是用脚趾头想都能知道,林雪沫不会是一般人,加上她那神乎其神的医术……

这年头天玄大陆战火不断,医者不管是在什么地方都非常的抢手,这就更别说那些稍有名气了医者了,各方势力估计都恨不得把他们当成祖宗一样的供起来。

林承志觉得凭着林雪沫的医术,不管在什么地方想要吃香喝辣都绝对没有问题,而他住的这个地方太寒掺了,实在是会委屈了林雪沫。

“没关系的。”林雪沫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怕我要在你这里打搅一段时间了。”

“我这条命都是你救回来的,何必要说这么见外的话。”林承志想起了死去的妹妹,不由的神色一黯。

林雪沫也知道林承志心里难受,两人不由的陷入了一阵沉默。

砰——

一声巨响,院门几乎是被人用踹的给踢开了。

那人还没进门,就已经忍不住抱怨了出来。

“今天可真是晦气,竟然让我来这野种住的地方。”

紧接着丫环梅竹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一套崭新的衣服,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院子。

梅竹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院子中央的林雪沫和林承志,她对两人可没什么好脸色。

梅竹把拿着放衣服托盘往院子里的石桌上一丢,哼了一声,“夫人仁慈,给所有的小姐都裁制了新衣,你这野种也有一份!”

梅竹还特意的强调了一下“野种”这两个字。

至于梅竹口中的夫人,自然就是林府如今当家的二叔林远鹏的夫人魏氏。

“明天穿上这套衣服,午时去见夫人。”

梅竹几乎是命令一般的冲着林雪沫说道。

对于梅竹来说,来一次大房的住处就好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所以梅竹的心情十分的糟糕,而林承志和林雪沫则成了她发泄的对象。

“一个野种还当自己是林府的大小姐了,我手里的活多的都要做不完了,居然还要来伺候你!像你这种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废物,活着就是在浪费粮食!”

梅竹就差没指着林雪沫的鼻子骂了。

果然发泄一通,梅竹的心情好了许多。

她就是来送衣服的,如今工作完成了,也没必要再在这晦气的地方久留。

梅竹转身便想要离开。

林承志却一个箭步的冲了上去,挡在了梅竹的身前。

“把你刚刚的话再说一次!”林承志握紧了拳头。

平时府里的下人对他们大房的人就没个好脸色,林承志知道这林府没他们大房说话的份,所以遇到类似的事情也只能忍气吞声。

但是今天林承志无论如何都咽不下这口气。

他不能容忍这些人如此诋毁他死去的妹妹,况且林雪沫也教会了他,有时候越是隐忍,越会让人变本加厉的踩在你的头上。

“说就说,你以为我会怕你们大房的人吗?”

有那么一瞬间,梅竹被林承志的表情给镇住了,但是很快她又恢复了之前那趾高气扬的模样。

“林承志,你不就是今天出了一点小小的风头吗?你真以为你靠着这点小风头,你们大房就能在府里翻身了?你们别做梦了!”

林雪沫早就在一旁听不下去了。

都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林雪沫可从来都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善良这个词跟林雪沫也扯不上半点关系。

不然的话,别人也不会有鬼手医仙这么一个名号。

林雪沫才不会跟林承志那样去跟她理论,对于这种欠教训的丫头,根本都不需要废话!

林雪沫踱着步子走到了梅竹的身边,脸上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

“林府就是这么教下人规矩的吗?”

林雪沫的脸上的神色看不出半分怒意,但是她久居上位,身上那股不怒自威的气势,让梅竹不由的心里发寒。

“怎么说我也是林府名正言顺的三小姐,而你一个小小的丫头当着本小姐的面,又是踹门又是大吼大叫的,还一口一个野种,这好像不合适吧?”

林雪沫说着说着,忽然一改和颜悦色的表情,她的眼神凌厉无比。

“既然没人教你规矩,那我就好好的教教你吧!”

忽然林雪沫抬起手,在梅竹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

打人林雪沫实在是太有经验了,怎么甩巴掌才能又狠又痛,表面上让人看着觉得一点都不严重。

林雪沫非常的能够把握分寸。

林雪沫一巴掌下去,梅竹一个踉跄,直接就摔倒在了地上。

瞬间梅竹只觉得自己脸像火烧一样的疼,她半边脸几乎都没了知觉,整个脑袋都晕乎乎的。

梅竹一脸惊恐的看着林雪沫,她怎么都想不到,大房这个平常说话都不敢大声的野种,今天竟然会动手打她!

林承志也被林雪沫的这一巴掌弄的有点懵。

林雪沫做了一件他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

梅竹是二房的人,这也是她为什么敢如此嚣张的原因。

第8章 这是以下犯上

如今林雪沫把二房的丫环给打了,这让林承志不由的担心二房会借题发挥,日后他们在林府的日子就更难过了。

“我打了她又怎么样?刚刚她一口一个野种的叫的如此顺嘴,我难道不该打她吗?”林雪沫说完便抬起手,对着梅竹的脸啪啪啪又是两下。

林雪沫一共打了梅竹三下,林承志算是明白了过来,梅竹刚刚一共叫了三声“野种”,所以林雪沫就抽了梅竹三个耳光。

林雪沫是在为他死去的妹妹出气!

林承志心中一暖。

梅竹捂着脸痛苦的躺在地上。

她的脸肿的老高,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也幸好她没法说话,否则的话林雪沫一定能听到更多难听的骂声,因为此刻梅竹正在用一种怨毒的目光,狠狠的瞪着林雪沫。

“你还不服气?”林雪沫看着梅竹的样子没忍住笑出了声,“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你是想着回去跟夫人告状,让夫人来收拾我们大房是不是?”

说着,林雪沫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很可惜,你没有这个机会了。”林雪沫遗憾的说道,“在这林府里我是小姐,你是丫环。这丫环都骑到了小姐的头上,敢当着小姐的面说出那么难听的话来,我想这种事情就算闹到林老爷子面前,他也只会说我打得好,这理可是在我这边的。”

“可……二婶那边……”

林承志的脸色已经没有好转。

“二婶?”林雪沫摸了摸下巴,意味深长的说道,“那就更加不用担心了,就算梅竹是她的丫环,手下的人做出了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她撇清关系都还来不及,你觉得她会为了帮这丫环出头,反倒是让自己落人话柄吗?”

“你说的也有道理。”林承志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既然你那么不喜欢夫人交给你的差事,正好你以后什么都不用做了。”

林雪沫居高临下的看了梅竹一眼,接着对林承志说道。

“把她给我丢出去,省的弄脏了我们的院子!”

林承志虽然不明白林雪沫为什么要这么做,却什么都没问,他抓着早就已经被吓得脸色惨白的梅竹,直接丢出了院门。

“我就是要把这件事闹大了。”林雪沫一脸的高深莫测。

大房所在的幽兰院虽然地方是偏了些,但是还不至于荒凉到没有人走动。

林雪沫这次是下了狠手,梅竹倒在地上直接都站不起来了。

梅竹被打,倒在幽兰院外头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

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林府负责幽兰院这一块的一个小管事马上就找了过来。

“何管事,我们林府的下人最近还真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林雪沫都不等何连忠开口,抢先一步说道,“你们就是这么管教下人的吗?”

何连忠此刻看着林雪沫也是一肚子怨气。

祁王殿下明天就要驾临林府了,现在是府里最忙的时候,偏偏大房的人还要没事找事!

何连忠自然没什么好脸色给林雪沫。

可是当他听到林雪沫说下面的人没规矩的时候,他的脸色马上就变了。

他下面的人没有规矩,那就是他的失职,这可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何连忠赶紧问道。

林雪沫大致讲了一下事发的经过。

院门上梅竹留下的那个清晰的脚印,还有石桌上她粗暴丢下的衣服,这些都足矣证明梅竹刚刚在幽兰院有多嚣张。

“何管事,如此没大没小的丫环,还敢当着我的面来骂我,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了,外头的人只会觉得我们林府连个丫环都管教不好。”

何连忠的脸已经白了,他连忙说道,“三小姐教训的一点都没错,这种没规矩的丫环,打死都活该!”

何连忠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抹额头上的汗。

这种事情别说是传到林府之外去了,就算是在林府里传开,丢的也是整个林府的脸。

之前林府的下人在对大房的态度是差了一点,但那也是大房没有跟那些人计较,然而这些事情若大房真的追究起来,这些人一个都讨不了好。

至于大房今天为什么强势了起来,何连忠估摸着是因为林承志杀死了刀疤脸,这在老爷子面前都露了脸,梅竹如此的不识趣,敢在这时候给大房的人脸色看,也难怪大房的人会出手教训了。

这梅竹说的难听一点就叫以下犯上了,特别是现在这件事现在还闹大了,不到半天的功夫都已经传遍了整个林府。

如果今天不从重处理了梅竹,只怕日后其他人就更难管教了。

何连忠立刻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也迅速理清了厉害关系,此时此刻他哪里还管得了林雪沫打了梅竹巴掌这样的小事情。

在他看来林雪沫打梅竹几巴掌,那绝对是便宜梅竹了,换了是他的话,起码是一顿板子都不为过!

至于梅竹挨了两巴掌就躺在地上不肯起来,在何连忠的眼里已经变成了二房的丫环太过骄纵!

被打了几巴掌能有多严重?

何连忠觉得梅竹就是故意不肯起来,在那边装受伤的。

这样的丫头实在是太可恶了!

“我一定会把这件事原原本本的禀告夫人和大总管,这种没有规矩的丫环我们林府绝不能留下!”

何连忠可不是在帮林雪沫出头,若是他连下人都管不好,下次不能留在林府的人估计就是他了。

依旧躺在院门口的梅竹,听到了何连忠的话,眼中透着绝望。

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她不过就是骂了那野种两句,这种事情以前她也不是没干过,怎么今天她不仅是被打了,现在居然连林府都待不下去了。

如果她就这样被赶出林府,梅竹都不敢想她往后要怎么过下去。

梅竹想要为自己辩解几句,跟何管事还有林雪沫求求情,让他们饶了她这一次。

可是因为林雪沫的三巴掌,梅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更别说求情了。

就这样梅竹被人带走了。

鬼手医仙殿下求放过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鬼手医仙殿下求放过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鬼手医仙殿下求放过全部精彩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