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牧语陈轩小说by夜兮兮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时间:2020-01-06 18:17:51    作者:夜兮兮    来源:WXB

小说简介:为爱成囚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一场意外,她爬上了他的床,成功的怀上了他的孩子,原以为这样就能获得他的心,却没想到,这才是痛苦的开端。因为爱他,她失去了眼角膜,孩子被夺,情绪失控奔溃险些被人强奸,导致过失杀人,最终只能在监狱...

苏牧语陈轩小说by夜兮兮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为爱成囚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 不配生下他的孩子

“是,您放心,我保证不会说出去的……啊!少奶奶?!”林姐吃惊的看着苏牧语。

李泌惊了一下,寻了声音过来,“苏牧语,你还是这么下贱,专偷听墙角。”

“你又有什么阴谋?”苏牧语瞪着李泌,这个女人总是用那张清纯的脸骗过许多人,可骗不了她!

“我能有什么阴谋,我只是感谢林姐帮了我一个大忙,只是她还是蠢,竟然让你的孩子活这么大。”李泌轻笑出声。

“我的孩子?”苏牧语看了看怯弱的林姐,顿时明白了什么,“是你做的,我的孩子才要早产?!”

“你这孽种命硬,不然早就不足月流产了,不过没关系,反正轩哥哥说他不会要这个孩子的。”

“不会的!陈轩不会这么做!”

“会不会这么做,你睁大你暂时光明的眼睛看着吧!”

说着,李泌突然向苏牧语的肚子伸出手,苏牧语慌忙躲过去,李泌竟然直接从台阶滚落!

“泌儿!”

苏牧语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看到陈轩冲过去抱起了李泌,通红的眼睛瞪着她,“泌儿眼睛看不见,你竟然推她,你怎么这么恶毒!”

“我没有,是她想要碰我肚子……”苏牧语摇头解释,被李泌打断。

“轩哥哥,不怪牧语姐,是我想摸摸牧语姐的孩子,不小心摔倒了。”李泌的小脸苍白极了,小手拽着陈轩的手臂怕他迁怒苏牧语似的。

“是不是你推的,自有定论,林姐,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可看见?”陈轩面无表情的看着苏牧语,语气丝毫不留情面。

林姐怯弱的看向李泌,又迅速移开目光,“是……是少夫人推李小姐的。”

“你胡说!”苏牧语连忙说,“你们两个本来就是一伙的,你收了李泌的钱来害我孩子——”

“轩哥哥,我好疼!”李泌突然闷哼出声,捂着腿哭起来。

原来方才摔下来时不知道是碰了哪里,此时大腿鲜红一片,陈轩慌忙抱起李泌就往病房跑。

“啪!”

苏牧语刚要开口喊擦肩而过的陈轩,就感觉耳边炸开了一声脆响,紧接着整个人重重的摔在地上。

面颊火辣辣的,她抬眼就看到陈轩还没有收回的手。

苏牧语捂着肿起的脸颊,不敢置信的问,“你、你打我?”

从认识到结婚,虽然陈轩对她冷冰冰的,但从未打过她,如今为了李泌动手打她?

苏牧语感觉自己千疮百孔的心连血都滴不出来了。

“如果泌儿出事,我一定让你付出代价!”

陈轩俊美的脸是阴冷沉戾的狠色,尤其那双深邃眼眸更是充满毫不留情的冷意看着地上的苏牧语。

李泌拽拽陈轩的衣襟,状似劝导似的,“轩哥哥,我没事,你别责怪牧语姐了,她现在还怀着孕……”

陈轩更紧的抱住她,冰冷无情的盯着苏牧语,“怀孕?她这种女人不配生下我的孩子!”

苏牧语心灰意冷的看着陈轩抱着李泌离开,她捂着八个月大的肚子泪水忍不住涌出,从始至终那个男人根本不相信她,也不在乎她的感受,现在连他们的孩子也都不在乎了。

付出代价吗……

难道她爱上陈轩付出的代价还少吗?

苏牧语挣扎着去产了检,还好没什么大事,苏牧语也万分庆幸宝宝的坚强,她轻轻的抚摸着肚子,而宝宝像是得到共鸣还踢了她一下。

对不起,宝宝,妈妈不能给你一个完整的家。

你不是在爱中孕育的,妈妈很抱歉,但是妈妈一定会保护你,哪怕是拼了妈妈的性命。

第5章 马上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苏牧语一个人去产检完,挺着大肚子扶着墙壁走,一边脸还肿的老高,她将头发拢了拢能勉强遮掩。

就这样穿过漫长的走廊,遇见了抱着李泌的陈轩。

李泌的额头和大腿上的伤口都被处理过了,裹着雪白的纱布,这会正缩在陈轩的怀里,一脸恬静的笑着。

陈轩垂眸看李泌的眼神,柔软得刺目。

苏牧语只觉得自己要站不住了,陈轩也抬眼看过来,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柔软。

李泌搂着陈轩的脖子,柔声说:“轩哥哥,也不知道牧语姐怎么样了,她还怀着孕,没事吧?”

陈轩冰冷的眼直直的盯着苏牧语,话也是冷冷的,“管她死活干什么,碍眼!”

苏牧语身子一颤,终究没站稳,噗通一声发软的双膝着地,跪倒在了冰冷的地上。

此时已是晚上,她跪在地上的声音无比清晰,可陈轩经过她的脚边没有停下半秒。

“轩哥哥,我刚才好像听到什么摔地下的声音,是谁摔了吗?”李泌担忧的开口。

“没事,是无关紧要的人。”这是陈轩的回答。

苏牧语的嘴角扯出一抹弧度来,可是,眼角却还是不争气的留下泪来。

夜里,苏牧语浑浑噩噩的睡着,身上瘫软的厉害,想要动却动不得,梦里又似乎有只大手在她的额前拂过,温柔的让她忍不住留恋。

猛地,她睁开眼,入目仍旧是白色,鼻息间仍旧是福尔马林的味道。

“醒了。”

一道男音瞬间让苏牧语清醒过来,扭头看去,陈轩那张俊美的脸没有表情的看着她。

“陈轩,你怎么来了?”苏牧语看了眼时间,不过才七点,他竟然这么早来看她吗?

苏牧语的心中难掩的窃喜,丝毫忘记了昨晚自己是怎么被无情的抛弃。

陈轩将一直握在手里的文件夹扔了过来,“既然醒了,就在上面签字吧!”

苏牧语垂眸看了一眼,加粗的‘离婚协议书’几个字刺得她眼睛发涩。

“我、不、离。”苏牧语抬眼,一字一顿的说

想要她成全他和李泌?

做梦!

陈轩的眼睛瞬间阴冷的盯着她,“你在给我说一遍?”

“我说我不离婚!现在李泌回来了,你为了她要挖我眼睛,还想弄掉我的孩子,然后和她在一起?不可能!我告诉你,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好过,这个婚,我永远都不离!”苏牧语毫不畏惧陈轩的眼神,直直的回视他。

陈轩的脸色猛地一沉,一步上前,大手直接掐住了苏牧语的脖子,只要稍稍用力就好似能掐断了。

“苏牧语,你别给脸不要脸,马上在离婚协议上签字!”陈轩的手缓缓用力,冷声威胁。

“我不会签字的,陈轩,你有种就掐死我,不然我死都不会签字!”苏牧语反而很平静,不挣扎,不反抗,黑白分明的眼睛紧紧的看着他。

陈轩心中更加怒了,手中更是用力。

苏牧语闷哼一声,小脸都皱在了一起,却仍旧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来,陈轩俊眉微微一蹙。

“轩哥哥。”忽然,一道柔和的女声响起。

第6章 有的是办法整她

病房门口,李泌扶着门框一脸担忧的样子,“轩哥哥,牧语姐不愿意离婚就算了,我没关系的,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不在乎这些的。”

苏牧语睁开眼看着装模作样的李泌,冷冷一笑,真是难为她要一直演戏了。

陈轩毫不怜惜的松开手,无视苏牧语跌坐在地,冷声说:“苏牧语,别以为这样就能威胁我,你不想离,我有的是办法整你,让你生不如死。”

苏牧语捂着脖子喘气,唇角溢出苦涩的笑。

她现在和生不如死有什么区别吗,陈轩还要用什么法子整她?

陈轩转身抱着李泌离开,看着他们消失的背影,苏牧语知道陈轩无论如何也不会回心转意了。

虽然他们结婚不过个把月,但是她爱了陈轩八年,追逐了八年,就算是畜生也该有感情了,然而,在她以为能日久生情的时候,到了陈轩那里成了恨意。

说她害死了他的母亲?

当时她去别墅找陈轩,却只有陈轩母亲在,陈轩母亲身体不好常年卧病在床,她见陈轩不在后看望完他母亲就想走,但她忽然就感到晕眩,之后昏迷过去。

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就人已在院中,眼前的别墅已经是熊熊大火,她也被断定为纵火犯。

后来因为证据不足,她被无罪释放,从那之后陈轩就记恨上了她。

即使现在陈轩娶了她,也仍旧没有停止对她的恨意。

接下来几天陈轩再也没有出现在病房里,倒是李泌却来过,温柔似水的脸上此时带着讥讽的笑容说:“苏牧语,你还是乖乖的离婚吧,即使你再坚持,到最后还是会被轩哥哥抛弃的,看到了吗,这是他送给我的。”

一枚耀眼的钻石戒指戴在李泌的无名指上,刺痛了苏牧语的眼,她结婚的时候本来想要的,只是陈轩说她不配。

苏牧语深吸口气,找回了声音,“你们别忘了,我现在怀着孕,婚姻法规定女方怀孕期间丈夫不能提出离婚条件,所以,我和陈轩离不了婚,你也就是一个小三罢了!”

李泌的脸顿时变得狰狞,“苏牧语,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现在是心平气和跟你说,如果你在不识抬举,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你对我客气过吗?从你知道我喜欢陈轩之后就想尽办法的从中作梗,在他妈妈去世第三天,你就假装约我吃饭从而下药,在把我送到陈轩的房间,”苏牧语红着眼愤然道,“你我都知道陈轩的脾气,他以为是我害死他母亲的,我又上了他床,他此生都不会在原谅我!”

李泌的语气瞬间软下来,“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下的药,这些还不都是你看见自己得不到陈轩的爱,就想要给他下药爬上他床!”

“证据我没有,但我心里一清二楚,李泌,你不要把别人都当成傻子,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做的丑事要是被陈轩知道,他还会那样爱你吗?”苏牧语冷笑一声。

第7章 他会相信谁

被说中了李泌索性也不再装,“就算我做的又怎么样,就你现在这幅模样已经在陈轩的心里根深蒂固,你以为他会相信你?”

“李泌,你这么恶毒小心遭报应!”苏牧语盯着她,一字一顿道,“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李泌被气的够呛,“苏牧语,我就算是死也拉上你做垫背,咱们走着瞧!”

“我等着,等着看你怎么遭报应的!”

“你?你以为你还能看到吗?很快,你那双眼睛就是我的了,”李泌轻轻一笑,柔柔说,“哦对了,轩哥哥心疼我,他为了我连他的亲生骨肉都不要了,不过是眼睛而已,他能给我,好像之前已经做了检查吧?”

苏牧语瞪大眼不可置信,“不,不会的,陈轩不会不要孩子的,这是他的亲生骨肉!”

“你不是早就听他说了吗,”李泌一字一顿的说,“他说,你这贱人不配给他生孩子。”

苏牧语整个人都像是被雷击中了一般,喃喃道,“不,不可能,他怎么能这么做……”

李泌又笑出声说,“这样吧,我发发善心,只要你肯和轩哥哥离婚,到时候我跟他说说,让你的孩子留个全尸,总比被搅成肉末好。”

听到这话,苏牧语愤怒的喊,“滚!你给我滚出去!滚!”

李泌大笑出声,转身离开了。

苏牧语瘫软在病床上,突然想到什么,连忙拿过手机来给陈轩打电话。

好半天那边才接起,只不过声音依旧冰冷,“苏牧语,你要干什么?”

“陈轩!你是不是要打算让我流掉孩子?!”苏牧语焦急的问着。

“你抽什么疯?”

“陈轩,李泌说你要让我……”

苏牧语刚要开口问,手机那边的陈轩似乎被什么人打断,紧接着他冰冷的声音传来,“苏牧语,像你这种恶毒的贱女人也配给我生孩子?别做梦了,你最好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嘟嘟嘟——”

冰冷的手机里传来忙音,让苏牧语仅存的心意渐渐冷却了。

她已经怀孕八个月了,这其中的艰辛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怎么能允许别人伤害他,那个人就算是陈轩也不行!

在医院待了一整天,苏牧语再也承受不住了,到了夜里的时候就再次找寻机会逃走。

苏牧语没敢坐电梯而是走安全通道,她不甘心就这样把眼睛给了李泌,不甘心就这样退出成全李泌和陈轩,但是如今为了孩子她没有办法,现在只能暂时先找个地方把孩子平安生下来再说。

突然,消防通道门被人推开了,苏牧语还没看清来人就被人拽住了。

“啊!你们做什么?!放开我!唔!!”苏牧语的嘴被人堵住了。

“把她推进去!”一个女人急忙命令着。

苏牧语拼了力气挣扎却被人丝丝按在推车上,眼角余光瞟到李泌的身影,她怎么会在这?

刚才的声音也是她的……

苏牧语被他们推到一间病房里,看到那设备她也知道即将面临什么,急忙从车上下来,但随后被人抓住。

第8章 引产

“牧语姐,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轩哥哥说不要这孩子,你认为你孩子还能留下吗?”李泌嘲讽的声音凉凉的传来。

“放开我!陈轩没说不要孩子!我要见他——”苏牧语奋力挣扎。

“他说了不想见到你,吩咐他们快点动手,好在接着做眼角膜手术呢!”李泌冷声说道。

苏牧语的双手被人死死按着,她愤怒的喊,“不!不会的!我要见他!陈轩——”

“你没听到吗,轩哥哥说你这种人不配给他生孩子,所以,你还期待什么?”

“我这孩子已经足月了,你们不能这样做!”苏牧语惨白着脸喊着,陈轩真的绝情到这个地步吗?

这是他的孩子啊,他怎么能这样做?

“足月又怎么了,死胎引产多么正常,”李泌冷哼一声,然后命令道,“还愣着干什么,动手!”

几人急忙驾着苏牧语到台前,苏牧语惊慌的挣扎,慌乱间她的手抓到了剪刀,直接就扎在一人的手上,那人吃痛松手,她趁乱间往门口跑。

“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身后传来李泌的声音,苏牧语不敢扭头只能拼了力气的跑。

“咚!”她撞在一堵肉墙上,眼见要摔倒的时候,被人拉住了胳膊。

“医生,求求你救救我,他们要流掉我的孩子!”苏牧语惊慌失措的抓住眼前身穿白褂的男人,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谢医生!”随后追来的人一看到是谢辰,慌忙要跑。

“站住,”谢辰看了眼抓着自己胳膊上白的没血色的手,在一看手的主人是个孕妇,皱起眉头呵斥,“谁让你们私自引产的?!”

这孕妇明显已经足月,是谁如此大胆要引产?!

“是陈总命令的。”

谢辰微愣,市里边有遮天蔽日本领的只有陈轩!那么眼前这个就是……

“医生,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我不能没有这个孩子!”苏牧语慌忙说着,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谢辰忙扶住苏牧语,冷声说:“孕妇现在这种情况不宜做手术!”

隐在暗处的李泌愤愤的握紧拳头,眼看着就能把那孽种弄掉了,这是从哪里杀出个多管闲事的!不行,必须趁着陈轩出差的空档弄掉苏牧语的孩子!

谢辰看着病床上瘦小的女人,明明怀着孕却那般瘦,面容也比正常人白许多,眉眼中满是忧伤落寞,这就是陈轩的新婚妻子,是他要负责取眼角膜的捐献者?

捐献者?

谢辰拿出手机打电话,“你让我匆匆回国便是来取你妻子的眼角膜?她的身体特征并未显示有什么问题!”

“这个你别管,你照做就是了!”

“她可怀着孕呢,你怎么这么做?”

谢辰无法理解,当初在国外进修的他听说陈轩要结婚了还挺为他高兴的,可现在看来,他和这个女人之间有很大的隔阂。

“孩子我是不会要的,行了,我忙着呢,你先给她检查着,等我回去再说!”陈轩有些不耐烦,脑中想到那个倔强又脆弱的身影就更加不耐烦了。

为爱成囚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为爱成囚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为爱成囚全部精彩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