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稷宋茗微小说by飞云冉冉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时间:2020-01-06 18:12:43    作者:飞云冉冉    来源:WXB

小说简介:遇你成痴,一世殇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失忆时,他叫她娘子。好了后,他说她是他犯下的错。他视她如洪水猛兽,命她别再出现。当天人永隔,他才知道原来他一直想要粉饰的一切,早在与她相遇的那一刻已成齑粉,不堪一击。...

允稷宋茗微小说by飞云冉冉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遇你成痴,一世殇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四章 我愿意

宋茗微止不住地轻颤,手脚都冷了起来。

她不由得抬头看向了那俊冷的背影,等待着他的回答。

说得上话的将士都看向允稷,“将军,这乃是大善。”

双方既要停战,互相赠送美女乃是常事,而且突厥小王子亲自提这事,如果拒绝了,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又挑起了由头,准备战事。几个人私下聊过,对于突厥这次突然提出求和,态度上并不敢放松多少。

突厥小王子回头看向宋茗微,道:“你可愿意跟随我?到了我们那,你就可以脱离贱籍,做我的妃子。”

酒杯微顿,允稷清冷的凤眸凝住,整个人犹如一块寒冷的冰似的。

宋茗微清楚自己身份低贱,在突厥小王子以及这一众将士眼里,不过是个营妓罢了,她没有话语权。

她能说不愿意吗?

这话,该交给将军来说。

她微垂着头,道:“妾一切但凭将军做主。”

话落,她紧紧地拽着衣角,双手微颤。

突厥小王子笑看允稷,问道:“不知道将军意下如何?我这美女你一定喜欢的,我带了她的画像来。”

突厥小王子拍了拍手,就有侍卫带着一幅画前来。

那侍卫打开画,宋茗微匆匆瞄了一眼,是一个极美的女子,只是那长相竟是有七八分地和她相似。

那一瞬间,她迅速扫向允稷,见到他微垂的眸子和放下来酒杯。

允稷盯着画中人,声音低冷。

“放了她。”

“好啊,咱们来交换如何,放心她在我那很安全,没有被亏待。我也不会亏待你身后这美人,我说了打算娶她做王妃,那便是说话算话。跟着我她的出息只大不小。”

宋茗微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全身血液都仿佛凝固着就等着他一句话才能顺畅。

允稷长久的沉默,周遭的将士们都坐不住了。

明参将举杯朝脸色渐冷的突厥小王子致意,突厥小王子扬起了一抹笑,席间的氛围才又活跃了起来。

待人请那突厥小王子去休息,宋茗微才松了一口气。

几个将士命宋茗微到帐外候着,就急吼吼地和允稷说了起来。

宋茗微端着盆子到溪边浣洗,心绪不宁也就没注意他人蓄意的靠近,待发现是那突厥小王子,脸色变得煞白。

“别害怕,以后你要日日面对我,难道总这样?”

她小心防备,却也忍不住想要斥责他的无礼。

“请小王子莫要胡言,奴是大周人,不去突厥。”

突厥小王子冷嗤了声,道:“就算你是公主,也没这个底气说这话。两国交好,就算是公主都要奉命和亲,更何况是你。”

宋茗微一噎,抿着唇不肯说话。

突厥小王子轻笑了声,“你寄希望于允稷?你可知道我刚刚拿出的画像那画的是谁?”

是谁?

她的确好奇,可不知道为何,心惴惴难安,不敢去问。

“她啊,是已故的将军夫人唯一的妹妹。听闻将军夫人临死前,只留下一句遗言,就是让将军好生照顾她这妹妹。这里头不是没有让将军续娶人家妹妹做填房的意思。”

突厥小王子眯着眼盯着那脸色越发惨白的女子,继续道:“你说,我用她来换你,他会不同意吗?”

宋茗微浑身僵硬,手中的盆子啪地一声坠在地上。

少女呆若木鸡,仿佛被抽走了灵魂似的。

那芦苇荡处听到的那些悔恨的话再次钻入她的心窝。

她也不理会那突厥小王子,收了盆子跑去了将军帐。

营帐里传来了几个男人的声音,她呆在帐外,一动不动地听着。

“允稷,自从夫人没了,你的日子过得很苦,我知道你一直在找明月,好不容易有了她的消息,你就这样放弃了吗?不过是一个军妓,放了就放了。为了找明月,你潜入突厥,身受重伤还失忆了,这些我们都看在眼里,放弃了我怕你心难安啊。”

“允稷,作为明双的哥哥,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你不会因为那个长的像明双的女人就忘了明双吧?你可记得她临终前的嘱托?好,就算你忘了,你别忘了大局,你知道现在拒绝了突厥小王子是什么后果吗?他一旦发动战事,朝廷那只会认为你因为一个军妓误国,到时候皇帝容不下你,百姓们也会唾弃你!”

好半晌都没有听到允稷的声音,她鼻子一酸,才明白自己不过一个军妓,却给了他莫大的压力。

“我没忘,从不肯忘,这一辈子我只有明双一个妻子,想忘也不能。”

那低沉淳厚的声音传来,这里头透着浓烈而澎湃的爱,仿佛刻入了三生姻缘,恨不得永生相随。

边疆的风清冷而长,卷起了她柔软的发丝,露出了那张颇为令人惊艳的容颜来。

她摸了摸自己这张脸,声音悲戚。

“到了突厥,这脸便也没什么用了。”

她猛地上前却被两个侍卫拦住。

“奴有事要求见将军。”她大声说道。

帐外的声音打断了谈话,明参将皱着眉头,脸上露出了厌恶的神色。

明双死后,他最见不得那些长得像她的女人,见到他们刻意的模仿,只会让他恨不得砍下他们的头颅。

“她来做什么?让她下去。”明参将道。

允稷淡淡看了他一眼,道:“让她进来。”

得了应允,宋茗微咬着唇,踏入了营帐。

她脸色苍白,水盈盈的眸子里透着一股子倔强,抬眼看向允稷的时候,目光凝在了他的身上,将他的眉眼深深地看了一遍,只留作最后的念想。

明参将暗骂了一声狐媚子,就听得她道:“奴愿意跟随突厥小王子,换回明姑娘。”

清越的声音回荡在这营帐内,几个将士都愣了下,不敢置信问道:“你愿意?”

第五章 她怕是要自尽

一道清冷的目光袭来,宋茗微艰难地吐露了一个字。

“是。”

允稷站了起来,他一步一步朝宋茗微走去。

宋茗微却不敢再抬头看他,只怕多看一眼就会和前几天一样,哭着求着他让他别送她走……

她终于明白,自己于他而言,什么都不是,只怕是个累赘。

当初他失忆之时,她许了生死相依,不离不弃,只是这会儿,这些誓言都做不得数了。

她抬头朝他轻笑了下,却瞥见了他倏然的冷。

“你刚刚见过突厥小王子?”允稷冷声道。

宋茗微顿了顿,点了下头。

允稷凝视着她,想到了突厥小王子的姿容和沿途来小娘子们痴痴的向往神色,心无端一沉。

“想跟他走?”

她也看上了那突厥小王子?

允稷陡然想到了突厥小王子的话,他说会给她脱籍,会娶她做王妃,给她更大的出息……

允稷恍然想到,留在他身边,他是什么都给不了她。

当即胸口被什么东西狠狠一撞,他素白的衣角撩起她的一丝发,然后越过她走向了帐门口。

宋茗微呼吸一凝,听得他不轻不重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幽幽的,在她失神的脑海中震荡。

“你走吧。”

她失魂落魄地出了营帐,因为没什么东西可收拾的,她两手空空地被突厥小王子拦腰抱上了马背。

临行前,她一瞬不瞬地望着那道颀长的白袍,直到他那袖口的蓝色腾云祥纹渐渐被模糊的泪水取代,直到突厥小王子大声说道:“一个时辰后,你要的人会回来的,我说到做到。”

“驾!”

突厥小王子调转马头,带着到手的美人转身离去。

宋茗微浑身僵硬,手紧紧地抓着鬃毛,不由得回头去看那人。

她以为自己心甘情愿,到底还是想要得到他一丝怜惜,哪怕这时候他能多看她一眼该有多好啊。

可突厥小王子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她的视线,而她能看到的都是那些主将们高兴的神色,无不是感念那个明双的妹妹要回来了,了却了将军一番心事。

“还不死心?人家要的从来不是你,天下长得相像的人何其多,灵魂不同,不过是个提线木偶,他人不会多看你一眼,你于他而言,不过是乙丙丁戊罢了。”

突厥小王子无情地给了她一个迎头痛击。

将军帐里头,几个主将坐在一起商量着明月回来了安排哪个营帐,让几个小兵士去买一些女人用的东西,再去买一套成衣,还有一些好用的胰子来,他们兴致勃勃,而允稷却盯着那兵书发愣。

他看着他们热衷地讨论着如何好好安待明月,却想到了在那山谷口娇弱的女子哭泣的模样。

想到了她被士兵们看不起,糟践,想到她孤独可怜地祈求他别丢下她。

就连做梦,也不过是反反复复那句话罢了。

这些将士们不会去顾及一个军妓的生死,明参将更是极为恼恨她那张像极了明双的脸。

她走了,他们依旧,他们快活,他们的言语里只有用她换来安全和自由的另一个女孩的名字。

他忽然心里惴惴地不安了起来。

她一个渔村姑娘,从没有到外头来,没见过什么世面,过不惯这外头的日子,那突厥听说到了冬天极冷,常有冻死饿死的……

一个时辰,就这么恍恍惚惚过去了。

等外头传来了女子清脆的声音,他猛地站起来,只以为是她回来了,拉开帘帐却被一个女子占了怀。

“姐夫,我回来了。”

他浑身一僵,那鲜活的双手在抬起来的时候像是被雷电劈中,成了枯木般,没了动静。

“回来……就好。”

他避了避身子,明月此时被明参将拉到一边,问东问西。

允稷不经意看了眼帐外,见洗衣院的嬷嬷在外徘徊,面有难色。

他拉开帘帐走了出去,那嬷嬷就悄声说了怀疑的事。

“将军,我素来有些不适,就请了军医给我开了药,其中有一味是有毒的,这药如果只是用来抹在患处不消半日就能消肿,但是如果不小心误食或者沾上了血液,那可是要命的。我刚刚发现少了些药,发现在宋茗微的床头那有我那散了的药,她无病无患,怎么就取了我那药?我记得当时军医给我这药的时候还特别提醒了他们,说轻易碰不得……”

嬷嬷的话还未讲完,将军就已经翻身上马,片刻就扬尘而去,没了踪迹。

嬷嬷呆呆地看着,她在军营多年,将军对任何女子都不假辞色,就连那亡故的将军夫人的妹妹,他也从没有主动请到将军帐里,今天发现了这事,少不得要和将军说道说道,只愿将军能赶得上,否则那宋茗微没了性命……

边疆的风特烈,随着马儿驰骋,那风嗡地人耳朵发疼。

允稷只觉得风还不够猛,因为马儿还不够快!

他恼自己早该想到,想到她看不上那突厥人。

恼自己忘了和她在渔村的时候,那时候战事吃紧,外头传来许多动摇民心的话,无不是将军受伤,连日来不曾迎敌,恐怕城要破了。

那时候她说,就算是死,也不愿意做突厥人的奴。

这话,言犹在耳。

“驾!”

他怒喝一声,马儿加快了速度,在烈日下挥汗如雨。

到了突厥小王子的驻扎地,他停了马,却见一波人行动鬼祟神秘,他拍了拍马儿的头,马儿就跟着那批人的后面走去,而他悄无声息地翻入突厥小王子的营帐。

一个营帐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他一顿,靠在那听了起来。

“明月姑娘可是回到了允稷身边?”宋茗微问道。

她的手摸向了簪子,这里涂了嬷嬷的药,虽然不多,扎一把在身上,怕是必死无疑了。

她知道以她一个弱女子,是逃不出这,逃不出突厥小王子的手掌心的。

可她发过誓,一女绝不嫁二夫,也绝不侍奉敌人,虽两国和谈,但村子里投身作战的很多人都死了,没死的缺胳膊断腿地回来,就连她爹娘当初也被突厥人抓起来威胁将士们,最后还是成为了他们的刀下亡魂。

“自然是送去了。这下你好安心了,做我的女人。”

第六章 太像了

突厥小王子伸手去拽她,她匆匆躲过,就拿起那把簪子对着自己的喉咙。

“突厥贼子,他们都以为我看上了你尊贵不凡的身份,看上了你俊朗的外形,可在我的眼里,你们突厥人狼子野心,畜生都不如。我宋茗微不屑于伺候畜生,那明月回去了,允稷也该放心了。他这件事总算没有对不起他的娘子,也不知道我替他做了这事,他会不会还觉得我是他的错?”

她哽咽着,想见他最后一面,却怕是痴人说梦了。

突厥小王子阴沉着脸,道:“给脸不要脸的贱人!”

宋茗微笑了起来,不去管那突厥小王子说了什么,一簪子就要刺入喉咙。

却听得一阵风刮来,然后一声轰响,那突厥小王子就被打昏了过去,而她手上的簪子扑通一声掉在了地上,性命关头,那本应该出现在他面前的人喘着气,脸色煞白,双目通红地盯着自己。

她怔怔地看着,然后浑身激颤,最后一把扑入了他的怀中。

允稷本该推开她,只是她呜咽地像是个小兽,而这里本不能久留。

他抱着她冲了出去,到底是两个人,这边的巨响引起了外头的注意,两人很快就暴露了出来。

“抓刺客!”

刀剑袭来,允稷腹背受敌却还是要抱着她不忍让她受半点伤痛,只是这般下去,到底力不从心。

一剑刺入了他的肩头,宋茗微吓得呼吸都停了,他却翻身出了这营地,上了马儿就飞奔而出。

跑了约莫二十里,就遇到了大周将士。

允稷将宋茗微抱下了马,对上军营那些不赞同的目光,面不改色地撕下了肩头的衣袍,军医立刻上前给他包扎后,他道:“明参将,你带着二十个精兵,跟我去看一下,那突厥人有古怪。”

“将军,我看您是糊涂啊。”几个主将狠狠瞪了宋茗微一眼,暗骂这是一个祸害,此时见突厥人带兵过来,只好吐了口唾沫,随时准备着。

“将军,你可想好了这事传到皇上耳朵里,会是什么后果?将军为了一名军妓破坏两国邦交?不如将这妖女送出去。”明参将道。

允稷上了马,“磨叽什么,其他人给我分散突厥人的注意力。”

明参将暗恼,只好带了人跟着允稷又潜了回去。

宋茗微愣愣地盯着允稷的背影,目光落在了他丢在地上的血红色布衣片上。

几个将士怒瞪宋茗微道:“还不走!”

宋茗微回到了营地,掀开将军帐的时候,见一个靓丽的女子背对着自己铺床,那女子摸着被子上的鸳鸯绣,声音悲戚。

“姐夫,这被子都破了,还舍不得丢吗?姐姐走了好些年了。今晚,就让明月留下来陪你吧。”

宋茗微僵在那,好半晌退了出去。

她找了嬷嬷,又住回了洗衣院。

待到夜深了,终于听到了 允稷当兵回来的消息,只是将军身受重伤,昏了过去。

明参将立刻写了奏章发往京城,将突厥人挖掘我大周铁矿的消息告知陛下。

宋茗微一听说允稷回来了,就急急忙忙地起床,她弱质纤纤,跑到了将军帐的时候喘着气,正要进去,却听得几个主将的声音。

“允稷,你说过除了明双,你这辈子谁都不要的。所以明月伤心外度,才被突厥人抓住,可你今天所作所为,不知道的人以为你是发现了铁矿的秘密才和突厥人起争执,可你明明是为了那么一个军妓!你难道要纳她为妾?”

宋茗微的手僵在了帐帘上你,漂亮的凤眸盯着营帐这几个倒影。

“是,除了明双,我这辈子谁都不会要,你勿用揣测。”

宋茗微放下了手,听他的声音应该是好些了,里头那么多人,还有明月殷勤的照顾,她站在这做什么呢?

她一步一步地挪了出去,竟不知道要去哪儿才好。

直到到了小溪边,她借着月光坐在了一块大石头上,拿出了一个木娃娃。

这是允稷给她雕刻的,那时候他们幻想生一个孩子,幻想着一生一世白头到老。

这木娃娃活灵活现,娇憨可爱,她摸在手里,却没有之前那种满满紧实的幸福感,只觉得越发地虚无。

被揭露了野心和目的的突厥人终于露出了狰狞的面孔,没有任何预兆地就突袭大周军队。

突厥小王子尤为狡猾将这件事的事实换了个说法,只说是允稷沉迷美色,与他抢一个美人,这才引起两国交战。

这说法瞬间就传遍大周,这几天宋茗微的日子不好过。

她被士兵们排挤,被军妓排挤,路过就听了一耳朵祸害两个字,她无声苦笑。

倒是宁愿是祸害,倒是宁愿他真的视她如命,为她疯狂, 那么她也不委屈了。

“宋茗微。”

她正浆洗士兵衣物,被人一叫,回头见美丽的明月姑娘站在她的身后。

她站了起来,道:“见过姑娘。”

明月怔怔地看着她,眼前的女子让她一度恍惚,以为姐姐回来了,就这么俏生生地站在她的面前。

太像了,像的就好比是同一个人,就连她这个亲妹妹都认不出来了。

明月深深地凝视着她,半晌才道:“姐夫和我说过,那天他早就发现了突厥小王子的古怪,所以就去查探,因为意外发现你要寻死,到底是因为你长得有些像我姐,他还是把你救回来了。但无论他做什么都是为了大局着想,他让我别误会了。”

第七章 斩杀军妓

“哦。”

宋茗微应了声,脑袋却嗡嗡作响。

他做什么都是为了大局吗?

那如果有一天,她乱了他的大局,他会怎么做?

宋茗微顶着妖女祸害的名头,怕是要影响军中士气,她虽没出军营,但是听一些士兵们说起他们去镇上时百姓对她怨怒不已,无不是说她迷惑将军和突厥小王子,引起战事。

也不是没有人提出要将她送给突厥小王子,好平息这战事,可允稷压下来了。

可这怨气靠压能压的住吗?

百姓苛求的和平就这么破坏了……

“你也别想那么多,这几天战事频繁,死伤的兄弟太多,将军也没心思去管你,如果你受了慢待,可以告诉我。”

宋茗微后退了一步,“奴不过是个军妓,没有什么慢待不慢待的。”

她听到死伤的兄弟太多,心就是一跳。

匆匆告别了明月,就将洗好的衣服挂起来。

她去了将军帐,跪在了允稷的面前。

“将军,奴愿自请去照顾受伤士兵,还请将军恩准。”

允稷低头凝视着她,见她的双手似乎越发粗糙隐隐有些脱皮,想到这些日子她浆洗的衣服数不胜数,那天他受伤回来后,她就没有进这帐来,只是越发尽心地做事。

“抬起头来。”允稷道。

宋茗微犹豫了下,将那张清瘦的脸露了出来。

允稷眉眼一跳,不过是一个多月罢了,这些日子她没出现在将军帐,就算是远远看到了他也躲了起来,这一个多月他也就匆匆看过她的背影,竟瘦了这么多。

那双明亮的眸子下隐隐有着阴影,看过去憔悴而纤弱。

宋茗微长睫轻颤,在他抿着唇低头不语的神色中,只觉得越发窘迫。

“不用你去。”

允稷说着就披上了甲,撩开帘帐出去了。

“将军!我……”

“我只说一遍。”

随着那帘帐覆下,遮住了他颀长的身影,也遮住了宋茗微那瘦弱的身躯。

她正要出营帐,明月就走了进来。

“姐夫不让你去是为了你好,你要去了,不知道多少将士要暴跳如雷,他们不会以为你是好心要照顾他们,他们只会以为你就连打战都要粘在将军身边,迷惑将军。”

明月坐在了允稷的床榻上,微微眯着眼看向宋茗微,成功地看到了宋茗微煞白着脸的样子。

太像了,这样像是不能留了。

明月继续道:“其实,只要你毁去容貌,大家看到你的脸,自然谣言就破了。”

宋茗微唰地抬头,不敢置信地看向明月。

明月呵地一笑,“别这样看我,我也是好心。你知道我们明家的人是多么厌恶那些长得像明双的人吗?明双没了,再看到这样的脸,只会让我们更加心痛,而这样的脸出现在明双的丈夫面前,只会让我们觉得她死地委屈,死都被人拿来利用!”

宋茗微狠狠一颤,她没有……

她想要大声说,她没有利用,可想到允稷见到她的第一眼就喊她娘子,便觉得撕心裂肺般疼。

“不着急,我从突厥那得来一份诅咒,只要你想通了,随时可以来找我。没了这容貌,你可以活的自在些。”

话落,明月就下了逐客令。

宋茗微出了将军帐,神色恍惚,她想过或许该和他说再见了。

但她清楚,不论是在军中还是在普通百姓那,她都被骂地体无完肤,离开了军营难道外面就解脱了?

突厥的反击是早做准备,而大周的军队因为之前突厥的求和而有所放松,这一场仗打下来,大周军措手不及,竟被迫地拔营迁移。

宋茗微得到通知的时候是夜里的寅时。

多数军妓脸上都露出了惊慌之色,急忙地收拾东西,就准备跟谁大军迁移。

宋茗微要收拾的东西不多,她帮忙收帐篷的时候,马蹄声不断,嘈嘈杂杂的。

行走了三天后,队伍越发缓慢,伍长恼怒不已,连番催促。

然而军数庞大,军队臃肿,尤其是过一些山谷和爬山时候,就越发拖慢,军机延误不得!

军队临时在山腰处驻扎,主将几个将军队的情况一一报给了允稷。

“将军,行军最忌讳怠误军机,咱们这一行带这么多女人,他们脚程慢又娇弱,咱们顾不上他们。末将以为,为大局着想,请斩杀这些军妓!”

允稷眯起了眼看向了提出这一议的明参将。

被明月带来营帐外的宋茗微瞪大了双眼,她看向了明月。

明月朝她轻声道:“可还记得我当初所言?姐夫所为,一切都是为了大局。”

浑身仿佛被冷水浸透,宋茗微梗着牙,不发一言地听着。

“是啊将军,细数各朝各代,这种事也不是没发生过。将军莫要太过仁慈。”

第八章 你竟然有了!

“斩杀?”允稷幽幽问道。

几个将士们点了下头,“他们毕竟是大周人,如果只是抛弃了,一旦他们被突厥人抓到,必然生不如死,不如咱们给他们个痛快。”

允稷不言。

“将军莫不是舍不得那叫宋茗微的吧?将军为了她已失了英名,可不能再这般了。”

“如果将军不忍心,那属下替你!”

允稷站了起来,看向明参将。

“不用你动手。”

允稷出了帘帐,见双目含泪却倔强盯着他的宋茗微。

“跟我来。”

他拽着宋茗微的手,见明月他们想跟着来,就道:“都别过来。她曾在我性命垂危之时救过我,无论我做什么决定,希望你们尊重我。”

那些将士们再没有动弹,只是盯着允稷的背影没入林子里。

他走地很慢,她一步一步紧紧跟随。

等到了山崖边上,他止步。

山下的流水声传来,宋茗微低头看去,一条河流淌着,映出波光粼粼。

她忽然笑了出来,道:“你,要杀我?”

允稷松开她的手,道:“脱下鞋子和外衫。”

宋茗微闻言却没有照做。

她只是盯着他的脸庞,看着他额上的莲花印记,忽然道:“初见你时,你额上的莲花让我以为你不食人间烟火,想你是个温柔善良的男子。可再见这额上的莲花,却觉得冷冰冰的,怕是开在天山上的雪莲吧,高不可攀。”

允稷顿住。

这话,莫名地像是根尖锐的针,狠狠地戳了进来。

“你走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宋茗微坐了下来,双腿放在了悬崖外,几粒砂石哗哗地顺着她这个动作掉下了山崖,只看得人心惊肉跳。

她仰望天空,优美的脖颈伸长,她深吸了一口气,晃了晃悬空的腿。

允稷猛地上前,她转过头来,道:“允稷,在你心里,我算什么呢?”

允稷双眸闪动,他本意并非如此,只是虚做个掉下悬崖的假象,可她竟就坐在那么危险的地方。

“你上来,把鞋子和外衫脱那,从这条小路往山下跑去,带着我之前给你的文书,你完全可以有一个新的身份,一切可以重新来过。”

宋茗微扬起了一抹笑来,“何必为我考虑这么多?不过是你看不上眼的军妓罢了。”

“别闹!”他肃了声。

别闹……

这话以前是她爱在人前闹他的时候,那时候隔壁婶子来家里吃一顿便饭,三个人吃着饭,她那在饭桌下的腿却并不安分,撩地他等到婶子走后,狠狠地惩罚她。

往后每每有客人来,他总要说这么一句。

宋茗微笑着从悬崖爬上来,站在了他的面前,双手撘在了他的肩膀上,在他陡然屏息敛目的时候,吻上了他的唇。

他浑身一僵,像是块硬邦邦的石头似的。

她却放开了他,然后脱下鞋子和外衫,道:“允稷,我舍不得死的,我一定会回来的。总有一天你会记爱上我,像是个盖世英雄一样骑着大马,抬着轿子来迎娶我过门。你会的,你一定会的!”

话落,她扭头朝着林子走去,沿着他说的路,只是脚下荆棘遍布,刺地生疼,她咬牙停着,不敢回头。

“等一下。”

他忽然拽下一些草和蔓藤,在手中搓着,他的手粗糙地很,却还是磨的发红。

等他将一双刚编织好的草鞋递到了她的脚边,他才起身,脚步再没有半分停留,不过片刻就消失在这悬崖上。

飞鸟悲鸣,他走了……

宋茗微这才抱着双肩哭了出来,她穿上这草鞋,疯狂地跑了起来,朝着允稷说的下山的路。

只是,当她看到突然出现的明月,还有她手里明晃晃的刀的时候,她摇头道:“为什么?”

明月笑了起来,她笑地尖锐,而那双漂亮的眼睛却盯着宋茗微的脚下。

那是一双再普通不过的草鞋了。

宋茗微立刻扭头跑去,明月不再收敛杀意,直直追击宋茗微。

“别跑了,大军已经出发了。”明月呵斥道。

宋茗微没理会,只是一路跑着。

然而到了刚刚分别的悬崖这,她却是再也跑不动了。

“跑啊,继续跑啊!”明月狰狞着一张脸说道。

宋茗微一个趔趄,倒在了悬崖边上。

许是刚刚跑地太急,一阵恶心想吐,就干呕了起来。

明月举刀的手顿了下,然后突然歇斯底里了起来。

“你有了?贱人,你竟然有了!”

宋茗微一怔,忽然想到迟到了有十来天的天葵,心咚咚咚地跳了起来。

“死去吧。”明月举起刀,狠狠地朝宋茗微刺了过去。

宋茗微下意识地往边上一滚,那头是万丈深渊!

遇你成痴,一世殇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遇你成痴,一世殇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遇你成痴,一世殇全部精彩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