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菁竹小说by夜兮兮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时间:2020-01-06 18:02:27    作者:夜兮兮    来源:WXB

小说简介:锦绣田园:农门医女倾天下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一朝穿越农家,诈死寻生。面对便宜包子爹娘,唐菁竹恨铁不成钢,只能领着便宜爹娘脱贫致富,在经历一次又一次奇葩亲戚之后,包子爹娘也会发飙。一手医术走天下,种田经商随手拈来,唐...

唐菁竹小说by夜兮兮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锦绣田园:农门医女倾天下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 我回来了

只见阿牛哥打手随便捞了两把就将散落在外面的内脏肠子塞回了野狼的肚子,然后又随手抓了一把野草贴着那破口处,用布条将野狼勒起,单手一拎就搁在了肩上。

好干净利落的手法。

唐菁竹心中暗暗赞了一声,就见阿牛哥已经站起了身子,藏在简陋面具里的眼睛直勾勾的对上唐菁竹的眸子,微微一眯。

“啊?我这就带路。”

唐菁竹一顿,连忙转身寻准方向迈开步子,待走出三五步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是如何读懂阿牛哥要表达的意思的?

听着身后似有似无的脚步声,唐菁竹将心头的疑惑压了下去,紧了紧手中的饼子,丝丝麦面的香味窜入鼻孔,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这饼我先吃了,日后我十倍还你。”

阿牛哥安静的跟着没有说话,若非能够感觉到身后若有若无的脚步声,唐菁竹几乎都要以为这里只有她一个人了。

没有得到阿牛哥的回应,唐菁竹就当他默认了,当下将饼捣鼓出来大大的咬了一口,满足的眯了眯眼睛。

前世不缺吃穿,从来不觉得这一块普通的面饼子也能够如此的美味,原主果然是被那唐老太婆给虐待惨了,这种饼子,原主可以说是一年里都不一定能吃到一次。

因为好吃的都被唐老太婆自己吃了或者留给了她的孙子了,原主这个孙女,是吃糠皮糙米面长大的。

后面的阿牛哥看着前面踉踉跄跄带路的唐菁竹,眼里闪过一道暗光。

唐家村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白日里发生的事情,倒是在村里传了个遍,这唐家之女被弃乱葬岗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他本没当回事。

可是这本该已经死去的人此时不仅活生生的在自己的前面,甚至独自一人猎杀了一只野狼。

莫非这丫头,是故意隐藏了自己?那她是有什么目的?

而另一边,不知道自己女儿已经醒来的老三夫妻两正在茅屋中商量着去乱葬岗走一趟。

“虎哥,你身子不好,就别去了,让我一个人去吧。”钱氏胡乱的擦着眼泪,透着黑暗心疼的看着咳嗽不停的唐虎,一边给他顺着气,一边努力的想着屋中是否有能够点燃的东西用来照明。

“不行,乱葬岗那地势荒凉,常有野狼出没,白日里常人都不敢久留,何况你一个弱女子,为夫不放心。”

唐虎双眼红通通的,反手抓住钱氏的一只手,“孩她娘,你在家待着,我虽然腿脚不好,但是我可以去找秋山哥帮忙,陪我走上一趟,你就听我的话吧。”

“这……”

许是因为夜里安静,又因为这山脚下就这么一间屋子,里面的人说话声音可以传出很远。

大老远的,唐菁竹就听到了屋里的对话,眼眶瞬间就红了,把她吓了一跳。

这可不是她的情绪,难道说原主的魂魄还残留在这具身体当中?那自己会不会变成精神分裂一样的神经病啊!

一慌神,唐菁竹就没注意脚下,结果踩上了一个碎石,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幸亏她及时反应过来稳住了身形。

阿牛哥伸出一半的手默默收回,淡漠的垂下了眼睑。

强压着原主那想要放声大哭的情绪,唐菁竹来到茅屋跟前才发现屋中根本就没有点灯,顿了一顿,唐菁竹轻轻推开了茅屋那摇摇欲坠的破门。

得亏现在不是冬季,不然这屋子肯定会冻死人的。

“谁?”

听着动静,钱氏一惊,下意识的往唐虎身后一躲,突然又想到自己男人身体不好,又猛然站了出来,“谁在那里!”

屋中虽然黑暗,但也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钱氏和唐虎隐约看见有个人影走进了屋里,因为屋子太小的缘故,只感觉那人一下子就来到了他们跟前。

“她娘……”

唐虎连忙将钱氏往身后拽护在后面,紧张的看着靠近的黑影,声音沙哑:“你是谁……”

莫非是他们的女儿竹儿的魂魄回来寻他们了?唐虎心里十分紧张,钱氏亦是。

“爹,娘,是我,别怕。”

唐菁竹只觉得喉咙有些发紧,虽说有原主的情绪左右着她,但是那份藏在心底的渴望也让她紧张起来。

前世她是孤儿,这一世,有了一双便宜爹娘……

“呀,竹儿?”唐虎一个哆嗦,钱氏更是浑身一震,接着什么也不管就朝着黑影扑了过去,“孩子!娘可怜的孩子!”

嘶……

唐菁竹一个措不及防被人扑了一个满怀,只觉得还没发育出来的胸脯被撞的生疼,正苦恼这玩意会不会被撞坏的时候就被钱氏紧紧的抱住,还来不及解释就感觉自己的肩头开始湿润起来。

哎,女人啊,果然是水做的。

“她娘,你回来!竹儿她,现在不是人了啊!”

唐虎大惊,连忙伸手去抓钱氏,唐菁竹无语,干脆从钱氏的怀里挣扎出一只手来抓住唐虎伸过来的手,“爹,我没死呢,我的死是装的,你们别自己吓自己。”

“什?什么?”

唐虎呆在原地,钱氏一愣,慌忙抬起头来,一双手哆嗦着摸向唐菁竹的脸颊。

唐菁竹在黑暗中无力的翻了一个白眼,捏了捏掌心中便宜老爹的手,“爹,你摸摸看,我是有温度的,娘,你慢着点,别戳着我的眼睛,戳瞎了可就真的惨了。”

“这,真的是热乎的,竹儿,竹儿!”

“是热乎的,是热乎的,她是热乎的!”

唐虎惊呼出声,钱氏有些语无伦次,唐菁竹嘴角抽搐了一下,幸亏是在黑暗中两口子看不见,不然定然会发现唐菁竹的不对劲。

“对,我是热乎的。爹,娘,我白日里是故意装死的,你们别伤心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嘛。”

唐菁竹有些生硬的应付着两口子,突然想起救命稻草一样扭头看着门外的阿牛哥,“你有火折子吗?”

阿牛哥雕像一样立在门口,感应着屋内一家三口的互动,觉得有些不对劲,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突然听到唐菁竹的话,顿了一下,卸下身上的野狼转身在屋外走了一圈。

听到声音,夫妻两才发现屋外还有人在,顿时一惊,想要说话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紧张的抓着自家女儿的手。

“爹娘莫怕,他是好人。”

唐菁竹象征性的安慰了一句,感应到阿牛哥是在屋外捡木柴,心头微暖。

第5章 又晕过去了!

很快阿牛哥带了小捆木柴回来,直接在门外头随便踩塌了常年生长的野草后架起木柴生了火。

火光亮起,瞧着自家女儿当真完好的站在自己跟前,两口子心头重重的松了一口气,“竹儿啊,你真是吓死爹娘了……”

钱氏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语气里虽然埋怨,但是眼里的关怀是真真切切的,唐菁竹虽然有些不习惯,但是心头暖暖的有股满足感。

阿牛哥瞧着三人直接无视了自己,眉梢微挑,自行走到门口拎起野狼的尸体走远了些,掏出匕首开始处理。

“竹儿?那是阿牛哥?”

有火光照明,两口子也大概看清了另外一个人的样子,唐虎有些诧异,紧了紧手中的拐杖。

阿牛哥是被唐老头捡回来的乞丐,平日里沉默寡言,行事喜欢独行,整日里戴着一张面具。

据说是阿牛哥当乞丐的时候和别的乞丐打架弄伤的,有些狰狞,为了不吓到村里的小孩,所以弄了一张简陋的面具戴上。

唐虎觉着,这阿牛哥大半夜的和自己的女儿在一起,莫非是两人一定约定了终身?女儿装死,也是这阿牛哥出的主意?

“阿牛哥?是唐老伯捡回家的那个乞丐吗?”钱氏没有想太多,在她的记忆里这个阿牛哥虽然沉默寡言不好相与,但是人是不坏的,她有一次瞧见阿牛哥救了落水的小五子后悄悄的离开,谁也不知道是他做的好事,还以为是小五子落水后自己挣扎上岸了才晕过去的。

“是他,女儿在乱葬岗醒来准备回家的时候遇见他在抓野狼,女儿无意中搭了一把手帮了他,现在他答应将野狼分我们一半呢。”

听到便宜老爹开口,唐菁竹下意识的抬头去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在处理野狼的阿牛哥。

阿牛哥虽然隔的有十来米的距离,但是也是能清楚的听到唐菁竹他们的谈话,竟是下意识的放轻了动作,想着那丫头会怎么说自己。

唐菁竹的话传来,阿牛哥手上一顿,这谎话说的倒是顺溜,一下子就把他说成了大好人了,自己要是不分半只给她,还真不好下台。

“野狼?你这孩子,怎么能这么莽撞呢,那野狼是你能对付的吗?出了事怎么办?”

钱氏整擦着眼泪鼻涕,闻言吓了一跳,连忙起身仔仔细细的将唐菁竹给打量了一遍,生怕唐菁竹受了伤自己没有发现。

“娘~我没事的,就是无意间搭了把手,其实我什么都没干,都没碰到那野狼呢。”被钱氏紧张兮兮的样子弄的有些不自在,唐菁竹连忙开口扯走话题,“娘,今后我们就住在这里了,相信女儿,我们的生活会越来越好的。”

“啊对,明天我们就赶紧回去,你奶奶见你活的好好的,肯定很高兴。”

钱氏愣了一下,然后又破涕为笑。

唐菁竹瞬间无语,“娘~我装死就是为了离开那个家,你怎么到了这个时候,还想想着我奶呢,她算得上是我奶奶吗?有这么对自己孙女的奶奶?”

说起王氏唐菁竹就气不过,原主可是王氏的亲孙女,结果呢,病了不给治,死了不给葬,随便丢了,这样的老婆子,怎么这便宜老娘还能惦记着呢?愚孝啊!

“娘,你糊涂了,奶奶她那般对我们,我们为啥非要回去受罪呢?”

“可是……”

“孩他娘,别什么可是不可是的了,丫头比我们看的明白,孝敬老人是应该的,但是这孝敬要把自己的闺女搭上,我不答应。”

唐虎打断了钱氏的话,火光下,他的眼中泪光闪烁,可见说出这番话来,他是什么样的心情。

钱氏一哽,她自从嫁进唐家开始,这婆婆就从来没有让她安生过,当初生唐菁竹的时候,昨日里生了娃第二日就催着她起来洗衣裳。

对他们三房,从来都是冷眼相待,自家闺女更是打小就开始干活,本该是花一样的年纪,却有着不输于她一样的糙手。

尤其是想到唐菁竹了无生气的躺在地上的时候,钱氏心头陡然间燃起了怒火。

“是,是我糊涂了,以后我们一家三口好好过日子,与那唐家,没什么关系!”

咦……

唐菁竹诧异的看着钱氏,那张消瘦的脸依稀看得出年轻时的风采。唐菁竹本以为需要好好诱导劝解费一番功夫,没想到这般容易就将包子娘给掰了过来,十分意外。

唐虎用拐杖碰了碰地面,伸手抓住唐菁竹和钱氏的手,声音哽咽,“是我无能,让你们娘俩跟着我受苦。”

这次被王氏赶出唐家,除了这一间茅屋之外就什么都没有,甚至是一口水,他也拿不出来。

“爹,你说的啥话呢,今后没了奶奶的压榨,我们的日子会过的红红火火的。”卷了下舌头有些别扭的喊了一声,唐菁竹勉强安慰着便宜爹娘,心里将那王氏咒了一遍又一遍。

钱氏本是十里八乡数一数二的俏女子,嫁到唐家后被王氏妒忌,整天喊着小妖精,安排各种脏活累活给她干,日积月累的,这钱氏这会都被折腾成什么样了。

体弱多病!

体弱多病,还不是那老太婆给虐待的,原主的记忆里,一开始的时候钱氏的身子就算是月子里落下了病根也是没有这么差的。

“孩子,你似乎长大了。”

唐虎怔怔的看着唐菁竹,眼里透着一股子悲切。

唐菁竹心里一突,这便宜老爹不会已经看出了什么端倪来吧。

“是爹对不起你们,今后,爹会努力给你们弄到吃的,不会让你们再受唐家人的欺负了。”唐虎长长的叹了一声才接着说话,话音落下,唐虎竟是直直的往后倒去,幸亏唐菁竹眼明手快拉住。

“虎哥!虎哥!你这是怎么了?你别吓我?!”

钱氏正在想以前的事情,这会子唐虎一晕,顿时吓的脸色煞白,不知所措的在唐虎身上摸来摸去,以为是哪伤着了。

抓着唐虎手腕的唐菁竹眨了眨眼,一边装着惊慌的样子扶着唐虎靠在墙上,一边暗暗探脉。

嘶,中度脑震荡啊这是,那老太婆下手也太狠了吧。还有这便宜老爹,竟然撑到现在才晕?毅力也不低哇。

想来是一直绷着神经,一会大悲一会大喜的,这会确定自家闺女无事后精神一松懈,所以才晕了过去。

“娘,你先看着爹,我去找阿牛哥帮忙弄点干净的枯草来垫着,今夜先将就一晚。”

第6章 金色的眼睛

脑震荡对唐菁竹来说还好,不难治,虽然没有现代先进的医疗器械,但是这病用药材也是能够调养的过来的。

扫了一眼里面乱七八糟的屋子,那竹板床都散成那个样子自然是不能再用的了,反正这里靠着林子,不如去找些枯叶什么的垫着睡一晚,总比那碎渣渣强。

嘱咐了一句,唐菁竹直接起身奔向阿牛哥。

此时阿牛哥手中的野狼已经被他一分为二,狼皮被他挂在一边的小树上,那光滑的皮面一看就是一个行家。

“阿牛哥,你帮我守着爹娘,我去找点枯叶干草来可好?”

先前脑子一热就说找阿牛哥帮忙,唐菁竹这会子才回过神来,其实自己跟阿牛哥一点都不熟,动不动就让人家帮忙跑腿什么的,唐菁竹一回过神来还真不好意思开口了。

于是给阿牛哥知会一声,打算自己去林子里弄。

毕竟这里靠近林子,说不定会有什么野兽出没,家里这小茅屋实在是没有什么保护能力,能让阿牛哥在这守着她也放心。

阿牛哥停下手里的动作抬起头看着唐菁竹,唐菁竹歪了歪头,视线落到阿牛哥手上的那把匕首上面。

匕首约莫半尺,双刃,刃边泛着寒光,一看就是好东西。

“那我先去了啊……”

看唐菁竹在盯着别处,阿牛哥顺着她的视线往下一看,眼睛微眯,唐菁竹明显的察觉到阿牛哥的气息有些变化,连忙打着哈哈没入黑暗,朝着林子出发。

此时是秋季,落叶繁多,还有山上那些已经枯萎,被烈日晒干的野草,都可以用来垫着睡觉。

唐菁竹也不敢走远,倒不是害怕阿牛哥会对便宜爹娘做什么,而是担心阿牛哥处理完那野狼就会带着自己的那一份自行离开,那便宜爹娘就有可能会陷入危险。

万一有什么野兽闻着血腥味从山里出来,便宜爹娘哪里招架得住,那破茅屋,还不够熊瞎子一抓拍的。

虽然已经入夜,但是唐菁竹的视力极好,大老远的就看见一片合适的野草,用力一扯就能扯一大把的。

很快唐菁竹就扯了一人怀抱那么多,想着应该够了,就抱着野草撒丫子往回跑。

晚风习习,带着肉香味扑面而来。

唐菁竹一愣,细细的嗅了一下,眼睛一亮。

这气味像是狼的,莫非阿牛哥在帮忙烤肉?

越过几个略微高点的小树,山脚下的茅屋就映入眼中,那一簇火堆格外耀眼,远远的就能看得见。

火堆边上坐着一人,背对着唐菁竹的方向,空气中浓郁的烤肉味让唐菁竹一乐,也不管野草是不是挡着了自己的视线抱紧了就往山下跑。

似有感应,阿牛哥突然回头看了一眼外面的黑暗。

正在欢快的下山的唐菁竹身形一顿,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虽然隔着野草,但是刚才那一瞬间,她清楚的看到了阿牛哥转过头来,让她惊到的是,阿牛哥的眼睛,是金色的。

虽然隔着甚至有百米的距离,但是唐菁竹觉着不可能是自己眼花,毕竟自己这双眼,是得天独厚的夜瞳。

金色,金色……

勉强稳住自己的身形,唐菁竹深呼吸一口气,再次迈开了步子。

回到茅屋,唐菁竹赶紧将那碎渣给清理出来,在屋中铺了野草将便宜老爹扶了上去。

钱氏有些害怕的抓住了唐菁竹的手,“竹儿,你爹他,不会有事吧。”

“娘,你放心好了,我爹没事的,明天一大早的就能醒了,他这是累的,你等着,我去给你拿烤肉来。”

“娘不吃,你吃吧。”

钱氏放开唐菁竹的手,转身去照顾唐虎。

屋外的火光从门口照进来,屋中不是那么黑暗,但是足够遮掩她的窘迫。

这狼肯定是阿牛哥自己猎到的,大概是同情他们一家子,所以才让愿意给自家闺女分些,自己就不要往上凑了,给闺女多吃些,这些日子,竹儿这丫头可受了不少苦。

唐菁竹出了屋,对上阿牛哥看过来的视线,瞬间就尴尬起来。

方才在便宜娘那里说的倒是轻巧,但是实际上自己压根就不知道这烤肉是不是阿牛哥自己饿了烤来吃的,不过想到阿牛哥之前塞给自己面饼吃,唐菁竹觉得,这阿牛哥倒不是那小气之人。

想想脖子一梗走上前去,“阿牛哥,我……”

唐菁竹张了张嘴,话没说完突然顿住,因为阿牛哥递过来一只狼腿,上面的肉已经被分割成条状只留一点挂在骨架上面,随手一撕就能轻松撕下一块肉来。

她还没说,他就已经准备好。

唐菁竹心头突然涌起一丝迷茫,似乎恍惚之间,自己对阿牛哥没有一点的防备心理,看到阿牛哥这般细心,更觉得好像和自己十分的熟悉,熟悉到了骨子里那种,都不用她说,就知道她要的是什么。

哎,等等,自己在想什么?

唐菁竹猛然惊醒拉回自己的意识,有些复杂的看了看手上的肉,垂下眸子转身进了屋,也不管钱氏如何推辞,硬塞到钱氏手中后便出了屋子,顺带掩上了摇摇欲坠的房门。

“你的眼睛,很特别。”

回到火腿前盘膝而坐,唐菁竹不遮不挡直直的看着正在烤肉的男人,语气里带着一丝玩味。

火光下,男人黑色的衣服显得有些诡异,那张简陋的面具将他的脸遮去大半,只露出眼睛和一张嘴,下巴都给包了起来。

她说话的声音很轻,只有阿牛哥一人可以听得到。

阿牛哥慢条斯理的用匕首割着另外一条狼腿上的肉,不答话,割好之后,又递给唐菁竹。

唐菁竹顿了顿,伸手接过,“今夜,多谢你帮忙。”

依旧不应声,唐菁竹心里开始有些烦躁,刚才自己突然泛起迷糊开始神游,这是她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

唯一可以理解的是,阿牛哥的那双眼睛有问题,迷惑了她的意识。

金色的眼睛,从古自今闻所未闻,若说是一些动物,那还能理解,可是眼前有着金色的眼睛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唐菁竹觉得自己心里有些发毛,但是又觉得这阿牛哥不是坏人,一时之间心头难免有些纠结,不过很快又释怀。

自己和这阿牛哥今晚不过是一场巧遇,自己又不是打算就在这个山疙瘩落脚了,天亮之后就是路人,有什么好纠结的。

就算这阿牛哥有什么奇怪的地方,那也跟自己不着边啊。

第7章 欠人情

轻轻吐出一口浊气,唐菁竹随手从身上的衣摆撕下一指宽的布条在骨头处绑上,拿回屋挂在墙体上。

再出来时,屋外已经没了阿牛哥的身影,倒是余下的那些狼肉,一点不少的被阿牛哥整理出来,放在火堆旁边的干树枝上。

“不是说好了分一半的么?”

唐菁竹上前看了一眼,疑惑的抬头查看四周的黑暗,想要寻找阿牛哥的身影。

她进屋不过十几秒的时间这阿牛哥就能没了踪影,显然不是一般人,不过她唐菁竹向来不喜欢欠人人情。

尤其是,陌生人。

“罢了,来日碰着的时候,再双倍还你便是。”

感应不到阿牛哥的存在,唐菁竹嘀咕了一句,转身没入黑暗之中。

这会子火堆很旺,倒是不担心有野兽靠近,自己先前去收集干草的时候发现了几株药材,倒是可以先用回来。

黑暗里,有双金色的眼睛再次亮起,看着唐菁竹没入黑暗之后愣了一下,然后蹲在原地,一直等着唐菁竹回来后才离开。

而远处有几只骚动的豺狼,被他一一解决,拖走……

次日,唐菁竹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才蒙蒙亮。

火堆已经完全熄灭,她所躺的干草堆虽然是隔着火堆不远,但是这会子也因为晨露有些潮湿。

昨夜里钱氏说什么也要让她去屋里睡,虽然说那两人名义上是她的爹娘,但是她打心眼里的别扭,于是在火堆里加了助眠的药材让钱氏睡过去后自己出来重新找了一些干草在屋外睡了。

呼吸着现代没有的新鲜空气,唐菁竹简单了做了一些伸展运动,然后绕着茅屋走了一圈。

因为没有特质的药炉子什么的加工,所以昨晚她直接将自己找到的那些有驱虫驱兽功效的药材直接丢到火堆里烧,也不知道效果如何。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那些药材直接焚烧也是有作用的。

因为她的睡眠一向极浅,昨夜却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动静,睡的倒是香甜。

走了一圈之后,唐菁竹嘴角微微抽搐。

茅屋真的很小,她总共才走了三十来步,就绕着茅屋走了一大圈了……

看来眼下最要紧的事情,是先弄个窝啊。

唐菁竹翻着白眼对着天空竖了中指,讪讪的收拾自己垫睡的干草,从火堆里扒出了火星子准备热一下昨晚阿牛哥给的熟肉。

只是刚挪走干草,唐菁竹便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不免有些诧异。

这个时候应该才四五点的样子吧,就有人出来务农了?古代人都起这么早的吗?

因为自己现在诈死,所以唐菁竹躲到了茅屋后面,更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来人是个熟人。

那人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四周,生怕有人发现自己一样,慌慌张张的在茅屋前放下一个篮子后就小跑着离开了,这让唐菁竹看的一愣一愣的。

这二伯母,是来送东西的?

看着罗氏慌慌张张的背影,唐菁竹从暗处走出,奇怪的捡起地上的那个篮子,百思不得其解。

罗氏,是二伯的妻子,自二伯去世之后,这罗氏也没有改嫁,一人拉扯着孩子,平日里冷冷淡淡的几乎不与人来往,倒是她那九岁的儿子唐东,平日里就和原主很亲,总是喜欢跟着原主。

掂量了一下,蓝子不轻,打开是一看,最先入眼的是三颗光滑的鸡蛋。

嘶……

原主的记忆里这鸡蛋可是稀罕物品,就算唐家不是特别的穷,但是这鸡蛋也就逢年过节的时候才吃的上。就算是最受王老太婆喜欢的大伯母在月子里的时候,也只能吃上三五个,多的绝不可能。

而这二伯母一口气拿出了三个来,这份恩情,不轻啊。

抬眼循着二伯母离去的方向看去,唐菁竹嘴角微微一扬,对她好的人,她自然也会好好的回报。

而让唐菁竹惊讶的是,鸡蛋下面,是米面,足足有三四斤,这么一篮子,可值上四五十个铜板了。

思忖了一下,唐菁竹将篮子放到门后,钱氏听到说声音起身,“孩子,你怎么起这么早?”

“娘,有人送了些吃的过来,但是家里没有锅灶也做不了东西,一会你去问里正爷爷借一口,再求里正爷爷找人帮我们做一个简单的灶台先用着,女儿要先离开了,不然给人看见了不好,夜里我再回来。”

“这……”

“娘,阿牛哥把狼肉都留给了我们,你弄些藏起来,然后等里正爷爷叫人来弄灶台的时候分一些给帮忙的人,就说是昨日夜里你们过来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猎户,猎户看你们可怜便给你们留了些肉。”

唐菁竹顿了顿,语气里有着生疏,只不过钱氏这会满心都是自家闺女的安危,根本就没注意到这些细节。

“你说你要走?你要去哪?”

“娘放心,我就是出去避避,免得大家发现我是诈死的,夜里就回来了,一会爹醒了,娘可要好生嘱咐爹爹,莫要露了马脚。”

“好……”

钱氏怔怔的看着自家女儿,眼里有些迷茫,好像自女儿回来之后,就有些变了。

待她回过神来时,唐菁竹已经走出了茅屋,往后山方向而去。

摇了摇浑浑噩噩的脑袋,钱氏强撑着身子按着唐菁竹说的将狼肉藏了大半,摸到鸡蛋米面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忘记问是谁送来的了。

在她收拾的时候,唐虎醒了片刻,意识清醒,甚是镇定的听完钱氏转述了唐菁竹的话,被钱氏喂了点肉后又安静的睡了过去。

一向不怎么出门的钱氏犹豫了一个时辰之后,终于是走出屋子,踏入村内。

里正家在村西,钱氏走了小半个时辰才到。

看着那简单的篱笆墙院,钱氏踌躇了许久都没勇气去敲门。

“这不是唐老三家的么?你怎么在这呢?里正叔已经赶去唐家给你们讨公道去了!”有声音从后面传来,钱氏吓了一跳,回过身才发现是里正家对门的唐山XF,唐山XF正抱着簸箕,肩上搭着汗巾,一副准备外出的行头。

“啊?”

钱氏有些迷茫,不明白唐山XF说的意思,唐山XF见了心头暗骂王氏,一边上前拉住钱氏的胳膊,“走,我带你去,今天一大清早的就听说你们被那王婆子赶了出来,里正叔一听就气的拍桌子,知道王婆子只给你们分了一茅屋后更是气的破口大骂,早先的时候就召集了自几个族里的长老去王婆子家给你们两口子讨公道呢。”

第8章 一巴掌

给他们讨公道?

钱氏眼眶一红,踉踉跄跄的跟着唐山XF往唐家赶。

人还未到,大老远的就听到从唐家那边传出来的咒骂声。

“哎哟,还要不要人活了啊?你们这些老东西,就知道欺负我一个婆子,你们害不害臊啊?”王氏坐在地上,头发有些乱糟糟的,也不知道是起的晚了没有梳洗还是其他。

“王氏!你满口胡言,信口雌黄!信不信今日我就将你赶出这唐家村!”里正被气的直哆嗦,万没想到这个婆子这般难缠,竟是往他们身上泼脏水!

“赶我出去?你们凭什么赶我出去?我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你们是不能赶我出去的!”

王氏眼咕噜一转,干脆直接在地上哭嚎起来,“乡亲们,你们听听,里正大哥这是要把我这老婆子往死路上逼啊!我嫁到唐家村这么多年,娘家早就不来往了,这要是把我赶出去,叫我怎么活啊?!”

唐老头唐长生窝在屋里头,依旧抽着他的旱烟,偶尔看一眼门外,但是没有吱声。王氏暗地里瞪了他几眼,他也假装没有看见。

“我呸!在你看来什么才叫做伤天害理?把自己亲孙女丢去乱葬岗给狼啃了吃不是伤天害理的事情?将自己的亲儿子赶出去让他自生自灭不是伤天害理的事情?王氏啊王氏,同时你的崽,你咋就这么狠的心啊!老三那腿是不是给干活的时候摔的?老三家的闺女是不是在地里给你们收庄稼病了你们不治的?你就说,是与不是!”

说到后面,里正唐青云的话几乎是吼出来的,围观的村民对着王氏指指点点,王氏脸色变了几变,看着里正怒气冲冲的脸,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指着里正就骂,“唐青云,这是我们的家事,你管不着,再说了,我生他养他这么些年,给我干活那是应该的,还有那小贱丫头,我怎么知道她那么一病就死了?你们看看,我这一家老小多少张嘴要吃饭,哪个不需要干活?哪个……”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音将王氏打懵了,王氏只觉得自己两眼发黑,头晕目眩,努力的睁大眼睛,才发现打她的人不是别人,就是那里正唐青云。

王氏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唐青云,嘴巴张了张没能说出什么。

“东子他们知道你把竹丫头丢去乱葬岗后就去找竹丫头的尸身,但是,没有找到尸体,而是在乱葬岗里发现了新鲜的血迹,说明那苦命的丫头极有可能被狼给叼走了,你的心是黑的吗?!”

“我再问你一遍,你的良心是不是黑的!”

王氏脑袋里嗡嗡作响,只看到眼前的唐青云脸红脖子粗的指着她,向来儒雅得体的面容此时因为愤怒已经扭曲。

唐青云,你竟然打我……

王氏心里万般难受,心心念念了这么多年的人,竟然当着全村人的面狠狠的扇了她一巴掌!

钱氏被唐氏拉着挤进人群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自家婆婆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里正叔,周围村民更是对着王氏指指点点。

“婆……”

“你回来!她这是罪有应得!你上去做什么?你忘记她是怎么把你们两口子赶出去的?”

唐山XF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准备上前搀扶王氏的钱氏,低声骂了她两句,本想说唐菁竹的事,又怕钱氏承受不住,所以闭口不谈,更是担心钱氏听到了里正说的那句尸体都找不到。

“我……”钱氏常被王氏厉声呵斥,这唐氏的声音稍微严厉了些就吓了一跳,小心翼翼的缩回迈出去的脚,低下头紧张的拽着洗得发白的衣摆。

“唐……”王氏好一会才回过神,怔怔的发出一个音来。

“王玉琴!今日你要是不分出点地给老三两口子糊口,劳资就算是赔上里正这个位置,也要将你给赶出唐家村去!”唐青云怒目圆睁的瞪着王氏,又恨恨的对着屋里屋里抽闷烟的唐长生呸了一口,心头万般怄火。

这唐长生本是和自己情同手足的本村兄弟,万没想到找了这么一个XF,毁了一生啊!

王玉琴,是王氏的全名,在几十年前,这个名字曾是村里好些小伙子惦记着的,只不过这个时候,曾经惦记这个名字的小伙子都暗暗庆幸,这女人和他们没缘分才是好的。

人群里,曾经的那几个小伙子都已经老了,看到这一幕时心里都是感叹万分,暗暗摇头。

“可怜了菁竹那丫头,那般乖巧听话,却活活被这恶毒的婆子给害了性命,还落得尸骨无存……”

唐山XF看着王氏的惨状心里正拍手称快呢,听到人群里的议论声心里一个咯噔,连忙扭头去看钱氏。

这么多年来,当年落落大方的钱氏在她婆婆王氏的压迫下变的行为处事都是十分的小心,生怕惹了王氏的不高兴,所以王氏平时说话钱氏都是努力的屏住呼吸去听,生怕漏过了什么,常年以往的,钱氏的听力倒是不差。

其实在刚来靠近的时候就听到了里正的话,只不过她清楚自家女儿没事,所以假装没有听到罢了,这会子听到人群中有人议论,心头一苦,本想强压着情绪挺着,眼角却是瞥见那四叔一脸紧张的望着婆婆,好似生怕婆婆答应了要分地的样子。

心头一窒,钱氏在唐氏看过来的时候突然间就身子一软,晕了过去。

“别说了!别说了,老三家的晕过去了!”

唐山XF手忙较慢的拉住晕倒的钱氏,撒开嗓子在人群里炸了开来。

“怎么回事?老三家什么时候来的?”

“快掐人中!这老三家的定是听到竹丫头可能被狼叼走的事晕过去的,别让她背过气去!”

“别挤,东子家的快帮我搭把手,先把老三家的扶下去!”

“……”

人群一下子乱如潮水,里正唐青云一口怒气压在胸口,恨恨的指着还在有些呆愣的王氏,“你难道还想再害死一条人命吗?!!!“

半个时辰后,钱氏在隔壁唐寡妇家幽幽转醒,唐山XF连忙扶她起身给她喂水,里正家的小孙女捧着一张薄薄的地契进来。

“婶儿,这是爷爷帮你和叔要的地……”

“老三家的,这三分地虽然少,但是位置还不错,现在庄稼也没收上来,够你们挨一段日子的了。

锦绣田园:农门医女倾天下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锦绣田园:农门医女倾天下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锦绣田园:农门医女倾天下全部精彩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