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晟霆江婉小说by之言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时间:2020-01-06 17:52:10    作者:之言    来源:WXB

小说简介:战少蜜宠掌心娇妻晚上见!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初次见面是她只着薄纱,狼狈的向他求救。他说:“战家三少可是个残废,你愿意嫁?”嫁当然嫁,只是说好的残废呢?☆、第一章 交易深冬,mi酒吧。 四周围充斥着一股情欲味道,震耳欲聋的音...

战晟霆江婉小说by之言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战少蜜宠掌心娇妻晚上见!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四章 这女人不要命啊?

无视陈语嫣的愤怒和嘲讽,江婉白大步上前,直接揪住了陈婴宁的衣角,浑身不住颤抖着。

满是血迹的手攥住她的领口,江婉白好似下一秒要将她吞没。

另一侧,风厉行的视线却落在她肩上的名贵西装上面,这明显不是唐总的,而且这么高级的西装,有钱都难买到,这个女人哪里来的?

随即抬手攥住她的手腕,犀利的眸光剜过去,“江婉白,你这是哪个野男人的衣服?”

“风厉行,拿开你的脏手!”

从今早捉奸之后,对于风厉行,江婉白满满的厌恶和反感。

瞥向江婉白犀利的眸光,以及她狼狈的模样,明显是从唐总哪里逃出来的。

幽深的黑眸一紧,风厉行噙着一抹冷冽笑意,“小白,我也是为了你好,江氏破产,伯父入狱,如果你不嫁给唐总,你觉得还有活路?”

“这一切都是你们三个设计的对不对?而你,从始至终所想要的,都只是爸爸给我的那一块地皮吧?”

到如今,江婉白才看透这一切,随即满是嘲讽的瞥向他,眸底尽是鄙夷。

对视着江婉白的双眸,风厉行轻扯了扯领结,双手攥住她的双肩,“那块地皮本就应该是我的,如果你识相的话,按照我的安排去做,兴许拿到地皮之后,我会让你在唐总哪里,过的滋润一些。”

“厉行哥,你跟她还废话什么?快抓她送回到唐总身边,拿到地皮才最主要。”

陈语嫣一双凤眸眯紧,淡淡的扫了江婉白一眼,便对风厉行提醒着。

眼看着风厉行掏出手机欲要拨打电话,江婉白伸手夺过手机,迅速按下三个数字,“喂,是警察局吗?我要……”

“贱人!你敢报警?”迅速夺过手机,风厉行直接揪住江婉白的头发,随后只见他对手下吩咐,“一群废物,把这个女人送去唐家,记住,别再让她逃掉!”

眼看着几个壮汉押着自己,江婉白纷纷的怒视着风厉行三个人,“你们这群人渣,放开我!”

“绑起来,带走!”随着风厉行一声低吼,几个人用一个黑色的罩子盖在江婉白头上。

随后,强拉着她塞进了江家门外的黑色车内。

而此时的江家别墅内,陈语嫣噙着一抹笑意对陈婴宁开口,“这个小贱人,跟江言之一样蠢!”

“好了,你们小心一点,别再出任何问题了。”

对于江言之,陈婴宁满心愤恨,陈紫菱已经死了十年了,她一直伺候着他和江婉白,可到头来,捂不化他那颗石头般的心!

十年前自从看到江言之,她就动心,本以为陈紫菱死了,她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成为江太太。

可那个老东西却……

愤愤的怒视着被塞进车里的江婉白,对身侧的风厉行开口,“厉行,早点联系买家,把这栋别墅卖出去!”

他不仁,就别怪自己不义!

寒冷的冬夜,江婉白被塞进车子里,朝着唐家方向送去。

在狭小的空间内,被捆绑住手脚的江婉白,在黑暗中用力朝着一处撞击过去。

嘭的一声响,只见车窗碎裂,江婉白身子用力一拱,整个人倾倒出车窗外。

砰!

原本急速行驶着的车内,一抹身影朝着山崖下滚落去。

“妈的,这女人不要命啊?”副驾驶座上,扒着车窗看向跌落山崖的那一抹身影,深不见底,这掉下去必死无疑。

烦闷的抓了抓头,男人直接打电话汇报:“风少,那个女人大概死了……”

而此时的战府,坐在轮椅上的身影缓缓进入客厅。

沙发上,一抹苍老的嗓音冷冽吐出,“你还知道回来?”

“爸,咱家三儿没心思娶妻,您还三天两头给相亲。”

此时说话的人是战家的大少战戌霆,对于战晟霆这个不同母的弟弟,一直看不上眼。

一旁的战巳霆也跟着帮腔,“就是,爸也真够偏心的,着急娶EX妇,也该从大到小来排吧,您这亲二儿子也是单身呢。”

战巳霆是战家最玩世不恭的儿子,也是花边新闻最多的一个,女生缘很好,交往过的女朋友,下到女佣,上到名门千金,以及当红影星。

涉猎范围很广,不论出身,只看身材。

战家三个儿子,如今除了老大战戌霆之外,战巳霆和战晟霆至今都没有成婚。

可战青云一心只关心三儿子的婚事,对于老二这个花花公子,向来不催婚。

原本就受排挤的三少,此刻更是成为了大哥和二哥的眼中钉。

毕竟,一夜风流出来的野种,凭什么一直被老爷子重视?

可这些话,大少二少私下敢议论,当着战青云的面,谁敢提野种一个字?

“等你什么时候断了那些烂桃花,再来跟我提结婚的事情。”战青云一道寒眸撇过去,满是冷冽。

唯有一侧的战戌霆黑眸一紧,捏起桌上一本杂志,盯着上面靓丽温婉的身影开口,“爸,您也不是不知道,咱们家三儿的心底里,可是只有宛宛一个人。”

只见杂志上面,数个大字格外显眼:当红天后夏宛宛,深夜幽会神秘男子。

“大哥很懂我的心?”原本沉默的战晟霆阴寒无比的眸子直接射杀过去,带着浓浓的寒意。

一提到夏宛宛的名字,他满眸戾气,似乎尖锐的刀子,足以将战戌霆射穿。

全A国的人都知道,当红天后的命中天子是战晟霆。

两个人相识六年,曾经甚至许下婚约。

这些年,两个人绯闻不断,却从未谈婚论嫁。

夏宛宛对外声称单身贵族,而战晟霆也未曾交往过一个女友。

尤其是在一年前双腿受伤之后,两个人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完全不像是热恋中的情侣。

对视着那一道利剑般的黑眸,战戌霆淡然耸肩,“全A国的人都懂,作为大哥的我,要是还不知道,那可就太不关心三弟了。”

“夏宛宛确实是完美女神,二哥我明送秋波,都俘获不了女神的心,咱们三弟,还真是有魅力。”

战巳霆看热闹不嫌事大,毕竟在这战家,夏宛宛的名字那是禁词。

也是最容易点燃老爷子心中怒火的字眼,此时不煽风点火,更待何时呢?

说着,战巳霆故意瞥了瞥战晟霆那一双残腿,满是挑衅。

果不其然,战青云掌心捏着的拐杖砰砰砰捶地,“你们都说够了?”

“老二,不如明天我让管家去挑一个门当户对的,你准备准备给我结婚!”

“爸,我就算了吧,我自身条件这么优秀,不急着找管家婆。倒是三弟,您还是先给他张罗张罗。”

见要惹火上身,战巳霆连忙摆手,想把他丢入婚姻的牢笼?那简直不可能!

第五章 安排相亲

唯有一侧轮椅上的战晟霆,直接将轮椅转动,淡淡吐出,“军区还有事情,我先撤了。”

“明天安排了和宋氏千金见面,中午我直接带人去军区找你,你准备准备。”

身后的战青云紧攥着拐杖,要他娶妻的决心很是坚定。

转动轮椅走出门口的战晟霆,一双深瞳满是锐利,随后那一抹残疾的俊影似风一般消失。

战府创建在山脚下,两面邻水,两面环山,且因为险峻的山势,那些想要战家人性命的组织,均无法下手。

尤其是位临正前方和左方的海水内,更是设下了机关,令那些组织无人敢冒死涉险。

此刻正在府后停机坪的顾长青,见自家爷出来,迅速上前接过轮椅,欲要登机返回战家别苑。

见自家爷脸色阴沉的可怕,顾长青察觉到气氛不对。

这些年自家爷回来战府的次数屈指可数,可每一次回府,除了催婚还是催婚。

外界传言,战家老爷子年岁已大,意要将家业传给儿子。

可战家三子,老大战戌霆,老二战巳霆均为正妻所生,唯有这三子,是当年一夜风流出来的野种。

并且生母早年被追杀逼死,从小在战家都毫无地位可言。

可谁曾想,战晟霆这个私生子,竟然一步步走上军途,甚至当上了一军之长,成为了M市战功赫赫的首长。

却在三年前,突发意外,险些丧命悬崖下,其后双腿瘫痪。

一直以来,战青云对三个儿子一视同仁,甚至对战晟霆这个被人议论纷纷的私生子疼爱有加。

所以外界一致认为,战家的大家业,明显是要留给这瘫痪了的三少。

加上屡次被逼婚,明显是老爷子要他成家之后,接替自己产业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战家大少和二少,背后没少使绊子。

这战家可是全A国最强豪门,资产数以千亿,能够成为继承人,是战戌霆和战巳霆梦寐以求的。

更何况,这论起来,他们两个人才是根正苗红的战家骨肉,而他战晟霆,不过是一个私生子而已,有什么资格继承战家财产?

即便战青云对这个残废儿子宠爱有加,战戌霆和战巳霆岂会让他得逞?

一面被催婚,一面被大哥二哥处处使绊儿,对于战晟霆来说,这婚岂会那么容易结?

噙着一抹冷漠的弧度,战晟霆直接吩咐,“马上去帮我办一件事。”

“爷,老爷这一次,又给您安排了相亲?”作为贴身助理,顾长青岂会猜不出。

随即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一个月回来两次,次次都免不了被催婚相亲,也是够自家爷头疼的了。

唯有战晟霆依旧满眸冷冽,抬手敲了敲毛毯下的双腿,“老爷子一心想要给我娶妻,倒不如我主动出击。”

“啊?”顾长青一脸懵逼,正低头看自家爷邪肆无比的笑意,倏然嘭的一声响传来。

漆黑的夜里,满是积雪的停机坪上,倏然多出来一抹身影。

顾长青慌忙护在自家爷身前,心底里疑惑,这守卫森严的战府,居然还有人找死入侵?

迅速从腰间掏出枪,缓缓靠近入侵者,直到走近之后,顾长青一惊。

一个满是血迹的女人,并且身上紧有一件单薄的薄纱,这……怎么莫名的熟悉?

还未来得及去检查女人还有没有气息,只觉得一阵风吹过,随后印入眼帘的是坐在轮椅上的自家爷。

此刻正噙着一抹邪魅笑意,“看来,我战晟霆的妻子人选,有着落了。”

“啊?”顾长青依旧是懵逼的,前一秒要主动出击,后一秒就说妻子有着落了?

就在顾长青盯着那个衣着单薄,浑身血迹和伤口的女人发怔的时候,战晟霆已然自己推动轮椅上机。

随后吩咐,“带她上机!”

漆黑的夜里,带有战家专属标志的猎鹰标记在夜空中穿梭。

而江婉白犹如做了一个漫长并且奇怪的梦,梦里自己躺在柔软的大床里。

耳畔一阵哗啦啦的水声,在微弱的灯光下,一张俊秀的容颜印入。

尤其是腰间包裹着的白色浴巾,上半身健硕的胸肌沾染着晶莹的水珠。

滴答滴答。

而一双精壮双腿,也蕴着一层水珠,滴答,滴答的直接滴落至地板上。

轰隆!江婉白蹭的站起身来,额头满是豆大的汗珠,不住的大口呼吸着,脸色更是涨红的可怕。

“我怎么会做这种梦?”

抬手拍了拍额头,江婉白伸手刚掀开被角,顿时顺着四周一瞥。

陌生并且透着森冷气息的环境,令她的大脑嗡的一声响。

迅速翻找着所有记忆,从捉奸,被拍卖,到返回江家别墅。

再然后,满脑子里都是陈氏母女和风厉行的那一段话。

可后来,在被抓起唐大发别墅的路上,她拼死逃亡,最终却掉入了悬崖下……

瞥了瞥身上早已经被包扎好的伤口,江婉白紧缩着身子,总觉得这里透着魄人寒意。

尤其是梦里挥之不去的健硕胸肌浴巾男,这……

“醒了?”

倏然耳畔一阵淡漠的嗓音吐出,随即从门口外出现一个身影。

是他!那个帮助她从酒吧脱险的好心人?

可他……

看着一双劲臂摇动轮椅,缓缓逼近自己的轮椅男,江婉白怔住了。

原来,救她的好心人是残疾人?难怪之前抱住他双腿的时候,他那种可怕的眼神。

轻舒了一口气,江婉白细弱的嗓音回应,“嗯,你……又救了我?”

“为什么不打电话?”

男人低沉的嗓音尽是冷漠,好似没有一丝情绪,一双深瞳更是蕴着渗人寒意。

盯着那一张俊颜,吞咽了一口口水,江婉白的脑海中却莫名联想到刚刚梦中的浴巾肌肉男。

“咳咳。”重重甩了甩头,江婉白强迫自己驱散这该死的思。春。

想到什么,江婉白摊开掌心,只见那些苍劲有力的数字,早已经被鲜血抹除不见。

随后眨巴眨巴双眸,“我忘记了,只是,你怎么会……”

明明坠落悬崖,受的伤被治好不说,怎么就那么凑巧,被这个人第二次救下?

盯着轮椅上的那一双腿,再探向那一张俊颜,江婉白满是疑惑和谨慎。

“霆爷,资料已经准备好了。”

就在此刻,顾长青迈着大步进来,手心里的资料恭敬递过去。

第六章 合作愉快

不等江婉白开口,只见轮椅上一只手捏着资料直接递过来,“看看资料,如果没有问题,等一下回家取相关证件,马上登记。”

“啊?”江婉白愣住了,登记什么?

疑惑的握住文件瞄了一眼,却在下一秒,看着战晟霆几个字眼,瞬间宛若雷劈一般。

在她最落魄无助的时候,遇到的好心人居然是战晟霆?

而第一次见面,她说的那一句话:“我宁肯嫁给战家双腿瘫痪的三少,也坚决不要被卖给那些秃头大肚的老男人!”

她……居然当着战晟霆的面说的那么壮志凌云!

而且现在仔细回想了一下,她下车时候,他披在她肩上的外套,以及那一句:“这件衣服算作是送你的,以后嫁给战家三少的时候,别忘记还我。”

天哪!这简直不要太尴尬!

“江小姐,如今你缺个丈夫,而我正好缺个妻子,所以,祝我们合作愉快。”

战晟霆不是一个拐弯抹角的人,可这一句干脆利落的话,令江婉白懵懵的。

丈夫?合作?这是真的应了那句话,宁愿嫁给战家双腿瘫痪的三少?

将捏在她掌心里的文件合上,战晟霆直接对顾长青吩咐,“准备一下,去江家拿登记需要的证件,今晚我要领结婚证。”

“是。”顾长青也完全懵逼的,可自家爷发话了,就是上刀山也必须从命。

只是,老爷子催婚无数次,自家爷都未曾动心。

可现在,对于这个见过一面的江婉白,居然起了结婚的念头?

倏然想到那一份资料,难道,是因为三年前的事情?

来不及去缕清楚思路,也不敢去想,老爷子得知自家爷无视他安排的那些名门千金,反而和落魄的江家千金闪婚,恐怕会气出病来。

更要命的是,江言之如今还在监狱里,战家人得知这一门完全门不当户不对的亲事,大少爷和二少爷恐怕又要找茬闹事了。

“等一等,你是要我跟你结婚?”江婉白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懵懵的凝视着面前轮椅上,却寒意渗人的首长大人。

战晟霆的名字她自然听过,可如今自己的名字要写在战家户口本上,这事可就大了。

尤其是那一句,她缺一个丈夫的事情,他怎么知道?

似乎有洞穿她心事的本领,战晟霆不紧不慢的吐出,“江总蒙冤入狱,难道你真要从了你那出轨的未婚夫,被卖给肥头大耳的富商?”

“你……”江婉白一怔,对视着那一双黑瞳,莫名觉得渗人至极,在大床上缩了缩身子。

才不过几个小时,他对于她的了解超出想象。

战晟霆转动轮椅,一点点逼近她的身侧,唇角漾出一抹笑意,“我需要妻子,你需要一个丈夫,这是最佳拍档。”

江婉白凝视着面前英俊无比的男人,他伸手拿出一支笔,在一张白纸上沙沙沙写着什么。

很快,一份结婚协议书递至她的面前。

“结婚协议书?”看着上面的条条款款,对于自己的利益和人生安全都格外有力。

更重要的是最后一条:双方婚约期限2年,到期自动解除合同,且在合约期间,甲方满足乙方所有条件。

最后还标注着一行小字,甲方不强迫乙方发生任何夫妻之事。

这简直是对自己权益最大保护的结婚协议,江婉白不禁开始盘算着,依仗战晟霆的权势,是不是能够帮助自己,将含冤入狱的父亲解救出来?

那么,这份结婚协议书必须签!

只是,婚姻大事怎么能够这么草率的决定呢?

况且,对方还是权势滔天的战家三少,甚至……还是一个双腿瘫痪的人。

可想到婚约期限两年,甚至人家主动提出不会强迫自己发生夫妻之间的那种事情。

在江家落魄,父亲蒙冤入狱,并且渣未婚夫还想方设法的要将自己卖给富商的此刻,她还有别的选择?

就在江婉白不知道如何抉择和回应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倏然响动起来。

捏起手机,看着上面陌生的号码,她凝眉按下接听,“喂……”

“什么?”顿时眉头一紧,江婉白握着手机的手在颤抖着,“她凭什么卖掉我们江家的别墅?我不同意!”

对着电话一通低吼,可对方只是象征性的一声通知,此刻早已经签下了合约,属于父亲的江家别墅,被陈婴宁直接卖出。

握着手机浑身不停的颤抖着,江婉白气愤不已,紧咬着唇瓣沙哑低吼,“凭什么?那是我们的家,陈婴宁你凭什么?”

可想到早在几年前,陈婴宁不知道说了什么,后来爸爸将江家别墅改为她名下,所以此刻,作为江家别墅的房主,陈婴宁自然可以轻而易举的卖出。

江婉白想不通,那可是妈妈的亲妹妹啊,为什么那么狠毒?

莫非在变更房主的时候,她早就在预谋着什么?

是不是江家被陷害破产,父亲入狱的一切一切,都是陈氏母女捣的鬼?

江婉白双腿一软,不可置信的摇头,亲妹妹陷害自己的姐夫?这样的人究竟多么狠毒?

可当年XY夫病逝之后,是父母收留了陈氏母女啊,并且这些年江家养活这她们母女,江婉白甚至视陈语嫣为亲妹妹一般。

“江婉白,我战晟霆从来不喜欢强人所难。这份结婚协议书你可以签,当然也可以选择拒绝。”

战晟霆好似没有听到她和电话里人的对话,捏起结婚协议书继续开口。

甚至一点点捏起,转动轮椅似乎就要离开。

就在他的手刚刚转动轮椅的那一瞬,盯着那一双瘫痪的双腿,抹去眼角的泪水,江婉白一点点下床,直接捏起那一份协议书,“我签!”

她不会让贱人母女得逞,更加不会给渣未婚夫伤害自己的机会。

更重要的是,她要救出喊冤的父亲,要将江氏彻底的拯救出来。

那么,她无路可走,眼前的残疾首长,是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一颗大树。

无论这个男人有什么的目的,她绝不给那些狠毒的渣人任何机会!

捏起协议书,江婉白毫不犹豫的签下自己的名字,仰头满是坚定的望着此刻身份为自己丈夫的战晟霆,“协议里的条款只要你不会反悔,我们这就可以去领证。”

“对于我而言,从来不知道反悔两个字怎么写。”噙着一抹邪肆的弧度,捏起签好字的协议书,战晟霆转动轮椅,走出战家别苑。

从战家别苑出来,再到江家别墅拿到江婉白的所有证件,以及在在深夜,在民政局门前,数排军人开路,一分钟过完所有领证流程。

直到手心里捏着热乎乎的结婚证,江婉白苦涩的凝望眼前白雪皑皑的世界,对着天空苦涩低喊,“爸,女儿结婚了。”

第七章 带夫人回府

“霆爷,你吩咐的事情,已经办妥了。”此刻从车内走出来的顾长青,对着轮椅上的自家爷恭敬回应。

望着掌心里的红本本,战晟霆深眸一沉,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婚姻?

当年她拼了命想要的一张证,最终连命都搭上,如今在他的手里,却并未有任何的感觉。

婚姻?他从未想过,如果不是战青云一心逼迫,他此生不娶。

可现在,既然战青云想要这一个红本,那么他就给了他。

想到明天的相亲,战晟霆从未这样期待过。

想必战青云看到这一张结婚证,一定会悔青了肠子,自己这些年的逼婚是多么的愚蠢。

捏起那一张红本,战晟霆直接丢入顾长青怀中。

随后在雪地之中,轮椅的铁轮子压的积雪嘎吱嘎吱一声脆响。

而顾长青手机响动,撇眉看了一眼,迅速快步上前,“爷,媒体那边又在挖您和夏小姐的八卦……”

听到夏小姐这个字眼,战晟霆的深眸一沉,顾长青暗吸了一口凉气,跟随自家爷四年,他岂会不知某一个人的名字是提不得的。

“咳咳,属下这就去命人封了这家公司。”作势转身要离开,倏然自家爷的视线瞥向雪地之中那单薄的身影。

随后抬手一指,“带夫人回府。”

“啊?”听到夫人这个陌生的字眼,顾长青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顺着自家爷手指的视线,瞥到江婉白的时候,这才拍了拍额头,“是。”

看着战晟霆手指着自己,随后顾长青恭敬唤道:“夫人,霆爷命属下带您回府。”

“去……战家?”江婉白捏着结婚证的手一抖,她刚刚意识到,女人一旦结了婚,自然是要住进丈夫家的。

更何况,如今的她连家都没有了,江家别墅刚刚被卖出去,如果不是战晟霆,她恐怕早就死于悬崖下了。

紧攥着衣角,极度不自在的点了点头,“好。”

硬着头皮跟随顾长青上车,现如今她顾不得什么面子和矜持,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

直到坐进车内,偷瞄了一眼身侧双腿盖着毛毯,端坐在座位上,手握着香槟浅抿,不知道思索着什么的……丈夫,江婉白生涩唤出,“战三少,关于咱们两个的婚姻,我保证不对外说一个字眼的。”

江婉白也算是豪门出身,自然知道,对于战晟霆这样身份的人来说,娶回去这样一位妻子,简直是拿不出台面的事情。

虽然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她自己也是有自知之明的,反正两年的时间很快,谨慎一些,只要自己不对外说,是很难被扒出什么的。

“晟霆。”只见一直沉默的男人将手心里的红酒杯放于面前的桌上,一双幽深的黑瞳对视向她。

江婉白不由的紧了紧身子,这个军少身上带有渗人的寒意,单单是看一眼,都让人从头冷到脚跟。

琢磨了半天,她才反应过来这男人的意思,随后有些别扭的低低唤出,“晟霆?”

“咳咳。”副驾驶座的顾长青实在忍不住,掩嘴轻咳一声。

倏然一道寒光射杀而来,吓得顾长青慌忙侧过头去看向车窗外。

“我今晚住部队。”只见凝望着车外的男人淡然吐出,似乎是怕她误会,在解释着什么。

江婉白一愣,随即摆了摆手,“不用那么麻烦的,我住客房或者客厅沙发都可以的。”

然而座位上的男人始终沉默不语,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自己的声音。

江婉白尴尬的抓了抓头发,这和陌生人结婚,简直是尴尬的不要不要的。

果真,送她回去战家别苑之后,那个人没有下车,就朝着某一个地方离开。

进入偌大的战家别苑内,看着奢华无比,却总觉得阴冷的别墅内,江婉白唏嘘不已。

“好大的别墅,这里是他一个人住?”

别墅内除却几个佣人之外,就没有任何人,江婉白小心翼翼的立在客厅内,甚至不敢私自去参观什么。

最后也只是跟随佣人,进入给她安排的房间内,关上房门,江婉白这才轻舒了一口气。

坐在柔软的大床上,打量着装饰简单却不失奢华的空间,这就是传闻中战三少的家吗?

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不仅有机会来战家别苑,甚至,还以战家三少奶奶的身份。

可想到如今连家都没有的自己,江婉白缩着身子窝在大床上,眼泪吧嗒吧嗒的掉落下来。

此时此刻,也不知道监狱里的爸爸过的怎么样?

紧闭着蕴着泪滴的眼眸,脑海中满是关于曾经的回忆。

充满欢声笑语的家,爸爸脸上慈祥的笑容,还有……陈氏母女原本温柔和蔼的样子,可那不过是伪装出来的面具。

她们的心,简直比蛇蝎还可怕!

还有风厉行,一个人隐藏至深的男人,她险些赔上了自己的一生。

抹掉眼角的泪水,江婉白愤愤呢喃:“风厉行,你们夺走的,我江婉白一定会再拿回来!”

疲惫的身躯缩在大床上,她无助孤独的就像是一个被丢弃的孤儿。

这一夜,梦里她见到了江言之,牵着他的手承诺,一定会救他。

直到早上顾长青敲门的时候,她的眼泪湿了整个枕头,眼眶也是一阵微红。

“夫人,霆爷要您去一趟部队。”顾长青一大早奉自家爷的命,要将江婉白接去部队。

虽然不知道自家爷的意图,但总觉得有些不安。

凝视着江婉白红肿的眼眶,很显然是昨夜哭了一夜。

这,嫁给自家爷有这么委屈吗?

全城多少女人挤破脑袋想要嫁的人啊,她捡到了便宜还委屈?

女人啊,真是让人猜不透,搞不懂。

摇了摇头,顾长青返回楼下的军车内,等候江婉白梳洗完毕上车。

换好了衣服,下楼走至那一辆气派的军车上之后,江婉白莫名的一阵紧张。

这一大早的,战晟霆为什么要自己去一趟部队?

原本就只是形婚,难道不应该是各自生活,互不相扰的模式吗?

想不通啊,只好甩了甩头,反正一个双腿残废的男人,对自己也做不出什么。

况且,看战晟霆的样子,也不像是会胡来的人,江婉白便放心跟去。

车子缓缓停在部队内,跟随顾长青走进战晟霆宿舍的时候,抬眸看到了一男一女,江婉白彻底懵逼了。

第八章 一夫两妻

面前一脸肃然的人,和战晟霆有几分神似,整个人散发出森严无比的气息。

尤其是在他回眸瞥向江婉白的时候,眸底尽是寒烈,似一把利剑直戳在她身上。

江婉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随即懵逼的看向一侧轮椅上,动作悠然握着茶杯的战晟霆。

从年纪上来看,眼前面目森然的人,大概是战晟霆的长辈?

可那个女人,江婉白仔细打量着,气质优雅,举手投足之间都透着千金大小姐的矜持高贵。

在对视向江婉白的时候,一双美眸微眯紧,随即一脸温柔笑意,动作优雅的伸手问好,“你好,我是宋可儿,晟霆的未婚妻。”

“啊?”江婉白一愣,一双手插在口袋内,捏着结婚证的手一僵。

战晟霆的未婚妻,和她这个刚刚领证的挂名妻子,这……

见江婉白并没有回应,一侧的宋可儿好不尴尬的将纤细的手收回,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你是……晟霆的佣人吧?”

噙着一抹得体的温柔笑意,宋可儿的眸光却尖锐无比的瞥向江婉白的心脏。

“我是……”还不等江婉白去回应,只觉得腰间一紧,一双有力的臂膀揽在她身上,“是我的妻子,江婉白。”

“什么?”宋可儿彻底愣住了,原本温婉的笑容一僵,听到妻子这个字眼,瞬间愣愣的瞥向轮椅上那一只揽住江婉白腰间的手。

下一瞬,只听比战晟霆更加阴冷蚀骨的嗓音传来,“儿子娶妻,我这个父亲怎么不知道?”

“战晟霆,无论你给我耍什么花招,都必须娶可儿。”战青云紧攥着大掌,眸光冰冷的剜在江婉白身上,根本容不得这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EX妇。

看着已然替他做主和苏家定下婚约的父亲,战晟霆冷笑着摇头,揽在江婉白腰际的手缓缓滑落。

下一瞬,捏出一张红本,直接甩在茶几上,深瞳微眯,“如果国家允许一夫两妻的话,我倒是不介意给您再娶一个EX妇。”

“荒唐!你简直就是荒唐!”

战青云被气的浑身颤抖着,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战晟霆居然带回来一个女人不说,还带回来一个领证的老婆?

一双冷冽的眸光狠剜在战晟霆身上,捏起那一张结婚证甩出去,“婚姻是儿戏?你可以随随便便的娶回来一个女人,就为了气我?”

“怎么?您曾经给不了别人的结婚证,我战晟霆给的起。”

一双深瞳里蕴着阴森的寒意,尤其是紧攥着轮椅把手的一双手,似乎要捏断了。

听到那一句给不了别人的结婚证,战青云气的浑身颤抖,“我是你爸,你就必须接受我给你挑选的妻子,用这样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丫头应付我?”

“我跟婉白两情相悦,何来应付之说?”一双大手紧攥着江婉白似乎紧张到发抖的小手,他颔首一个轻吻印下。

听到两情相悦这个字眼,战青云冷笑摇头,“看样子,你这么快就放下了那个姓夏的女人?”

提到姓夏这个字眼,只见战晟霆的脸色瞬间暗沉,原本握着江婉白的手,也倏然用力。

一侧,宋可儿紧攥着粉拳,他和那当红天后,果真是有故事的。

本以为有战青云撑腰,她嫁给战晟霆毫无阻碍,可现在却……

失落的垂眸,她喜欢了他十年啊,可为什么她没有像夏宛宛那样得到他的心?

连同眼前这个普通的女人,都夺去了她成为他妻子的机会?

“我战晟霆非江婉白不娶!”一双鹰隼般的黑眸瞥向一侧的宋可儿,随即深眸落在江婉白身上,对视着江婉白的眸底尽是深情。

一旁的宋可儿顿时情绪失落的摇头,声音哽咽,“晟霆,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战晟霆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随即宋可儿掩着嘴哭着离开。

凝视向被气走的宋可儿身影,战青云黑眸阴沉,“你这是存心跟我作对?”

“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能够让你放弃那个姓夏的?”抬眸打量着普普通通的江婉白,他始终觉得儿子这是跟自己赌气。

下一瞬,战青云朝着顾长青冷冽询问,“这个女人什么来路?我倒要看看,是怎么把你们首长迷成这个样子的?”

“老爷,夫人是江家千金,前几日刚刚破产的江氏企业。”顾长青抬手抚着额头的冷汗,自家爷和老爷子真的是见面就怼,这些年关系都格外僵。

在外人眼底里,战青云最宠这个三儿子,也是对三儿子最严厉的。

可因为那件事情,这个儿子对他一直冷漠。

这些年来,父子间的关系紧张,都是因为几十年前的那一件事酿成的。

听着顾长青口中的江氏企业,战青云黑眸一紧,“所以,你宁愿娶一个落魄千金来拒和宋家的婚事?”

一双漆黑的眸子一紧,只见战青云淡淡瞥了江婉白一眼,随即深眸落在战晟霆身上,“你选择的这个妻子我认了,战家的门她江婉白算是进来了。”

“不过,我要你跟她维持两年的婚约。如果两年后你的结婚证上面还是她,我战青云绝对不再干涉你的任何事情。”

战晟霆一双黑眸眯紧,似乎没有预料到战青云居然会答应?

随即抬眸凝视着同样呆愣住的江婉白,笑意渐深,“婉白是我的妻子,结婚证上面不是她还会是谁?”

“是吗?可如果两年内你们的结婚证换成了离婚证,那么,两年后乖乖按照我的安排,娶可儿进门!”

战青云一双深眸眯紧,这一次,他顺着这个儿子,来一次豪赌!

听到宋可儿的名字,战晟霆抬手直接将江婉白横抱起,轻放在了自己的双腿上,眸底尽是幽深,“好,那咱们就赌两年。”

一侧的战青云攥起拐杖,满是阴戾的转身大步离开。

一分钟后,还处于懵逼状态的江婉白耳畔传来一阵低沉的嗓音,“坐够了没有?”

“啊?”江婉白一愣,只见她一垂眸,察觉到自己正坐在轮椅上男人的双腿间,而此刻的这个位置,简直尴尬。

随即蹭的站起身来,抬手遮盖住涨红起来的小脸,不忘气愤的盯紧他,“敢情我江婉白是被你拉来挡枪的对不对?”

战少蜜宠掌心娇妻晚上见!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战少蜜宠掌心娇妻晚上见!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战少蜜宠掌心娇妻晚上见!全部精彩内容

猜你喜欢